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回来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三十九章:回来了

刀疤拖着空姐过来,汇报:“今天路上交通状况不好,李功还有五分钟到,小姐,我们接下来,回别墅?” 秦厉北还住在那里,简南还没有准备好,再次见他,然而现在,整个北城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城南别墅,她接下来总会出门,进行各式各样的会面,忙起来估计连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她一定得做好安排,自己出门的时候,总得有人保护团团和小止的安全。 “那就等等李功,到时候,回城南别墅。” 刀疤听了这个,立即便笑了起来,昨天在准备离开欧洲的时候,他就和苏妈通了电话,苏妈还一个劲儿地跟他嘱咐,一定要好好地将小姐劝回别墅,先生现在连药都不喝了,能指望的也就是小姐回来了,劝着劝着,或许还有点效果。 “好嘞,苏妈在家里做了很多好吃的等小姐和小少爷,小小姐回去呢,还有床铺昨天天气好,也都给晒好了!小姐回去的时候,一定会很喜欢的。” 团团一听说可以回别墅去了,很高兴很高兴,搓着手无比期待,突然想起什么,便抬头问简南:“麻麻,咱们没有给漂亮叔叔和苏奶奶带礼物哇!” 带礼物?哦,也对,她一直跟团团说,他们是去国外旅游的,旅游结束,自然而然回来的时候是要带些礼物的,但是,她这次事情纷杂毫无头绪,还真的是忘记了这茬。 “漂亮叔叔和苏奶奶是家人,团团回去看他们啦,就是最好的礼物啦!” “啊~好像也是啊!” 空姐在来来回回地打量简南和刀疤,还有那两个小孩子,猜测这个女的究竟什么来路,他们说的那个城南别墅又是什么? “你不是说我们是要一起合作办大事的吗?为什么还不给我松绑?” 简南扭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空姐一眼:“新员工入职还有三个月试用期呢,你这才投诚多久,我不给你手铐拷着,你要是在来一刀,我还要不要活了?” 空姐立时噤声,往刀疤身后走了一步,躲开了简南的视线,偷偷摸摸地问:“你们等会要去哪儿,我也得去吗?”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刀疤对空姐这种自来熟靠在他耳边说话的方式感到厌恶,他们还没多熟悉,她这么凑过来,万一被人看见了,误会了什么,关键是小姐要是误会了,万一以后这个空姐做出了什么背叛小姐的事情,他一定会被连累怀疑的!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站在冷风中吹了会儿,幸好简南对北城天气的预估还算是准确,临下飞机前又给团团和小止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和完全遮盖住脸,只剩下两个小孔呼吸的天鹅绒襁褓,否则站了五分钟,小大人无所谓,小家伙们可真的是受不了。 …… 刚才她留下空姐,也就是一时起意,制定那个所谓的剧本,也就是脑洞大开,有些实际上面的操作,没有和后山那些人,还有路衡商量之后,还真的没有办法完全施展开,到了最后u,只能是沦为一场空谈。 不过,这个空姐能不能知道城南别墅的事情,那就得另外再看了。 就在简南还在想着如何将剧本打磨得更加具有可行性的时候,李功带着仍赶到了。 简南下意识看了手里的腕表一眼,正正好,距离刚才刀疤跟她汇报的时候,过去了五分钟,而车门刚开,李功便跳了下来,人未到跟前的时候,便喊开了。 “小姐,对不起,来晚了!” 眼前的人是李功? 简南有些不敢相信,她走之后,李功才从澳城被送回来,她想象了李功在澳城,在马龙那些人手下,会遭受何种非人待遇,但是也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李功的一双手臂已经不见了,西装袖子下面空荡荡,随着奔跑的速度,在冷风中摇摆。 等他终于站在简南面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还是90°的那种,把简南给吓得不行了,忙道:“你做什么呢?别这样!” “小姐,刀疤跟我说了,是您救了我一条烂命,我才能活到现在,还活出了人样,小姐,以后,我会还你这份恩情!” 简南回头看了刀疤一眼,刀疤摸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个,我也没说错啊,我们俩,还有其他人的命,都是小姐您想办法救出来的,报恩当然是要的!” 简南无奈,她可没想要举这个大喇叭到处喊自己救了人,不过,现在实在是太冷了,想还恩情就还吧,随便找个不会危及生命的事情,让他们去做,那就完了。 “走吧,咱们赶紧回去。哦,对了,刀疤啊,你记得把这位小姐的眼睛蒙上,她那双眼睛可是很值钱的呢,我们可不能让别人觊觎了,想着要来偷宝贝!” 话落,简南让团团先上去,自己也跟着进车,前面一辆是由李功亲自开车,后面一辆是刀疤司机和空姐。 就这么一路安静地回了城南别墅,还未下车,透过车窗玻璃,简南便看见苏妈撑了把油纸伞,在院门口等着了,脚下的鞋子微微湿了前面,估计在这里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 “苏妈,你出来做什么?” 车子稳稳停在了苏妈面前,李功先跳下车开门,团团像条滑溜的小泥鳅,咻地一下就从坐位上溜下去,乐颠颠地跑到了苏妈面前,笑得连两颗虎牙都露出来了。 “苏奶奶,好久不见啦,团团很想你喏~” 苏妈瞬间眼睛就红了,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后,才仔细地瞧起了团团:“嗯,苏奶奶好好看看我们团团呦,哎呀长高了,也长得壮实多了,像啊,实在是像。” 苏妈没有说像谁,但正好走过来的简南听见了,下意识便反应过来,估计是苏妈知道点什么了。她转念一想,也是这样的没错,苏妈在城南别墅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不管团团听不听得懂,旁边有人,人多嘴杂,万一真的传出去点儿什么,毁了团团的人生和秦厉北的名声,她万死难辞其咎。 于是乎简南连忙打断了苏妈的话,点头示意:“苏妈,我从国外回来了,很抱歉,又来叨扰了,以后还得请你多多照顾我们。” “哪里的话,照顾你们是我的责任!”苏妈虽然沉浸在小姐回来了的喜悦中,但还是没忘了自己先生,下一句便为自家先生刷足了存在感,挣够了同情分。 “先生总是念叨小姐你呢,我啊,本来就想得很,结果先生一念,我就想得更加厉害了,今天中午喝药的时候,我还哄他,说等先生他一睁开眼睛,就会看见小姐你了!” 刀疤眼疾手快,看到了简南冻得直哆嗦,于是说:“咱们都进去聊吧。” …… 进了屋子,团团直接跟进了自家门一样,熟门熟路地洗手准备吃饭,而简南先上了楼,将小致安顿好之后,才重新下楼来,结果刚走到楼梯口,便看见另一边的走廊尽头,似乎有道人影闪过,速度极快,但还是被简南留意到了。 “谁?!” 简南冷和一声,太较真准备冲过去,结果楼下饭厅传来苏妈的喊声:“小姐,快下来吃饭吧!” 简南看了眼已经抛跑掉的人影,回味一下,让人看一眼这幅的脾性,只觉得哪里很是熟悉,而她想了想,最后没想出来可能是谁,便直接当自己是看错了。 而另一边,厨房里,苏妈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问刀疤:“刚才和你一起出来的那人是谁?你女朋友还是?” 刀疤立即大呼冤枉,将来龙去脉草草地一说,心里不由的对自己有先见之明感到佩服,那个空姐蒙住眼睛绑住手,就这么样,苏妈都能误会,幸好刚才已经警告了她不要再凑过! “苏妈,我先去看看小少爷,你忙着有啥事儿晚上再说。” 苏妈见刀疤窜得比猴子还有快,无奈地叹气,这些一个个的,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 吃完晚饭,正好是八点多,简南上楼去手归置东西了,苏妈不敢去找简南说话,刚才在饭桌上,她就感觉出来了,这次回来的小姐,身上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于是,苏妈只能逮住刀疤了,吼道:“怎么回事?你在电话里面也没有说清楚,白少爷是怎么没的?” 简南吃完饭便带着孩子们上楼去换衣服准备睡觉,苏妈一看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便一把拉住了准备要跟着上楼的刀疤,焦急询问。 “我一个老太婆,看看新闻也知道现在白氏集团乱糟糟的很,现在不在外面好好呆着,回来掺这趟浑水,是要做什么呦?” 刀疤无奈:“苏妈,有些事情你不懂。” “行,我不懂!”被说了的苏妈不乐意了,怒道:“你就告诉我,那咱们先生是有机会了?” 苏妈乐观地想,既然小姐回来了不去住酒店,而是继续想以前一样回到这里来住,那就是说,对这里还有留恋的,多好啊,她觉得自己先生的未来,一片光明。 而下一秒刀疤却残忍地戳破了她的幻想:“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 苏妈张大了嘴,最后怒了,一巴掌拍刀疤手臂上,恨不能直接往这小子身上戳几根针。 “就你什么都知道!气死我了!” 刀疤无辜被揍,瞪着一双眼睛,颇为无奈地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