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简南的承诺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七章:简南的承诺

这时候,许叔不出意外地准时敲门进来,将刚才尽可能交给她的文件,递到了简南手中。 “老爷子,少夫人,请您们过目。” 话落,许叔便安静地原路退了回去。 简南似乎没有要避开白老爷子的意思,直接当着白老爷子的面打开,随意一扫,脸色便陡然变化,变得阴沉起来。 “老爷子,当初您要了张固安的老婆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的这幅局面?” 白老爷子当初的风流韵事被简南这么一个小辈毫不遮掩地指出来,有点脸上挂不住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算了,您自己看吧。” 简南将文件推到白老爷子面前,冷静分析:“我原本回来,便是为了小止,现在的情况,只有我坐上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位置,接管白家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势力,才有办法保护小止好好长大成人,但是现在,看来我是没有办法了,昨天我得到的消息还不是这样,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张固安居然能说服其他小股东,继续将股份让给他,真是厉害。” 白老爷子长久没有说话,简南等的不赖烦了,看了眼腕表,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 白老爷子却突然叫住了她:“等小止长大之后,身处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和白家家主的你,会怎么办?” 简南嘴角弯了弯,回身继续坐了回去,装作不解地问:“我会怎么办?老爷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白老爷子看着她,如毒蛇般阴冷地吐着信子:“小止长大,自然不需要你来替她遮风挡雨,到时候,你是否会因为尝过权力和财富带来的美味,而不愿意放手,占着原本属于小止的东西?” “呵呵,我,到时候一定完璧归赵,老爷子,你是想要得到我这样的承诺吗?” 简南浅笑,白老爷子看着她,却一时之间无法判断究竟,这抹笑容代表了什么意思。 “您,可以看看这个。” 简南将另外一份文件拿了出来,递到白老爷子面前,白老爷子接过,一页页地翻了过去,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最后,白老爷子将视线从文件上面移开,落到了简南身上,狐疑道:“这是你自己的意思?” 那话里,明明是疑问句,白老爷子却是用了肯定的语气,简南点点头,一字一句,拿出了这次会面谈话中,唯一的一次真心。 “老爷子您名下的所有的股份,都会直接转让到小止名下,我只行使代管权,等到小止十八岁成年之后,这些股份自然而然便会全部交由小止自己来决定,该如何安排处理。如此安排,老爷子您是否可以放心,我没有想要霸占白家的一切了呢?” 白老爷子心底虽有动摇,却还是不能相信,简南在他眼里毕竟是秦珂的女儿,他和秦珂从年轻斗到现在,斗了大半辈子,他的女儿,定然也不会容易相信。 “您还有,什么顾虑的么?” 白老爷子不说话,简南继续道:“至于白家家主的位置,难道您还担心,那些誓死效忠白家的手下,会为了一个外人,而放弃身上留着白家人的血,的小止吗?” 简南所说的这一点,算是彻底戳中了白老爷子的心事,是啊,无论如何,十八年后的小止,毕竟是白家的后代,手段心思能力,绝对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到时候,无论是秦家,还是其他的谁,他的孙女儿,都会带着白家,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让北城所有家族畏惧,敬仰。 她的爷爷和父亲没有做到的事情,她,这个叫做白止的小女孩儿,一定能做到。 …… 长久的沉默,直到简南以为白老爷子不会答应,她这一趟白跑了的时候,白老爷子却咬破了手指,在最后的签名处,盖上了自己的手印。 “希望你会遵守你所说过的话。” 这样就好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简南有点不确定,她费尽口舌,终于从白老爷子手中拿到了那关键性的20%制胜的重要股份。 “那么惊讶?看来你来之前,并没有把握我一定会签名?” 白老爷子笑得鄙夷,但简南现在没有注意到那么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你,股份拿到了,之后面对张固安那个猥琐的老男人时,她便更能挺直腰杆,若是张固安那个口出狂言的色胚继续诋毁她的身世,那么,她定会子啊一切结束后,送他一份大礼。 “多谢您,我会遵守我做出的承诺。” 简南将股份转让协议书装进了包里,她起身要走,白老爷子却突然叫住了她,意有所指道:“南南…你和你母亲,真的是很像。漂亮,心计,手段,野心,都有了。” “你认识我母亲?”话落,简南便后悔了,这不就是废话么,既然两家结了儿女亲家,柳璃作为她的母亲,自然和白老爷子是有接触的。 “很早以前,我便认识了你母亲,她和秦珂认识的时候,还有我的功劳在里面,不过她后来成了秦珂手里头捧着的女人,我也是想不到,除了她,竟然还有人能够入得了秦珂的心,呵呵,真是白瞎了她的一番委屈。” 白老爷子一番话说的很是是感慨,简南深深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会从白老爷子的话语之间,听出一丝寂寥和不甘。 她连忙打住自己的脑补,可是不敢联想出一个柳璃和秦老爷子、白老爷子在年轻时候的爱恨纠葛,太特么的渗人了,比鬼故事还让简南觉得恐怖。 而且,ta是谁?简南几乎是一头雾水,这个ta是男是女,和秦珂有什么关系,听白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他应该和那个ta也是认识的,那么,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简南记得,貌似白老爷子和秦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还曾经关系不错? 不过,白老爷子主动提出了她的母亲,简南秉承着有来有往,礼尚往来的交流方针,突然决定,想要和白老爷子再聊个五毛钱的,毕竟现在既然股份已经拿到手,简南也不介意再多给白老爷子几刀。 简南回身,靠着门边的墙壁,缓缓问道:“艾叶,这两个字,您还记得吗?” 白老爷子神色的变化,简南看在眼里,看来,是记得的,并且,还记忆深刻,否则怎么会光是听见名字,便犹如世界末日来临般如临大敌。 简南菜不心疼这位老爷子,继续把锤子往他头上砸过去:“您还不知道吧,这次设计要了白月笙命的人,是三十几年前的北城艾家,那个被您逼着背井离乡举家迁移的艾家,他们的后人,来报仇了。” “老爷子,您犯下的过错,却是让白月笙一人承担了,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苟延残喘!”简南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全部都是因为,白月笙,你儿子,替你去死了!!!” 惊讶,痛苦,后悔,交织在一起,简南听着他语速缓慢,像围观者一样,陈述了故事。 “我和秦珂,还有艾叶,从小一起长大。三家父母在生意场上,或多或少,有些往来,我们的感情也很好,但是三人行,最忌讳的便是有两个人更亲近些。” “艾叶喜欢秦珂,长辈却更希望我和艾叶订婚,于是,矛盾激发了。秦珂有个妹妹,叫做秦泠,在一场意外中因我选择先救艾叶而死,但是艾叶也没有幸免,她亲眼看着秦泠死在她面前,失忆了。秦珂恨我,恨我们两家人,隐匿一段时间后回来报复,将艾叶绑为人质,要我和艾叶的哥哥艾澄以死谢罪,那时候,艾叶有了身孕,带着孩子,用两条人命,换了我们平安。” 那么,为什么,简南想到艾淼所说的,很是不明白,既然是艾叶舍身救人,为什么白老爷子还要出手对付艾家,难道救命之恩,都抵不过人心深处对金钱贪婪的欲望么? 简南看向白老爷子的目光中,更加多了些不屑和鄙夷。 “秦珂想要为自己的妹妹报仇,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哈哈,这是他一辈子的噩梦,他躲不掉的。” 白老爷子得意,而后:“事情发生之后,秦珂重新整顿整个秦家内外,万秦,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快速发展起来,艾澄找到我,要为艾叶报仇,哈哈,很好玩对不对,秦珂是为了妹妹,艾澄也是为了妹妹,你来我往的争斗,真的是没什么意思,但,我愤怒了,艾澄原本为了赎罪,已经打算将艾叶嫁给秦珂,当成是两家人和好如初的象征,可艾叶死了。” “那场商战,真是不堪回首,秦珂在最后关头,得到了沈氏药业的帮助,反将了我们一军,最后,为了自保,为了白家,我出卖了艾澄,艾家变卖所有产业才得以脱身,举家移民。” 故事听到这儿,简南终于忍不住了,质问道:“那么白月笙你,你为什么将他丢在孤儿院,二十几年不闻不问,他在孤儿院过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在我父亲手里遭了多少罪,老爷子,你又知道么?” “徐瑾生下月笙的时候,是白家最落魄的时候,我不得不将他送走。” “估计,他是恨我的。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却要他履行身为白家后代的责任。” 末了,白老爷子的声音飘飘渺渺地传来…… “若是我遭到了报应,那么,秦家,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