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八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一)

“不冷。” 简南又不傻,此时此刻,聚光灯下的两人,手挽手地走进来,说是万众瞩目也不为过,秦厉北这时候脱了衣服为她盖上,绝度会成为今天晚上这些名媛夫人们话题榜上的前三名位置。 简南不着痕迹扫过整个会场,最后视线落在红毯尽头的新郎身上,此时,秦世勋亦注意到了简南在看他,投以不明所以的目光。 简南微微点头示意,继而浅笑,拉着秦厉北往右手边上去了。 这个位置是她特意挑选的,不会太过靠近秦家人,免得听不见八卦,也不会太靠近座位后面,等会儿没有办法令沈扬诺和秦厉北打照面,她倒是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当初一心一意要和秦厉北在一起的沈扬诺,面对前男友来参加自己和前男友亲兄弟的婚礼,会有什么反应。 路衡坐到了左边,位置也是特意挑过的,纵览全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全部都能注意到,而且,这里是观察秦家众人,最好的角度,完美的视线弧度。 秦老爷子面无表情,若不是在婚礼现场,路衡可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是个来参加自己儿子婚礼的父亲,而秦老爷子右手边坐的是秦夫人沈月芬,此时也是神色严肃,不停地跟身边管家模样的男人说着些什么,秦老爷子的左手边是秦太太柳璃,对此事毫不关心,玩着手机,倒是有个人的反应,出乎路衡的意料之外。 王瑶,这位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的母亲,竟然出现在婚礼上不说,还一身鲜艳的大红色鱼尾裙,浓妆艳抹,双眸的愤恨,太过明显了。 路衡不由得猜测,难道是因为秦逸刚刚去世,秦家便紧随其后办了喜事,王瑶气愤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在秦家内部又多了一个可以拉拢的人了。 …… 八点钟声响起,振聋发聩,随后,婚礼进行曲的前奏缓缓由专门从意大利邀请过来的交响乐团进行演奏,婚礼内场是个半圆形的院落,占地面积广大,牧师所站的位置后面,随着新娘子的出现,竟出现了大片大片如瀑布般的洁白色花朵,纷纷如雨落下,带来了空气中若有似无的甜腻花香。 简南认得这个味道,是沈扬诺最喜欢的香水,看来这批花瓣在撒下来之前,还用那全球限量发行的香水浸泡过,不愧是强强联合的婚姻,真金白银的花得真是美极了。 此时,两个扎着小辫子的可爱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紧随其后,是五米长的米白色露背曳地长裙,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丝毫装饰品,简单素色到,给人一种,极致干净的感觉。 “这件婚纱,能看得出来是谁设计的么,好简单啊,沈家不至于连一件像样的婚纱都出不起吧,这嫁的人还是秦家二少爷呢,万秦太子爷啊!” “哎呀,你小点儿声,不过,你说的也真的是对的哈,沈扬诺自己不也是设计师么,自己给自己设计的,都比这件儿就一块白绸布来得庄重吧?” 这个人真没眼力见儿!什么叫做还不如自己来设计,这就是沈扬诺自己设计的,和以往作品如此风格统一的作品,竟然没人看出来? 简南倒是觉得,沈扬诺自己为自己设计的婚纱,很是符合她的性格,绝不拖泥带水的彻底干脆利落。其实很多时候,一件婚纱,越是简单,穿起它的人,气质只有足够的强大和特别,才能撑得起来整个的设计理念,和那些设计繁复冗杂的一样,令人过目不忘。 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突然感叹了一声,“哎哟,什么嘛,你们没注意到么,那就是沈扬诺自己设计出来的婚纱啊!其实我原本还以为会用意大利yunsi的呢,不过说到婚纱,我记得上一次秦家的婚礼,就秦家大小姐的婚礼,那身婚纱才是真的好看啊,我回去还画了图呢!” 简南余光瞄了一眼,没想起来这个姑娘是谁,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正在进行的婚礼上,那边新娘已经走到了秦世勋的身边,巧笑倩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简南竟然发现,沈扬诺似乎有意无意地朝王瑶那边看去,凤眸里带着挑衅和得意。 究竟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这两位是掐过了? 但是是因为什么能掐起来呢? 简南想了想,脑海中突然一个惊天响雷,她怎么就能忘记了,一个是秦厉北明媒正娶的妻子,另一个是心心念念养在心尖上的情.人,这俩人不掐一掐,都对不起秦厉北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简南手上一用力,秦厉北吃痛,下意识便要喊出来,但看身旁的简南难得握着他的手,还是主动的,上一次这样的姿势坐在一起,是什么时候来着呢,很久很久了…… 秦厉北默默忍了,他疑惑,哀嚎,手上越来越痛了,他做什么了啊,为什么要掐自己呢?! 从门口到牧师面前,这一段不小的路途,脚底下绵延的红绸柔光顺滑,在沈扬诺的脚下如翻腾的红浪,沈扬诺尽是仪态万方的高贵千金姿态,居高临下的俯视众生。 牧师在问,“秦世勋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美丽的女士为妻,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带着全部的真心,与之携手走过余生吗?” 简南觉得自己似乎是疯了,因为她发现,秦世勋懒懒地状似无意地扫过全场,中间在王瑶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很短的时间,一秒不到,很快便又收回,最后落在面前的沈扬诺身上,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温柔又缱绻地牵起了她的手,轻轻吻了下去。 “我愿意。” 众人欢呼,为如此家世相当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欢呼,牧师也很高兴,看着一对新人将会在神父的见证下,喜结连理,他的语气不由得也欢快了起来。 “那么,沈扬诺女士,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位英俊的绅士为妻,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带着全部的真心,与之携手走过余生吗?” 简南有些失望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挑选的位置问题,从刚开始到现在,她身边就杵着秦厉北这么一尊大神,沈扬诺竟然一次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来,神情语态中亦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仿佛不认识秦厉北这个人一样。 “秦厉北,你的小宝贝沈扬诺要嫁人喽,嫁给你兄弟呦,情.人变嫂子,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简南一见沈扬诺的心情便不好,因为讽刺地笑了:“如果你现在还是清醒的,恐怕这时候,早就冲进来将这个会场轰成渣渣了吧,不对,恐怕连今天这场婚礼能不能顺利举行都不一定呢,秦世勋竟然不识时务地和你抢人,应该会……死在你手底下的吧,秦厉北啊?” 简南默默低下头,觉得自己还真的是挺烦人的,在秦厉北的感情世界里面,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个替身,还是正主回来便会被一脚踢开的那种,又何必跟妒妇一样,絮絮叨叨地念个不停,傻逼不傻逼?贱不贱啊你,简南!! “不说了,看热闹吧。” “我愿意。” 众人起身鼓掌,简南拉着秦厉北也跟着站了起来,这场婚礼,简南就像是一个局外人那样,看着他们笑笑闹闹,今天应该是看不见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然而,宣誓之后的晚宴上,简南一个转身帮秦厉北拿蛋糕垫肚子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惊呼,那道声音,简南只听了一遍便认出来了,是沈扬诺。 会场中央,一身藏蓝西服,身形笔挺,金丝细框眼镜的秦厉北,沉稳雅致,如山间青松翠柏般,静静地站在那儿,他的面前,站着的是新娘子沈扬诺,此时已经换了一身更加轻便的酒会礼服,红宝石色,如清晨晨曦下,最为娇艳欲滴的一朵玫瑰花,漂亮的一塌糊涂的脸上,满是茫然和无措。 朱唇轻启,沈扬诺微微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秦厉北,眼里头闪着泪花,一个名字,带着不甘和委屈,轻轻从她口中飘了出来。 “厉……北……” 握草! 简南心里闪现过一片生机盎然,绿油油的草原,无数只神兽在草原上奔腾。 秦厉北茫茫然站在中央,接受着宾客们无数意味深长眼里藏笑的目光洗礼,他们期待了许久的新欢旧爱豪门禁爱戏码,终于要上演了。 简南握紧了手,正欲冲上去,肩膀却被人摁住了,她回头,看见拦住自己的人是路衡。 “别轻举妄动。” “可是!” 他站在上面,这么多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他们不清楚秦厉北现在的病情,到时候流传出去的版本,不知道该有多难听。 “或许……”路衡紧紧地盯着简南,缓声道:“这就是厉北潜意识所做出来的动作呢?” 就是这句话,简南的动作骤停,是啊,不就是这样么,不是一直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