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难兄难妹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三十六章:难兄难妹

陆陆续续,不断有人上门,提上名帖,想要见简南一面,简南全部让刀疤给当回去了,然后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换个住所。 但是从楼上楼下走一圈,却又十分舍不得,三楼的阁楼,早就剧变之前,便已经全部完工,小止现在睡得那张小摇篮,带着粉红色的流苏珍珠坠子,就是白月笙亲自做好的。 还有一堆堆白月笙实事先准备好的女孩儿的玩具,全是一水儿的粉红公主系列,每一样,都精心布置过。 在这里,她和白月笙一起憧憬过期待过小止的出生,还有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很多东西都在他的规划中渐渐成型,若是离开,充斥着所有记忆的房子,又该有什么归处。 简南蹲在地上,摩挲着摇篮上面他亲自刻上了圆圆两个字,然而物是人非,白月笙答应的陪小止长大,却没有来得及兑现,简南每天吃安眠药强迫自己睡着,但到了后半夜,却又是从噩梦中惊醒。 梦里面,白月笙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笑着看她,明明是看着他,想要笑更加好看些的,简南却不由自主地哭得泪眼滂沱,连说上一句话的时间都来不及。 …… 又是一夜无眠到天明,简南带着团团上课,然后慢悠悠地从学堂晃悠回家,刚走到门口,却是路衡优雅地倚靠在墙边,手里正把玩打火机,薄唇上叼着根细长的烟。 简南走近了,问:“你不是医生么,不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啊?” 路衡没想到简南会这样突然出现,赶忙将烟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想了想,连同手中的打火机也是一样。 “今天天气不错。”路衡转移话题,随口说了句。 简南抬头看了看天上慵懒飘着的几朵棉花糖似的白云,净蓝如洗,美得似画中一样。 “是挺不错的,路衡,你等会儿忙不忙?” 路衡偏头看了简南一眼,贪恋地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不忙。” “那我们到处走走吧,镇子上这时候风景,真的是挺好看的,别错过了。” “好。” 两人并肩走着,路衡默默地走到了简南的左手边,将她护在马路内侧,这才放心了些。 “你走到现在应该很不容易吧?” 她离开的时候,元北集团一团乱麻,而金茂度假村那边,虽然白月笙答应了她会收手,但是事实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 “还好,现在我能保证一天睡上三小时了。” 三小时?那么之前,是连三小时都没有么,还是说,每天每天的不睡觉? 简南犹疑着,问:“该不会,抽烟也是那段时间染上的吧?” “哈哈,我没有那么脆弱,其实一直都会抽,在上大学会儿,因为底子薄弱,很多英文发音不标准,我常常会被那些家境优越,从小接受继承人教育的同学在背地里嘲笑,所以发了狠想要努力,想要上进,也就是那时候,学会了抽烟。”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太阳铁特别亮,还是风都变得暖和起来,路衡难得觉得舒服,也因为起了话头,便不由自主地回想了自己的年少生活。 其实,他从知道了阿南是他的亲妹妹之后,便很想像今天这样,一切都刚刚好地走在一起,没有任何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安安静静地聊会儿天,分享分享,他们错过的二十年岁月。 路衡很羡慕白月笙和秦厉北,他们或多或少,都参与了阿南人生中最精彩的部分,甚至在其中充当了保护者的角色,反而,他这个亲哥哥,连个陌生人都算不上,在各自的天涯与海角,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就算不表现出来,心里也都是自卑的,这种自卑几乎与生俱来,会跟随着他们一辈子,而很多人的自卑,在没能读书识字,没有找到一份好工作,没有人陪着他之后,会化成一种疯狂和偏执,甚至会出现伤人伤己的事情来。” “我很幸运,有个有钱人资助了我,供我读书识字,甚至送我出国留学,给了饿哦有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我很谢谢他。” 在没有知道他就是抛弃我的亲生父亲之前,曾经还想过去找到他,当面向他致谢,如果他愿意,他甚至还愿意为他养老送终。 “然后我毕业之后,选择了回国,然后在王教授手底下做事,后来因为秦厉北的一场手术,和他相识,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平等相待的朋友。” “其实,上天待你也是不薄的,至少还有个长腿叔叔,然后还有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们,哦,还有,铮铮,那个混世小魔王一样的孩子,你看,现在你什么都有啦!”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特别是当他发现,自己原本可以拥有更多的时候,岂会心甘情愿地安于现状。 然而,路衡却点头,道:“是啊,我现在什么都有了,以后也会更好的,只要努力,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属于我的。” 简南颇为赞同,的确,她正要开口,却见路衡站住,转向她,双手摁住了她的肩膀,温柔地笑道:“那么,阿南你愿不愿意帮我?” 简南一脸蒙逼:“什么?” “只要我们联手,不管是白氏集团,还是万秦集团,最后都会是我们的,到时候,谁也不能欺负我们。” 到时候,秦珂会为当初选择了秦厉北那个废物,而后悔,他一定会让秦珂知道,只有他才是那个最适合执掌秦家这艘百年巨舰的最佳人选。 到那时候,他会站在秦珂面前,告诉他,他看错人了。 简南觉得,路衡在自己面前画了一块大饼,上面放满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香气四溢,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三尺。 站在北城的顶端,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再也没有人敢威胁她,她能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像眼睁睁地看着白月笙死在自己怀里,这样绝望的事情。 “白氏集团现在还好说,毕竟白老爷子一倒,主心骨就散了,趁着白氏内外交困的时候动手,是最好的时机,但是,万秦集团,且不说还有万秦背后那些隐藏在黑暗中力量,你拿什么去斗?” 像是秦家白家这种家族,最后总是血脉的传承,因而很多时候,在抵御外敌时,即使内部如何意见相左,终究还是会拧成一股绳,别人别想插进丝毫。 所以,就算最后路衡的计划成功了,也不一定能站稳脚跟,与其让路衡一个外姓人来掌权,还不如找个容易控制的小孩。 比如,秦逸…… 再比如,秦世勋的孩子,她记得刀疤曾向她报告过,秦世勋和沈扬诺订婚了。 简南摇头:“你不姓秦,万秦那些人,不会认你的。“ 路衡目光灼灼,眼里闪着野心和欲望,这个时候,他不想再隐藏自己。 简南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着,有点慌,这样的简南还是她不曾见到过的,像匹骇人的野兽。 “如果我说,我也姓秦,也是秦珂的儿子呢?” “……”简南愣了会儿,才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 “我也是秦珂的儿子,凭什么我不能去主动争取我想要的,大家各凭本事,输赢生死不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眼前的路衡令简南有点陌生,她不在北城的这段日子里,路衡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那个永远温润如春风的路医生,会说出这种嚣张至极,肆无忌惮的话来呢? “路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老爷子承认了?” “他承认我不配成为秦家的子孙。” 呼吸变得压抑沉重起来,原先还风和日丽,转眼间,天上已经不知道从哪儿飘来了几朵乌云,沉甸甸地挂在上面,仿佛下一刻便会坠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简南似乎看见路衡挺直的脊梁,再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微微弯了弯,他的确受到伤害了,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捅进心脏的一刀。 简南想到自己,她不也是一样,被自己的母亲判定为不够资格成为她的孩子,于是,成了她手中颗粒反复利用的旗子,甚至连她的孩子,团团,都能是人质。 简南觉得自己和路衡真是同病相怜啊,不,准确来说,还可以是难兄难妹,一样得不到家人承认。 简南缓缓道:“我考虑一下。” …… 这一考虑,简南便考虑了很久,直到路衡来跟她告别,说不勉强她,希望她能做自己,而后路衡回国,简南都没有想好,自己对于路衡的建议,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这天,刀疤来敲门,说小止醒了,正闹着要找她,简南忙起身,走得急了没注意到脚下的玩具手枪,一不小心跌在了地上,膝盖顿时生疼。 “小姐没事吧?” “没事,艾燊的下落找到了没有?” 自从那天艾燊说要离开之后,她便吩咐刀疤在暗中寻找艾燊究竟去了哪里,若是找得到下落,那么即使是出钱买凶,她也要艾燊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