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论女王的养成(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八章:论女王的养成(一)

离开狱所,简南直接上车,许叔在一边不是很能理解地问:“少夫人,刚才的那份文件,张固安真的又拿到了5%的股份了吗?” 文件袋里的白纸黑字,还有最后盖了钢戳的印记,看起来那份文件是真的,只是许叔没有想到,张固安的能力竟然达到了这样的地步,短短一天时间之内,竟然便又将股份收入囊中,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他们的局势会越来越危险! “就是一份仿冒品而已,许叔不必着急。” 简南轻启朱唇,随口解释道,继而将股份转让协议书交给许叔,让他找人去将售出办齐,而后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电话却响了。 简南看一眼,是路衡打来的,一时间,有些犹豫该不该接下来。 许叔见简南明明都拿着手机了,还任凭它铃铃铃地响个不停,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但是他也没多想,毕竟少夫人刚刚拿到了老爷子的股份,他们的计划中,决胜的部分,一定要好好重新构思一些,接下来面对张固安的战斗要如何出招,才能赢得漂亮。 简南伸手将电话摁灭了,那边的人似乎也是明白了简南现在不想接电话的心情,后面从狱所回白氏集团的时候,也没有再打过来。 简南动了动了牙齿,还伸手做了套眼保健操,真彩揉着发酸的太阳穴,问许叔:“股东大会预定在什么时候开始?” 许叔忙掏出平板,将一周内集团大大小小的会议,挨个汇报了一遍。 “如果可以的话,将股东大会提前,越快越好,狱所里面应该也有张固安派进去盯梢的人,我们今天和老爷子见面的事情,甚至老爷子在股份转让协议书上签字的事情,很快便机会被张固安知道,不能给他留下想到办法来对付的时间。” 简南语调平淡无奇,可从齿缝间蹦出的每一个字,却都是那样的冷酷:“在战场上,想要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一秒钟就够了。我们现在,不能给张固安任何机会。” 许叔恭敬回答道:“是的,少夫人,我会安排的。那么,今天,原定去集团参观的行程,还继续么?” “去啊,待会儿的这场戏,观众都找好了没有?” 许叔此时总算是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用处的,他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邀功道:“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张固安今天在集团有一场会议,而其他的极为重要股东,也都被我以各种理由约到了集团本部,等会儿,我很期待少夫人的表现。” “谢谢,演戏,还是演霸道豪门夫人的戏码,我最拿手了。” 从小到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跟在柳璃身边那么久,说话的声音拿捏,眼角眉梢冷眼看人低的余光,嘴角神秘笑意的弧度,甚至连说假话时候,脸上情真意切的表情,都学得十成十的像,或者,她应该真的考虑考虑,让路衡帮自己安排安排,去娱乐圈闯荡闯荡,说不定还真能混到一个影后桂冠呢! …… 由郊外到市区,金色从满目落叶缤纷初冬萧瑟,到高楼大厦林立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的另外一种原始森林,带着人类更多血淋淋的原始欲望,天空渐渐便得不再明亮,灰蒙蒙的,似乎有一层薄纱笼罩其中,将炙热灿烂的太阳与人类隔绝起来,令他们陷入无边的沼泽与漩涡中,不得自拔,越挣扎死得越快。 简南收回视线,今天起的早了,昨晚上又不知道自己喝酒后闹了些什么,在司机高超的驾驶技术下,车子平稳行驶在路上,简南有些昏昏欲睡了。 她往座位后头一靠,眯着眼睛半寐起来,思绪在脑海中卡壳了,纷繁复杂如毛线团,一揪一揪地搅合在一起,如一台老旧的机器,发出呜呜低鸣,轻声呼救着。 好像,有人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简南努力竖起了耳朵,认真听着,声音由远及近,简南更努力了,恨不能马戴上扩音器,这是唯一的机会啊,赶紧抓住,她究竟是漏掉了什么? 那道声音低沉好听,温柔如一汪泉水注入了她日渐干涸的心底深处,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了,真的是啊,隆冬将至,这句话,值得她仔细妥帖收藏好。 “你累不累?累了的话,好好休息吧。” 这些人一个个的,千方百计要将自己拉入勾心豆角尔虞我诈中,她身上背负的任何一个身份,秦家的大小姐,白氏的少夫人,元北集团的最大股东,甚至是神秘恐怖的城南别墅的掌权人,这其中无论哪一个,放在世人眼中,都是令人艳羡的,无数的钱财和名望,出入上流社会交际圈的身份卡。 可是再也没有人,会担心自己热了冷了,饿了渴了,简南还未放下,逼迫自己不去想的结果,是愤怒和痛苦交织的绝望一而再再而三被压迫之后,迎来的触底反弹,一瞬间到顶的铺天盖地的无所适从。 其实从一开始,简南便宁愿自己是个简单不过的女孩子,努力读书,好好考上一个好大学,谈一场平平淡淡的恋爱,或许还能从校服到婚纱,然后生两个可爱的孩子,就这么安安静静不悲不喜地过完一辈子。 好过亲手对付他们,亲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 …… 简南这一觉睡得实在是有些长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不知道在白氏集团门口停了多久,这辆以前一直是白月笙专座的英菲尼迪,低调又内敛的奢华,在众人的注视下,如一柄藏锋未开窍的剑鞘,凌厉非常。 许叔在副驾驶座位上,微微探过头来,请示道:“少夫人,您准备好了么?” 现在没有必要纠结为什么许叔没有及时将她喊起来,简南拿出镜子,随手补了个妆,看到镜子里唇色略有些苍白的自己,还是拿出唇膏,重新为自己上了色。 “开门吧。” 许叔点头,应声下车,很快,自己右手边的车门便开了,许叔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带着恭敬的态度,道:“少夫人,请。” 简南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踏在白氏集团门前的石板上,声音清脆响亮,大波浪卷发被迎面而来的风出吹起,为简南平添了几分慵懒和诱惑。‘ “你带路吧,带我看看未来十八年内,我即将执掌的王国,究竟是何等模样。” “好的,少夫人,请……” 许叔面露满意之色,他此前远飞欧洲,请求简南回来主持大局,也不过是揣着将人请回来供奉着,就权当给白氏集团找一个吉祥物便好,谁知道现在,却还是靠着这个简南,才拿到了老爷子的股份,甚至,她的每一个安排,在他看来,都不是简单的,随性而为,看来,白氏集团的未来,真的是有望了。 …… 在许叔的引领下,简南在高层管理员办公区域,溜达了一圈,像只高傲的孔雀,目中无人,对着各个部门全年三个季度的工作总结,评头论足,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几乎站在张固安那里的所有高管,都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很快,这些消息就会被传得天花乱坠,但是没关系,她要的不就是免费的宣传机会么,将她塑造城吃人的女魔头,最好人人都怕她。 简南甚至想,自己好像是太后老佛爷出巡,不过后来想想也是,她能,她敢,在白氏集团总部,横着走,靠着的还不就是她生了个白家唯一的继承人。 想到小止,也不知道有没有乖乖地喝奶,没有闹着要找妈妈,但是,小止那么乖,应该会安安静静地当个好宝贝,喝奶睡觉,和小绒球一切玩儿,等着她回家吧。 想到女儿,简南不禁露出温柔的笑意,没关系,再苦再累也不怕,她能保护小止无忧无虑地长大,就很好了。 简南和许叔两个人正准备往白月笙原先的办公室去,却突然急匆匆地跑过来一个助理模样的小年轻,脸上顶着厚厚的眼睛片,火急火燎地说:“少夫人,张董请您到会议室见面。” 简南还未说话,许叔便开口了,怒斥道:“混账!他张固安是什么东西,想见少夫人,不会自己过来吗?” 眼镜片抖了抖,他就是个传话的,今天少夫人来了集团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这里谁人不知道,此时是白氏内部夺权斗争中最大的阵营,正式开战了,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他是无辜的啊! “行了,我去见他,他来见我,都没关系,张董毕竟是集团里面的老人,过几年,我想见都不一定见得到了,现在亲自去看一眼,也是没有问题的。” 说着,简南看向眼镜片,语气冷淡,面上却是无所谓的,她说道:“你带路吧,见一面可就少一面了呢,把握时间。” 眼镜片赶忙往旁边侧身,待简南走在前面后,才急急忙忙地跟上去,用不近不远速度,在离简南稍稍有点距离的左手边位置上,为简南引路。 他的心里是战战兢兢的,恨不能立马辞职躲回家,这位少夫人说话太损了,张董就算老了,也不至于那么快就挂了吧? …… 而在简南走后,刚被简南diss了的事业部张总,怒气腾腾地呸道:“切,一个乳臭未干臭女人,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真是不知道死活,等张董当上董事长,我看你还怎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