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人面兽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二章:人面兽心

简南能感觉得到,她家三哥,傻了吧唧的五岁秦厉北,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简南自己有说不上来具体哪里不对劲儿,有种憋着想上大号,但是卫生间的门被锁掉了的无力感。 所以每次简南看向她家三哥,三哥总是一副看女流氓怪阿姨的眼神,盯着她,仿佛只要她做错一个动作,就立马咻地溜掉,跑得比风都还要快。 弄得简南每每想要发飙弄死他! 但是转念一想,这好像也不是她家三哥的错,事情还是得从一天前,她和许叔吃完饭之后说起。 …… 许叔离开之后,没过多久便发来信息,说是张固安答应了今天下午三点在一九茶室见面,简南看了下时间,觉得没问题,便答应了。 虽然之前已经将张固安的一些事情了解过了一遍,也对张固安这个人的性格脾气,乃至样貌有了个大致想象,但是等简南真的见到了真人后,却觉得‘相由心生’这句话,在张固安身上,实实在在地体现不出来。 茶室是和风装饰,榻榻米和一位穿着和服的姑娘,跪在矮桌前泡茶,张固安一身褐色唐装,领口是祥云刺绣,袖口和胸前的扣子,就是黑珍珠材质制成,且还是品质上乘的东珠,个个绿莹莹,流光溢彩。 张固安的头鬓边已经有些发白,眼神却精光奕奕,看起来慈眉善目,若不是亲身经历了张固安派人来要她的命,简南在见到他是这样一位老人家的时候,或许还会生出一点的亲近之心来,然而一想到空姐手里向她毫不犹豫挥来的刀,简南便清醒地认识到,眼前这个老人家,是披着羊皮的狼,心肠都黑透了! 简南进门的时候,他正和泡茶的姑娘在讨论茶叶的优劣如何判断,随手一挥,让简南自便,紧接着便继续和小姑娘聊着天。 简南冷眼旁观,她知道他不一定是真的就那么喜欢聊茶叶和茶道,归根究底,还是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简南也不着急,拿出手机刷起了微博,因为先前才刚听了江云的八卦,简南还很好奇地搜索了江云两个大字,偷摸摸地去了江云的微博主页上面围观。 主页上面大概是四五百条微博,下面的评论也是基本上维持在一条转发评论纷纷上几十万的程度上,看起来那个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甚至为了钱而向别人下跪的江云,是真的红了。 简南突然好奇起来,究竟路衡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只用了两年时间,便捧出了一个国民女神,等过几天他回来,两人见面的时候,她一定得好好地取取经,说不定以后,也可以往文艺行业发展发展。 光是想想以后的发展,连标题都替一些媒体想好了——富婆和小鲜肉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孤独富婆和她的男宠们/一代女总裁的三千后宫~~ 想想都觉得,抱着杂志看的时候,那些记者的文笔,脑补起来肯定比小说还要精彩! 简南已经磨拳霍霍,迫不及待了! “少夫人?” 简南依旧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直到张固安黑着又喊了第二遍第三遍少夫人,简南才醒悟过来,如梦方醒,呆呆地回了一句。 “哦,你叫我?” 张固安的心情十分不美丽,他原本以为,这位白家少夫人,亦是秦家的千金小姐,亲自来约他见面,总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说,姿态也会放低,谁知道竟然敢在他面前走神,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张固安眯了眯眼睛,发出去的悬赏单,到现在领取任务的人那么多,却一个成功的人都没有,真是群废物! 这个白家少夫人,看起来也不是很精明的样子,在国外好好的不待着,居然敢回来趟这趟浑水,还跟着许叔那个笑面狐狸混在一起,等他将白氏集团拿在手里,他倒是要好好地玩玩这位被白月笙捧在眼珠子里头养着的小美人,是何等滋味! 简南不知道张固安心里的想法,但是从他打量自己的眼神中,简南便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装作拿茶杯,却是故意慌乱地拿不住,将茶水全部撒了出来,把桌面直接弄脏。 “哎呀,我见到您紧张!手滑了手滑了!不好意思!” 张固安持续微笑,道:“没什么,收拾了就好了。” 小姑娘立马火急火燎地拿布巾来擦,好像背后有什么怪物会因为她动作慢了就把她撕碎似的。 简南不着痕迹地拢了拢领子,坐直了,道:“您比我年长,又是跟着老爷子出生入死打天下的老臣,我边套个近乎,直接喊您为张叔叔,可以么?” 张固安点头,假笑道:“自然可以,少夫人如此乖巧嘴甜,白哥真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个儿媳妇儿!” 简南笑了下,紧接着又换上了副愁闷的表情,为难道:“您太会夸人了,张叔叔,您看,我之前便一直在国外生活,现在突然回来,对国内的局势也不是很清楚。 她看了眼张固安,好不容易下了巨大决定般:“许叔说集团里面的情况很严重,这可是该怎么办?我什么也不懂……您能不能教教我,给我点意见,我觉得张叔叔您还挺好的。” 张固安脸上笑容未变,反问道:“许叔没告诉你该怎么做吗?” “许叔让我和他一起去董事会,帮他参选董事长的位置,可是,张叔叔,白月笙之前一直告诉我,张叔叔对集团的贡献很大,我是相信他的,所以我才想来问问张叔叔你的意见。” 说着说着,简南竟然急得眼眶都红了,低着头抿着唇,学着团团可怜巴巴的样子,无助地看向张固安。 她已经让投诚的空姐放话出去了,就说她为了执行任务,跟踪了自己几个月,但是后来发现白家少夫人就跟蠢包一样的,愚不可及,她继续跟踪下去,说不定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简南相信,这些话应该已经传到了张固安的耳朵里,现在她说什么,都不会被怀疑是作秀,就算是怀疑了,凭借她的逆天演技,也会打消掉张固安的一些顾虑。 简南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鼓掌,她觉得自己以后就算是不去开娱乐公司,直接进军演艺圈,也是可以的,这戏精一般的演技,说不定可以得个奥斯卡影后,在娱乐圈留下一个传说! “少夫人若是真的不懂,那就别管了,您的股份摆在那里,只要每年拿分红,便是一笔巨大开销,何必累死累活地上班下班应酬,我看少夫人从小娇生惯养的,这些男人做的事情,少夫人可以不必掺和!” “那可不行,白氏集团是老爷子的命根子,我可不能看着它出事,就算是老爷子之后出不来了,而我自己也没有能力经营的话,我至少也得为白氏集团选择一个好的经营者,让它继续在北城屹立不倒下去!!” 她这句话,如果固安够聪明的话,一定能领悟其中的潜台词,那就是,我完全清楚自己在生意场上的斤两,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因而我完全没有想要争夺白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 张固安,你可以放心地拉拢我了,这样我成为你的伙伴后,便可以成为安插在敌人内部的一根钉子,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随时知情! 张固安心中冷笑,那边传来消息,这个女人笨的要死,会知道来见他,说出这些话,指不定是受了许叔的指使,他不会上当! 张固安明明是慈祥老人的模样,此刻,嘴角的笑容却带了一丝嘲讽和猥琐。 “其实,我也是很希望白氏集团能够依旧由白家人来统领,这样吧,如果少夫人不嫌弃我,愿意下嫁的话,以后白氏集团的掌控权,还是在白家手里头紧紧地攥着,少夫人觉得我的提议如何?如此一来,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更加的紧密,牢不可分。” 简南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张固安口中的话,顿时差点没忍住变脸,这个老人家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也对,简南自嘲,是她失算了,张固安既然做得出买凶杀人的事情来,此次会面,事情有了这样的发展,是简南意想不到的。 “少夫人的母亲,秦太太的风姿,我可是仰慕已久,当年跟着秦老爷子的事情,满城风雨,可是靠着秦老爷子的宠爱,不也是荣华富贵了一辈子,少夫人,若您答应了,我必定保证,少夫人会从我这里得到像您母亲秦太太那样的待遇。” 纵使简南一再认真地告诉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现在,她是真的不想再忍下去了,和这种人渣待在一个房间里面,她都怕自己冲动之下会直接把人给掐死!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少夫人的身世如此,自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少夫人,我是真心的。” 跟着简南进茶室的刀疤横眉冷对,这个老人家说话怎么不留余地,小姐的身世怎么了?关你屁事儿!她还是我们先生制定的接班人呢!我们先生的眼光那么好,你个瞎子! 刀疤上前,正欲开口,简南明明心里面怒极,但是却笑了:“我觉得吧,张叔叔,本来我还是抱着该如何在抉择的态度,在犹疑着的,但是今天和您见了这一面之后,我相信,我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还是白氏集团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