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会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一章:会面

简南在城南别墅做了几天饭,然后还抽空带着苏妈和刀疤李功几个人,将整个花园收拾了一遍,那些死了的花花草草全部换掉,池塘里面的鱼也重新买了鱼苗过来,估计等到开春,就能在这里教团团学习钓鱼静气了。 期间,简南还吩咐刀疤和李功去帮她做了些事儿,而路衡,去津市出差还没有回来。 …… 许叔是简南吩咐刀疤去联系的,直接约在了南国娱乐城的包厢,刀疤还很疑惑,问简南为什么不约在城南别墅,这样的话,不管谈什么事情都会比较方便,保密性更是好。 那里再如何说,也是秦厉北的家,简南还做不出来在他家,用白少夫人的身份,去接待客人。 简南掐着点进包厢的,距离上一次来这里,已经快要一年,仿佛之间,岁月和时空交叠,她还能在这里见到那时候仍旧对人心抱有美好期待的自己。 简南点了杯银针白毫,还有几碟上次穆萌姐准备的点心,只是不知道这里的后厨大掌柜的是不是换人了,味道吃起来还是一样,但总感觉少了一味什么东西。 “抱歉,少夫人,我来晚了,公司里面有点事情。” 现在白氏集团的情况有多糟糕,简南用膝盖想也知道,许叔跟在白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手里掌握的信息和在白氏集团中威望,自然是‘大忙人’一个,平日里见过的拉拢者,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 “没事,咱们也不是着急吃饭,好茶就是要等的,品起来那就更是慢了。” 上次在小镇上匆匆见了一面,他便被简南给怼了回来,这段时间以来,他都要以为这位少夫人真的是与世无争淡泊名利,结果却突然联系自己,看来,面对这一大笔钱,就像少夫人这样从小在锦衣玉食里面长大的千金小姐,也是不得不动心的。 许叔在简南对面坐下,简南唯他添茶,又东拉西扯地闲聊了几句。 许叔见她一副我什么都不着急,今天天气真好的悠闲状态,本想等简南先开口求自己,这样他好拿乔的许叔,最后还是没忍住,主动开口道:“您的手下联系我时,说的是,少夫人改变主意了,想要为白家守住这份家业,是么?” 简南摇摇头,淡定了喝了口茶,赞叹道:“茶不错,许叔,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带点走,回去慢慢品。还有这个桃酥和千层糕,都是不错的。” 许叔神色一凛。压抑着怒气道:“少夫人,时间紧迫,若您想要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那么,我们之间还是应该坦诚相待,早日制定出一份合适的计划来。” 简南这才正色,语气都变得凝重起来:“许叔,在这之前,我想先找你打听一个人。” “谁?” “张固安,其实吧,对这个人,我知道的也就是他是白氏集团的第三大股东,还是当初跟着白老爷子打天下的开国功臣,甚至连儿子都为了白家牺牲,除此之外,许叔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吗?” 许叔以为简南说要回来夺权,一个女人,也就只是单枪匹马便回来了,谁知道,对面的简南,看起来还是做了不少准备的。 “张固安的妻子,曾经是老爷子的秘密情人,当初老爷子并没有想过给张固安那么多股份,是因为张固安发现了两人的私情,以此威胁老爷子,老爷子这才多给了些,以至于后来,张固安在吞掉一些小散户的股份之后,一跃而成为白氏集团的第三大股东。 “那么现在呢?张固安手里头有多少股份?和我们现在手头能确认的,许叔,我说的是确认,一定会属于我们这个阵营的股份,有多少?” “老爷子手上有20%,少爷手上是35%,其他能确认的是13%,因为少爷过世,现在少爷之前立过遗嘱,若是他过世,那么少爷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都将交由少夫人来继承。” “所以我们现在是48%,如果加上白老爷子手中20%,就一定能赢,对么?” “是的。” 许叔恭敬回答道,但是想到之前去监狱里面探望老爷子,被拒绝见面的情况,许叔又皱起了眉头:“但是,老爷子现在拒绝面见任何人,我们没有办法拿到老爷子的委托授权,那么就等于说,这些20%的股份,我们没有办法拿来对付敌人。” 简南是能明白的,现在去见白老爷子的,应该都是去劝他支持自己的,就跟之前那些不断找上门,请求她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的时候一样,她不胜其烦,甚至想搬家,但是白老爷子在监狱里面,连搬家的奢望都不能有。 那么,想安静会儿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拒见。 简南脑筋一转,道:“你去联系白老爷子,就说,他的孙女儿要见他。” 许叔惊讶:“少夫人!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有小小姐,老爷子一定会同意会面的!” 简南这么说了,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她知道白月笙和白老爷子的感情远远没有达到父慈子孝的地步,或许白老爷子根本不在乎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孙女儿。 “到时候再看吧,也不能抱太大希望,对了,许叔,我明天去一趟集团,你帮我安排一下,场面搞得隆重盛大一点,我要所有人都知道,白家少夫人回来了。” “先声夺人,我明白,明天的迎接仪式,一定会让少夫人您满意的!” 简南点点头,又想起张固安,道:“麻烦许叔,再帮我和张固安联系一下单独见面。既然以前是朋友,那么总得好好滴见个面,聊聊对方的想法,或许他的一些要求,我们能够提供,那么将他争取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许叔没想到简南还抱着这样的想法,但从他这段时间和张固安的过招来看,许叔不禁同情起简南来,这个如意算盘,注定是打不成了。 …… 和许叔的会面结束,简南看着时间还早,便打算在周围走走,和刀疤说了在门口等着,他便乘了电梯,自己慢悠悠地在各个大厅走廊里面晃悠。 简南刚溜达了没多久,不小心听见了出八卦,本来八卦这种东西,到处都有,特别是在女员工多的休息区,那更是泛滥成灾,随时随地都能是一出大戏。 她本来准备走了,谁知却从其中一个短头发女生的口中,听到了熟悉的名字,于是乎,抱着看戏的态度,简南装作自己只是无意中经过,然后站在那里,静静地八卦了起来。 “你们说,这个江云,真的是那个江云啊?” 长发女生点头,嫌弃道:“你们是不知道啊,那个江云在咱们这里的时候,就是个狐媚子,天天对着那些来这里的男人们抛媚眼,整个一骚狐狸!” 短发女生不相信:“真的吗?可是,江云是娱乐圈的新生代玉女代表啊!演了好几出戏,女主角,而且还都是爆红,而且人家新戏播出的时候都炒绯闻炒cp的,她都没有啊!” “呵呵,那要是敢和那些同组的演员炒cp,她背后的男人能乐意啊?”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就说那个女人怎么可能突然蹿红!” 这时候,简南才发现,原来两人的后面,还站着上次见过的值班经理,之所以记得,那是因为江云在她面前,向值班经理下跪,这一点,她印象深刻。 “那当然了啊!你不知道吧,那时候我就住在她隔壁,亲眼见过她把一个男人藏在了屋里,每天晚上闹腾到很晚,鬼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 “对!你这么说我就想起来了,她来办理离职的时候,是经理带着过来的,那个态度,一夜之间全部变了,要不是背后有男人为她撑腰,怎么可能!” “就是就是!” 长发女生附和,“我看不时玉女,是欲女才对,现在这些男的啊,眼睛跟糊了狗屎一样的,就会被绿茶骗!我打算去杂志爆料,你们要不要一起?” “啊?爆料啊?会不会被查出来?” 值班经理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江云现在有了后台,万一被查出来是她爆料的,来报复她可怎么办! “听说好多在那个圈子里捧女明星的,都是混黑的,咱们万一被抓到,江云那个贱人要咱们的命可怎么办?” 听到这儿,简南脑海中抑制不住地脑补起了秦厉北穿着一身黑,脖子上挂着手指粗金链子,十指全部戴着金戒指,一头头发油光水滑到苍蝇在上面站都站不住的样子,甚至还叼着一口烟,吊儿郎当。 额…… 简南恶寒,被自己的脑补吓到,她那时候是为了感谢江云帮助过秦厉北,便将她的事情交给了路衡去安排,看来,路衡真的是很用心地安排了,江云真的火了。 简南没有再继续听这些瞎编乱造八卦的欲望,转身走了,临走前,还是顺手记下了她们三个人的工牌,直接发给了南国娱乐城的总经理,要求开掉她们。 如此嘴碎的人,留在南国,以后总归是个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