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晚上继续开黑吧!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章:晚上继续开黑吧!

…… [昨日,城内财团白氏集团临时股东大会圆满落幕,白氏少夫人秦南成为新一任集团董事会主席,此举将会为老牌财团带来何种改变,我们拭目以待。]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金融财经界引发了山洪火山爆发的效果,整个北城炸了,各界纷纷猜测,白氏集团的未来,究竟会走向没落,还是重新在新一代掌权人的手中,焕发出新的生机,而白老爷子的被捕案件,是否就此尘埃落定,再无反转的可能。 微博上各路大V不断地贴出各种分析图表和形势预测分析。 还有的星座分析专家,专门从星座的角度分析了这位白氏少夫人,是否有能力成为白氏集团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总裁。 更有甚者,立即向某电总局,立项申请拍摄一部电视剧,剧情大纲都还是热乎的,从各种各样的海角八卦贴中动拼西凑,就成了。 “切,个个都是我的朋友同学,还有这个知名财经界人士,什么叫做挟帝国公主以令诸侯??真能想!他怎么不去当作家啊?!” 简南将新闻页面关掉,看向书桌前的路衡,问:“你今天怎么会来?不是说,现在要尽量避免我们两个见面,以防秦家那边猜到点什么吗?” “我来给你送点东西。” 说着,路衡将蓝缎盒子放在了简南的面前,英俊面庞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上任礼物,有些迟了,不过还是希望你会喜欢。” 简南好奇:“是什么?” “玲珑红豆手链,之前和朋友去了一个拍卖会,见到了,是位华侨拿出来的藏品,据说曾经在某人公主的身上戴过,一共有七颗,” 那是一颗颗圆润红豆,似乎经过了前几任主人的日日抚摸,光滑又细腻,摸上去还有种淡淡温润气息,里头却隐约可见骰子的模样,制作精巧,估计当初也是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得来的,又是存世几百年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也就几百万的东西,和当初厉北送你的那枚印章差远了,你不收的话,那么我要开始怀疑,是不是礼物不够分量了哦?” 当初那枚印章最后拿出去卖掉用来补上金茂度假村项目的现金流,其实也是物尽其用,自己没留下收着,但路衡这么一说,倒是令简南不好意思起来。 路衡说的没错,同样都是哥哥,收了一个的礼物,另一个却不收吗,的确是会令人想歪,简南犹豫再三,最后点头收下了。 路衡见简南郑重地将其收进了手边的柜子里,这才放心了些,微微一笑,问道:“过几天你应该得去白氏大厦上班了,想好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要怎么烧了吗?” 简南好看的峨眉微微蹙起,愁眉苦脸地诉苦:“你不是都看见了么,这些人,简直唯恐天下不乱,都在网上胡说八道些什么劲儿,我倒是有计划,不过得慢慢来,现在白氏集团上上下下,从各大董事到厕所的清洁工阿姨,都在睁大眼睛看着我如何行事,要是下手太狠了,估计会引起很大的反弹。” 这群老古板,总觉得被她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了头顶上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昨天被张固安射到的那一枪,胸口现在还隐隐作疼,浓黑的淤青像是用水墨颜料染上去去的,青红交加,看着吓人的很。 昨天随手涂了药膏,但好像是没用,今天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得去医院一趟,认真抓服药吃一吃,现在她可是带着团团小止还有秦厉北三个孩子的奶妈,可不敢让自己的身体健康出现任何问题。 “你怎么了?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昨天没睡好而已,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 刚才简南出神的时候,路衡似乎说了个谁的名字,简南没听清楚,便又问了一遍。 “哦,是张固安,听说,你派人将他扭送警察局了?” “是啊,他自己作死,也就怪不得我了,其他人暂时没什么可以一击致命的把柄在我手里,所以也没想马上动,不过张固安那天在会议室动刀动枪跟疯了一样地要咬人,会议室的闭路电视,那可是送上门口的证据和理由,不用白不用。” 简南笑得鄙夷,扭送警察局还只是一个开始,她后面还有很多招数等着往张固安身上实验呢,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兴奋啊,原来折磨敌人,是如此有趣的事情。 对了,将张固安扭送警察局是私底下进行的,没有对外公布,路衡是怎么知道的呢? 简南后知后觉,开口想要问,抬头看向背着她走向落地窗的路衡时,又住了嘴,路衡和唐嫣然的关系,唐嫣然和江云的亲密举动,还有江云作为纽扣一样的存在,连接着城南别墅里头的苏妈和城东的兴和曹爷,好像是一张网啊,继续延展开去,不知道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最后又会将哪些人笼罩其中,简南有点不确定了,犹豫着,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中午有行程安排么,没有的话,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去哪儿?” “去接触一个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的圈子,那里应该会很好玩的,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有美女和帅哥呦,各形各款都有,包君满意。” …… 今日阳光很好,相比较于夏日的烈日,春秋的薄阳,路衡还是更加喜欢冬天的日头,静静从厚厚叠叠的云层后头冒出来一个小尖尖,像个调皮的孩子,光线从玻璃幕墙外折射进来,在脸颊上变成了淡圆的光晕,轻轻摇曳。 这样的天气,应该做些什么呢?路衡想,应该是要煮上一壶咖啡,亲手烤上几个小甜点,抱着书,和心爱的女人躺在花园玫瑰丛中的躺椅上面,他为她读诗,她安静地睡着。 不过,那些都是幻想,对于他来说,在如此梦幻的好日子里,他要做的是想些阴谋诡计,将通向成功道路上阻碍自己的人,统统消灭。 路衡偷偷地在简南看不见的右手侧掐了下自己,这才从漫无边际的灵魂飘飞中清醒过来,点头道:“好,那我就跟着你去见见市面了。” “也不算是什么见世面啦!”简南不好意思地挠头:“我也是第一次去,就是觉得好玩儿,而且,也有个认识的人在那里,之前帮过我一个忙,虽然她一直说自己现在过的挺好,我还是想着亲自去看看,才放心呀!” 路衡此时并没有多想,而门外想起来敲门声,在得到简南的允许后,外面的人才走进来。 “张老师,怎么会是你啊?怎么了么?是团团上课不乖?” “额,少夫人,这份工作我实在做不来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简南抿唇:“怎么回事?” 她是不怕老师来向她告状说,团团和秦厉北上课捣乱不认真听讲的,团团对于学习一直很认真,而秦厉北最多也就是打打瞌睡,并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所以至今,还没有老师会主动来找她,说出‘另请高明’这样的话来。 而且,这位老师才来了俩礼拜不到吧? “其实,小少爷和先生的艺术细胞,额,少夫人,我明说了吧,小少爷和先生在乐曲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天赋,要不,还是算了?” 唔…… 她一直想要让团团成为一个会弹钢琴的优雅的绅士来着呢…… 她的宝贝小绅士啊…团团那么聪敏,或许还能拯救一下? 简南这么想着,干脆起身,看向她专门请回来教授团团乐理知识的张老师,不好意思道:“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看完之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 现在是特殊时期,简南担心团团到学校里面上课,会中途被人绑走,这样的事情她自己便在年少时候经历过,自然是不想冒着团团也经历一遍的风险,于是乎为了给团团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简南专门在三楼准备了一间上百平方米的书房,里面各种团团所学习课程中需要用到的工具,琳琅满目依次摆放。 简南推开门,顿时觉得自己的耳朵被玷污了,天阿鲁,究竟是哪位道友在渡劫,被天雷摧残得如此哀怨,她都快翻白眼晕过去了! 张老师一脸痛苦:“少夫人,您自己也听到了,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音乐细胞这种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您还是不要勉强了自己了吧!” 简南小声嘟囔:“可是,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见过呢?” 她还以为,团团一直弹得很好呢! 倏忽间,简南突然想起来,当初自己为了不让外面的声音打扰到团团,便特意提高了这间房间的隔音效果,所以说,简南摊手,她才一直没有听见这魔音穿耳一样的琴音…… 哈哈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简南立马道歉:“对不起老师,是我为难你了,但是,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我可以多给一点工资?” 张老师面如土色,手抖得跟被电击了似的:“不!不!不!钱我不要了!” 简南见此,也总不能真的继续为难,只好郁闷地将张老师送了下去,而在他们离开后,团团蹦到了秦厉北身上,两人笑嘻嘻地咬耳朵。 “叔叔~真的耶~像你说的~我真的不用学钢琴啦~我们今天晚上继续开黑吧!” …… 城东,曹宅,曹爷端着药捏着鼻子灌了进去,嗓音沧桑:“你的意思是,将来,白氏集团会成为万秦旗下的子公司之一?” “会有这样的结果出现的,曹爷现在尽可以考虑看看,要不要和我合作,毕竟,之前元北和兴和的账,是秦厉北和甄客做下的,至于我本人,还是很希望能够和兴和有一个完美的合作。” “你说的也挺对,毕竟,白家八抬大轿娶回家的,可是秦家的闺女儿,秦珂的掌上明珠,我听说,昨天秦家的婚宴上,秦南和秦珂还站在一起拍了照片,是不是真的啊?” “是,就站在秦老爷子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