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回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十二章:回忆(二)

他们两人滚做了一团,秦厉北生怕简南磕到了周遭礁石尖锐的角,小心翼翼地将手掌摊开,护在了她的脑后,而她就缩在秦厉北的怀里,调皮地挠胸肌。 “八块腹肌,讲真的,三哥,你身材真的好好啊,好想咬一口啊!”说完,被调戏的对象还没有什么反应,简南自己就先笑起来了! “哈哈哈~~” 秦厉北欺身而上,欲望上头之后,偏偏小姑娘还无意识地眨着眼睛撩拨他,秦厉北大手一挥,蒙上了简南的眼睛,在她耳边轻声道:“南南,你要是敢对别人说这些话,我就杀了你。” 话落,早已按耐许久的男人眼神温柔地望着那点翘起的唇珠,覆了上去。 “唔……” …… 那一天的整个白天,简南都沉浸在幸福的情侣度假小日子里面,丝毫没有意识到,当夜晚来临,黑暗覆盖一切的时候,所有人都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当天晚上,简南见秦厉北晚饭没吃多少,便带了水果去敲秦厉北房间的门,然而他将她拉进门之后,秦厉北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向简南提出了分手,几乎是连环枪击的措手不及。 而秦厉北给出的分手理由在简南看来根本就是烂俗到无以复加。 “她回来了,我们分手吧。” 说这话的时候,秦厉北眼睛里没有任何温度,连呼吸的起伏都没有,平静而淡漠地宣布了这个事实。 简南在要炸掉之前克制住了自己,如果是沈扬诺的话,她竟然能够理解了。 秦厉北喜欢沈扬诺,竟然没有一丝违和,只是为什么要拿她开玩笑当消遣呢? 这个她指的是沈扬诺,比秦厉北小一岁,家境优渥,是北城药业大户沈家的独生女儿,人美腿长智商高,是公认的北城第一名媛。 简南浑身战栗,几乎要连手上的水果盘都捧不住。 “你喜欢她?” “是。” 毫不犹疑的肯定回答让简南沉浸在震惊中久久回不过神来,而秦厉北抱歉的眼神让她眼里渐渐泛起了一层水雾。 简南蒙:“那我呢,我算什么?” “对不起。” 可你不是也喜欢我?你说过的,你骗我? 然而话到嘴边,她恍然记起,秦厉北至始至终真的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句话。起初还以为是天性如此不爱说这些甜言蜜语的喜欢你,原来不是不愿意说,而是不屑于说。 这一巴掌实在是太响了,她耳朵里全部都是轰隆隆的巨大响声,脑子处于死机罢工状态。 面子已经丢了,里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失手,深深受到了侮辱的简南将脸上全部的惊讶收了起来,换上了咬牙切齿:“好,祝福你啊。终于等到了。” 言不由衷的简南冲回了房间,扯了脖子上的项链直接拿铁盒子装了丢进了这个树洞。 呵,看来真的是不值钱的东西,居然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拿走。 …… 记忆大抵是这世上最恐怖的牢笼,一旦陷入,有且只有无期徒刑一种选择。 暴雨倾盆而下的时候,简南猛地回了神,此时身上已经全部都湿了,雪纺衫黏在皮肤上,就像她此时此刻的心情,皱成了酸菜团,眼角冒着哭意。 手上的信纸被雨水一打,直接给废了,变成了一摊纸浆,黏黏腻腻地粘在手上,贝壳项链在雨水聚集起来的盒子里面泛着银白色怪异的光。 简南沿着手腕,逼自己将眼泪憋了回去,从前的简南在四年前就死了,哭这种东西,像极了罂粟花,是会上瘾的。 她哭不起了。 …… 海浪汹涌,海风带着咸湿扑面而来,白色的裙子的狂风中高高吹起,猎猎作响,简南手里头攥着贝壳,坚硬的棱角硌的手掌心生疼。 身后,巨大的礁石后面,男人站了许久,雨伞落在脚边,雨滴噼里啪啦的落在上面,男人身上名贵的黑色西服也使了个透,若简南这时候回头,一定会发现他眼神里面的不甘与落寞。 而世间事并不是都那么凑巧,简南径直往海岸线走去,步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最后甚至是跌跌撞撞地跑了起来,男人眼见着她手一挥,有什么东西抛物线飞过半空落入了海里。 雨水很冷,简南搓着手臂将自己抱住,她的膝盖以下已经全部浸泡在了水里,礁石后头的男人上前一步,一拳砸在了石头上,鲜血登时就顺着擦伤印在了礁石上,雨水一刷,顺着石缝间的沟壑留了下来,血腥味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