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论女王的养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四十九章:论女王的养成(二)

会议室,张固安面色阴沉,见许叔进来,开口便是一顿冷嘲热讽。 “我记得许叔许诺过对老爷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怎么,老爷子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许叔您不赶紧想办法将老爷子救出来,这么快就为自己由找了个主子了?” 许叔冷着脸,走到一边静候,简南从门外走进来,面露笑容。 “总归我也算是半个白家人,张董,连白家的边儿都沾不上吧?哈喽,又见面了!” 张关鼻孔里面出气:“是啊,又见面了,听说少夫人今天在楼下将一群高管们都训斥了一遍,少夫人,不是我说,这就是您的不是了,现在是何等紧张的时期,白氏可就靠着这群精英帮忙撑着,现在您这么一通脾气发了,您是舒坦了,这些人要走了,少夫人您打算……” 张固安音调陡然提升,怒道:“拿什么来补偿集团的损失?!” 简南不慌不忙地踱步,在会议室里边欣赏墙面上的名师画作,便回答张固安的指责。 “张董,他们究竟是为了白氏集团卖命,还是为了谁卖命,人心叵测,谁都说不准,对吗?毕竟,白氏的老对手,万秦集团,可也不是闲的,若是秦老爷子知道,有个年纪比他小不了多少的老男人,竟然妄想娶他的女儿,不知道会有多生气,到时万秦一出手,就只有没有了,您觉得呢?” 简南已经深得秦厉北曾经教过她的,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要笑得越开心,这样别人才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笑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迷魂计。 果然,提到万秦集团,提到秦老爷子,张固安的脸色有一瞬间凝滞了,他当然没有忘记,当初秦白两家的联姻,虽然外界对秦家大小姐在秦老爷子面前的受宠程度说法不一,但是大小姐的母亲,秦太太,在秦老爷子那里有多受宠,是有目共睹的。 张固安有点懊恼,那天就不应该为了报复当初白老爷子染指他老婆的事情,故意出口羞辱这位少夫人。 不过,也幸好,就算简南这个女人到秦老爷子那边去告一状,没有切实的证据,秦老爷子也不好对他怎么样。 简南笑嘻嘻地拿出手机,调出手机上面的录音机,摁了音频列表中的第一条,很快,张固安的声音便从里面传出来了,简南没有全部播放完,大概三四秒钟,便将音频掐断。 “惊不惊喜?” 张固安:“……” 许叔那天没有跟着简南一起去和张固安会面,自然不知道这段录音是什么意思,但是当他见到张固安脸上先前还对简南不屑一顾的眼神,顿时变得有点忌惮和愤怒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没想到,少夫人还有这般好手段。” “多谢夸奖,这还是我三哥亲手教的,哦,你不知道吧,我所有的金融商业知识,甚至是集团经营管理手段,都是我三哥一把手亲自教出来的,他有多严格,现在想想都觉得恐怖呢,说错一个字,都会被揍的哦!” 简南作为秦家的女儿,能让她喊出一声三哥的,除了秦厉北秦三少,张固安不做他想,他没有和这位秦三少有过直接接触,但是从其他人口中听来的,都是秦三少如何精于算计手段狠辣心思缜密,再加上倒在他手上的企业不计其数,冷面阎罗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 张固安终于将简南摆在了对手的位置上,秦三少亲手教出来的?那就是说,和他在白氏集团上满的这场战争,也有秦三少的指点? 一想到自己是和秦三少对弈,张固安有点害怕,又有点兴奋,这是遇见对手的激动。 “若是秦三少的话,我是服气的。” “哦!”简南恍然大悟,做出一副这才刚刚想起来的模样,笑着说,“瞧我这记性,您刚才不是问我,我把那群人气走了,白氏集团该怎么办吗?” “您放心,我三哥已经答应我这个妹妹的要求了,若是白氏集团人手不够用的话,他可以借给我几个人,暂时帮我稳定局面。张董,您觉得,这样的后手,好不好呢?” 张固安的脸色已经可以用菜色来形容了,但是简南还不满意,现在是法制时代,她总不能冲上去将这个死色鬼狂揍一顿,既然逮着了机会,那么就好好刺激刺激他吧,反正说话,没有爆粗口骂人,也没有说些不和谐的话,总不能还抓她谨行思想改造吧。 “少夫人,您今天究竟来这儿做什么?” 简南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张固安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副毛笔字,上面写的是‘天道酬勤’四个大字,简南凑近了看,差点惊呼出声,这上面的落款,竟然是艾叶。 那个,三十几年前,艾家的千金小姐——艾叶? 她最近怎么老是碰见这个名字,好像诅咒一样,如影随形,而且,明明会议室是开着空调,二十四小时保持26°恒温的,简南却觉得这里很冷,后背脊梁冒着冷气。 刚刚她离开狱所会客室的时候,白老爷子说的,秦家也快了,是什么意思?是说,艾家对秦家的报复,也快开始了么? 简南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真正杀死艾叶的,是秦老爷子。 简南陷入沉思,她总觉得自己漏掉了点什么,但是现在突然间想不起来了,真是痛恨自己的记忆力啊,分分钟想要哭一哭。 张固安见简南没有搭理他,顿时怒火纵生,拍案而起:“少夫人你什么意思,一个小辈,眼里还有没有点尊敬长辈,你在这而跟谁拿乔呢?!” 这一声吼,算是把简南的思绪彻底断了,简南本就烦躁,被张固安这么一闹腾,更是心情不爽,本来今天就是来宣示宣示自己这位白家少夫人的存在感,免得集团里面的某些人真的以为白月笙离开之后,白家没人了,至于张固安,怼他,只是顺便的,毕竟现在也不好拿着白老爷子的转让协议书到处炫耀,在事情还没有最终落定之前,低调低调,才是正解。 “哦,尊敬长辈啊,您哪点儿值得尊敬了,不妨说出来听听,要不,我再把音频打开,替您回忆回忆?” 张固安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说那番话,还被简南录音起来当做把柄了,他气极了,抓起一边的烟灰缸作势便要砸过来,许叔立刻上前,抓住了张固安的手,冷声质问:“张董,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那是少夫人!” 张固安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还没有被一个女的这样对待过,怒火直冲天灵盖,哪里还听得下许叔在说什么,反手直接一巴掌盖过去了。 简南惊讶,实在是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许叔看着瘦削,没想到还挺耐打,张固安盛怒之下的一巴掌,竟然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手上甚至还维持着紧抓张固安举烟灰缸的右手。 简南举起手机咔咔两张照片拿下,然后吩咐许叔:“放手,让他砸,正好,送张董去牢里面陪老爷子下棋,老爷子要是知道了,张董故意用这种方式进监狱去陪他,度过后半生几十年的漫漫冰冷监牢生活,一定会很感动的。” 话落,简南继续又是卡卡卡卡地拍了好几张,这才不慌不忙地吩咐早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眼镜片,道:“报警,大家都是张董故意伤人的目击证人,元北集团的律师,会很乐意,送您一程的。” 张固安顿时不动了,简南瞥了眼镜片一眼,目光如雪:“还愣着做什么,没看见许特助受伤流血了吗?真等着人血尽而亡啊!” 眼镜片这才从大脑当机中回过神来,连忙小跑着去医务室找医生来帮忙了。 “少夫人这张嘴,可真是不饶人。” “那也得得理,才能不饶人啊,你说是吧,张董!”简南看了眼腕表,这次却是对许叔说的:“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你在这里等医生过来包扎。” 许叔这时候已经确认张固安不会用烟灰缸去砸简南了,便将手放了下来,感激道:“多谢少夫人,少夫人路上小心!” 简南随后撩了下肩膀旁边的碎发,很是郁闷地想,自己本来想要高贵冷艳地和张固安来一场对决的,但是现在看来,今天自己就像是说相声一样的,说个不停,没意思透了,还是等过几天的股东大会吧,到时候和张固安正面刚! “张董,好好保重身体吧,少动怒,这才是养生之道呢!” 简南大摇大摆地下了楼,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那不是,路衡被派去津市处理金茂度假村各项事宜的唐嫣然么,她是怎么会出现在白氏集团的? …… 简南随便吩咐司机将自己放在了一家商场,这才放心地回了路衡的电话,那边似乎是在专门等着自己的回电,铃声刚响了一声,便被接通了。 另一边,路衡沙哑的低音炮透过电波传来,也许是这段时间在津市出差累了,路衡连声音都带着疲惫。 “阿南,终于接电话了,没出事吧?” 简南笑了:“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那就好,我已经回来了,今天晚上,来帝豪花苑吧,我们一起吃个饭……”末了,路衡觉得这样的邀请有点奇怪,于是又添上了句:“铮铮也想见团团了。” 好像是哦,团团和铮铮是很久没见了,简南没有多想,便立刻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