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掌: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五十九掌: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二)

“但是,至少现在,他总归是我三哥,就算是看在这层血缘关系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看着他成为整个北城,上层名流中的笑柄。” 以后,不能让别人在提起秦厉北这三个字的时候,伴随其后的,是他和他的兄弟争抢一个女人,甚至在婚礼现场不顾脸面,和新娘纠缠不清。 “阿南……” 路衡还想要继续劝下去,简南却示意安他够了,“放心,我不会做出任何傻事儿的,再说了,我现在的身份是什么,难道你忘记了么?” “你是白家的少夫人。” 路衡说,但是他不明白,这和她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我是从秦家盯着秦家大小姐的名号嫁出去的白家少夫人,娘家的一些事情,我作为妹妹,和小姑子,也还算是手中有点权势,我说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能遮挡一些注意力的。” 话落,不等路衡再继续说什么,简南便已经转身急匆匆地窜了出去。 “呵……秦厉北,你何德何能啊……” …… 简南几步窜到了沈扬诺面前,不着痕迹地在四目相对静止不动的两人中间横插了一缸子,有点像棒打鸳鸯的那个棒槌,直挺挺地杵着。 她笑眯眯地拽过了秦厉北的手,故意往那旁边指了指,扬高了声音,说给在场关心这件事情发展的所有人听:“三哥,我不就是让你帮我喊二嫂过来和我喝一杯嘛,我有没有想要多喝,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耶,三哥你用得着偷偷跟二嫂说不要跟我胡闹喝酒嘛?” 简南边说着,边警告地看了沈扬诺一眼,冷光乍现,你要是敢在这里这个时候作,我会让你好看的。 简南警告着,沈扬诺举起酒杯,随着手中的动作,鲜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玻璃上缓缓划出一道流畅漂亮的血色弧度,如同沈扬诺这个人,魅惑却极致危险。 “南南妹妹,你三哥也是为了你好,毕竟女孩子喜欢喝酒,总不是个事儿,今天在这里喝几杯没事,毕竟都还是世交朋友和亲戚们,要是在外面的,一个女人多危险,何况是像南南妹妹如此漂亮的女人,而且,喝酒伤身呐!” 简南和白月笙订婚的时候,秦厉北闯进晚宴现场,送了简南一枚价值上亿的印章,这件事情早就在全北城传开了,每个性别为女的生物,都在嚷嚷着想要有一个像秦厉北这样的哥哥,最好还是妹控属性满点的,所以,简南此时这么一说,所有人倒是都不怀疑简南这句话的真实性。 毕竟,刚才简南挽着秦厉北出现的时候,两人很是亲昵,这些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疼爱妹妹的哥哥不让妹妹喝酒,于情于理都是说得过去的。 秦厉北懵懵懂懂地点头,笑起来乐呵呵的,但是若是熟悉秦厉北的明眼人,可以看得出来,秦厉北笑得比哭还难看,因为简南拽着他的手,正死命儿地掐着他,仿佛要从他胳膊上掐下来一块肉,明天做炒饭的时候切肉丁加餐。 “哈哈哈,我一直很是喜欢扬诺姐姐的,咱们小时候就一起玩,还时常出来聚聚餐什么的,有时候还会被人误会是约会呢,没想到啊,扬诺姐姐竟然会和我二哥心意相通,喜结连理,今天真正地成为我们秦家的一份子,这杯酒,还是该喝的,就当做是为了欢迎二嫂加入我们秦家的大家庭!” 简南闷了一口,继而悄悄地推了秦厉北一把,道:“三哥,你不是还有事儿要找爸爸么?爸爸就在那边,第一排那边,你先过去呗吗,我和二嫂再聊会儿。” 谁知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沉默的秦厉北,竟是在此时开口说话了:“憋喝了!” 话落,秦厉北一动都不动地盯着简南看,直把简南看得心跳加速起来,这个小混蛋,没傻兮兮之前便嚣张至极,现在傻成了五岁,彻底放飞自我开始随心所欲了? “干啥呢,憋喝了,回家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急的,好好的一口纯正普通话,竟然飙到了东北口音去,简南忍住不笑,举起酒杯将剩下的一口闷了,而后猛地擦了擦嘴角因喝得过快而沾上的酒渍,道:“恭贺的话也说完了,我和三哥就不打扰二嫂你继续接待客人了,二嫂你先忙活着,我的确酒量不行,刚才喝猛了,现在去旁边吹吹风哈!” 沈扬诺明白,自己的情绪该收收了,毕竟简南掺和了一脚进来,众目睽睽之下,她不知简南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万一玩得太过,秦世勋没了脸面,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想到这点,沈扬诺温柔地点点头,道:“那你去吧,好好休息。” 简南点头,挽着秦厉北半拉半拽地将人给拉到一边去了。 然而身后还是不断有视线注视过来,带着审视和怀疑,还有讥讽嗤笑的,简南不知道他们在心底究竟是如何看待,今天的婚礼之后,在白家刚刚经历过一番风雨洗礼之后有一段时间一定会长期萎靡不振之后,名副其实成为北城第一家族的秦家,身处这个家族中的众人又会在名流淑女们酒足饭饱后的闲谈八卦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而一直蒙着神秘面纱的秦家大小姐,也就是她,估计会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但是那又如何,自从决定回来,插手白氏集团内部争斗,将来可以预期,她亦将毫不畏惧。 当天夜里九点多,简南还在沈扬诺婚宴现场的时候,白氏集团的董事长秘书处便将董事会的结果发布了出来,于是乎在简南还未来得及做好心里准备的时候,便一举挤掉了沈扬诺的桃花绯闻,成功登顶北城富豪们话题榜第一名。 而手机拉在车里的简南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妥妥地成为了热搜词,在这个信息互联爆炸的时代,简南俨然要从身世背景样貌完全神秘的财团千金,走上网红道路。 而她现在疑惑的是,为什么在拍摄婚礼全家福的时候,秦老爷子身边的特助竟然亲自过来邀请她站到了秦老爷子的左手边,要知道,那可是传说中的C位,一般都是柳璃站着的,现在她突然越过了层层阶级,位置犹如坐了火箭。 简南很忐忑,忐忑之后又鄙视自己没见过世面,不就是拍照么,谁怕谁哦! 简南也丝毫不客气,笑着跟特助点了点头,继而踮起脚尖,在秦厉北耳边轻声说:“等会儿不管做什么,都不要放开我的手。” 秦厉北眸色一闪,很快又恢复成懵懂无邪的模样,乐呵呵地颠颠跟在简南身边,往拍照的地方不紧不慢地晃悠过去。 “秦…爸……” 简南咬着牙,憋出这两个字。 秦老爷子淡淡开口:“你这次做得很好。” 什么意思?做得很好?她做什么了? 简南满脸都是问号,最后将恍然大悟,秦老爷子可能说的是刚才她上去忽悠了一番,将秦厉北从沈扬诺面前拉开,没有让秦厉北闹出什么丢秦家脸面的事情来吧,毕竟秦老爷子一直将脸面看得重于泰山。 “应该的,毕竟我还顶着秦家大小姐的名头,因为二嫂年少轻狂的一番青春过往而被人指指点点,总是不好受的,是么,二嫂?” 没有明确责难沈扬诺,但是心底里,简南对沈扬诺刚才的表现还是生气的,她可不管这场婚姻底子里由牵扯了秦家和沈家的哪些利益,当初她不也是被逼着穿上嫁衣。 然而,沈扬诺刚才在众人面前面对秦厉北时候的反应,简南很不喜欢,沈扬诺的演技她可是见识过的,演绎面无表情,她就不信,沈扬诺做不到。 秦老爷子精神矍铄,一双鹰目波澜不惊地盯着前方摄影师的镜头,良久后,才道:“以后多回大宅走动,把那两个小家伙也带过来,让我看看。” 柳璃心惊肉跳,秦老爷子突然发出了如此邀请,她和他生活了二三十年,是越发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心思了;而另一边的沈月芬怎是怒气冲顶,柳璃那个老贱蹄子不知道究竟给老爷子下了什么迷魂药,废了一个秦厉北不算,现在又跑来一个秦南,真是气死她了! “来来,大家都笑一笑哈,今天是个多么幸福的日子啊,大家就这么想吧,我会为大家拍出最好的全家福照片的!” 摄影师招呼秦家众人站得更紧密些,简南察觉到身边的秦厉北有些局促,便捏了捏他的小手指,仰头浅笑,无声道:“没事的,笑就好了。” 多么兄友弟恭,姑嫂和睦相处的画面啊,简南相信,这张照片要是拍下来,肯定能拿去参加今年北城模范家庭的评选,这么大的一个家庭,大房二房和平相处大半个世纪了,一群孩子们还如此的和睦相处,无论如何,秦老爷子都是大赢家啊有木有! 今年这么想着,突然觉得不仅仅是最佳模范家庭奖要颁发给秦家,奥斯卡如果设立最佳表演家庭奖,那么获奖者一定是秦家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