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忠诚的国度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五章:忠诚的国度

简南跟王教授提起了带着秦厉北去做一个全身检查的事情,王教授却说不需要,他在出国做巡讲之前便已经为秦厉北做过一次,间隔不长,如此频繁的全身检查只会为秦厉北的身体增加负担。 “如何,身体状况比起之前,有没有好一点?为什么,他的状态没有一点儿改变,仿佛,还是像刚受伤那会儿,甚至现在……” 恐怕团团都比他要来得厉害,简南她愁容满面地看向花园里,正在和金毛一起玩得不亦乐乎的秦厉北,而团团抱着书在一边大声地念着英文,这是今天家庭老师布置的作业,明天要背诵全文并且默写的。 她甚至在想,或许,让秦厉北跟着团团一起学习,若干年后,或许秦厉北也能从一个天真调皮的五岁男孩子,重新变回原先的成熟矜贵的商界精英来呢? 王教授随着简南的视线看过去,悠悠笑道:“简小姐,厉北如今的状态,你觉得不好么?” 什么? 简南看见了秦厉北脸上的笑,毫无顾忌肆无忌惮,是的,是真的很干净啊,同时又是简单的很,那双清澈无波的眸子里,的的确确住了个漂亮的,挥舞着翅膀的小天神。 “挺好的。” 简南听见自己这么说,那么,是她太过强迫了,因为见过呼风唤雨只手遮天霸道强势的秦厉北,现在软萌萌的秦厉北,她不习惯,却执拗地想要他恢复成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 “是我,太执着了。” “不。”王教授解释:“简小姐想要厉北恢复的心,是可以理解的,像我,并没有和厉北经历过刻骨铭心的过往,才走到记忆停留时候的那个模样,自然会觉得,随便就好。但是简小姐您,想念过去,想念某个时刻的那个人,无可厚非。” 简南笑了:“学医的人,是不是说话都很有禅机?王教授,您随口的一句话,我几乎醍醐灌顶,谢谢,是的啊,随便就好,是要他活得开心,就够了。” 人生活一时或者活一世,所求不过便是活得随心罢了,她做不到,白月笙做不到,路衡也做不到,偏偏秦厉北他误打误撞,一个偶然竟成功了。 她应该替他开心才对,何必再想尽办法要拉他进这万丈红尘,受尽生离死别谎言背叛的痛苦,连活着都是一种负担与罪孽。 “哪里有什么禅机,不过是多活了几个年头,你知道,医院这个地方啊,在没有比它更能令人见识到人性了,若是不将万事万物都看得清淡些,先疯掉的那个人,必定是我。” 简南笑得柔软,秦厉北这时候也看见了她,拼命地朝她挥手:“南南,下来玩儿吧!!!” “那么,王教授,他的药汤,还需要继续喝下去么?我不强求他恢复记忆了,但至少,身体得好好的吧?” “慢慢养着,十几年的身体沉疴病症,可不是一朝一夕之间,说改变就能改变的,再加上他进的那几次ICU,身上动的刀,没有再来个十几年,根本不可能完全恢复的。” 王教授目光清明,缓缓说道,简南将他的话仔仔细细地记了下来,频频点头,认真道:“我明白了,多谢王教授今天的一番话,我会牢记的。” “等会儿我开几个药膳的方子,药补不如食补,简小姐既然回来了,那么这些事情,应该不难吧?” “不难,不难。” 这时,刀疤敲门进来,说是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想要向简南汇报。 “晚上王教授留下来吃个便饭,我对药膳不是很懂,还请您多多提点我一下,用餐后,为我开个小灶,行么?” 笑得像个弥勒佛的王教授点头:“行,既然简小姐,想学,我也没有理由不教,那就八点准时开课,十点之后,我还有个小型的座谈会要去参加。” “多谢多谢!” 待简南离开后,王教授才无奈地摇摇头,不由得深深叹气:“这世间痴男怨女何其多,谁在局里,谁又在局外,谁设了局,这局面又会破在谁的手下,还真得时光来证明啊。” …… 书房,刀疤随着简南进门,紧接着又将房门关上,语气少有的严肃,认真道:“小姐,江云果然有问题。” “说说吧,你调查到了什么?” “不知道小姐是否还记得城东兴和的曹爷,也是南国娱乐城的第二大股东。” 她自然是记得,貌似,那些股份还是因为在娱乐城创建之初,兴和底下的那帮混混,一直来找麻烦,搅得施工进程进展不下去,最后秦厉北跟曹爷谈判,无偿送给了曹爷一大笔股份,才将局面稳定下来,娱乐城也借此稳当地建起来。 简南点头,示意刀疤自己知道了,“你继续说下去。” “经过我们调查发现,江云爆红的背后,金主不只有元北集团一家,还有城东曹爷的行迹,曹爷和伯纳娱乐的总裁私交甚好,而江云的四部大女主电视剧里面,一部已经播出得到巨大反响,和现在正在筹备拍摄的新剧,制作出品方都是伯纳娱乐,而且是指名了江云出演女主角。还有……” 刀疤欲言又止,似乎接下来的话他说不出口,简南说没事,让刀疤一字不落地说清楚。 “曾经有个记者,拍到过江云和路总,出入同一间酒店的总统套房,第二天凌晨十分才前后脚离开,原本那个记者是打算将这件事情爆出来的,但是路总给了一大笔钱,买下了这个消息。” “大老板和女明星,很不错的绯闻标准配置,还有呢,继续说,事情调查到这里,应该还能发现一点其他的吧?” 刀疤小心观察简南的神色,他知道简南和路衡达成的合作协议,也知道路衡是简南的兄长,这件事情简南并没有瞒着刀疤,然而,偏偏刀疤也是因为知道了两人的这层关系,才会在提起路衡这个名字时,显得格外的小心。 他生怕说错了什么,自己会成为挑拨兄妹感情的罪魁祸首,到时候兄妹两人闹一闹,最后血浓于水,什么事情也没有,而自己却成为了他们任何一方的眼中钉。 说到底,他终究是外人,而如今的简南,已经不是当初记忆中善良的小姐了。 “江云背后真正的经纪人,是一名叫做唐嫣然的女人,唐嫣然曾经是路总的特别助理。” 原来如此,所以路衡要么是真的喜欢上了江云,才会命令自己的助手去作她的经纪人,帮她打理一切,要么便是江云对于路衡来说有利用价值,在将来的某个时候,路衡会用得她,因而提前派人看着。 若是前一种还好,若是后一种,那么江云接近城南别墅,究竟是路衡的意思,还是城东那边曹爷的意思,接下来的情节发展,那可就更有意思了。 “还有,苏妈那天交给江云的纸条,找到了没有,上面写着什么?” 那天,简南眼看着纸条被撕成碎片丢进了垃圾桶里,等江云他们的房车一走,她便立刻命司机去翻找出来,送到刀疤哪儿,谨行技术复原了。 “上面是,别墅的格局布置图纸,还专门标注出来了,小小姐所住的房间的位置。” “呵呵,我知道了,接下来增加暗岗巡逻人数,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保证小止的安全,还有,苏妈在别墅里面服务这么久了,也是时候休息了,为她准备一张环游世界的豪华游轮船票,让苏妈收拾一下,出去旅游吧。” 刀疤不忍心,想着要为苏妈求求情,然而在接触到简南冷冽的眼神时,喉咙几番滚动,最后还是将话到嘴边,给咽了回去。 “是,我明白了,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做得干净利落一点,绝对不要让人起疑,至于为什么是她去,就说是抽签选中的,明白了?” 刀疤点头,领了命令转身欲走,简南几番思索后,决定还是要防范于未然,以免到时候被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到时候那就搞笑了。 “那个记者叫什么名字,你有没有去查?作为一个专业的偷拍记者,不可能只有一台摄像机,一个U盘,看看他把那些照片放哪儿了,不论代价如何,要回来。” 刀疤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在回国飞机上面,冷冰冰地说着要挖了空姐一双眼睛,卸掉她的胳膊的简南,现在的她似乎比那时候还要无情冷酷。 “小姐,其实,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或许您亲自去找路总问问,他可能是另有安排,而且咱们是合作关系,总不好背着路总去调查他的私事。” “哼,私事?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那么他的私事儿也有可能成为我们同盟中的一个隐患,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变素存在,更何况,合作这种东西,花开并蒂,它的反面是背叛。 简南对刀疤的话不屑一顾:“当初艾燊和我们也是合作关系,最后的结果,你也亲眼所见了,不是么? “……” 刀疤无言以对,貌似是这个道理,那一天晚上的腥风血雨,白月笙鲜血淋漓,胸口的大片大片血渍,纵然刀疤见过很多血腥场面,可那是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噩梦。 “好的小姐,我明白了,我会继续追踪这件事情下去的,请您放宽心。” 你谁 “除了这些呢,曹爷那边也继续盯着,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通知我,还有,最近先生就不要让他出门了,这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再解除禁止。” 这时候还在为了秦厉北的安全默默坐着安排的简南,并不知道,在很多年以后,会后悔今天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