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意外收获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三章:意外收获

简南是迟到了半小时后,才出现在九时九烩,进门的时候,简南还专门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她的妆容,近乡情怯,那里面坐着的是她妈妈,她很久没有见到柳璃了,不知道,现在她过的好不好。 敲了三下门,得到允许后,才推门而入。 柳璃端庄得体地笑着,和路衡谈笑风生,见她进来了,稍稍惊讶后,倒是也没有给个好脸色,秦太太那可是北城富太太中的交际花,对待一面之缘的路人都能舌灿莲花春风化雨,看来现在她在柳璃这里,是比陌生人还不如了。 路衡招手唤她过去,还起身为她拉开椅子,继而吩咐后厨将菜品端上来。 “这里的水果茶不错,等会儿饭后觉得腻了,点一杯尝尝看,解油。” “谢谢。” 简南收回落在柳璃身上的视线,抱歉道:“路上堵车,有点迟了,不好意思。” “没事。”路衡安慰她:“反正,我们该谈的事情已经谈妥了,现在没什么大事,你能愿意来吃饭,就已经是给我很大的面子了。” 谈妥了? 简南愕然,这么快?她妈那么注重血缘,那么期待秦厉北能够继承万秦集团,为什么在这时候改变了主意,答应支持路衡了。 简南越想越疑惑不解,路衡的身份虽然说是秦老爷子的孩子,但是毕竟和柳璃一点血缘都没有,路衡不是为了让她来当说客的么,甚至昨天还明里暗里地暗示她团团的身世,似乎是想要利用团团令柳璃站到他们这边来,怎么会在她来之前便说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是么,那感情好,路衡,我妈的胃口可不小,你还是得小心着点儿,别到时候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简南有意挑起战火,柳璃却不想接战,自顾自地挖着小瓷碗里头的冰淇淋,这是路衡刚才点的,也得亏了他用心查过,她这个老女人,还喜欢如此少女的草莓口味冰淇淋,就连简南都不知道,或许,亲儿子,的确是不一样,哪怕三十二年没有现在一起生活过,也会自然而然地亲近起来。 简柳璃不由得想起了在医院,第一次见到路衡的时候,像极了干净走在校园里,手里头捧着书,书卷气浓厚的男孩子,根本看不来年龄,那时候她便觉得,这个孩子身上的气息很温和,很熟悉,莫名让人想要接近。 “阿南,别这样,对了,刚才妈说,后天会是秦世勋和沈扬诺的婚礼典礼,这个热闹,到时候可以一起去凑凑,毕竟也是一家人,你说是么?” “那自然是好的,我一定会为世勋哥和他的新婚妻子,准备一份大礼。” 路衡接收到简南的笑意,心底对她所说的所谓大礼,也有了底,北城的婚礼时间一般在晚上八点,而后天,白氏集团的股东大会,是在下午三点,历时三小时,到时候中间还有两个小时可以休息,晚上精神焕发地出席秦家人的欢宴。 …… 三人默默吃着饭,路衡很好的充当了其中粘合剂,义无反顾地担任起了暖场的戏份,这大概是简南和柳璃在一张饭桌上面,最和谐的时候了。 然而,简南心底的感觉仍旧觉得哪里怪怪的,甚至已经渐渐地变成了诡异,路衡说他是自己的哥哥,她便相信了,也没有多加追问,毕竟他的母亲,大抵也是秦老爷子年轻时候风流采撷过的云云女人中的,那么一个。 她问得多了,除了徒增尴尬和窘迫,也没有什么好处,但是现在连柳璃都能坦然接受这个,可以说得上是自己情敌的女人的儿子,甚至还有说有笑的在一个房间里面吃饭, 难道说,路衡根本没有提他要的是万秦集团,这才令柳璃误认为,路衡和她站在同一阵线,是为了帮助自己?或者是帮助团团? 简南简直是懊恼极了,她就不应该因为秦厉北那个混蛋和团团那个小混蛋两个人卖个可怜,便为他们准备好了饭菜才过来,这晚了半小时,黄花菜都凉了,直接错过全世界。 简南:“……” 路衡见简南叹气,还以为是东西不好吃,直接又点了几道评价不错的菜品,简南不好拂了路衡的意思,便一一给吃完了。 这顿饭,味同嚼蜡,临走前,柳璃先行离开,等包厢内,只剩下简南自己和路衡的时候,简南她才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路衡,你和我妈她,是怎么谈的,她真的愿意帮助我们?” “你放心,她一定会的,毕竟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秦家那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是。” “那么,秦世勋的婚礼,你真的要去?我觉的,或许,我们成功拿下白氏集团的消息,还是封锁起来比较好,等与秦家人最后一战的时候,白氏集团是我们最后的底牌,你觉得呢?” 路衡承认,简南的考虑是没有错的,秦世勋手里可是有沈氏药业的帮忙,他们最后隐藏实力,放松敌人的警惕,想猎豹影藏于草丛中,伺机而动,给=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但是…… “我们已经站在阴影的角落很久了,如果不站出去,别人又如何知道,还有我们的存在,还有我们,实力强劲的秦家继承人候选者,可以投靠呢?” 简南默然,路衡此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送你回去。” 简南拒绝:“秦厉北的药快吃完了,王教授今天刚好从国外巡讲回来,我想去医院见见他,顺便亲自邀请他上门,为秦厉北诊治一番。” “还是如此关心他,我记得,阿南你对厉北,一直很好。” 路衡站到了她面前,他脚步一顿,狐疑地抬头看他,水波盈晕的眸子里,满是不解。 “厉北以前,一定对你很好吧?” “……”简南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来理由,无奈下,随口掰扯了一个:“因为那是三哥啊,我喊了三年多的三哥,总不能是白喊的吧?” 路衡眸光沉沉,简南在那样幽潭漆黑般的深眸中,身体竟是动弹不得。 眼前的男人,乌黑的额前碎发随着他的低头,因风而轻抚,似期盼似哀伤:“那么,我也是你哥,将来,以后,如果我做了很坏的事情,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人,那么,你也会因为我是你哥,而原谅我,继续对我好吗?” 这句话太长,简南不是很难准确地理解路衡这么说的重点,但是,如果是哥哥的话,如果是路衡的话,那么,原谅,也不是一件不可以做到的事情。 “路衡,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也会对你好。” 路衡的心,随着简南的回答,沉了下来,逐渐逐渐地往深渊坠去,是啊,终究还是有区别的,不是无条件的,和秦厉北比起来,他的分量还是不够。 “那么,我就要继续努力对你好了啊,阿南,这样你就能也对我再好一点,是不是?” “……当然” 简南默默地摸摸鼻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若是之前还不确定,那么现在,路衡说了这些话,简南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同一般的味道,对路衡将来会做的傻事的担心。 …… “我已经到家了,你不用担心,一路上都很平安,后天见。” 挂掉电话,简南手放上车把,准备下车,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过院门口的树下,那里站了两个人,是江云和苏妈。 她记得,前几天,江云才来过,被她审犯人似的审了一通,临走的时候眼睛红的都跟兔子一样了,这才过了多久,竟然又来了。 看来,她要么是真的没有问题,只是单纯因为秦厉北而来,要么,为了任务不得不壮着胆子来,当然了,也有可能,连她面对自己时的胆小懦弱,也是装出来的。 简南松开了手,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冰淇淋,一勺一勺舀着吃,边吃边安静地盯着院门口,当一个名围观群众。 没有声音,简南不知道两人究竟在说什么,苏妈十分着急,江云说着说着竟然抹起了眼泪,苏妈看着很是不忍心,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她,江云破涕为笑,感动地抱着苏妈又说了好一会儿话,久到简南都打算拆第二份冰淇淋来吃了,两人都依依不舍地分开。 江云拿着那张纸条走了,苏妈看了下周围,也进了院子,简南看着已经开了一个小口的冰淇淋,决定吃完再回去。 然而,紧接下来,她便无比庆幸了自己拥有着,绝对不浪费食物的传统美德。 江云站在路边等车,不一会儿,一辆黑色房车开过来了,副驾驶座位上跳下来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简南大惊,那个女人她认识,就是先前接替她成为津市那边的金茂度假村项目总监的唐嫣然,也是昨天她在白氏集团总部,见到的脚步匆匆的妖艳女人。 江云在见到唐嫣然下车之后,原本紧皱担忧的面容,也舒展开来,笑得天真烂漫,还上手去揽住了唐嫣然的手,唐嫣然说了句什么,江云便将从苏妈那里拿到的纸条,交给了唐嫣然。 唐嫣然没有表情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阴郁的笑容来,狭长的韩式一字眉,如刀凌厉,唐嫣然眯着眼睛,将纸条摊开来看了会儿后,直接撕碎了,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紧接着,两人一起坐进了车后座,房车原路开走。 简南:她们怎么会认识的,看起来,关系还很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