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一个人的战场(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七章:一个人的战场(二)

都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简南觉得神特么的自己绝对是个好演员。 她硬是逼着自己将她自己个儿打造成了杀伐凌厉冷酷无情的铁血总裁,可是,事实上她只是想当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软萌的一塌糊涂的小姑娘而已。 以老王开始,刚才闹腾得最欢快的几个董事在结果出来后有几个纷纷坐不住了,对着简南龇牙咧嘴,仿佛下一刻便要将简南送上油锅给炸了。 简南淡然冷眼旁观之,胜者为王,她作为最后的赢家,自然不能没有度量,去容纳失败者的悲哀怒号,若是可以,简南还可以继续留下来,观赏他们的精彩表演,但是,她和路衡约好了见面,今晚上秦家的婚宴,她不能缺席。 因为秦厉北也会在,路衡已经先行去别墅将他接出来,她必须得按时出现在工作室,换上礼服,否则秦厉北那个小孩儿脾气的闹起来,估计路衡会hold不住。 “我记得会议议程上面,今天就只有两项吧,既然两项都已经解决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至于其他的问题,待我明天搬进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欢迎你们来聊天。” 简南作势要起什么,老王却突然发难:“你!你别想走!我要提议,张董作为拥有15%股份的股东而言,张董有权利提出更换董事会主席,我们对这次的结果有疑义,我们要重新召开股东大会!” “哦?”张固安什么话都没说,倒是老王会水壶这番话来,简南有些不可思议,看来,这个王总也不是真的草包,但是他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 简南浅笑,很是疑惑地看向老王:“那么,王总倒是给出一个理由,罢免我的理由是什么呢?我可是刚刚上任,一个决策都没有做过呢。” 老王顿时哑然,‘你!你!你!’地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个所以然来,简南体贴他的无话可说,出声解围。 “王总,您这句话,还是等到我一个一个将你们所有人都弄去陪老爷子的时候,再来提议吧,各位觉得如何呢?” “你!” 又是一声‘你’,不过这一次,老王终于发现他不再是单打独斗了,因为会议圆桌上的所有人股东都开始议论纷纷,谁也没想到,秦家出来的大小姐,竟然会说出如此嚣张至极的话来,说好的知书达理笑不露齿心善仁慈的千金小姐呢? 简南继续:“各位认为我的决定很突然么?其实,也不知很突然,刚才会议开始前,各位股东们想念前任董事会主席,也就是我们家老爷子所说一番话,我都听见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做个好人,费费心思,送你们去陪我们家老爷子下棋吧,正好我前段时间去见老爷子的时候呢,老爷子和我提起来,里头认字的人不多,会下象棋的人更是少,老爷子他闷得很呢!” 一字一句,简南说的轻巧无比,脸上甚至挂上了和缓温柔的微笑,但其他人,这其中以刚才叫嚣的最厉害的几个人,脸色最为难看,惨白如纸,更不用说为首的张固安。 他投入了全部的身家,背水一战,谁曾想到,最后的结局还是这样的,竟然败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女人身上,他为了白氏集团拂初那么多,唯一的儿子也为了白氏集团身死,这家集团,那张太师椅,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属于他张家的! 哪里会有第二次的股东大会,这个女人名下属于她一个人的股份便牢牢占据了一半以上,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了,这个结果完全令人无法接受! 张固安的脸上闪现过恶毒怨恨的光芒,趁着原先困住他的刀疤不注意时,手摸向了一边腰间泛着冷意的转轮手枪。 砰…… 子弹划过空气,枪声响起,众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尖叫声四起,安逸惯了的老总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混乱成一团,张固安举起枪口,在空中来来回回地晃悠,始终瞄不准下一个枪口对准的人,他哈哈大笑起来:“你们!!!都给我去死!!!” “小姐小心!” 刀疤瞬间红了眼眶,在短暂的怔愣后,回过神来,一个回旋踢将张固安踹向墙角,同时奔向会议室最前面的那人,她已经捂着胸口仰面倒了下去。 …… “刀疤,保护好小姐,哪怕是地狱,你也得替她去,明白吗?” “是的先生,我一定会遵照您的吩咐去做。” 先生救了他一命,他答应了先生一定会保护好小姐,后来自己没用,竟然是反而让小姐救了他一命,那时候他就发誓,绝度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可是现在,他疏忽了,张固安这种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小姐!!!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快点儿!” 刀疤奔过去,手刚要触到简南的时候,简南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冷笑,“扶我起来。” 白氏集团的最高层会议室耶,简南没有忘记,她第一次来到白氏集团的时候,还只是作为秦厉北手下的一个私人助理,乐颠颠地抱着一大叠资料跟了过来参加金茂度假村的项目会议,而那一天,恰巧便被身绑炸弹的歹徒威胁。 这次她可是学乖了,穿上了防弹背心,那一下冲击力实在不小,可她没死,从枪口之下死里逃生。 张固安已经疯了,见简南完好无损,枪口再次瞄准之后,便又要开枪,刀疤一手拽着简南,一手将太师椅翻过来挡在身前,几乎是同时,子弹穿入实木。 简南被惹怒,将秦厉北送给她随身携带瑞士军刀递给了刀疤,语调里透着杀意:“给我废了他的手。” 话音未落,惊惧之下的刀疤将刀刃对准了张固安胸前,心脏处。 在别墅的后山,先生只要求他们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但是,如果调整好力度和角度的话,一刀毙命,也不是不可以,武侠小手中的小李飞刀啊,刀疤手起刀落,张固安还未来得及留下遗言,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一场股东大会,最后却演变成为斗殴现场。 洗手间的水台前,简南冷水敷面,冰凉的刺激感一下将她的痛意全部勾了出来,其实还是很疼,估计会淤青,中枪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遭遇如此惊心动魄。 简南感慨着,又猛地喷了自己一脸的冷水,她为自己鼓劲儿,清醒一点儿,等会儿还有一场恶战,秦家的婚宴啊,她得风华无双地出现,才对得起曾经像货物一样被他们卖给白家的自己啊。 …… 婚礼的选址是在高顿酒店,门口有一幅巨大的新人夫妻的婚纱照,一身白纱的沈扬诺,小鸟依人般靠在秦世勋怀里,笑得甜蜜又害羞,传统英国绅士打扮的秦世勋目光清冷,嘴角紧抿的唇,似乎泄露了他在拍摄时候的情绪。 坐在简南左手边的秦厉北凑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婚纱照不说话,简南忙把车窗摇上去,掰过秦厉北的脸,认真叮嘱道:“等会儿,不管你想干什么,必须要征得我的同意,没有我的同意,就连厕所都不许去,明白么?” “啊~为什么喏~” 秦厉北面部线条冷硬,剑眉星目,高挺鼻梁在车内昏黄灯光下,映照出的侧脸线条却出乎意料的柔软了起来,一派天真单纯。 简南心底仿佛有一只手,轻轻撩动了琴弦,琴音清亮,动人心,波澜起伏。 简南扶额,想了半天才拿出哄团团的语气:“如果你今天乖一点的话,晚上带你和团团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 “不要!南南,我要吃炒饭,我要吃炒饭!” 不错,跟着团团上了几天的课,还懂得拒绝和提要求了,简南愤愤,继而无可奈何地点头:“好的,我知道了,炒饭就炒饭,明天的午餐就给我们秦先生准备炒饭,加上超级多好吃的,好不好?” 秦厉北歪着头,小小地纠结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答应了。 “好的吧~” “还有!等会儿不许学团团说话!” 沙哑的纯男性磁性声音,每句话后头还带着软萌的小尾音,这画面,鬼片的既视感扑面而来,简南有点忍俊不禁。 两人下车,为了避嫌,在另外一辆车上的路衡此时也跟着下来,简南笑了笑,左手提着裙摆,右手挽着秦厉北,步下生莲,缓步往婚礼内场走去。 已经临近深冬,抹胸米色长裙,根本不保暖,简南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胸口真的因为张固安的那一枪现出了些淤青,礼服款式裹身,呼吸时候难免会因为紧嘞着而轻扯到伤口,还是有点疼,简南手上的力度不由得大了些,惹得秦厉北频频偏头来看。 “南南你怎么啦?咳咳咳,南南你怎么了?” 突然想起自己的炒饭,秦厉北连忙将颤悠悠的小尾音收起来,无比认真:“你是不是冷?我把衣服给你穿?”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内场门口,不知道是哪个傻逼,竟然设计了,每一位嘉宾进来都会有一束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弄得跟榜奖典礼红毯似的,所有宾客的目光齐齐射来,最后聚焦在简南和她挽着的秦厉北身上。 人的记性不差,因而他们也记得,当初秦厉北举行记者会,轰轰烈烈的离婚案件,而那时候的女主角沈扬诺,今天可是新娘子啊。 在场对这件事略微知晓一点的,都翘首以盼,今天似乎有大戏可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