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疑心病重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四章:疑心病重

江云没有想到会真的在此见到改变自己一生的女人,她和以前看起来很明显不同了,第一次见她时们虽然亦是淡淡的疏离和疲惫,但还是不令人害怕的,然而此时,却有种自己正在被她目光如雪的视线,一点点地审视,带着冷漠和敌意。 江云开始担忧害怕了,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泄露,她只是个小小的蝼蚁,凭借运气无意中救了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然后可以提要求,紧接着,便有一大堆人过来帮她,教她如何做一个千金小姐,恪守着千金小姐应该要做的所有礼仪,像是真正养尊处优的公主那样。 但是,演戏这种东西,骗得了别人,却是骗不了自己的,就算过程中再入戏,也终于曲终人散的一天,到时候,她之会比过去还要来的落魄,从身到心都是。 江云在打量简南的时候,简南也在打量着江云,暗暗地,平静地不带任何波澜。 她的头更长了些,如海藻般的波浪长发,散落着,巴掌大的小脸,鼻梁高挺,朱唇粉嫩,笑起来,两颊的酒窝浅浅,睫毛微闪着,像在上面的每一根都缀满了宝石,真是美了,比之前更美。 但简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看着江云的时候,心底总有种隐隐地担忧,好像能透过江云的一颦一笑,看到另外的一个人,她的笑很温柔,却令简南有点不寒而栗。 是江云先开口打招呼的,简南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江云迎上前来,继续欢欢喜喜道:“简小姐,这位可爱的小宝贝是?” 正好,反正也是要将小止带下来见人的,简南便干脆道:“这是我的女儿,刚出生,名字唤作白止,你们可以喊她小止。” 团团在一边忙骄傲地宣布:“这是我的妹妹,全世界最好的妹妹,是我们家的小公主!” 简南看了团团一眼,眼底闪着温柔的光芒,而这一低头,便又是恰恰好地错过了秦厉北投过来的目光,嫉恨中带杀意,但是很快,连站在他身边的刀疤都不曾察觉,在所有人亦意识到之前,他便恢复成了疑惑不解的眼神,好奇地盯着简南怀中,襁褓里的小婴儿,打量着。 就像是一直以来,五岁的失忆痴傻孩童那样,脸上挂着沙沙的笑容,走过去,朝着简南伸开手,这是什么意思,在秦厉北走过来的时候,简南便明白了。 “三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想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吗?这就是了,我的女儿,白止,很可爱吧,你想要抱抱小止吗?” 秦厉北没有犹豫,伸出手来。 苏妈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厉北从简南手中接过襁褓,小心翼翼地端详起来,不时地,还乐呵呵地笑起来,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苏妈在心里泪流满面,先生竟然抱着小姐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这一幕真的是太虐了! 刀疤亦是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现在倒是不清楚,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是打算和先生重新修好关系的前奏么? “小止?” 简南点点头:“是的,小止。” 小止睁开眼睛,一双极漂亮的眸子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秦厉北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个笑容来,刚长出来的两颗虎牙,小荷才露尖尖角地龇着,像头刚出生不久的幼狮,没有了野兽天生的凶猛,却是一团绒毛的暖萌和可爱。 秦厉北心底的一角,想到了另一个和她一样有着这样的笑容的小姑娘,柔软的一塌糊涂,冰川的一部分开始冒着热气地融化了。 秦厉北也跟着笑了起来,抱着小止和团团还有苏妈到一边儿去玩耍,简南见苏妈看着,便也不多担心小止会被摔了,便趁着这个时间,回头看向站在一边站了许久的江云,招手。 “咱们许久未见了,我还挺好奇,娱乐圈是什么样子的,和我聊聊吧,咱们到旁边的茶室,坐下来。” 江云不知道简南葫芦里面卖着什么药,但是,这些药一定是有毒的,江云想。 “好啊,简小姐请带路。” 两人齐齐坐进茶室,简南为江云倒了杯茶,一派和气地询问了她在娱乐圈过的如何,元北旗下的娱乐公司,有没有尽力帮她争取影视资源。 其实这些都是废话,简南在和张固安见面的时候,坐在那儿刷了半天微博,可不是真的便消遣时间的,江云的发展,简南早就看得到,她就是想找点话题,从江云这里谈点口风。 比如,她为什么还要来城南别墅和秦厉北见面,甚至连苏妈都同意她进来,明明在当初说好的条件里面,她的意思便是江云最好永远不要再出现在秦厉北身边。 而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她背后的人,除了元北的娱乐公司,还有谁? 女人的第六感很是敏锐,何况简南这种见过了枪林弹雨和血流成河的,她那天听见了南国那些女员工的八卦,除了下令将那三个人开除之外,还令李功去查了江云在这一年来的一举一动,然后就让她发现了点好玩的东西。 比如,曾经有个咖啡店的老板,在微博上面晒过江云去他们家喝咖啡的照片,那时候江云还没有红起来,就是一个单纯的路人,而坐在她对面的年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衣着价格不菲。 咖啡店的老板爆料说那是她的男朋友,后来还挽着手臂上了同一辆车走了。 那条微博后来被公关,还多亏了后山那群技能逆天的黑客,才找得出来,也不知道秦厉北是从哪儿寻摸来的这些个高精尖人才。 她早就草木皆兵,但凡有点疑点,都会被列入黑名单,所以简南下意识地想要知道,哪怕是试探江云,会打草惊蛇,也想要从中得到些蛛丝马迹。 江云在娱乐圈的演技,浅薄地像纸。 “还得是感谢简小姐当初的一句话,让我有了机会,才有现在的成就,我若是知道简小姐您回来了,那么今天过来探望秦先生,必然是会带上点我亲手做的蛋糕和点心,来给您尝尝的。” “举手之劳,那也得你自己肯努力才行。”简南状似不经意地扫过江云的眼睛,笑道:“而且是你心地善良的回报吗,我也是从你那里拿到了我要的东西,借贷相等,没什么可值得你觉得欠了的。” “简小姐,您还是这么厉害,就像我听说的那样。” “哦,你听说我什么了?” “有人说,您在国外读过书,很聪明很厉害,人又长的好看,有好多人喜欢着,白氏集团的少东白大少爷,和您真的是郎才女貌,那时候听说您结婚了,我真的是很羡慕呢!” “啊,传说,都说是传说了,总是夸张和虚构成分居多的。” “你在工作上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告诉我一声,我能帮你的,尽量帮你。我也是听说一些不好的传闻,才会问你在那儿过的如何,若是有人逼迫你做你不想要做的事情,元北集团还是可倚靠的。” 简南再次为江云添满了茶水,温柔又和蔼地像个邻家大姐姐,江云只是笑,沉默了。 …… “我送你出去。” 简南和江云一齐从茶室出来,秦厉北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拨浪鼓,正在逗着小止笑,团团窝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着。 这小家伙,还说要画画呢,结果自己先睡着了。 “下次再过来吧,让团团把画给你补上。”简南看向江云,笑得意味深长:“承诺过的东西,总不好反悔,江云你说是吧?” 江云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是,简小姐说的对。” 简南突然就改主意了,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原子弹,随随便便就扔出去,实在是太浪费资源,暴殄天物,倒不如,来玩点儿别的。 …… 送走了江云,许叔的电话马上无缝衔接过来了,她早就将和张固安见面的结果告诉了许叔,许叔对‘谈不拢’这样的结局并不意外,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少夫人,老爷子真的答应了,愿意和少夫人您见面,时间便定在明天早上九点半,我们有半个小时的会客时间,您需要我准备什么资料么?” “将福分装让协议准备好,明天,一定要说服老爷子签字,不管用什么手段,哪怕是演戏欺骗老爷子,也要将20%的股份拿到手,到时候,等我们守住了白氏集团,再来营救老爷子出狱,明白么?” 许叔忙激动点头:“我明白,那样最好不过了。” 简南无声地笑了,她亲手送进去的人,怎么可能再让他出来,死灰复燃一次呢?这一次,绝对会将白老爷子踩到底的。 父亲,您的仇,我报了,感谢您给的一饭之恩,养育了我十六年的光阴。 她的眼角倏忽落下泪来,她曾大义凛然地指责白月笙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人性,可是现在,她也沦落成了这幅狰狞的样子,亦将会在这条布满荆棘和血肉的道路上,越走越走,直达地狱。 真是令人,无可奈何的一件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