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儿媳妇VS老公公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六章:儿媳妇VS老公公

…… 楼下,苏妈看完最近大火的电视剧,是江云主演的,仙侠玄化题材,里面每个人物的人设都十分出彩,几乎成了年度电视剧爆款,连苏妈这种不爱看这些神神叨叨电视剧的,都破天荒每天守在电视机前面等在广告中插播的最新两集。 其实送走江云之后,苏妈的心情便很不爽快,她总觉得,今天的小姐和往常很不一样,有点不像是以前那位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小姐了,前不久还对着先生和小少爷发脾气呢! “刀疤,你跟着小姐在外面这么久,小姐,和白少的感情怎么样啊?” 刀疤沉默,这还真的是不好说,他原先请求小姐回来的时候,小姐可是拒绝了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小姐和白少总归是住在一起的,或许真的是留恋那里安静的生活和白少,也说不定。 见刀疤没有说话,苏妈点头,了然道:“也对,感情好不好的,小止小姐都出生了,感情总归是不一样的。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要多,我看准了的事情,一定没有问题!” 苏妈认真下了结论:“小姐定是也喜欢上那位白少了,但是现在回来,难不成是白少死了,回来找咱们先生做靠山的?” 刀疤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苏妈这么想,还真的是没有白瞎她看得那些婆婆妈妈狗血八点档电视剧,“苏妈,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绝对不能到小姐面前去说,也绝对不能传到小姐的耳朵里。” 刀疤想到那天在飞机上,简南冷着脸,说出要割了那个空姐的手臂,挖了她的眼睛的话,眼神坚定,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我怕什么,老命一条了,若真的是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看着先生被骗的!” 苏妈念头一转,又道:“你今天看见了没有,小姐对江云的那个态度,那是对先生的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刀疤继续沉默了,他能感觉到今天江云的到来,令小姐不悦,但他想不到是什么原因,因而只好暗自下决定,下次江云再来的话,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 苏妈愚钝,什么也没有察觉,却觉得小姐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江云一直那么忙,每天通告拍戏应酬的,还会抽时间过来探望先生,和先生一起玩儿,不厌其烦地教导先生看书石识字,结果小姐一回来,却是拿那种阴阳怪气的态度去对待江云,苏妈有点为江云不值。 “小姐做事,自然有小姐的打算,我相信先生之前既然愿意将别墅的大小事情交给小姐来处理,那么一定是信任小姐的,我们知道服从,记好了。” 苏妈妈满是皱纹的脸上,讪笑,不置可否。 …… 按照许叔的安排,简南第二天一大早便起床了,跟只花蝴蝶似的在房间里面忙来忙去,东翻翻西找找,整理着等会儿和白老爷子会面的时候,要带过去的资料,不时地,还得揉揉因为宿醉而变得痛感清晰放大无数倍的脑袋。 她记得昨天是和秦厉北一起喝酒聊天来着,只是后来好像说了点什么,但是她记不清楚了,就好像那段记忆突然被一片白雾笼罩住了,白茫茫一片,任凭她努力,也看不清晰一样。 所以说,她昨天究竟说了什么,会不会将一些不该说的全说了,以后影响到自己的打算和安排,简南忐忑不安,直到下楼看见秦厉北和团团用一模一样的,类似于家里面那只金毛的动作,蹲在门口cosplay门神的时候,简南才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就算她昨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也没关系,秦厉北现在痴痴呆呆的,犹如五岁孩童,五岁孩童懂什么复仇和杀人,自然也就不怕他会对自己的计划有什么阻碍。 简南嘱咐了团团不许玩游戏,好好在家准备入学考试,还有照顾好妹妹之后,便跟秦厉北告别,放心地出门了,团团见自家麻麻走了,往秦厉北旁边靠了靠,问:“叔叔,你不是说我们可以跟着麻麻一起去上班吗?什么时候可以去啊?” 秦厉北迷迷蒙蒙地看着简南的车消失在下山的山路尽头,打了个哈欠,伸手将团团抱了起来:“很快,相信叔叔,到时候一定会很好玩的。” …… 白老爷子被关的地方在卧龙山脚下的一处监狱,从外面开辟出了一条直通门口的,只容得下一人通过的柏油路,道路两边种满了银杏树,屹立挺拔,如监狱高达两人高的围墙上,青黑色砖瓦一般,庄严肃穆,带着不可直视的冷漠。 因为许叔事先打点过,简南一路畅通地来到了会客室,在进去之前,简南叮嘱许叔,在会面开始之后的十五分钟,进去一次,将自己准备好的文件袋交到自己手上。 “少夫人,这是什么?” 文件袋并不厚,拿在手里也不过就两张纸的重量,但见简南如此凝重的神色,许叔也不禁对里头究竟放了什么文件,而感到好奇。 简南笑得善解人意:“许叔,待会儿我进去之后,你若是好奇,便可以打开来看看,但是,绝对不要忘记了,这是我们今天和老爷子谈判的重要材料,你一定记得,是在十五分钟之后,拿进来给,注意,是急匆匆地拿进来给我。” 许叔郑重点头:“是的,我明白了!” …… 狱所管理员过来开门,态度恭敬,简南进门后,装作随意地打量了下会客室的布置,极简风,除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摆放的物件,而桌子和椅子,都是被固定在地板上的,简南想,这大概是怕来访者和受访者,在会客室内一言不合便打起来吧。 咯吱,简南前面的门开了,一身黑白囚服的白老爷子在狱所人员的牵制下,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应该是有人往这里打了招呼,否则,就算是白老爷子犯事儿了被关进来,也不至于连跟拐棍儿都不给,而且,这里面的伙食应该也不好,跟最后一次两人见面相比较起来,现在的白老爷子面色惨淡,双眸无光,头发全白,看着和街边任何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没有什么不同。 门再次关上,会客室只剩下简南和坐在她对面的白老爷子两个人,静谧,沉重,诡异的和平相处即视感,简南看着白老爷子,双手悠闲地放置于大腿之上,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真不知道,若是白老爷子知道,是她将他的犯罪资料交出去,会不会想要掐死她,会不会后悔,自己曾经为了区区一个港口,便设计了整个简承佑,使得整个简家家破人亡。 “老爷子,好久不见。” “许叔说,你会带着月笙的女儿过来,人呢?” 直接切入主题,连寒暄都省了,挺好的,也免去了两个互相假模假式假装关系很好的样子,否则她都要吐了。 “监狱这种地方,阴气煞气太多,不是我迷信,她还那么小,这种地方,她不该来的。” “我的孙女儿,叫什么名字?” 白老爷子语调冷淡,明明双手被手铐铐住,身陷囹圄,说出的话,比她还要像是来质问的,这让简南很不爽快。 “白止,停止的止。” “白止?小止,小止,是很好听的名字,但是这个寓意,不好。” 白老爷子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一遍遍地念着两个字,简南也不着急,等着他自己抒发完身为爷爷的感慨之情,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白老爷子才算是恢复了神智,继续问简南:“既然你借用了我孙女儿的名头来见我,我这边也同意了,那么,你应该不会连照片都没有带,小止的照片呢?” 简南笑了,她当然带了,否则,怎么能说服白老爷子心甘情愿地签下转让书。 简南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面,将一叠照片取了出来,递到了白老爷子面前,说:“这就是小止,因为闪光灯对孩子的眼睛有害,我没有多拍,就这么点儿,其实,小止长得很快,几乎一天一个样,最上面的那张,是三天前拍的,那时候刚睡醒,还是脾气很温和的时候,乖乖地,才能拍这么一张还算清晰的照片。” 白老爷子将照片拿在手里,仔仔细细地端详,将简南带来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看完之后,末了,喃喃道:“我孙女儿,长得真可爱。” “谢谢。” “只可惜,月笙没有机会见到。” 几乎是下意识,从天而降一块巨石,将简南心口便堵上了,堵得她透不过气来,恨不能立刻背过气儿去。 “人生总有遗憾,但是他知道,我会好好保护小止,连同他的份,一起保护小止长大,平安顺遂地度过这一生。” “月笙,临走前,说了什么?” “无论说了什么……”简南讥讽:“都没有提到您。” 白老爷子手攥紧了,他锒铛入狱,唯一的儿子去世,一手发扬光大的集团此时陷入了被他人夺走的危机,这一切,都是压在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身上枷锁,令他不可抑制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衰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