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重返十八岁(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二章:重返十八岁(二)

“是啊,你的球技的确是挺不错的的,和队友之间的配合也有,你要不要考虑进我们校队啊?我们全市运动会的时候,可以大展身手,说不定还能夺得全市中学生篮球赛的冠军呢!还有奖金哟!” 一旁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可爱女生凑了过来,摇头晃脑地附和道:“是啊是啊,一万元呢!到时候篮球队每个平分,咱们又可以出去大搓一顿啦!” 女孩儿红着脸颊,偷瞥了路衡一眼,继而迅速低下头去,软软道:“我叫做唐果,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简南无意中看见唐果含羞带怯的小目光,心里头一乐,果然啊,长得帅的话,就是比较有竞争力优势,这不过就是打了一场篮球赛而已,竟然就有小姑娘跟着过来打听他的名字了啊! 简南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戳了下路衡的手,乐呵呵道:“唐果同学问你呢,你快点儿自我介绍啊!”说完,还眨眨眼睛,这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还不赶紧的,呆着做什么啊? 路衡盯着简南看了一会儿,就在简南都快憋不住,准备帮他开口的时候,路衡却伸手在他头顶狠狠地揉了一把,力道不大,带着无可奈何的气愤。 简南懵逼,这个动作,除了秦厉北之外,没有人敢这么做了。 “路衡。”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路衡放下了手里头的毛巾,随手将额前刘海往后一撸,拧开了矿泉水瓶盖后,将水递给了简南,以命令的语气:“你先喝。” 这一路抱着毛巾和水过来,累得满头大汗的,谁让她做这些事情了,旁边这么多的人,就不会多找些人一起帮忙。 简南接过,喝了一口胡便又将水递了回去,唐果害羞地低下头,小声嗫嚅,问道:“路,路衡同学,我以后,可以经常来看你打球吗?” 听见这话,简南立刻明白了些什么,唐果真的是好可爱啊,年轻的直率真好,喜欢了就直接点儿,比她们这些老人家,勇敢了不知道多少倍。 简南往旁边稍稍站了些,捂住眼睛做‘你魅力大不关我事’状,嘴角憋笑憋得辛苦,路衡看她那样,明明就是在看热闹的状态,这些小孩子,喊他叔叔都绰绰有余,全天下恐怕只有阿南这个小丫头看热闹不嫌事大,还非得拿他取乐。 “不好意思,家教比较严格,这个问题,你问她吧,她回答你的话,才算数。” 话音未落,路衡修长白皙的手指,随意一点,指向了在一边的简南。 顿时,简南收获了,篮球场上,路衡的小迷妹们,无数的或惊讶或审视或谴责或羡慕的目光……唉呀妈呀,好像玩得有点大…… “呵呵~呵呵~” 那时候,十八岁的路衡,其实应该,也是很受欢迎的才对啊,明明就是个柔和又温暖的邻班学长,总能惹得学妹们脸红心跳食欲不振的那种! “没关系啊,喜欢你,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啊!” 简南内心一阵激动,正欲说点什么,路衡却拽过了简南的手,往外走,由于路衡的身高优势太过明显,廯还围绕成一圈的同学们,主动为他们让出了一条路,简南在懵逼中,机械地被路衡半拖半拽地拽走了。 …… 教学楼的树荫下,光晕斑斑点点,氤氲在路衡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映下一片阴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简南竟然觉得随着自己的呼吸,一颤一颤的,还有不少的光影碎片,落在了路衡的鼻尖,薄唇,肩头…… 像是调皮的小精灵,挥舞着翅膀绕着天使飞舞,简南偏着头,看得出神,脚下没有注意的时候,竟然往前一颠,摇摇晃晃地便要往石板上面扑去。 简南内心大呼握草,这会儿摔下去,不死也得毁个容,那些尖锐的石子仿佛恶魔龇牙咧嘴地对着她笑起来,笑得恶狠狠。 “哎呦我去!!!” 惊呼声未定,简南却被一双臂膀搂住,死死地紧紧地箍着她,又是他,他不是走在很前面了么,什么时候回过头来的,还如此及时,接住了她。 两人贴的很近,风吹过小路,树梢,带起了满树的叶子沙沙作响,漫天的樱红色小花纷纷扬扬,缤纷烂漫,花香清淡,调皮地萦绕在鼻尖。 头顶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没事了,睁开眼睛看看。” 简南悬着的一颗心,缓缓地落回了原处,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陪着,她都会觉得安心无比,或许,在这一点上,她和路衡,是很像的,只是,想要有家人朋友陪伴,余生太过漫长,不想最后一个人孤单地走过黄泉,一生一世的俗世生活,竟然连忘记前尘的孟婆汤,都喝得毫不犹豫,不痛不痒。 路衡看着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顾盼流涟的眸子,琉璃色的清澈透亮,他看见了她眼里、的叶子,花,还有……他自己…… 真好啊,没有其他人,没有秦厉北,没有白月笙,她的眼里就只要自己。 像是一场梦,路衡想,如果是梦的话,那么可以续费吗,一分钟多少钱,倾家荡产都好,再停留得久一点,他付得起这个代价。 卸掉偏执阴郁,愤懑仇怨,满身铠甲和尖刺的自己,将这些全部收到身体深处,只露出最柔软的那部分,想要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怕自己一不小心会伤了怀里的这个小丫头。 简南惊魂未定,周围有学生走过,在校园里看见这一幕,不亚于在街上看见复活的恐龙,纷纷惊讶地多看几眼,再加上路衡优越的脸,有的同学还激动地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这是新来的同学们?还是也是来拍戏的啊,咱们学校要火了啊,北校区有剧组在拍《小麻要革命》,现在这里是在拍什么啊?” “应该有摄像机吧?咱们快找找看啊!” 突然,一声怒喝:“你俩干什么呢?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还不赶紧滴给我分开!” 简南被这公鸭般的破锣嗓子吓了一跳,路衡却是冷着脸淡淡地看了过去,教导主任一看,觉得这人莫名眼熟,他好像在哪儿的报纸上面见过。 而且只是被看了一眼而已,他莫名竟然觉得腿软,真是疯了,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虽然想着不用怕这两个妄图挑战教导处权威的学生,但是,教导主任在路衡的眼神下,还是小声了许多:“你们俩哪个班级的,班主任叫什么名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敢公然在学校里面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把你们爸妈叫来!” “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就是……” 路衡拉着简南的手,上前一步,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简南面前,消瘦的背影,如一顶安全罩,将简南护在了里头。 “……叫家长?嗯?”路衡不屑:“呵,不好意思,我是孤儿。” 尾音还在空中和樱红小花缠绵,简南却已经反手拽住路衡往后面跑了起来。 “对不起啦老师,我们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您放心啦,我们不会给学校丢脸的!” 教导主任风中凌乱:就算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但是早恋就是不对的!这两人是要做什么来着?竟然跑了?竟然跑了!!竟然跑了啊!!!气死他了!他一定得好好的把人抓回来,好好地教育一顿! …… 简南拉着路衡一通狂奔,明明冬季的风,吹在脸上是冷的,但是简南觉得现在很暖和,这样很好啊,他们正奔跑在校园里面,对了,这条路应该是通往北校区的,他们干脆现在就过去,见见大美女好啦。 简南很紧张,连带着手上的力道也控制不好,拽得手腕有点疼,路衡却什么也没说,反而笑了起来,古井无波的眼底,都仿佛随着简南颠颠的马尾辫,荡开来一圈一圈的波纹。 他是疯了啊,还记得刚知道秦厉北对阿南的心思,知道阿南是秦厉北的妹妹那会儿,恶心过秦厉北的龌龊,现在,他内心阴暗深处那些不能与人说的那些感情,若是被人知道了,也是会招人厌恶,鄙夷,最后落得人人唾弃。 “咱们去哪儿?” 阿南啊,你再在我身边,我会做错事情,到时候哪怕地狱,我也会卑鄙无耻地想要拉着你,一起走啊,怎么办…… 简南回头,脸上堆满了调皮的笑意:“等会儿就知道啦,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被教导主任逮着呢,本姑娘以前也是个乖学生呢!” “别跑了,就算追上来了,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简南以为他是说笑,也没多想,神秘问道:“知道当学生,每天有一件必要必须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上课?” “哈哈哈~~时间到啦,挤食堂吃饭去吧~” 简南把手举得老高,在路衡面前晃了晃,她已经停下来了,指尖划过他的掌心,引起心头的地震,他连低头去看一样那双刚刚还牵着他的手的勇气都没有。 喜欢一个人,就算捂住了嘴巴,爱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