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诡异的晚餐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一章:诡异的晚餐

因为多了个秦厉北,路衡准备的食物肯定是不够的,而秦厉北这家伙也不知道哪儿不对劲儿了,非得缠着简南给他做好吃的,有一便有二,团团一看他叔叔要吃香芋卷,顿时也来了兴趣,从沙发后头探出头来,吐着小舌头舔嘴唇,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喊着要吃糯米甜藕。 “不要闹了!你看你把团团都带坏了!” “南南不爱我了!” 秦厉北低下头,委屈巴巴地控诉,简南扶额,这都是谁跟谁学的,团团刚刚在家里面闹了一通,这厮竟然还有样学样的跟上了。 “从来没爱过!” 简南一句话怼了回去,看向路衡时满脸都是不好意思,家里面这俩活宝真是丢人! “哈哈哈,都是孩子,都是孩子!” 余光扫过一边无意识卖萌的秦厉北,路衡心下早就各种脏话乱飚,但在简南面前还是很体贴地表示理解,夏铮早在简南进屋的时候便想要喊人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通纠结后,还是没能喊出口,他觉得很痛苦,明明之前一直是打算跟着团团一样喊麻麻来着的啊~ 简南瞪了一眼秦厉北,但是丝毫没有效果,他该拽着自己的手,还是拽着,如果有尾巴的话,说不定这时候都耷拉在地板上,扫来扫去,求抱抱了。 简南不断安慰自己,这不是三十二岁叱咤风云的秦厉北,这是五岁的小可爱三哥,作为妹妹尊老爱幼,忍了忍了。 “路衡,家里面有没有这些食材,我来准备一下吧,很快的,一小时就可以搞定!” 她真是个好人,有求必应! 团团和秦厉北相视一眼,眼神交流着只有他们俩自己能懂的信息,夏铮很是好奇,秦叔叔和之前好像不是很一样了,而且以前团团不是还被秦叔叔弄哭过吗,怎么这时候竟然还玩在了一起,关系很好的样子。 夏铮觉得自己被团团抛弃了,一时间心情不好,蔫蔫的也不愿意多说话,简南和路衡进厨房做饭,这时候夏铮决定要提醒一下团团,自己才是他最好的朋友。 …… 厨房,路衡顺手将厨房玻璃门关上,不经意间问道:“你去狱所见白老爷子了?” “你帮我把芋头切成小块吧,等会儿比较容易快速蒸熟,我来和面擀皮。” 简南分配各自的任务,这才不慌不忙地解释:“是,我去看看他现在究竟有多惨,还有股份,白老爷子手上白氏集团20%的股份,已经转让到了小止的名下,而我在小止十八岁成年之前,都有代管处理权力。” 一连半个月的忙碌,焦头烂额,简南的这番话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更多的是,白氏集团就要成为他们的囊中物,这代表着在通往万秦集团最高权力的路上,他们即将拥有一个强大的助力。 “厉北的病,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有几成几率可以恢复?” 之前沈扬诺带回来的那个克劳斯医生,使用电击治疗都没能让他恢复过来,最后还将他的身体逼到了一个最衰弱的地步,连王教授都不容乐观,嘱咐好好养着。 也幸好这段时间,有苏妈照顾着秦厉北喝了快一年的药,但要问她秦厉北现在的身体状况,她已经不知道究竟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我不知道。” 路衡在心里叹气,这个回答,正中下怀,他刚才见秦厉北动作行为说话方式完全像个小孩子的样子,便已经决定,如果秦厉北一辈子都是这样的话,他不介意在掌控秦家的所有资产后,花点钱养着他,但万一他那么不识趣地清醒过来,就不要怪他先下手为强。 路衡揽过简南的肩膀,拍了拍,安慰道:“慢慢来,我在医院的时候,看过不少这方面的情况,类似于厉北的这种情况,都需要很长时间来调养,急不得。” 路衡说话的语调总是很温柔的,给人如沐春风的轻松感,简南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低落情绪令今天的聚餐就这么“我明天会和秦太太见面,秦太太也想见见你,一起去?” 简南不理解:“我?” “是,秦逸死了。” “什么?” “小心!” 简南被路衡一把拉过,而小尖刀恰恰好地落在了她的手边,差一点点,若不是路衡拉了她一把,她的小拇指就没有了。 怎么可能呢,那个孩子现在也不过就一岁,柳璃还指望着他能得到秦老爷子的喜爱,成为秦家的继承人,按道理来说,无论是柳璃还是王瑶,都会不惜一切保护秦逸。 但是现在,人死了? “你确定?什么时候的事情,你确定吗?” 路衡点头:“这件事情发生不久,大概在白老爷子被告发的那个时候,秦逸对芒果过敏,但是照顾他的那个保姆却给他吃了浓缩芒果果糖,这简直就是故意谋杀,秦老爷子震怒,那个保姆却畏罪自杀了,临死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指使。” 简南不明白,究竟是谁,竟然会对一个尚人事不懂的小孩子出手。 “那,这个和秦太太她找你我见面,有什么关系?” 路衡看向简南,眼神意味深长,反问道:“秦逸在秦家的地位等同于皇太孙,现在厉北这幅样子,秦逸死了,但是厉北可不是只有秦逸一个孩子。” 简南心里有鬼,听了这话自然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胡乱飘着,去拿糖浆来做准备,路衡却不打算就这么结束这个话题。 “简南,我们的计划最终若要成功,在秦家内部一定少不了一个内应,帮我们获取秦家内部的绝密信息,而且这个人必须得保证能够接触到内层不为外人所知的机密,而且还不会被人怀疑,明白吗?” 简南手里忙着捏块擀平,随口道:“秦太太不值得相信,而且,若是想要在秦家内部按差一个间谍内应的话,我们收买一个,一个不行就两个,三个,广撒网,总能得到我们想要的,难道不是么?” “秦逸死了,保姆死状凄惨,现在没有人会冒着得罪秦老爷子的风险,替我们做事,但秦太太不同,她要帮的,是自己的亲孙子呢?” 手一抖,还是划伤了她自己拇指,路衡忙将简南的小拇指仔细小心地拉到水龙头底下冲洗,伤口不大,但是很深,血汩汩地冒了出来。 路衡看着心疼,清洗后又不放心地将其含在了嘴里轻轻吮吸着,他不由得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嘶!没事没事!我等会儿涂个药水就好了。” 路衡没好气地念叨:“毛手毛脚的小朋友,你怎么长这么大的?我现在还能见到全须全尾儿的你,真是不容易!” “多亏了白月笙啊,又是当爹又是当娘地将我养大,吃穿用度,根本不用我操心。” 人总是这样,失去之后在会发现,那个人有多好,也只记得那个人有多好。 简南察觉到自己眼角的湿润,想了想,默默抬头,假装看厨房的暖灯,逼着自己笑起来:“我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等会儿帮我放进蒸笼里面吧,过个十五分钟就能给小家伙们吃了” “好,你去休息。” 话落,简南转身准备回客厅,却一下被门口偷偷摸摸冒出来的三个人头吓了一跳。 “麻麻!你干啥啦!” “爸爸,你们在做什么呢?” 而秦厉北则是直勾勾地满含怨气地看着他们两个,简南犹如被自家丈夫抓.奸在床的小媳妇儿,连忙将手抽了回去,不自然地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挠头。 “我没事,你们继续去玩儿吧,厨房油烟重,你们别进来折腾了。” 团团视线在自家麻麻和医生叔叔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最后哦了长长一声:“啊~好害羞啊~人家不要看啦,我要和小止妹妹玩儿啦~” 简南:“……” 这个儿砸可能不是我亲生的了,谁把我可爱又单纯的儿砸拐走了,还给我! …… 折腾了半天,终于是将饭菜全部上桌了,铮铮和团团从满沙发的玩具中坚强地爬起来,自觉地抛弃洗手,然后又一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小手乖乖放在你腿上,等着简南盛饭投喂,简南要照顾团团和小止,自然得坐在团团旁边,于是乎,她的左手边,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路衡早就将自己的碗筷放在了那个位置上,然而‘人算不如一会儿看不住’,他进厨房拿一碟酸醋的几秒钟,回到餐桌前,自己摆好的碗筷竟然已经默默平移又左转,跑到了另一边,而坐在简南左手边的,是秦厉北。 彼时秦厉北正抱着他的碗,笨手笨脚地剥虾壳,简南看不下去了,嫌弃他笨死了算了,手上却还都利索地将虾壳全部剥掉,丢进秦厉北的碗里,那里面,颗颗晶莹的米饭上,已经卧了好几只鲜嫩的虾仁。 路衡气结,却也不能和一个失了记忆还是傻子的人计较,可是,为什么呢,秦厉北,你都傻了,还是要跟我抢! “来,虾仁沾点蒜泥和醋,更好吃。” 简南顺口:“不要了,秦厉北不爱沾那些酱料。” 简南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整顿饭,她都下意识地为秦厉北夹菜,而路衡看着她几乎是习惯性的动作,心情复杂,果然,因为少了那些年,所以我们的关系仍远远比上你和秦厉北,是么? 思及此,路衡对秦老爷子的偏袒,对抢了他人生的秦厉北,所有人的恨意,都更上了一层楼,阴郁偏激,他无意间略过了自己的手,这双手拿的是手术刀,而不久之后,他会用它来——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