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玩游戏的俩小孩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三章:玩游戏的俩小孩

…… 那天晚上回家时候本来心情就不好,结果刚踏进家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秦厉北和团团在玩游戏,玩游戏之前还要添加两个字,仍旧! 她出门前看两人玩得热火朝天,不忍心直接打断,便叮嘱苏妈等一个小时后一定要让他们停下来,好好休息。谁知道她出去一天,和张固安差点在茶室见面干起来,气的眼角鱼尾纹都快冒出来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回来俩人还在玩! 还真的是被她一语中的,简南扶额,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 她假装淡定地走过去,笑眯眯地摸了下儿子的头,然后温柔地问:“好玩吗?” “好玩!麻麻要来一起吗?” 简南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齿缝里面蹦出来:“作业写了吗?两小时的钢琴自由练习做了吗?英文单词背了吗?” “没有。” 简南径直走向网线,吧嗒,将网线给拔了! “麻麻!!!” 简南瞪回去:“把话憋回去!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做!” 可怜巴巴的团团猛然间想到什么,脸色大变,情急之下试图卖萌来博取简南的同情心。 “麻麻~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哦,你说说看,是什么样子的梦境呢?” “梦里面,麻麻很温油很温油,和我一起玩游戏,还说不用做作业!” 简南笑,笑得人畜无害:“很好,这就是说,你在梦里面也在玩游戏?很好,简柠,你出息了啊,现在都知道沉迷于网络游戏不可自拔了!是不是以后麻麻还得陪着你上学给你当同桌,课堂提问的时候给你当提词器,考试的时候给你当参考答案啊?!” 团团安静如鸡,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中,麻麻很少生气,但是一旦生气起来,就是火山喷发,天塌地陷。 团团乖乖地扔了游戏机,小手放在盘坐的腿上,低着头,一副老实认错的样子。 她家三哥却突然来了一句,“可是游戏真的很好玩儿啊!” 简南一听,差点被气哭,吼道:“你是个智障就算了,不要妄想把我儿子一起拉成智障好吗?我儿子是要成为一代伟大科学家思想家教育家的啊,要是这中间出了任何意外,秦厉北我会杀了你的啊!” 三哥一脸懵懂,摇摇头,认真地表示了一下不耻下问,“南南,智障是什么啊?能吃吗?” 简南真想一巴掌盖上去,让他知道一下星星为为什么这么多! 三哥突然腾地一下站起来了,把简南吓了一跳,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正想着他会不会冲过来将自己暴揍一顿的时候,三哥已经站在了简南的面前。 一米八七的个子,将头顶水晶灯射下的晶莹光线,折了个严严实实,简南一抬头,看见的便是她家三哥满脸写着无措的表情。 “南南,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玩游戏了,再也不玩了!” 这还哪儿是那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皱一下眉头手底下人都要抖三抖,生怕被丢去喂鲨鱼的冷面阎罗秦厉北,就是一个傻大个儿,还是傻兮兮到令人忍俊不禁的地步的大高个儿。 火发过了,简南气顺了之后,突然就有点后悔,毕竟是两人都只是五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叫做游戏的危害呢? 于是乎,简南深吸了口气,认真地看着他们。 一大一小,同样的姿势,连无辜又敢怒不敢言的小眼神都是一模一样地招人怜爱,简南十分敬佩自己的定力,被这两个萌物盯着看,居然还有时间组织语言和调动发怒的表情,发表了一场名为‘论游戏如何坑害人生’的长篇论文,把俩小孩儿听得一愣一愣的,以为自己要被童话故事里面的坏巫婆给吃了! 最后,团团和秦厉北两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叔叔,麻麻好可怕啊!” “团团,你麻麻好可怕啊!” 简南毫不怀疑,如果怒火可以具化象,那么她的头发已经开始着火冒烟了! “……” 这两人就是故意的! 苏妈见情况不对,赶紧过来劝架:“小姐,您别这样,您看着先生和小少爷都吓着了!” 她是母老虎么,怎么地就吓着了? 简南气急了,气呼呼地上楼,他们两个委屈,她还委屈呢! 而另一边,苏妈望着简南上楼的背影,回头问跟进来的刀疤,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小姐,额,你们撞到枪口上了,今天小姐被人怼了一大半天,唇枪舌剑刀光剑影的,那人竟然还敢拿小姐的身世来说事儿,当时要不是小姐揽着的话,我早就冲上去直接开揍了!哪儿还有那么多事情!!!” 刀疤很是气愤,张固安不仅仅敢派人来刺杀小姐,甚至还敢出言讽刺小姐,甚至还言语猥.亵,就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唉……”苏妈长长地叹了口气,看向秦厉北,眼里是浓浓的感叹是失望之情:“要是先生还清醒着的话,哪里轮得着别人来欺负小姐啊……” 刀疤也跟着看向了自家先生,自家先生还在和团团两个人难兄难弟互相抱团取暖,刀疤扶额,摸摸地想:要是先生在的话,早就打回去把人连锅端了!!! …… 简南站在阳台,回想了一遍自己跟团团和秦厉北发火,的确是有点迁怒了,但是又觉得这次如果去道歉,等会儿团团和秦厉北变本加厉地玩起游戏来,对团团的教育实在是不好。 小止在床上滚来滚去,追着小绒球玩得不亦乐乎,伸出来的手腕上,戴着一条白金手链,样式简单,坠着一块小牌子,上面写了小止的大名,和小名,还有出生时间这些。 那是用她和白月笙的结婚戒指重新锤炼的,戒指,在参加完白月笙的葬礼之后,根本一秒钟也戴不下去,但,她找了设计师,将其设计成了一串适合婴儿的手链,留在小止身边,就像是白月笙,还陪着他的女儿长大,一样。 至于,摘下戒指,她相信白月笙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情,应该不会有意见才是。 简南走过去,将小止抱起来,突然想起之前说要将小止介绍给三哥,但是事情一忙,她就给忘记了,正好,她本来也是要找个机会去道歉,缓和关系的,正好带上小止,还能当个幌子,省得自己颠颠跑过去,怪丢人的。 “小止,你说哥哥会生我的气吗?” 小止不知道麻麻在说什么,但还是认真又支持地点头,简南得了女儿的鼓励,心情稍稍好了些,便下楼准备和团团还有秦厉北和解,但是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却听见了女人娇媚的笑声,颇有风情的尾音,单单简南是个女的,也被撩得心弦一动。 她脚步一顿,抱着小止往后面一退,隐匿在墙壁边上,安静地听着下面,他们的欢声笑语,团团不知道是在玩什么,哈哈大笑,而秦厉北竟然喊了那女人的名字。 “云云!我要那个!” 简南眸色一暗,心里很不是滋味起来,但这种感觉在下一秒之后,便被她刻意压制了,本来就是个应该被修复的错误,现在由她来做这件事情,虽然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也是必做不可!! 声音熟悉,应该是江云才对,可是她什么时候和城南别墅的人这么熟悉了? 小止咿咿呀呀地哼着不成曲调的歌儿,在襁褓里面蹬着小胳膊小腿,大有要大闹一番的架势,简南突然就不想下去了,转身准备会房间,谁知道团团这时候却冲了过来,在走廊上面见到了她,然后一股脑儿地奔过来,带着欣喜和惊讶! “麻麻~你不要生气啦,团团知道错啦了,我以后乖乖地做作业,不和漂亮叔叔玩游戏了,麻麻~不要生团团的气了好不好啊?” 团团抱着她,仰头拿期待的小眼神朝她晃悠,她自然是被自家儿砸的无敌萌眼神,发射的原谅光波给收服,笑道:“好,麻麻知道,团团最乖,团团刚才说的,不仅仅是麻麻听见了,妹妹也听见喽,你可得好好地表现,为小止妹妹以后做榜帅哦!” 团团忙不迭地点头,挺起了胸膛,骄傲道:“麻麻,我会哒!我会成为让全世界最好最好的哥哥!” 简南原本便是要去找团团和好的,现在正好是借坡下驴,天助她也,她认真道:“所以,现在团团告诉麻麻啊,你这么着急地跑上来,是要做什么呢?” “我要拿我的画板!” “做什么?今天有美术作业么?” “不是,我要给云云姐姐画一幅画!云云姐姐说我画画很好看喏!” 云云姐姐是谁,简南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却没想到,这才多久没见,一个人竟然可以改变到这种地步,连一下不随便和别人交心的团团,才聊了多久,便都愿意为她画画了? 简南立即打断了自己转身回房间的念头,道:“那么,团团去拿颜料和画板吧,麻麻和你一起去见见云云姐姐。” 看看,现在究竟是变化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