第两百二十九章:对峙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二十九章:对峙

这栋楼被打扫得很干净,温度舒服,虽然窗幔将里面与外面隔绝开来,但薄纱材质的幔帘还是为阳光透进来提供了必要的细小的缝隙,斑斑点点落在简南的脚边,她双手护在小腹上,放轻了脚步声慢慢地往前走。 走廊很长,从楼梯口拐出来的时候,期初的第一眼还以为这条路远的没有尽头。 中年男人说这里住了个很恐怖的男人,但强烈的求知欲还是令她心中恐慌,脚步却不曾停歇,往前,边走边观察这四周的环境。 突然,从另一条走廊上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简南下意识往阴影处一退,伸手竟是伸出来一双手,拉着她往楼梯间躲去。 “呜呜……是谁?!” 来人捂住了她的嘴,悄声道:“是我,刀疤!小姐!您不应该来这里!” 简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不会大吵大闹的,刀疤这才将手放开,拉开楼梯间安全门往外面看去,四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镖拿刀走过,并没有发现他们。 “你在这里?刀疤你不是跟在那位艾燊先生身边吗?” 话音一落,在黑漆漆的楼梯间里,简南看不清楚刀疤的表情,但是她脑海中一团乱麻的毛线团,突然间便因为刀疤的出现,而连上了一条线,继而许许多多的线索都被串了起来,编织成一整个完整的基督山伯爵复仇记。 简南还是不愿意相信,她在加入到艾淼对白老爷子的复仇计划之后,和艾燊多有接触,虽然只是通过电话聊聊天,说一下国内证据和资料的收集进度,但很多时候,艾燊的博闻强识,幽默风趣,都令他们的谈话很愉悦。 言谈之间,简南曾经幻想过,面具之下的艾燊,眉眼该是有多么的风华绝代,眸光流转间皆是风情,美得惊心动魄。 虽然这样的形容词放在一个男人身上稍稍有点奇怪,可,艾燊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温柔又善解人意,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将她绑来,用作诱饵捕猎白月笙的幕后黑手,竟然会是他。 “小姐,艾燊和洛佩斯达成了盟约,艾燊帮助洛佩斯得到白氏在欧洲的所有生意的所有权,而洛佩斯利用家族势力调查出白少在这里主导过的所有生意,那些生意见不得光,每一项几乎都染上了人命,白少躲不过去。” 简南单刀直入,问他:“艾燊想要什么?” “想要的是白月笙的命。” “不可能!” 三个字一脱口,简南发现自己竟然在为艾燊开脱,明明已经有了人证,她居然会有‘不是他’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自己一定是被猪油蒙蔽了眼睛,浆糊裹住了脑子,才会变得这么不理智。 刀疤在听见简南的低呼后,也是很惊讶,但很快惊讶就被其他事情的重要程度给掩盖过去了,他一定得提醒小姐跟自己先逃走,那个总是戴着面具的病秧子,谁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快要死了,也见不得别人好,想要拖着别人和他一起下地狱。 他受了先生的命令要保护小姐的,现在若是小姐诶在这里受了手伤害,他回国之后,万一先生已经恢复了神智,他定是没办法跟先生交代的,还有路总和苏妈。 “小姐,我听得清清楚楚,艾燊和洛佩斯进行交易的时候,明确表示要亲手结束掉白少的命,我当时就在那里!” “我和艾家有过协定,我帮他们取得白老爷子的犯罪证据,但是他们不能动白月笙的!” 现在居然毁约,亏她还那么相信艾淼,等等! 简南突然想起来,自从那天她打电话质问艾淼之后,她们便没有再联系过,紧接着她边被绑架了,难道是因为那通电话令他们意识到她自己可能察觉到了他们的阴谋,所以提前下手了? “你是我的这边的人,艾燊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正好是我在奋力为他们艾家复仇大计焦头烂额地卖命的时候,按理说,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瞒着我。可是他们不仅仅将你放在了他们身边,还让你参与了解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这不是很自相矛盾,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吗?” 简南刚解决了一个问题,现在又冒出来另一个,实在是心力交瘁。 刀疤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确认了没有保镖巡逻之后,才稍微轻松了点,他已经知道了这边的一处守卫弱点,从那里出去的haunt,应该可以避开那群混混和洛佩斯家族的守卫队,还有艾燊带过来的保镖。 “小姐,接下来等白少到了之后,他们不仅仅是要拿你当诱饵令白少束手就范,那个艾燊还打算让你亲手杀了白少,你还是赶紧走吧,否则等白少死了,小姐你也就真的出不去了!” “这么说,白月神快到这里来了?” “应该是的,今天晚上估计就会到,小姐,走吧!” 现在团团已经走了,她若是能够离开,也多多少少地能对白月笙有一点点的帮助,简南这么想着,点头同意了。 “对了,这些天你都在这里吗?” 刀疤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小姐会这么问,简南想了下,继续道:“那么我的三餐,是不是都是你准备的,还特地按照我的口味来?” 刀疤一脸蒙逼:“小姐,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这里的确是有个小厨房,但是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顿顿红烧肉的大米饭,每人两个鸡蛋,一勺青菜。” 刀疤皱着眉头关切道:“小姐,您这几天是吃得不习惯吗?” 不,是太习惯了,习惯到让令身为人质的她都开始害怕起这个地方来,简南心底隐隐觉得自己有点像是那种庄园里面被好吃好喝供着,然后等到了需要的时候,就会被一刀宰掉的猪。 只是如果不是刀疤,那又是谁? 艾燊吗?难道他调查了自己? 简南满脑袋问号,若是艾燊派人跟踪自己,然后还调查了自己的过去,那么看在曾经一起聊过天的份上对自己的三餐饮食额外照顾了一下,也是可以勉强说得过去的。 “走吧,我们现在就走。” …… 她曾经在学校被人欺负,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面,她终于忍不住了,和那群欺负她的女同学在外面约架,那时候她长得瘦瘦小小,大腿都没有人家胳膊粗,她是去单挑别人的,结果被围殴了。 最后她死命咬着牙不肯求饶,被人打折了右手手臂的骨头。 秦厉北那时候告诫过她,逃跑并不可耻,活下来才是赢家。 …… “我真是疯了,居然会在这时候想起那个混蛋!” 刀疤见她自言自语,还以为是被这几天的绑架遭遇给吓到了,忙问:“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 简南抬头看了眼四周的金色,心底蓦然升腾起一股奇怪的不适应感。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什么不对劲儿?” 刀疤立即警觉起来,周遭是一片树林,郁郁葱葱参天巨木,刚才光顾着赶紧带着小姐从缺口处离开,倒是他大意了。 “小姐,小心,到我身后来。” 简南顺着刀疤面对的方向看去,瞬间手脚冰凉,他们根本是置身于无数的机关枪之下,抢眼此时正对着他们,只要幕后的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被瞬间射成筛子。 而距离刀疤说的那个仓库院墙的缺口,还有两百米,不过生与死,若是在以前,她一定会拼一把,但是现在不行,她肚子还有一个宝宝,她是个妈妈。 “刀疤,算了吧,我们回去。” 简南拍拍刀疤的手臂,小声道:“等会儿我吸引他们的火力,你自己一个人逃出去,帮我找到白月笙,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 刀疤身手敏捷,没有她的拖累一定能出去,更何况,她站在这里,她要跟那个会费心帮她准备每天菜色的人赌一把,而且没有了她,白月笙便没有了顾忌,艾燊手里就没了能够和白月笙谈判的冲筹码,至少不会是现在,不会是死在那个人手上。 …… 简南被带回了仓库看管起来,当天晚上,简南猜测大概是七点多的时候,天色渐晚,外面几台大灯全部打开,仓库院门大开,白月笙手无寸铁地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那些唯马龙马首是瞻的杀手纷纷举枪拔刀,群情激奋,恨不能马上冲上去,一人一口给咬了他个稀巴烂! 老大也是恨极了他,咬着牙才将艾燊的话带到:“有请白少进屋说话。” …… 艾燊将人请到了他的房间,门关上后,一室静谧。 许久的沉默后,洛佩斯没有其他两个人那么好的耐心,率先憋不住开口道:“我把你当成朋友,还希望和你继续保持联系,以后再一起做生意,谁知道你特么的却坑我?” “只是少了个马龙而已,其他线路还是能用的,我说过会给你,但没有承诺过你,之后不多它做点什么,再说了,少了一个人,洛佩斯先生难道就没有能力自己再培养第二个马龙?” 这是被赤裸裸地挑衅了他的能力,洛佩斯怒火三尺高,眼珠子瞪着他,手也已经放在桌边的手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