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剧本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三十八章:剧本

当天晚上回去,简南便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刀疤,刀疤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艾燊的下落不是没有查到,城南别墅那边,有查到一张名为艾燊的航班乘坐信息,的最终的抵达地点是在北美,但是,那个机场前不久刚发生过一次爆炸袭击,或许艾燊倒霉催地就死在了那场爆炸中。 但这些,刀疤最后还是决定不告诉小姐,就当永远有那么个人存在,然后小姐会为了找他,坚强努力地活下去,活得健健康康,为了终有一日能再见艾燊。 离开那天,罗莉和塔莉都来送行,大卫抱着团团,一个打篮球摔断手都没有哭过的小小男子汉,抱着团团哭得稀里哗啦,反观团团,就是眼睛红红的,然后伸手拍拍大卫的肩膀,小大人似的安慰他:“我还会回来的,然后呢……”团团还特别郑重地嘱咐他:“你不要追小玫瑰啊!” 大卫疯狂点头,满脸泪花地答应:“我不追啦!我不追啦!” 简南和罗莉在一旁围观了全程,互相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好了,上车吧,麻麻和罗莉阿姨有点事情聊一下。” 团团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跟大卫挥手,然后才恋恋不舍地爬上车,由刀疤帮忙系安全带。 “你真的,”罗莉不确定道:“还会回来吗?” “会的,所以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帮我时不时找时间过来看顾一下我们这边的房子,我已经找了定时的清洁工过来,你只要盯着就好了。” 罗莉不舍:“好,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好,再见。” 塔莉也来拥抱,哭着说一定会去北城找简南玩儿,简南应了下来,还将自己在城南别墅的地址写给了她。 “到时候来这里找我,我当导游,带你们到处玩儿!” 挥手告别,等真正上了车,简南才偷偷地抹眼泪,团团伸手过来,努力地抬手想要帮简南擦掉眼泪。 “麻麻不哭,团团会陪着你的!” 简南抬头,将哭声全部咽了回去,生怕再将小止吵醒了。 小止今天貌似知道自己要离开她爸爸亲手为她装饰起来的房子,这座充满了白月笙记忆和气息的地方,从早上醒来的时候,便一改往日安安静静待着自己玩小玩偶的习惯,从早上哭到了一小时前,好不容易哄好了,这才安静地睡了会儿。 …… 飞机起飞,在云层上缓慢飞扬,空姐过来问简南需不需要饮料,简南浅笑,指了指推车上的牛奶,脸上挂着职业标准八颗牙齿微笑的空姐微微侧身弯腰,睡梦中的小止无意识喊了爬爬两个字,简南愣住。 待她反应过来,转身去摸小止的小脸,刚低下头,便听见刀疤一声怒吼,紧接着有什么东西被扑倒在地。 “小姐!您没事吧!” 简南忙抱住了小止,将团团挡在身后,这才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在机舱的尾部,离简南的不过一米多的距离,刚刚还笑得甜滋滋的空姐,此时正面无表情地反手挥开刀疤的拳头,双手呈剪刀状格挡。 而简南的脚边,一把锋利的水果刀落在那里,静静地躺着。 “我要活的。” 简南在瞬间,眼神冷了下来,小止在襁褓里扭了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着,团团似乎是昨天晚上玩的太嗨,现在困极了,这么乒铃乓啷的动静,居然还能微张着唇,睡得天昏地暗。 简南也是庆幸这时候孩子们都睡着了,否则她又得撒一个谎言,还维持团团和小止两个孩子们安静安宁的童年记忆。 简南警惕着周围,时刻观察这刀疤和空姐的战况,毕竟刀疤是个一米九大壮汉,最后还是在体格上面占了优势,反手将空姐压制住,抽出自己身上的皮带,将手腕绑在了座位的把手上。 “谁派你来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空姐在刚才的打斗中,被刀疤毫不怜香惜玉的打法给揍得面目全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再配上那红唇,画面有多滑稽就有多搞笑。 既然空姐嘴硬,简南的心肠已经练得和石头一样坚硬冰冷,她看向刀疤,命令道:“刀疤,把这位美丽的小姐脸上那双碧蓝色的眼睛给我挖下来,找个瓶子装起来,倒点福尔马林,做成标本。” 空姐不敢置信地看向简南,她实在是想不到,雇主口中的软弱可欺的女人,竟然会从她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 刀疤似乎也有些犹豫,虽然说飞机上配备了挤出的医疗人员和相关设施,但是摘除眼睛之后,万一出点意外人死了,等一下飞机降落,总是不好处理。 “小姐?” “我很确定,她胆敢在我的两个孩子面前拿刀子,这就是下场。” 刀疤看了眼简南手上的小止,还有仍旧睡得人事不省的小少爷,拿出了小腿处藏起来的刀子,简南制止了他。 “用这个。” 刀疤顺着简南的视线往下面看,最后捡起了地上——刚才空姐带过来预备杀掉简南的刀。 “哼!就算你挖掉我的眼睛,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空姐气吼吼地吼了一声,恶狠狠地盯着简南,一点儿都不害怕的样子。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误会了一件事情,首先,我命人挖掉你这一双眼珠子,是因为你在我孩子的面前动刀动手。其次,我等会要割下来的你的舌头,才是你不愿意说出背后主使之人的代价。” 简南冷哼:“既然不说,那舌头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你说是不是啊?” 空姐终于在简南冷如冰霜的注视之下,抖了抖。 刀疤举着刀越来越靠近那双眼睛,空姐不断地往后躲,她们做这一行的,没了眼睛,就好像是狮子没了利爪,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她们只会被发配去陪那些老男人,满足他们的要求,而她连手都没有的话,根本只能任人宰割。 “不要!我说!我说!” “好了,刀疤,给这位小姐一个知错就改的机会,说吧,你想告诉我什么?我奉劝你最后一句,如果不是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之间的交易就不作数,你的眼睛和两条手臂,我还是要的。” 空姐点头,哆哆嗦嗦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是张固安,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客户名单上是这个人,他出了大价钱,要我们除掉你。”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不知道还有谁,我们是谁干掉了任务目标,拍照回去交差,那么所有的奖金就都是我的了,至于和我一起竞争的其他几个,除非面对面,否则我们都不清楚,但是有时候,对手太神秘,我们就算说上话,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简南看向刀疤,问:“张固安是谁?” “白老爷子手底下,一个长老级别的人物,前几年已经隐退,还弄了个很大的金盆洗手仪式,我陪着先生,曾经和他见过几面,那时候张固安已经开始吃斋念佛,说是为了赎前半生杀人太多的满身罪孽。” “呵呵……”简南不屑:“佛口蛇心,这个张固安在白氏集团有没有什么股份,或者,他身边的什么儿子亲戚之类的,在白氏集团担任一官半职?” 刀疤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突然想起来,道:“张固安是白氏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当初因为救过白老爷子一命,也在白家洗白的过程中,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所以,白老爷子在创办白氏集团时,将一部分原始股份给了张固安。” 简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淡淡道:“估计白老爷子也没有想到,曾经侵蚀手足兄弟的人,陪着他一起打江山的人,现在会觊觎着他的位置。” 简南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估计是她要回去的事情走了风声,不过这基本不可能,这件事情是秘密进行的,知情人只有刀疤和路衡。 刀疤不用说,路衡更加是不会泄露消息,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张固安早在之前就派人过来,想要将她这个白家少夫人,弄死在欧洲,将威胁他坐上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位置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中。 那么看来,在之前许叔告诉她的,白氏集团内部争夺中,有很大可能,张固安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是她此次回去,在白氏集团甚至是白家,最大的竞争对手。 简南换了个如沐春风的笑容,看向空姐,软软道:“你想不想赚,比张固安给你的,更多的钱,还是不用拿命去拼的那种。” 空姐被她看得心里毛毛的,颤颤巍巍地问:“什么要求?” “你很识趣,那么,刀疤,给这位小姐倒一杯果汁,我们来聊聊我的剧本。” …… 跨越大洋和大洲,降落时,小止已经不再哭闹了,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马上回去了,便认命似的乖乖任由简南抱着,抓着简南散落于胸前的发尾卷儿,嘻嘻哈哈地自己个儿玩得很开心! 团团抓着她的衣角,站在她身边,冷风冷雨一吹,打了个哆嗦,认真道:“麻麻,我们要去找漂亮叔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