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回忆(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十三章:回忆(三)

简南不知道自己在海水里泡了多久,等到她昏昏沉沉地从水里面爬上来,天色都已经黑透了,明亮的圆月高挂于天际,简南手里头攥紧了照片,信封放置多年,一接触到了雨水就烂了,里头藏着的照片暴露在她眼前。 最上层的照片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一张合照,那还是简南第一次见到秦厉北,在秦家,那天大家都在花园里喝下午茶,秦老爷子心血来潮,说让大家拍张照片留恋。 她站在最边上,秦厉北站在秦老爷子身边,他们中间隔了三个人,那时候简南南安慰自己,以后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拍很多很多两人照,她还要洗出一张最漂亮的婚纱照出来,放在家里卧室的墙上。 简南从心头涌上一股无言的悲凉,然而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在向她昭示一个真相,世事难料,她一厢情愿。 简南原路返回了房间,不远处的男人从礁石后面走出来,看着简南阳台的门关上之后,跳进了海里。 夜色浓郁,视线本来就模糊,男人在海里面摩挲了很久,终于猛一扎子从水里面站了起来,如果走近了就会看见他手里头拿着一条贝壳项链,赫然是简南刚才丢进去的那一条。 男人咒骂了一声,他的左手抖得厉害,肯定是刚才游泳的时候让伤口又伤上加伤了。 五楼房间的灯亮了,他就站在刚才简南站过的地方,远远地看过去,目光中带着旁人看不明白的痛苦。 …… 回到房间之后,简南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了蚕蛹,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盯了三个多小时,等九点整点报时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好几声,简南闭上眼睛,好一会儿睁开后,才发现她根本睡不着,纠结再三,便决定下楼去找吃的。 酒店走廊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为了省电费,居然全部关了,简南一出门除了黑乎乎之外,看前面的路都模模糊糊的,转过拐角的时候却有一道人影闪过,似乎还有水滴在地板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在漆黑一片的走廊上,头顶的照明灯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猛然一声狗叫,把简南吓得放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鬼啊!!” “是我!” 嗓音低沉,简南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的,她吊到了嗓子眼的心倏地回落,没好气地问:“Boss,大晚上不睡觉人吓人吓死人的你知道吗?” “你怎么也不睡?” “我饿了,下来找吃的。等等!”简南摸摸秦厉北身上的衣服,疑惑:“你掉水里了?怎么这么湿?” 秦厉北道:“刚才下雨了。” 简南一想倒也是,刚才突然来了那么大的雷阵雨,没带伞的话想立马找到地方躲雨也是不容易的。 两人还以秦厉北环着简南的腰的姿势站着,简南突然意识到两人如此暧昧的姿势不太好看,便挣扎着要从秦厉北的怀里出来。 “那个什么,老板,你要不要回去洗个热水澡,你被雨淋得这么湿,小心等会儿感冒了。”这话听着有点像在关心他,简南又补了一句:“你要是感冒了,明天去度假村调查的行程就耽误了!” 看,我都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才管你的,你不要多想! 秦厉北松了手,简南立刻往后站了,在两人之间隔出距离,她摆摆手转身下楼,秦厉北在后面问:“你煮面吗?” 要说起来,这家酒店虽然从外表看着充满了城乡结合部的浓郁气息,但是住进来之后吧,切身感受一下,基础设施和服务态度还是不错的,至少在简南看来,厨房可以任意使用,就是一个十分令人激动的事情。 秦厉北的一句煮面,让简南顿住了脚步。 “我也要一碗。” 简南翻了个白眼,感情自己这个助理还兼职厨师的?那是不是应该加工资来着? 心里默默吐槽的简南想着婉转地拒绝一下,便说道:“我就煮个泡面而已,boss您应该不爱吃泡面吧。” 其实简南是要去煮米粉汤的,各种海鲜加到锅里面去,然后丢米粉,撒点葱花,那个味道终生难忘。 但是简南不乐意给秦厉北做饭,十分不乐意,而简南知道秦厉北有个毛病,就是不吃泡面,宁愿饿死都不会吃的那种,她就是要告诉秦厉北,我拒绝了,你能把我怎么地? 不过秦厉北接下来的回答却让简南措手不及。 “我不介意。” 简南:“……” 好吧,鬼知道这几年你经历了什么,竟然连口味都变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简南只能无奈地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还是不加葱,多汤,是吧?” “你知道就好。我在房间等你。” 说完,秦厉北转身走了。 简南咬牙切齿,还知道就好,这人晚饭不好好吃,是跑去哪儿了,湿得跟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 既然是要连秦厉北的夜宵一起的,简南干脆不煮米粉汤了,直接做了两份泡面。 而就在端着碗准备上了楼的瞬间,一转身,简南惊得差点把手底下的大汤碗丢出去。 秦厉北站在厨房门口,靠着墙壁,应该是洗过澡了,换了一身休闲的褐色卫衣,白天精致到发梢的大背头现在也软趴趴地贴在额头,没有了往日里的戾气,恍惚间,简南还以为见到了五年前的那个三哥。 两人对视,无声的空气流动中,秦厉北走过来接过了她手上的汤碗,指了指门外的圆桌,问简南:“在那儿吃,你觉得怎么样?” “好。等会儿……” 简南拦住他,问:“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刚才在走廊那里灯光昏暗,她没看清楚,现在一看,秦厉北手背上星星点点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口,伤口表面泛白渗血,看着就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