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重返十八岁(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三章:重返十八岁(三)

中午放学的时候,一群群学生涌进食堂,密密麻麻地聚集在各个小摊面前,翘首以盼等会儿由打饭阿姨放在餐盘里面,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想想就觉得美妙极了。 而简南和路衡,现在也是跟着学生挤在人海中,闻着饭香,饥肠辘辘地想吃饭,想得想要哭一哭,而前面还有好几个人挡着,简南虽然伸长了脖子,愣是没有看到今天食堂准备哪些菜色! 路衡人高,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宽阔视野,“宫保鸡丁,洋葱炒蛋,清炒小白菜,南瓜炒肉,鱿鱼炒青椒……” 简南抬头,正好对上路衡的眸子,笑意盈盈,带着满满的得意之色:“等会儿想吃哪个?” “都要想吃可以不?” 简南双眼冒星星,不自觉地砸吧砸吧嘴,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比起现在每每出门应酬,菜单上华而不实的菜色,这些才是真正的美食的。 “阿南,你是猪啊?” 简南额头砰地一下出现了一个井字号,这真的是天底下对她的属性判断的最正确的了,她曾经想当一个美食家来着,不过后来听吴心意说吃多了会胖,在胖和瘦之间做选择的话,简南坚决地选择了瘦成小仙女儿~ “不吃了!哼!不吃了!” 简南故意地闹脾气,正好这时候前面的人端着餐盘走了,她立马跟上去,隔着玻璃,盯着那些猪蹄排骨南瓜娃娃菜流口水,哇唔,都说城东中学的食堂是北城一绝,还真的是啊,如此色香味都属于顶级了,难怪学生以此为豪! “同学,你吃点儿什么啊?快点儿的,后面的同学们还等着呢!”打饭阿姨催促道:“都是大师傅亲自把关的,都好吃,今天吃这个,明天吃那个,换着吃,才不会腻歪!” 简南心里头觉得打饭阿姨这句话说的很对,便打算挑几样就好,谁知后面路衡却开口了,说:“这上面的,全部一样给我来一份,我们打包。” 简南回头,发现此时所有的学生们都在看他们两个,他们就像是动物园里面任人观赏的野生动物,她偷偷拽了拽路衡的衣角,小声嘀咕:“你疯了啊,我们怎么吃得完!” “我家有头叫做阿南的小猪仔,她的胃口好,吃的比较多,我得为她考虑啊,是不是?” 路衡嘴角弯弯,轻笑,明明说着令人讨厌的话,可简南觉得自己才是疯了的那个,因为她竟然从路衡的语气中,听出了满是宠溺的味道来。 “……你!” “来,都打包好了,专门给你们装了个大袋子,比较好拿,你们记得小心点儿,轻拿轻放,千万不要洒了啊!” 打饭阿姨还在叮嘱,路衡已经凭借着手长,双手擦过简南的耳畔,从窗口将袋子拿到了手里,他就着双手拥着简南脖子的姿势,原地转了个圈,手贴着她,双手开路后,手肘半搭着她的肩膀,将人拐走了。 “来,让让哈!让让!谢谢!” 简南还在懵逼中,这是怎么回事?路衡这是要做什么?这么多菜,他们怎么吃的完啊,而且刚才,那个动作,哇唔,好帅耶! 和此时的简南有着同一种想法的人还不少,而且绝大一部分,都立即成了路衡的迷妹! “哇塞!好帅的男生啊!哪个班级的啊!竟然没见过,我真是瞎了!瞎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男子,快点儿告诉我,他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几班几号,学习成绩在年段排名第几!” “哎呀,你问人家排名第几要做什么?” “人家要为以后孩子的智商着想嘛~!” 简南还未走远,听见这话,差点儿没有一个踉跄往前倒去,这话说的,联想能力太丰富,竟然连孩子都想到了,要是她的话,她,过去的她,十八岁的她,好像,也是差不多的。 “一眼万年,连以后我们的墓碑葬在哪儿,我都想好了。” 第一眼见到秦厉北的时候,便上了心,那时候并不知道那就叫做喜欢,男女之情的喜欢,后来的后来,会在梦里面,想着要把家安在哪儿,生几个孩子,都取什么名字,孩子将来上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都一一打算好了。 思及此,简南低头默然不语,暗道自己又是想太多了,太过刻骨的回忆真的不是个好东西,只要他还在,她便没有办法摆脱如黏丝结网成的囚笼,连出来玩,都能自觉自发地回想到和秦厉北有关的事情,她真的是够了。 路衡不知她竟是想到了秦厉北,才突然沉默了起来,便有些难受了,忙道:“阿南,生气了?我,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 今天是为了让路衡弥补过去心中的缺憾而来,可不能让自己的私事儿莫名其妙地影响了路衡的好心情,明明是,很难得才笑起来的路衡哥。 “嘿!有没有被我吓到?哈哈哈~~~你可别忘记了哈~~” 简南扬起下巴,骄傲地说:“你可是我哥哥耶,我是爱吃的小猪仔的话,那你是谁啊?猪哥哥么?哈哈哈~~路衡~~挖坑把自己给坑死了吧~~~” 简南笑嘻嘻,路衡一愣,想着她这样说,好像也是没有错的,她说,他是她哥哥…… 路衡这么想着,也没有那么生气了,反而高兴起来。 “是啊,猪妹妹!” “What?”简南瞪圆了眼睛,路衡啊路衡,你这可真的称得上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象征了哇,咱们可是兄妹耶,有必要如此相爱相杀么? “猪哥哥,真的,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咱们俩之间会成为仇敌的,不共戴天的那种,所以,现在还给你一个机会,赶紧改口!” 简南举起小拳头气势汹汹地威胁,哪知道路衡根本就不在乎,就像用人用掐着他的喉咙一般,声音尖细地道:“这场战争,难道不是你挑起来的么?我才是那个可以给你机会的人,赶紧给朕跪下认错,否则朕便再也不来你的寝宫了!” 简南一哼,瞥过头去,对于路衡突然的放飞自我,期初还有点不适应,但是想到第一次和路衡见面的时候,第一次和路衡一起吃饭,带着那时候连路都还颤颤巍巍走不稳当的团团,一起跟着夏铮在草地上疯玩儿的时候…… 路衡,也是这样的啊,喜欢说笑话,玩和角色扮演的游戏,连呼吸,都是温柔又轻松的,将身为孤儿,寂寥的,愤懑的,对这个世界的绝望,都掩盖的好好的,丝毫看不出来。 “路衡,真的,国王陛下不是你这样说话的,你看过电视没有,通常这么说话的,是国王陛下身边的……” 简南瞬间脑补了路衡挥着手里的拂尘,在金銮殿上高声宣读上朝的样子,死撑着不笑道:“别生气哈,虽然是如此不堪面首的事实,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毕竟,像路衡哥哥您这样样外貌优秀的太监公公,还是帅的,真的,你相信我,我……” 路衡的脸黑了,顿时觉得哪儿莫名的疼起来,这小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不跟你闹了!” 路衡服输,这时候,简南才发现她被路衡带着,竟然走着走着,走到了学校的花园处,这时候吃饭时间,在这里的学生并不多,路衡找了张位置偏僻,但是安静得很的石桌子,将一袋子满满的外卖盒放了上去。 正欲说话,却听见一棵树后面,传出来了细碎的,呻吟声。 “……” “……” 路衡和简南互相看了一眼,皆是二脸懵逼,两人都为人父母,对于男女之事,不是毫无经验,当然知道这样的声音,究竟是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路衡毕竟是个男人,面对如此场景,一时惊讶过后,也就剩下了怒气,是的,怒气,这是学校,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做这种事情,简直是败坏学校风气! 而简南,则是很囧,两人不过就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吃顿饭,谁知道还会遇见,现场直播? “我们……”简南做口型:“怎么办啊?” 走不走,现在走,会不会惊动后面的人,到时候四人相对,那才是尴尬到了极点,简南一点儿也不想要体验那种被迫围观的感觉,之前在晚宴上的那次,可就把她吓得够呛了!! 然而,在那棵树龄悠久的老古树后面,被树干完美遮掩了身形的两人,竟是一点想要停下来的一丝迹像都没有。 黏腻难耐的细碎旖旎,在路衡和简南心照不宣地尴尬安静下来后,便变得实在是太过安静了,除了两边的林中,树叶沙沙响动,便没有其他。 两人屏息以待,突然,路衡抓住简南的手,便要原路返回,简南舍不得那一袋子好吃的,便执拗地回头一把抓住外卖袋子,将它用力一提,正准备跟着走时,却不期然,在这个角度,看见了,那个男人,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身形颀长,一身黑色布料将另一个人,完美藏在了身下。 等等,身影,还有声音,脑海中闪过一道黑影,但是太快了,有什么东西抓不住,但是简南知道,那是很重要的,她遗漏掉的很重要的事情。 “告诉白少,他要做的事情,我都会帮她办好。” 是他,那个,一年多以前,在她作为秦厉北女伴去参加的那场商务晚宴上,在走廊不小心撞见的男人。 他应该是认识白月笙的,不过,整个北城,认识白月笙的人也不少,但是,能被她撞见两次办事儿现场,不得不说,她和这位男士,还真的是,孽缘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