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剧组遇险(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六章:剧组遇险(二)

唐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简南盯上了,这边收拾好了手里的工作,便抱着小本子欢欢喜喜地跑到江云面前去了。 小蓝的警惕性高一些,但毕竟也还是半大的孩子,见唐果如此高兴,也就没多想,也跟着到了江云的专属休息区。 这就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眼睛识人程度了,简南和路衡刚坐下,话还没有聊几句的时候,便听见旁边有人欢呼雀跃的奔过来了。 “路总啊,真是大驾光临,您是来探我们江云的班吗?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我们好准备准备,欢迎一下啊!” 说话的是剧组的执行导演老周,一头非主流红毛,在头发上面扎了个小揪揪,真是有点诡异的搞笑点,简南没忍住,多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倒是将老周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老周没见过简南,而且今天简南的穿着打扮,也实在就是个普通的学生姑娘,但是,现在圈子里这些有钱的喜欢女学生,也不是秘密了,老周察言观色的本领也不是水的,不着痕迹地将简南打量了一遍。 “不必客气,也是陪着朋友来看看,剧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陪朋友来的?难道是这个女学生? 老周不由得开始脑补了,难道真是那种关系,这个女的也想出道拍戏,所以准备来他们剧组占个小角色,借此出道? 那么,江云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难道真的是失宠了? 短短几秒,老周已经将前后左右的可能都想了一遍,紧接着小心翼翼地问:“是这位小姐吧?那么正好我现在有时间,路总给我个机会表现一下,让我带这位小姐到处走走?” 这话正中江云下怀,路衡出现的突然,她有很多话想问,因而若是老周将简南带走,有些不能让简南听见的话,也好说出口。 简南也是想要这么做的,她一盏瓦数直逼千万的电灯泡在这儿杵着,估计什么也看不出来,还不如主动先走开一会儿,从别人口中打听些什么。 “好啊,那么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不要紧的吧?” 简南问路衡,路衡点头,似漫不经心,似警告的看了老周一眼,老周立即心领神会,在新换面前,旧爱的一些事情,的确是不能多提起来,老周微笑着点头,给了他了然的眼神。 …… 简南招呼着唐果和小蓝一起跟上,三个人便高高兴兴地跟着老周到处溜达去了。 江云见她们已经走得有点远了,这才换上了一副委屈的眼神,看向路衡:“你怎么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还跟着简小姐一起来的,不是说,不能见面了么?” 江云说话的腔调拿捏得很好,多亏了她在出道之前南娱专门为她安排的一些演艺课程,因为是白纸一张,倒是学了个十成十,想要刻意模仿一个人的声音语态,并不难。 路衡收回看不见那人身影的视线,这才看向江云,不耐烦地问:“你在她面前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一直都是按照之前说好的,去城南别墅刷好感而已,是简小姐,对我,路总,我总觉得简小姐对我有种莫名的敌意。” 她这么久以来,依靠自己得到的信息也大概地猜测到了一些有关他们的纠缠交集,路衡不是喜欢简南么,如果他知道简南和秦厉北的不清不楚,她就不信了,作为男人,路衡忍得下这口气。 “每次我稍稍和秦先生靠近一点点,简小姐都跟要吃了我一样的!” 路衡目光沉沉,扫过江云的脸,继而命令道:“和她保持距离,闭好你的嘴,守好你的本分,要是让我知道,她从你这里知道了点儿什么,希望到时候,你洗盘子的手艺,不会过于生疏。” 江云心里头愤愤不平,她现在已经是红透半边天的一线女明星了,就不信了南娱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彻底毁了她! 然而,江云觉得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跟略好难过撕破脸,毕竟她还要靠着这部戏,冲击今年的报爆款电视剧女王,后期宣传和一系列活动,都需要南娱的撑腰。 “好,我明白的。我们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但是,如果简小姐猜到了点什么,套我的话呢,怎么办?” 末了,江云还是添上了这一句,上次在城南别墅的茶室,简南看似温和无害的一番泡茶聊天,可是真的吓到了她,那样的女人,明媚如春花,却是黑色的玫瑰。 路衡突然笑了,自带风情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陡然释放出的冷峻气息,令江云忍不住打了个冷哆嗦。 “呵,你不是还有个曹爷?财大气粗的,这口锅,他背得起。明白了?” 脸色灿白的江云忙不迭地点头,唯唯诺诺:“明白了。” 曹爷和她,路衡又是怎么知道的? 江云不由得想,难道一直以来他都是明白的,所以,明明就坐在自己面前,不过半米的距离,却比亿万光年还要遥远,所以,她一直没有得到过这个男人的真心,才会连偶然施舍的光都变得忽明忽暗么。 …… 这边,简南听着老周的介绍,却是心不在焉,路衡看起来,并不像是和江云熟悉的关系,而且,路衡和厉北的关系之前便一直不错,就连元北集团也是临危授命,一手撑起来,直到现在也为有过抱怨。 路衡他,实在是没有必要找江云来暗地里调查城南别墅的布置图,其实现在想想,她是有点草木皆兵了,或许,站在江云背后的那个人,是城东的曹爷才对。 当初因为南国娱乐城建在城东的事情,曹爷和秦厉北的冲突,应该就是导火索,只是,简南不明白,江云已经得到了她的保证,南娱也会尽全力捧着她,为什么江云她还不满足,竟然还愿意和曹爷扯上这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不知道这位小姐您,如何称呼啊?” 老周笑眯眯的,脸上的褶子都皱成了一圈,“路总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来探班呢!” “哦?之前也来探过班吗?” 简南随口一问,也没抱多大希望,但是,老周眼珠子一转,这中看起来就单纯的学生妹,正是好骗的年纪,将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还容易吃醋和作,只要他随便撩拨两句,这位新欢回去一闹,保不准就把路总的新鲜劲儿给闹没了,于是笑着感慨。 “是啊,路总对我们江云还是很照顾的,哎呀你看我!”老周捂住嘴,一脸惊慌地赶紧看了眼周围,见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地打哈哈:“我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千万别误会啊,这也许,就是上司看我们江云在拍戏这方面有潜力,有前途,这才多多关照了些吧!” 简南了然一笑:“是啊,毕竟是摇钱树嘛,总得好好照顾着,是不是啊?” 老周被简南的话一哽,顿时憋气,这女的看起来温温吞吞的,倒是没想到,嘴巴还挺不饶人的,不过,老周想,有这样的反应的话,应该是已经被气到了,接下来只要他在添把火…… “要说我们江云吸引人的体质啊,那还真的不是盖的,知道D家最新的樱花系列吗?我们正在谈,过不了多久就会签约!还有B家春夏时装周的走秀模特,这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了!” 老周话里话外,都带着一股我们江云最厉害的自豪感,简南看着,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如果之后,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毁掉江云,那些喜欢江云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心情呢?心疼?难过?痛恨?还是惋惜? 简南突然就想,要不然,拉拢江云到自己的阵营来也行,她要的,也不过是防备别人伤害她所重视的一切,没必要对其他人赶尽杀绝。 老周见简南不说话了,还以为是被他的一番话给吓住了,正在思考路总究竟是喜欢她自己还是喜欢江云多一些,于是糊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跟简南搭话,而是向一直跟在后面的小蓝和唐果祝嘱咐起来:“你们两个小朋友可不要出去乱说哈,等官宣之后,大家再来一起祝福江云走得更好吧!” 唐果抱着自己的笔记本,惊喜地问:“是真的么?江云姐姐真的好厉害啊,疯狂为江云姐姐打电话啦!”说着,唐果又看向小蓝,得意地炫耀道:“怎么样,我就说过,我们江云姐姐是超级超级厉害的吧!” “是啦是啦,全世界你的眼光最好了!” 唐果笑开来:“本来就是!哼!” 简南看着两个小孩子的斗嘴,笑得疏离:“那样是最好的了,毕竟江云出名了,对南娱也是有好处的,不是么?” “那是当然,路总对江云的好啊,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的清楚的,上次获得金熊奖最佳新人的时候,路总特地送来了超大的花篮,江云本想着亲自感谢来着,谁知道路总是在去出差的机场路上,专门半道拐过来的,哎呀,连面都没有见着就又走了。真是的!” “哈哈,那真的是太不凑巧了啊。” 一个人说的话里面,能信的程度有多大,简南心里有数,但是无风不起浪,看来,路衡和江云并不是没有过更多私底下的交集,但是为什么刚才还表现得,‘我们不熟’的状态出来?为什么还是和路衡牵扯上了呢…… 简南不愿意细想,装作不经意地说:“我前些天晚上,接到了一通貌似是江云打给路衡的电话,怎么,最近江云有什么实情需要路衡帮忙的么?” “电话?”老周脑筋一转,决定给于这个学生妹最后一击,他凑了过来,凑到了简南的耳边,小声说:“路总在追江云,你不知道吗?”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