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再见秦厉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章:再见秦厉北

一个小时后,简南见到了秦厉北,地点有点迷之尴尬,她也是囧囧有神。 那时候房间的浴室洗手池坏掉了,简南到二楼拐角处的卫生间洗漱,准备休息,而就在转身的时候,正正好一头撞进了秦厉北的怀里。 她没想到秦厉北会就在外面站着,或者说,简南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快便见到了秦厉北,在她心里建设还未完全,哪怕这个人,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她还是不敢直视秦厉北那双仿佛藏着星辰大海的眸子。 “你,你,你……” 简南今天飞机上还酷炫狂霸拽的说要挖人家的眼睛,现在却哆哆嗦嗦地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来,这令简南挫败不已,往后一退想要趁着两人间的空隙直接溜走。 虽然说,抬头不见低头见,但现在她还不想不见。 她正滴溜溜地瞄着缝隙,秦厉北突然上前,将她困在洗手台与他的胸膛之间,简南眼前的视线一黑,猛然抬头,就在那一瞬间,她甚至以为,秦厉北的记忆已经好了。 “南南?你回来了啊?” 听着无辜且有点软的语调,简南立即便否定掉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呢,医生都判定他恢复的可能性很小,有生之年或许都不能看见了。 “嗯。” 声音细弱蚊蝇,简南低低应了一声,然后便不再说话了,简南不说话,秦厉北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打算,就这么僵持着,周围的声音远去,像是深处纯真空的环境中,每一下呼吸,都有了切实的重量,敲击在她的心尖上。 简南忍不住地想,还是有点不同的,当她去年在得知秦厉北是自己亲生哥哥时,除了痛苦和害怕,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情绪,急急忙忙地收拾了包袱要逃走,但当路衡找到她,告诉她,原来两人也是亲兄妹的那时候,她却是震惊,除此之外,还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简南喃喃自语起来,因为心虚,头都没抬,自然便也没有看见秦厉北脸上,冷若冰霜的面容,那里还有痴痴傻傻时候,天真的,不谙世事的单纯模样。 “我这次回来,是要去和别人抢东西的,你还记的白氏集团吗,就是那家一直在和元北作对,暗中想要吞掉整个金茂度假村计划的白氏集团,我会把它紧紧握在手里边儿的,到时候,没人会敢在金茂项目上面继续再动手脚,全亚洲最大的休闲娱乐度假家庭式度假村,一定会落成的,你的设想,你对于元北的规划,我会让它一一践行。” “还有,万秦继承人的争夺,我也会参与,我们都是秦家的血脉,那个最高最中间的位置,能者而居,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简南很想很想伸手,抱抱秦厉北,就像是小时候,每次考试前,心里紧张的不信了,便抱抱他,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秦厉北在那时候,仿佛就是一块能源石头,她抱抱,也就成了披甲战士。 然而现在她忍住了,握紧了拳头的手心,指甲嵌进了肉里,冒出血珠,却还丝毫未觉。 “三哥,你知道吗,秦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肯定很风流,我怎么感觉,到处都是他的儿子,你是,我是,路衡也是,哈哈哈,还有已经去世的秦世昊,和现在的秦世勋。有这么多手足兄弟,我本来应该高兴的,但是无论如何,我却恨透了他,你说,若是我赢了之后,虎刺谢娜在他面前,他会有什么反应?” 简南想到秦老爷子怒目圆瞪,指着她大骂不孝的画面,光是想想便觉得搞笑,不自觉地笑出声音来。 “三哥,你跑出来做什么的?事情弄完了么,弄完的话,我带你回房间去吧,天下挺晚了,再睡一觉,明天早上醒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简南这一回终于知道抬头了,就在那一瞬间,秦厉北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最后停留在一脸天真无邪的时候,头一歪,不明所以地盯着简南。 “来,走吧。” 简南伸手从秦厉北身边侧身而过,到了走廊上时,才伸手回去牵住秦厉北的手,将人往外面带出来,四周看了看,见没人,这才牵着秦厉北往三楼去。 “你有乖乖地听苏妈的话,每天按时喝药吗?我听说,你一直都闹着不肯喝,还经常把自己弄受伤,是不是?” 简南想起了苏妈拍给自己的那张照片,脚步一顿,回头看向秦厉北,奇怪地将她握住的那只手反过来,摊开了手掌心,那上面掌心有些薄茧,而其他的,倒是干干净净,没有什么伤疤。 难道是另一只手,简南去拉,也是摊过来看了看,然而和前面那只手一样,上面干干净净的,虽然粗糙,却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奇怪了,难道是用了什么效果好的药膏吗?居然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来?” 简南奇怪地想,转身继续将人往楼上面领,而秦厉北则是悄悄地将手藏进了裤兜里。 …… 隔天早上,简南是被团团的笑声吵醒的,一把捞过床头柜子上面的时钟,发现才六点不到,不由得感叹,果然是小孩子,昨天一整天的飞行,不仅仅不用倒时差,还如此精力充沛,一大早上面便闹腾成这副样子,真是令人羡慕。 身旁的小止丝毫没有收到哥哥如此欢腾玩闹的影响,仍旧睡得香香的,简南出去洗漱回来,在小止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披着外套下楼。 “玩什么呢你,团团,睡够了么?” 简南循着声音走去,一眼便看见了秦厉北,他正抱着团团,坐在地毯上,电视机上是游戏战斗场面,两人一手一个游戏机,玩的不亦乐乎。 简南不由得在心里面感慨,果然都是五岁的小孩子,同龄人就是比较能玩得下去。 “麻麻!” 团团一见她下来了,便从秦厉北的怀里挣出来,跑到她面前举着游戏机,像是发现了宝藏大门似的,乐呵呵地向她炫耀:“麻麻~这个很好玩喏~麻麻要一起来玩么?漂亮叔叔很厉害的哦,我们现在是最高等级哦!” 看来天赋这种东西,并不会因为只有五岁的智力水平而有什么改变,即使是五岁,那也是秦厉北的五岁,领悟任何东西,包括游戏机,都比一般人来得迅速快速。 简南日常撸了把儿砸的毛茸茸的头发,低头亲吻了他的额头,算是早安的问候,然后这才走向秦厉北。 “麻麻不喜欢这个,团团,你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我想喝豆浆吃油条!” “好咧,那就这样定了!” 简南半蹲在秦厉北面前,问道:“你呢,三哥,你想要吃点什么,以后,我会很忙,可能没有时间再亲自下厨做早餐了呦!” 秦厉北头都没抬,目光直直地盯着电视机上正纠缠在一起的一团彩色光芒。 而右上角,是这款游戏名称的标示,有个奇幻仙侠网游的名字,已经是第六部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她高中毕业那会儿,还只是到了第四部,那时候这款游戏可以说风靡全国,很多人都在玩,学校里面也有很多同学沉迷于此,她为了能够更好地融入学校集体生活,还想过要试试看,结果被秦厉北怒气腾腾地拔掉了网线,反手就丢给了她一本加强版本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那可是让她想哭的心都有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世事变化,面目全非,简南晃晃脑袋,说:“和团团一样?可以么?我再给你煮点粥,炒点青菜,哦,粥里面加点青菜吧,是你喜欢吃的!” 秦厉北没说话,但还是点头了,简南便嘱咐了团团离电视机远点儿玩,然后进厨房去忙活。 团团见麻麻走掉了,这才大咧咧地坐下,靠到他的漂亮叔叔身边,趁着下巴,看向他,问道:“叔叔,我什么时候才能和麻麻说我们的秘密啊!” 秦厉北转向他,笑了笑,疼爱地将团团抱到了自己怀里,每个动作都很小心翼翼,团团往他胸膛上一靠,舒服的眯着眼睛笑开来。 “团团,咱们现在是在玩游戏,你想不想赢呢?” “想啊~想啊~” “那好,那么,听叔叔的话,没有叔叔的同意,那个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谁也不能告诉。” 团团犹豫了会儿,他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事情瞒着麻麻的,现在连麻麻都不能说吗? 团团奇怪地问:“叔叔,为什么不邀请麻麻一起来玩游戏呢?” 秦厉北浅浅地笑了起来:“因为团团想要麻麻开开心心的对不对,这个游戏很危险的,只团团是男子汉,是要保护麻麻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牢牢的守住秘密,不让麻麻因为这个受到伤害,对吗?” 团团认真地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的,他重重地点头,扭过小身体,搂住秦厉北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团团盖章喽~”团团笑起来,秦厉北在他黑黝黝的瞳仁中,看着自己竟是笑了起来,很久没见过这样的自己了,这个孩子,真的是她送给自己的救赎。 “嗯,我们就这样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