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春光灿烂的早晨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四章:春光灿烂的早晨

离开时间也不久,北城发生的事情,或许有很多是她不清楚的,简南原先还没有针对江云进行调查的想法,人不犯我我不凡犯人,但是现在看来,或许他们已经举着火把和弓箭,来到了自家门口。 “小姐,您喊我?”刀疤从后山匆匆赶来,站在书房门口,询问道:“是今天您和秦太太见面,遇到了什么事情?” “刀疤,你帮我去做一件事情。” 她声音悠远,带着股虚无缥缈的味道,简南划着鱼缸里的水,小小只的金鱼儿也不怕她,竟然绕着她的手指游来游去,觉得好奇,还凑近了想要亲亲。 “小姐,您尽管吩咐就是了。” “调查江云,我要的是,仔细调查,将她身边的所有社会关系全部调查出来,一点点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刀疤不解:“小姐,您为什么要调查江云?” 简南视线飘过刀疤的眼睛,反问:“如果我让你连苏妈一起调查呢?” “什么意思?” 苏妈在城南别墅的地位没有多高,但是却很受人尊敬,这一点点,从秦厉北没有失忆以前对苏妈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出来,连主人都是另眼相待的苏妈,他们自然是将其摆在了不一样的位置上面。 “你先调查,等调查结束,若你还来问我这个问题,我会告诉你答案的,明白么?还有,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简南的声音变得冰冷:“先不要让苏妈知道,就当没有这回事。” “好,我明白了。” 刀疤疑惑顿生,先前小姐对江云的态度便很奇怪,苏妈对江云的态度的确不错,难道中间小姐发现了什么,才会连苏妈都一起列入调查对象,他不禁想,万一真的查出来什么,小姐会如何处置苏妈? …… 简南悠闲下来了,现在她手里所确认的股份,只要不出意外,在明天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面,一定能压过张固安那一派,拿下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今天没什么事情,天气也难得好了起来,日头从灰蒙蒙的云层后冒了出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笑脸灿烂,连带着她们这些受其恩惠的凡人,都跟着舒适惬意了起来。 简南看了眼时间,转身去喊团团起床,结果团团的房间找不着人,将她吓了一跳,着急忙慌地都准备喊刀疤派人将整个别墅搜查一遍,突然灵光一闪,决定去秦厉北的房间看看。 连敲了几声门,里面没人回答,简南用力一拧门把,往里面探头探脑地瞄了几眼。 小家伙果然在房间里面,四仰八叉地窝在秦厉北的怀里,秦厉北个子高,长手长脚,将小小一团的小家箍在怀里,好似抱着一个洋娃娃,丝毫不费力,团团竟然也没有继续攥着手拳睡觉了,胡乱扒着被子的一角,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不时还嘟嘟囔囔的,不知道梦里究竟在做什么,秦厉北一动不动,维持着环抱团团的姿势,简南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帮两个人掖好被子,还顺手将空调温度调高,这才又踮着脚尖,跟做贼似的溜出去。 下楼,苏妈上来问简南今天怎么不出去,简南随口说傍晚出去,她昨天接到王教授的电话,说临时有个会议要开,今天傍晚会专门来别墅一趟,为秦厉北诊治。 “今天的早餐我来准备,为先生准备黑米粥,我再炒几样小菜,苏妈,你帮我炸点果汁就好。” 苏妈一直盼望的就是简南能够像很多富人家的太太那样,不出门,就在家里待着,伺候丈夫和孩子的一日三餐吃穿用度,反正先生也不是没钱,她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小姐费得要抛头露面的,被人闲言碎语地讲,多难看。 今天,小姐终于留在家里准备早餐了,苏妈自然打从心底里面高兴,应了声好的,便欢欢喜喜地准备榨汁去了。 简南为团团准备的是起司面包,虾饺,油条,豆浆和果汁,而为秦厉北准备的则是黑米粥加鸡汤焯小青菜,还有炸的香酥里嫩的鱼块。 将盘子都摆上桌,刀疤正好从外面进来,闻见食物的香味,被吸引了过来,好奇地问今天是不是什么大节日,否则怎么连早餐都如此丰盛。 苏妈对简南的厨艺很是满意,笑着一个劲儿夸奖:“都是小姐亲手做的,色香味俱全!” “刀疤,等会儿你也留下来一起吃早餐,这么多,先生和团团他们也吃不完。” 刀疤哪里好意思,虽然看着是真的很好吃,不过他等会儿约了人,要去完成小姐刚才给的任务,可不敢耽误下去。 “小姐,我等会儿约了人见面。” 简南了然,也没有多加强留,吩咐苏妈将牛奶热起来,便上楼去喊两个小朋友起床了。 她直接推门而入,却在下一秒如石化般愣在当场。 本该还乖乖地在床上睡觉,好好滴盖着被子当个乖宝宝,简南原先脑子里想象的是会有两个睡美男等着她来唤醒,谁曾想到,会是如此当头棒喝般的存在,她脸唰地就红了起来。 那人光裸着脊背,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疤痕,有点已经结痂,有的刚刚长出新肉,海透着粉红,宽阔的肩膀,紧窄的腰腹,虽然清瘦,却仍旧肌肉结实,带着蓬勃的生机。 简南动作僵硬地转过身去,吼道:“别闹了,赶紧穿衣服下楼吃饭!” 话音落下,简南比恩打算先下楼了,谁知团团突然哎呦一声,砸到了她身上,她一个踉跄往前扑去,本以为这下子肯定得摔个狗啃泥,然而没有,身后伸过来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抓住,简南被这一拉,又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往后倒去,正好做饿虎扑羊状,扑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enmmmmmm……”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秦厉北,貌似,虽然智力停留在了五岁上面,但是,成熟男性身体的本能,并没有忘记,简南觉得自己这时候,脸上肯定红红的烧烧的,都可以煎个鸡蛋了。 “喂!秦厉北!赶紧的从我身.上下去!” 由于身高原因,简南此时头埋在了秦厉北的怀里,根本看不见秦厉北薄唇紧抿,嘴角微弯而勾起的一抹弧度,他忍着笑意,愣是憋出了一抹哭腔。 “南南欺负我!砸的好疼啊!” 委屈巴巴的声音落下来,简南一大早便被烧成灰的脑子一时间没来及多想,她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刚才她这个大个人直接砸在秦厉北身上,该不会把人砸出个好歹来了吧? 要知道,秦厉北的身体本来便不好,而他也是不轻易喊疼的人,若真的是砸出问题来了,那还真的罪过罪过。 简南立即挣扎着想要起来,不管是担心秦厉北身上的哪里,反正她现在一定得离秦厉北远远儿的!有多远就自己个儿圆润地滚多远! 不过,秦厉北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双手还紧紧地搂着简南的腰,她手脚并用地挣扎了会儿,郁闷地发现,果然男女之间是存在天生力气差异的吗,否则怎么秦厉北的力气这么大!!! 简南磨牙:“秦厉北,你不是喊疼么?快点放手让哦我看看,你再不放手,等会儿受伤的地方更严重了怎么办?” 听见这话,秦厉北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如此难得一次的亲密,他都还没有抱够呢! 秦厉北不再折腾,简南揉着手站起来后便忙着去检查秦厉北身上刚才被她一撞后可能存在的伤口。 团团不明所以地歪头,盯着两人看来看去,最后被秦厉北的眼神一瞪,肉呼呼地小手捂住眼睛,转过身去面墙。 呜呜呜,叔叔从来没有用那种凶凶的眼神看我喏,好讨厌啊! 简南上下其手,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也没有哪里不对劲儿,于是乎,认真地决定,等会儿干脆不用让王教授来家里面了,她直接领着人上医院,进行一次全面检查好了! …… 秦厉北就算极力地想掩饰,但总归不是神,声音逐渐喑沉沙哑起来,简南觉得奇怪,停住手上的动作,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此刻,是有多,脸红心跳。 简南默默地咽了咽口水,MD,手感蛮不错的……囧…… “那个,自己穿好衣服,下楼来。” 简南丢下这句话就出门了,等了会儿,却不见大的出来或者小的出来,简南没法子,只好再次进去看看,但是这次她学乖了,敲了门,告诉团团自己要进去了,让他的漂亮叔叔把衣服什么的,都给穿上。 又过了会儿,简南觉得留给秦厉北穿衣服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这才推门进去,然后她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应该对五岁的秦厉北的生活自理能力,寄与太多厚望。 他依旧只穿着贴身衣物,和团团在满屋子乱窜,一会儿蹬上床,一会儿又猛地跳下来,团团穿着他的超人睡衣,在前面咯咯咯咯咯地边跑边笑,一大一小两人闹起来,竟然没个正形,没过多久,团团全身都还没有秦厉北腿长的小矮子,自然是很快便被秦厉北长手捞过到怀里,就势抱着滚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幸好刚才把温度调高了。” 简南很是庆幸地想,要不然就你们这么闹来闹去,不感冒才怪。 但是,还是很生气,辣眼睛啊…… “秦厉北!穿衣服都不会吗?!” 秦厉北无辜脸:“南南,我不会……” 简南败了,认命地半眯着眼睛,撇过头,没好气地拽过秦厉北身上的睡衣,胡乱地套上,然后又随便一通系上扣子,这才又羞又恼地冲出房门。 “叔叔,你明明会自己穿衣服的,你还帮我穿呢!” 团团不明白,为什么叔叔要说不会呢,麻麻好像很生气耶! 秦厉北挑眉,一把将团团抱起:“所以,我的衣服是你麻麻穿的,你的衣服只能是我帮你穿啊。” “额……” 团团得意地反驳:“我小时候,麻麻帮我洗澡,还哄我睡觉,也有帮我穿衣服!” 秦厉北星眸一眯,威胁道:“你是个男子汉,以后就不要让你麻麻帮忙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好像,叔叔说的有哪里很奇怪,但是,他才不要,他明天也不要当乖乖穿好衣服的小孩啦,他不要当男子汉,他也要让麻麻帮忙穿衣服!就像是小时候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