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母子相认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二章:母子相认

…… 一顿既热闹又诡异的晚餐结束,孩子们已经有了睡意,揉着眯蒙的眼睛窝在秦厉北的怀里,而简南抱着小止。 这幅画面,路衡觉得有点刺眼,很像一家四口,幸福和乐的一家四口,令他厌恶的一家四口人,路衡使出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忍劲儿,才堪堪扯出来一抹笑容。 “路上小心。” 简南挥手告别,走了一会儿,却听见身后传来夏铮爽朗的笑声:“姑姑!再见!” 夏铮站在门口,鼓足了勇气依依不舍地挥手,简南听见这两个字,瞬间回头,夏铮就站在那里,站在路衡的旁边,一手被路衡牵着,一手使劲儿地挥呀挥。 她的心底被投进了一块巨大的石子,掀起巨大的风浪,海面波涛汹涌,她竟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她愣了许久,最后决定走回去。 简南伸手抱了抱夏铮,眼睛红红的,原来这就是,有家人的感觉,简简单单的一声姑姑,便足够令人从心底传达到四肢百骸,连笑容都是甜丝丝的味道。 “哎,铮铮,姑姑可喜欢你了啊小家伙!” 被简南开口便说了喜欢,夏铮有点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别扭地抱着路衡的手,把脸埋了起来。 “阿南,我们很快会找回本该属于我们的身份,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能永远住在一起。” 简南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恐怕,明天和柳璃的见面,她还是要去的,至少,去听听看,柳璃现在究竟有何打算。 若是,最坏的情况,柳璃将算盘打到团团的头上,她也好早做防范。 “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吧,我明天自己过去。” 路衡浅笑:“好。” 三米之外的拐角处,电梯门前,站在原地等着简南回来的秦厉北,眼眸幽深,如一尊古老的神像,静幽冷冽,眉眼间哪里还有痴傻的模样,若不是因为走廊昏暗,加上有角度遮挡,和他面对面的路衡,一定能够看见秦厉北眸底一闪而过的惊愕。 姑姑?她是夏铮的姑姑,所以,路衡也是秦家人?那么,路衡又是,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今天本来是不想让傻丫头和外面的男人单独吃饭,才跟了过来的,谁知道竟然无意中得知如此惊讶,这里面,他不由得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他忽略了的? …… 隔天,九时九烩,三楼包厢,一个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小心翼翼左顾右盼地闪身进屋,路衡正在跟简南发信息,让她不用着急,已经帮她点好了这里面味道最好的刺身。 听见声音,路衡抬头看去,女人将敷面的绸巾摘下,露出一张年过五十,却仍旧美得夺人眼球的脸,保养得宜,妆容精致,樱唇轻起。 “路先生?您来得真早,路上堵车,我迟到了,真是不好意思。” 路衡起身为柳璃拉开位置,就在他的左手边,而他的右手边位置,是留给等会儿过来的简南,桌面上摆了三副碗筷,柳璃何等会察言观色,立刻警觉这房间里面是不是还有第三个人。 “秦太太,请坐!” 柳璃提着裙摆坐下,薄纱白层青色烟雨长裙,勾勒出比二十几岁女孩子们更大的独有的风韵,那是岁月和经历给予她最大的宝藏。 “咱们等会儿还有朋友过来?” 柳璃将额前调皮落下来的一缕碎发捋到脑后,打趣道:“我还以为今天是咱们长辈和小辈之间的寻常聊天呢,没想到还有人。难道是路先生的女朋友?” “呵,这次您倒是猜错了,等会儿要来的这位,还真的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是您绝对认识她,而且关系匪浅,到时候,你们可要好好聊啊!” 路衡神色认真,语气却是轻松自在的,这么一打趣,倒是弄得柳璃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尴尬地笑笑,借点餐转移了话题。 不一会儿,侍应生便将菜品全部端上来了,路衡招呼着柳璃用菜,柳璃却直接道不着急,她从包里两张照片递给了路衡,示意他打开。 “什么?” “你看看就知道了。” 第一张照片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即使保护的好,照片表面也微微泛着黄,上面的男人剑眉星目,硬挺的西装加身,何等意气风发,但却揽着一个小女孩,两均笑得很是满足。 第二张照片上面,是他的照片,偷拍的,其他地方都很模糊,但是五官异常清楚。 “直接点,路总,我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但是我先告诉你,如果条件不够丰厚,我不会答应的。” 路衡很是好奇,柳璃,这位自己生物学上的亲生母亲,又知道点什么。 路衡轻笑,不以为意:“秦太太,我倒是很乐意知道,您都了解了些什么?是不是和我了解的,是一样的。” 柳璃眼里闪着怨毒的光芒,恶狠狠道:“刚开始,我只是觉得路总你和老爷子年轻时候有点像,但是后来,我发现了老爷子偷偷赞助身处孤儿院的路总的资料,那时候便在想,路总和我们老爷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按照年纪来算的话,和我们厉北,是同年生的,三十二年前的话,那可是那个女人,还在世的时候呢。” “照片上的女人?” “是,后来我想,路总或许就是老爷子和那个女人的孩子,现在想想,还真的是,见我们秦逸死了,厉北疯了,路总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秦家,拿回属于你的东西了,是么?” 柳璃从进门开始一直保持着的优雅微笑,此时有点崩盘,她低声地怨怼着:“可是你不知道的吧,你的父亲,是杀死你母亲的罪魁祸首,是杀人罪犯呢!” 路衡听懂了,秦老爷子年轻时候有个女人,可能还生了个儿子,而后来那个女人死在了秦老爷子的手下,所以,柳璃是将自己当成了那个想象中的孩子。 不,也不一定是她想象中的,或许,真有其人,而那个人,就是顶替了他位置的,秦厉北,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是和心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所以才比别人都更加高贵,是么,秦老爷子? 手中的玻璃杯碎成了好几片,血一下子冒了出来,顺着玻璃碎片的透明表面,缓缓流淌。 路衡面色阴沉,语气冰冷:“哈哈,可是,我所知道的,并不是这样的。” “什么?” “我和简南的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当初秦老爷子找到我的时候,正愁于该如何给秦厉北一个光明正大回到秦家的机会,参与秦家继承人的争夺,养子的身份,等您进了秦家之后,再制造出私生子的假象,养子和私生子,说到底,还是有差别的,不是么?” “所以,我成了被牺牲的那一个。至于您说的,那个孩子,估计,能得到秦老爷子如此悉心的栽培和铺路,那个孩子,是秦厉北才对。” 柳璃对于路衡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秦厉北回来的时候,身上明明挂着当初她留在她儿子身上的信物,那是她亲手放进去的,不可能会作假。 “老爷子对我很好,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路衡却继续道:“秦老爷子亲口承认,为了将他挑中的万秦继承人带回秦家,他将我和秦厉北对调,并且任凭我在孤儿院像狗一样活着,这就是你口中,对你情深意重的丈夫?” 路衡嗤笑,若真是那样,那便好了,他痛恨的不是没有人来找他,都一个人活了三十几年,也在医院的儿科待了那么久,每天生下孩子却因为各种原因无力抚养而将孩子丢掉的父母大有人在,他学会了平静看待自己的孤儿身份。 但,明明有能力抚养,本来可以在父母的陪伴下长大,哪怕每天只是匆匆在饭桌上面见过一面,对他来说都足够,偏偏,秦老爷子用一个可笑的理由,夺走本该属于自己的家人! 他痛恨的是秦老爷子的再次抛弃。 “如果,我们结盟,掌控整个秦家,不久的将来,站到所有人都并无法企及的高度,让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全部匍匐在地,跪着向我们磕头,认错!” 柳璃满脸恍惚,不应该是这样的,怎么会呢,她真心疼在心里的儿子,费尽心思讨好,教育,为了能够帮他夺得那个位子,和沈月芬斗,和秦世勋斗,甚至还得时刻防着简南靠近厉北,所以,这些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妈?” 路衡的这一声妈,将柳璃彻底从以往的回忆中拔将出来,她不是那种优柔寡断拎不清的女人,反而,有了目的和动力,她会比任何人都要肯花心思肯下血本。 柳璃看向路衡,轻启朱唇,道:“我们去做亲子鉴定,若是结果显示如你所说,那么,我必定全力助你,到时候,沈月芬和她儿子,由我来处置。” 得到这个结果,路衡并不意外,这是一个转机,只要他把握好了,秦家内部的一颗铁钉便是实打实地敲了下去。 “合作愉快,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