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重返十八岁(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一章:重返十八岁(一)

简南说要带着路衡去见识一个新世界,但是路衡没有想到,新世界竟然会是在城东的一所中学校园里,难怪简南临出发前,特意嘱咐他换了一身较为休闲的服饰,而简南自己则是T恤和牛仔裤,一头乌黑柔顺的地长发,则是高高挽起,扎了个马尾辫,这次连淡妆都省了,直接素面朝天出门。 车子在离学校还有一个公交车站的距离时,简南便让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准备用两条腿走过去,路衡有点弄不明白了,简南是想做什么,联想到刚才简南和老师的一番抱歉,难道是为了提前为团团准备好以后要考的中学? “阿南啊,你会不会,想的有点远了?” 毕竟,团团现在也才是个五岁的孩子啊! “什么?” 简南还以为自己今天拉着路衡来这边的小心思被看出来,抹着鼻子有点心虚,低着头不动声色地转换话题,“之前,路衡你不是说过,在长大的路上,如果有家人陪伴的话,那就好了么,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当当当,今天的路衡,是十八岁的路衡啊!” 简南努力地想让自己笑起来,她心底的疑惑,会在今天得到一个解答,但是刚才说的那番话,也是真心实意的,一个人磕磕绊绊地长大,这种感觉,没有人比简南还要来的明白。 但是同时,她又是幸运的,毕竟童年时候有白月笙,后来进了秦家,又遇见了秦厉北,她身边总算也是能够有一个人存在,不至于太过孤单。 然而路衡身处孤儿院,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简南想来想去,总算是折腾出了这么一回‘重回十八岁’,留点记忆吧,不至于垂垂老矣时,连回忆都一无所有。 “我们都变年轻了,是吗?” 路衡没有多问简南为什么这么做,他很感动,有个人能如此对他的事情上心,这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事情了,抬起手臂,本想自然而然揽住简南的肩膀,但手停留在半空中半晌,还是没有落下去。 路衡收回手,而简南此时转过头来,微微偏头,见路衡举止怪异,抬眸浅笑道:“你怎么啦?该不会是那时候,路衡学长,是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经常打架斗殴爬墙闯祸惹得老师很头疼的学生吧,现在进了学校,害怕了么?” 简南故意挑事儿,路衡愣是硬生生地将手拐了个弯,轻轻拂掉了她头上的枯黄落叶,无奈地捏了捏简南的脸:“你哥我是那种人么?我可是三好学生的代名词啊,高等微积分,你哥我现在还能一分钟给你解出来呢!” “嘿嘿嘿~~~知道你厉害啦!走吧,今天咱们就好好地重走一趟高三生的生活吧!” 今天学校很安静,体育场上有一班级正在上体育课,男老师集合后直接让同学们自由活动,几个男生便分成了两队打对抗赛,小伙子们个个年轻热血,又带着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儿,你来我来,毫不相让,场面一时间倒是十分紧张有趣起来。 突然,红队的前锋摔了一跤,不能上场了,蓝队队长看了看周围,一眼盯住了路衡,挥手道:“哎!那边的那位同学,要过来一起吗?” 简南戳一下路衡,眯着眼睛偷笑:“嘿嘿,高中生路衡,同学喊你呢!快去啊!” 话落,简南拉起路衡的手,往篮球场上跑去:“来啦来啦!我这位同学的篮球打得不是很好,你们多担待这点儿哈!” 说着,简南握拳,在空中挥了挥,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喊道:“看好你呦!” 上半场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简南原想着路衡拿惯了手术刀的手,应该不适应打篮球这种容易伤手的运动吧,谁知道,运球过人,三步上篮,一个虚招,迷惑了敌人的眼球,直接三分球进! 整个篮球场都快沸腾了,优越的长腿在场中奔跑,带着简南和 简南本是来带着路衡重走青春路的,结果反而自己热血重燃,跟着一群小朋友手舞足蹈地挥着小旗子,喊加油喊得起劲儿。 “路衡!加油!加油!你是最棒的!” 喊完之后,嗓子有点哑,又觉得刚才的台词实在是太羞耻了,明明就是两个孩子的妈,整的跟追星小粉丝似的,太好玩啦! 想着等会儿路衡会渴,简南便拉上一边的同学溜去了小卖部买了水和毛巾过来。 路衡又进了一个球,全场欢呼雀跃,他充耳不闻,径直回眸看向简南所站的方向,但是那里原本应该站着的人不见了,周围都是人,只有哪个位置突兀的留了个空出来。 巡视全场,各式各样的笑脸都有,每一张脸上都写着陌生两个字,刚出过汗的身体,刹那间犹如跌进了冰水里,寒意从头顶盖下,四肢百骸都冻僵了,冷得他直打哆嗦! 路衡的心,好似也跟着缺了一块,呼呼地吹着寒风,她不见了,骗人的,说什么陪着自己,结果还是不见了,都是骗人的,无论给出了什么承诺,最后还是都会抛弃他!! 路衡手背青筋暴起,握紧了球,看向远处的篮框,在最后的三秒内,奋力一掷,瞬间,在万千期待中,球进了!比分追平,直线球,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一击即中! 红队队长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嗷呜一声冲过来抱住了路衡,其他队员们也兴奋地冲过来,将路衡团团围住,大有每个人都要来抱一抱的势头。 路衡根本没有空搭理这些人,他抬步便要走,简南不可能走得那么快,他现在追过去,或许还能追的到,可是,人往哪儿走了?! 就在路衡愤怒指即将破表发飙的时候,简南迈着小碎步,怀里抱着一大堆的毛巾,很是欢快地奔了过来,大老远的,一样便看见了在她原先位置,被众星拱月环绕着的路衡。 看来,比赛应该是赢了!她就知道,路衡一定是厉害的! “嗨!!都过来拿水啦同学们,还有毛巾,运动之后擦擦汗!” 小伙子听见了简南的声音,忙跑过来帮忙搬东西,简南随手拿了毛巾和矿泉水,刚刚站直,便被一股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强大力量给抱了个满怀! 简南没站稳,差点便要往后倒去,不过这位死死抱住自己的男人,力量大到足以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纹丝不动,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怎么了?” 熟悉的味道,她的主人是谁,简南再熟悉不过,下意识的挣扎动作渐渐放缓,简南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我以为你走了。” “哈哈啊,我就是看你们打完球之后会很渴,就去给你们买饮料了,我怎么会走啦,咱们一起穿越时空来到这里,要走的话,当然是一起走啦!” 简南动弹不得,只好尝试着口头谈判:“你先放开我吧,先擦擦汗喝口水。” 过了会儿,路衡才堪堪松开环着简南的手,简南得了空隙,狠命呼气吸气,这才活了过来,仰头看向路衡的时候,竟然发现他满脸都是汗。 “你赢了么?” 简南叉腰,好奇地往旁边瞄了瞄,这才发现,咦?他们旁边怎么突然间围了这么多人,还众脸懵逼状态o((⊙﹏⊙))o?? 路衡眼里只盯着简南,脸上是满满的得意:“那当然!其实,我打篮球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末了,路衡又补上了一句:“厉北都不一定能赢得过我!” “哈哈,他以前从来不玩这个的啦,很嫌弃的呢!” 路衡猛地俯身,在两人鼻尖的距离只有一厘米不到的地方,他停了下来,充满男性气息的荷尔蒙毫不顾忌地散开来,缓缓道:“那么,你不打算夸我一下?” 刚才整场对抗赛下来,简南那句不是很好便一直在他脑海里面3D立体环绕循环播放,现在中场休息,路衡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然后,最好能的一个简南的亲口盖章承认。 简南瞅着他认真解释的模样,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凌乱地贴在额上,清澈的眸子没有了往日里的重重心事,反而像拨开云雾的天空般,碧蓝如洗,美得干净清爽。 竟是一时间痴了,秦家的基因果然强大,秦老爷子的每个孩子,似乎外表皮囊都很不错,其中,秦厉北的容貌最具有极致的掠夺性,只看一眼,三魂七魄似乎都要被他收走,沦为美貌的奴隶;而路衡则是最为温润儒雅,一汪看不见底的清泉;秦世勋,华贵的世家公子。 不过,无论是谁,每个人都拥有着那种令人甘愿臣服于西装裤下的无能为力感。 “欲扬先抑,这是一种表达手法,哎呀,理科生不懂的我不怪你啦,咱们谦虚一点儿,现在你表现出了真正的实力,不是更能让他们记住你,更能吸引眼球么?” “可是……”路衡认真又正经:“我觉得,老师说的做人要诚实,还是很重要的。” 简南一个白眼翻过去,直接将毛巾丢了过去,怒道:“你自己个儿,擦擦汗吧,等会儿喝水的时候先喊着一会儿,再慢慢地喝进去,剧烈运动后喝太快,对身体不好的!” 两人说话的时候,红队队长从人群外围中挤了进来,跟路衡说话的时候,却是盯着简南:“你们是哪个班级的,新转来的学生吗?我以前没有见过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