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一个人的战场(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六章:一个人的战场(一)

周一,下午两点半,白氏集团上下所有员工如临大敌,个个紧张兮兮得连合适口水都会被自己呛到,从大楼门口的保安亭到三十三楼最顶层的大会议室,空气如凝结般沉重,不时有冷风吹过,带起阵阵鸡皮疙瘩。 两点四十五分,白氏集团各位股东陆续进入会议室,五十五分,全员股东到齐,会议室大门缓缓合上,三个沙漏分别摆放在会议桌的最中间,下一秒,第一个沙漏自动倒转过来。 由于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白勋然涉嫌杀人、贿赂官.员、非法买卖重大资产等过失而被判处终身监禁,白氏集团创建以来的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首先,是本次临时股东大会的第一项议程,关于罢免白勋然先生的集团董事会主席职务,请各位股东摁下前面的确认键。” 嘀嘀嘀…… 不断有投票之后的电子提示音响起,各位股东面色严峻,清一色深色系西装,再加上头顶天花板那盏水晶吊灯投射下昏暗光线,周围的窗帘都没有打开,厚重的帷幔之下,窗外的日头影影绰绰。 简南的前面摆放着一盆不知名插花,不知道是谁准备的,简南这种对气味不敏感的人,都觉得这里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朽气息,真不知道如何想的,有必要将一个股东大会,弄得跟参加葬礼似的么? “投票时间结束,赞同者数量过半,在此宣布,关于罢免白勋然先生的集团董事会主席职务的提案,通过。” 会议室内,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竟然响起了诡异的掌声,简南胸闷气短的症状貌似又严重了一些,但此时又不好发作,于是乎只能喝口水,勉强地将那股恶心感压下去。 “接下来,是第二项决议,关于提选新一任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现在,请各位股东交上你们手中各自拥有的白氏集团股份拥有情况。” 简南敛眸,冷着脸示意刀疤,刀疤便将随身带来的那份档案袋交了出去,随后是张固安身边的秘书,而张固安则是挑衅地看了简南一眼,冷哼:“牝鸡司晨,这里是战场,不见血的战场,在座的各位股东,哪一位不是跟着前任主席刀山火海过来,每个人的身上都背负着沉重的重担,对集团事务做出了巨大贡献的。” 张固安扫过在场的其他股东,笑得不坏好意:“现在啊,有个女人竟然因为自己加了个好丈夫,丈夫还没过多久呢又刚好被自己克死了,这个女人便继承了丈夫的财产,甚至想要的更多,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刀疤怒极,正欲上前斥责,简南却拉住了他,摇摇头,示意他让张固安继续说下去。 其他站在张固安那一阵营的人纷纷出声表示赞同,坐在离张固安左手边最近位置的深灰色西装中年男子附和道:“就是啊,还这么年轻,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嫁人,到时候,白氏集团可就真的成了外人的了,以后干脆也别叫做白氏集团好了,看看那位有幸被年轻貌美的皇太后看上的男人姓甚名谁,直接改成他家的姓氏,那就好啦!” 这群男人的嘴脸真的太难看了,难怪自己会恶心想要呕吐,不是没有原因的呢,和这群人呆在一起,简直是在自我谋杀。 刀疤明知道他们是在指桑骂槐地说谁,可是简南不让他出声,他便什么也不能说,真是太郁闷了,他一定会将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住,等之后股东大会结束,这些人的命,也差不多该到头了。 “老王,你也别这么说,毕竟能得到今天的这些东西,也是靠自己的能力换来的,拥有无与伦比的美貌,也是一种能力,在加上某些地方的技术好一点,男人自然是愿意乐颠颠地将自己身上的钱拱手拿出来啊,是不是?” 老王狗腿地立马点头应和了张固安的话:“张董说的是,张董就是比我们这些土老帽厉害,说话都这么有水平,我刚才就是想要表达这样的意思!” 紧接着,其他几人也纷纷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简南在心底默默将这些人的名字记了下来,她看看了眼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不慌不忙地失忆刀疤,可以开口了。 “请问,闲聊时间结束了么?我们家小姐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处理,若是各位聊够了的话,那么就请开始确认股份吧,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 “哈哈哈,这就等不及要接受失败了?不是吧,少夫人该不会觉得,你手里有了老爷子转让的股份,便一定能够稳赢吧?” 张固安笑得张狂,他早就又将其他几位小股东手里头的股份收了过来,现在,他手里头的股份,已经超过半数,这个女的,输定了! 简南冷漠的双眸里,满是对张固安的鄙夷和嫌弃,极慢极冷地开口道:“堂堂白氏集团的股东大会,竟然像凌晨为了赶早集市而喧嚣吵闹的中年大妈们一样,吵吵嚷嚷,敬成何体统?身居高位,连一点说话前自省的习惯,都没有养成么?但是都还没有定论,便忙着庆功了,在座的诸位,谈生意的时候都是如此鲁莽轻率的么,呵呵,看来白氏集团能活到现在,还得亏了它的董事长,是我们老爷子啊!” 张固安啪地将水杯砸在桌面上,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女人说什么?!” “我的音量应该足够大了,没听见的人,大概是聋了吧,我还赶时间,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赶紧结束掉这场会议,这间房间,我是一刻钟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张固安听见这话笑了,脸上的皱纹堆成了一堆,长时间浸淫在声色犬马中,眼色已经开始变得浑浊不堪,他看向主持人:“那就,赶紧满足咱们少夫人失败的愿望吧,开始。” 时间和空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所有人对确认的结果纷纷屏息以待,他们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都各自站了队,站对了,那便是在今天之后的几十年之内,鸡犬升天,若是站错了,那么等待着他们的,也就是倾家荡产。 简南缓缓扫视了会议室内一圈,这些人啊,是白氏集团的蛀虫,白老爷子看在他们曾经出生入死的苦劳上面,哪怕手里头握着每个人多多少少的犯罪证据,但是只要不太过,在白老爷子的容忍范围之内,都没有责怪。 但是她不一样,这些人好吃好喝的活着,身体上出了毛病也能得到最好的医疗和照顾,再活个十几二十年没有问题,到时候,这些,可就全部都会成为小止的敌人。 所以,还是她来吧,亲手将这些毒瘤拔出,白氏集团若是一艘巨轮,现在也是时候到了重新更换零件,休整船身的地步了。 五点半,距离股东大会结束还有半个小时,主持人朗声宣布道:“戒指今天下午三点整,张固安先生手中掌握的白氏集团股份为49%;秦南女士手中掌握的白氏集团股份为53%。现在,我宣布,新一任,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为秦南女士!” 主持人话音未落,张固安便拍案而起,怒吼道:“不可能!我之前明明确认过,我的才是51%!你们弄错了!” 张固安吼着要去掐主持人的脖子,刀疤上前将人推开,简南起身,将发疯的张固安彻底无视,坐上了白老爷子曾经的那张太师椅。 “老爷子手上的股份,加上白少手中的股份,还有,被你们绑架起来的那位可怜的小股东的3%,作为我救了他们一家老小的报酬,就那么无偿地赠送给我了,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呢,现在,他们应该是在离开北城的游轮上了吧,他们一家子,一定会幸福的! 从太师椅的位置上面看下去,简南这才发现,原来这个角度,因为会议室内的独特设计,是可以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的。 她摩挲着太师椅上圆润冰冷的椅把手,想象着,坐在上面的白老爷子,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决定害死她的父亲,抢夺属于简家的港口,以此为契机来进一步发展白氏集团的。 若是古时候,这大概是王座吧,人人眼红和渴望的东西,红色的木头,像极了鲜血浸染后的妖艳凄厉。 简南侧身,翘起了二郎腿,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这就是我手上所有股份来源的构成,各位,我记得,每一次的股东大会,都是全程录像的,方便之后需要的话,随时调阅,所以,刚才谁说过了什么话,做过了什么事情,板上钉钉,不能抵赖的哦。” 简南接下来便换了个表情,笑得如春风化雨般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太太。 “至于,你们想要依靠美貌成功的话,现在也不行呢,要不去整容吧,H国的整容技术不是很发达么,拉皮,开眼角,不,王总张董这样的话,干脆重新投胎好了,比较快,下辈子记得投生成为一个女儿家哦,这样成功能够更快一点呢,是不是啊?其他的几位,如果还想要有其他任何要求的话,还可以变性哦,便能坐拥整个白氏集团嫩,高不高兴,开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