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艾燊的告别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三十三章:艾燊的告别

医院的育婴室,两个小护士围观在一起围观,不时出姨母般慈祥温柔的笑容。 “这个孩子好可爱啊!还是小卷毛耶,长睫毛,小酒窝,噢漏,太可爱啦!” “是啊是啊,我觉得这是今年出生最漂亮的小宝贝啦!长大了得多受小男孩儿们喜欢啊!” “呜呜呜,又想骗我生孩子,但是好想生个儿子,把小宝贝娶回家啊!!!!” 育婴师的门开了,一颗小脑袋探进来,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看见了一堆怪阿姨,围在他宝贝妹妹的小摇篮周围,嘀嘀咕咕地,捧着脸一脸陶醉的样子。 这些阿姨真的是好奇怪啊! 护士这时候也看到了小男孩,挥手让他过去,小男孩儿挺起胸膛,默念着麻麻说的让他好好保护小妹妹的话,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姐姐,什么事情啊?” “哎呦,这俩孩子长得都好可爱啊,果然基因很重要,我要找个超级大帅哥当男朋友!” 绑着马尾辫的护士半蹲下来,与小男孩平视,高兴道:“今天,你的妹妹就能够到妈妈身边去了,等会儿你来帮妹妹推推车好不好啊?” 小男孩仿佛得了个了不得的大任务,珍而重之地点头,郑重道:“好的!” 最年长的护士摇头感叹:“VIP室的那位妈妈可真是不容易,产后大出血差点就死了,我听医生说,她的丈夫都要疯了,差点没把手术室给掀掉呢!” “不是的吧,那不是朋友么?她的丈夫,我以前见过,也是英俊帅气的,每次检查都陪着白夫人过来,可宠老婆了,真是令人羡慕!” “听说是去世了,前天那位白夫人不是还出院了俩小时,去参加葬礼么?我看她回来的时候,脸色白得跟死人一样的,可吓人了啦!” “哎呀,你们俩是新来的,春天那时候就有一次,因为白夫人,咱们妇产科可是差点就要被掀掉两次房顶呦!而且这位艾先生的来头肯定更大!” “为什么啊?” 最年长护士一人给了一个暴栗,嫌弃道:“你们要懂得观察生活,明白么,你看咱们医院的大老板——洛佩斯先生,这几天是不是经常来医院陪在艾先生身边!” 其他两人纷纷点头,小男孩不懂她们在聊得那么开心的事情是什么,他的注意力从进来之后,便一直放在了自家小妹妹的身上。 他的妹妹真的像麻麻说的那样,长得很软,像果冻,一点儿也不像是照片上那样丑丑的,一点儿也不喜欢!小男孩往旁边的摇篮看了一眼,得意骄傲之情油然而生,这是他的,以后谁也不许跟他抢!谁抢跟谁急! “妹妹~妹妹~小止~” 团团看着那雪白团子,趴在摇篮边,鼻尖因绕着甜甜的奶香味儿,团团觉得很神奇,双手忍不住去戳了一下,小孩子皮肤嫩,力气不大,却印出了个红印子,小婴儿被吵醒了,悠悠睁开眼睛,黑珍珠般的眼睛圆溜溜地四处转悠,最后落在了因为把小妹妹吵醒的男孩子身上,男孩子惴惴不安,盯着小婴儿,生怕她像昨天一样哭的惊天动地地动山摇! “小止不要哭,哥哥错了!” 雪团子双唇一瘪,微微张着的似乎就要呼风唤雨,团团急了,伸手去抓妹妹的小被单:“小止不哭啦~哥哥分糖果给你吃!帅叔叔给我的,很好吃的呦!” 话音未落,团团便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七彩棒棒糖来,小心翼翼地将糖果纸剥开,叠好收进裤袋里,做完这些之后,这才将棒棒糖递到小止妹妹面前:“喏,这是哥哥最喜欢的口味,只有最后一个了,都给你!” 小止瞪着大眼睛,看自家哥哥恋恋不舍地将糖果递过来,啥事儿不懂的小雪团子不知道是不是觉得颜色好看,一下子咧开嘴笑了,挥舞着小手要来抓糖果。 团团手还不够长,只好踮着脚尖把糖果往小止妹妹面前送。 “吃吧吃吧!很甜很甜!” 小止觉得高兴,眼睛亮晶晶的,头顶上因为睡觉滚了一圈而翘起来小呆毛,晃悠悠地在空中摇摆,摇得婀娜多姿。 团团觉得好玩,哒哒哒跑去拖了把小椅子过来垫脚,这下他可以碰到妹妹的小脸了,团团觊觎那撮小呆毛很久了,此时手痒,伸手过去摸了一把~ 小止以为哥哥是在摸她的头,还很高兴,弯弯的眼睛像一轮玄月,嘿嘿嘿地软软糯糯笑起来! 团团指着她:“哈哈,小止笑得好傻喏!” 小雪团子一愣,迷茫地盯着简自家哥哥看了会儿,继而发生大哭,哭得委委屈屈地,还打了个奶嗝儿,吐出一个奶白色的泡泡。 团团不知死活,继续哈哈哈哈:“啊啊啊!小止妹妹你流鼻涕泡泡啦! 小止:“呜哇哇哇哇~~~~” 护士:“???” 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就哭了? …… 病房内,简南见干杯单往上提了提,盖住了三分之二的脑袋,然后假装自己已经睡熟了,其实是根本不想搭理此时站在窗前的那个男人。 “我明天就走了。” “以后你若是想要复仇,那就尽管来找我,我随时恭候欢迎。” “但我有件事情要向你解释,这次布局白月笙,艾淼完全不知情,她一直把你当做同一个联盟里面的好朋友,她离开欧洲之前还在向我请求,能够出手帮助你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 艾燊知道简南在装睡,也知道简南不想见到他,但是出于报复的心理,他就是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在简南心里留下一些痕迹,关于艾燊这个名字之下的他,的一些记忆,哪怕都是痛苦和绝望的,好比什么都忘记了,像萍水相逢的过客,匆匆。 床上突出来一个小包,简南一动不动,艾燊目光悠远,但是若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神并没有聚焦,而是涣散无神的,带着面具下苍白的唇色和青色胡渣。 “你的身体还需要好好调养,这件病房已经交了一年的房费,你可以在这里住到身体完全好了为止,因为小止是在这里出生,所以以后你若是要长久住在这里的话,有些手续办理起来比较麻烦,我也已经帮你处理好了。” “今天是小止出育婴室的日子,等会儿护士就会将她抱过来给你看。” 艾燊转过身来,极为犹豫地靠近简南的病床边,简南是感觉得到他的靠近的,那人身伤散发出龙涎香,令人根本无法忽视,然而等了很久,也没有听见他再唠唠叨叨地像个老人家一样絮叨些什么,简南以为他会立刻离开的,谁知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是所有人都会永远等待在原地,我以为我爱上的那个人,是例外,后来发现并不是。” “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 …… 直到听见门锁咔哒一声锁上了,简南这才将脑袋从被子里面探出来,若说之前是怀疑艾燊有精神病,那么现在她就是确定了,艾燊就是个精神病人!还是永远治不好的那种! 他临走前说的还要说句莫名其妙的感叹,弄得好像谁负了他一腔真心似的。 简南咬牙,眸光阴郁冷血,谁说不会再见面,她会强大起来,有生之年,哪怕已经垂垂老矣,耄耋老人,牙齿掉光,走路都得依靠轮椅来代步,就算是连站起来都不行,只能躺在病床上面苟延残喘,她也会亲手,将艾燊送进地狱! …… 扣扣…… “白夫人,快看看,是谁来啦!” 护士推开门,一辆婴儿摇篮车便落入了简南眼中,等摇篮车全部进到房间里面来,简南这才发现,后面推车的是团团。 “小止?” “是啊,白夫人,小宝贝很健康哦,我们刚刚从医生那里拿到了她的身体检查报告,身体各项指标已经和平常的小孩子一样啦,白夫人您不用担心!” 简南分外感激,伸手从护士手中接过被襁褓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女儿,眼神里都是柔软。 因为难产,小止一出生就被送进了育婴室由医生专门照顾,这期间她又昏迷了半个月,醒来的时候还被医生下令卧床休息,这么一弄,就错过了小止来到这个世界最开始的一个月。 对了,今天是满月啊,按照北城的习俗,应该准备红鸡蛋送给亲朋好友邻居的,然而现在,她哪里有心思折腾这些。 小止刚刚被自家傻哥哥欺负得哭过一顿,现在眼睛还红红的,她在简南怀里本能地寻找安慰,小脑袋使劲儿地往简南胸前蹭过去,简南低头,亲亲女儿光洁饱满的额头。 “白夫人,接下来您就可以亲自照顾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啦!” “谢谢你们。” 被晾在一边的团团不高兴了,奋力拽着床尾的围栏爬到了床上,挪着一级柜初见雏形的大长腿,蹭到了简南身边,见缝插针地一把抱住简南的手,迫切地希望宣示自己的存在感! “麻麻!刚才是我推妹妹过来的!” “嗯,麻麻看见啦,谢谢团团哦!对妹妹真好!!” 小止似乎听懂了这句话,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愤愤不平地哇呜一声再次哭了起来! 简南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轻轻地摇着,哄了起来。 团团噘嘴,哼,妹妹讨厌啦,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哭?麻麻都还没有夸他懂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