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怎么会是他?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七章:怎么会是他?

路衡和江云?路衡在追求江云? 如此搭配,对简南来说,只能用诡异两个字来形容,更甚,简南细想之后震惊了,所以,是因为喜欢,才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用心护着,带着她一路在娱乐圈里面闯荡前行吗? 可是,路衡知道,江云和曹爷关系吗?知道江云与曹爷之间可能存在着交易,万一曹爷可能是想要利用江云,来窃取别墅里面的消息,甚至现在的曹爷,还盯着秦厉北不放,到时候,路衡他会选择,帮谁? 会以为爱情而站到江云那边去么? 简南的脑子里面简直是一团乱麻,各种问题和问号接连而至,惊讶过后是慌张和无措,老周亲口说的,他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吧? 思来想去,毫不亚于被雷劈了一道的简南决定,与其在这里凭着自己从别人口中得到的第二手消息进行猜测,还不如直接去找路衡,问个明白。 既然他们是家人,拥有着同样的血缘,那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地坐下来聊一聊的呢? “那边就是演员们的化妆间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没什么人在,等会儿有一场重头戏,是毕业舞会的戏份,几大主演都有参加,所以等会儿人就会多起来,热闹了!” 老周介绍着,他刚才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看见这个学生妹的眼神不对劲儿了,看来,还真的是和路总是那样的关系,只不过,这种小角色,他相信他们家江云可以处理的很好。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儿,不如下次再来看这些吧,我想先回去了。” “好的啊,我马上送小姐您回去跟路总汇合。” 老周收回手机,笑眯眯地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便往另一条路拐了过去,说:“这条路更加快一点儿,咱们走这里就好了。” 他刚才收到了江云的信息,要给这个女的点颜色瞧瞧,那么,正好,本来今天是为剧组里面的女二号准备了一份‘大礼’的,准备的时间还挺久的,现在就先便宜了这个学生妹好了。 老周想着,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手速很快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唐果东张西望地打量,她虽然是来剧组帮忙的,但是活动区域也仅限于前面,这里面的布置倒是没有来过,置景奢华,格调高贵,真的就是小说里面,那所汇集了全城所有富家子弟的私立贵族学校一样的,看来这次的剧,一定不会被人家吐槽是走乡村暴发户风格了! “小蓝,等开播的时候,你一定要跟着我一起支持收视率哈!” 小翻了个白眼,他才不要,他还得努力看书才能考上一个好大学,不然以后拿什么找好的工作赚钱养这个小白痴啊? “哼!不说话就算了!还是路衡好啊!真的好厉害,这么年轻就能够让人带着阿南在这里逛街一样的晃悠了,好羡慕阿南有这样的朋友啊!” 两个小朋友在后头小声聊着,走得就有些慢了,小蓝正想反驳些什么的时候,却惊叫出声,大喊道:“阿南小心!!” 简南听见喊声下意识先是回头,继而,眼前却是一道黑影扑来,力道之大犹如划破虚空的利刃般,利落干脆地直接带着她往旁边倒去,入耳,是砰!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带着些令人胆颤的玻璃碎裂的叮叮当当声响,还有漫天的碎片反闪着光,向四处飞溅开来。 简南倒地的时候,后背撞上了地板上的石子,磕得她一阵肉疼,那道黑影抱着她滚了几圈之后终于停下来了,他一手扶着简南的后脖,一手撑在简南头顶,因为两人刚刚停下来的时候撞到了旁边的桌子,桌子上面的椅子摇摇晃晃地要坠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要等人死了才有动静是吗?” 一声怒吼,一旁的老周貌似才回魂似的,尖叫着冲了上来,将摇摇欲坠的椅子先搬开了。 “没事吧没事吧?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的啊,这些负责置景的也是,都没注意检查检查东西有没有锁好吗?!” 老周骂骂咧咧,简南还处在震惊中,一时间竟说不出来一句话,她缓缓抬头,看向那位刚刚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正准备缓口气后好好地道个谢谢,谁知,刚抬头,便又再次愣住了,怎么会是他? 简南:“……” 男人原先乖巧柔顺的一头黑发,染成银色,桀骜不羁,发尾略长,随手撩发往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挑眉笑得邪肆:“南姐,我最近是不是又帅了,看把你迷得,都合不拢嘴了啊!” 男人表情夸张地笑起来:“哎呦喂,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要是南姐被我迷住了,我男神还不一巴掌劈了我啊!” 说着,他将空出来的那一手扶着简南的腰,将人带了起来,继续调笑道:“我还想着说,找个时间带点好吃的好喝的,去别墅那儿拜访我男神和南姐你的,但是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分啊,居然今天就在这里遇见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按理来说,这时候的董大少,不是应该留在欧洲处理东升在那边的市场拓展业务么,怎么会突然回来,董总答应了?还是,东升集团有什么问题,会不会影响到元北的金茂项目? 董大少这一年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也学会了不少的察言观色的本事,简南疑惑又难以置信的表情,在他看来,恐怕是不给个逻辑完美的解释,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好过去。 “南姐!我好可怜的!”董大少可怜巴巴地哭丧着脸:“家里面那些生意根本不是我喜欢的,我爸还老是打越洋电话过去骂我!” “所以?” “所以我就跟我爸说了,我要靠着自己闯出来一片天地,然后,卷巴卷巴我的铺盖卷,就来投奔一个好兄弟了,我现在可是大明星了呢,微博上有好多粉丝呢!知道我的粉丝叫什么吗?少奶奶!嘿嘿嘿~~~” 简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董大少一脸,就他这么智障儿童欢乐多又懒散摸鱼的性子,真的有人会喜欢? “南姐,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偷偷跑回来的,连工作都不管啦?要不然你刚才为什么一副那么奇怪的表情啊?” 董大少的这一通解释,倒是令简南有些无地自容,她不应该这样的,不能任何事情,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像刺猬一样竖起全身尖刺,将别人划为敌对势力。 董大少其实心性也就是个被优越家境和父母宠坏了的孩子,爱玩爱闹,还没有收心,娱乐圈,又是最好玩的地方,俊男美女,也玩得开,正好是董大少最好的游乐场,他这么说,简南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了。 路衡听见这不小的动静赶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不少人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听见动静冲过来围观的,掉下来的是天花板中央的一盏一米多高的水晶吊灯,因为下午有一场很重要的群戏,上流社会继承者们纸醉金迷的晚宴现场,所以这盏水晶灯还是专门找赞助商调过来的,刚刚才安装上,居然就掉了!! “哎呦,哎呦,这个,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啊?” 这是,说的谁? 路衡拨开人群冲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穿着黑衣斗篷的男人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将简南圈在怀里,这一副画面刺眼的很,路衡几步上前,一把将简南从那人手中拽了过来,上下打量检查,焦急道:“伤哪儿了?” 面对手术台和狂躁挑事儿的股东都能镇定自若的路衡,此时焦急又奔溃的路衡,简南看在眼里,一时间不知道等会儿该如何问出口,毕竟这个问题,只是路衡自己的感情,是他的私事。 “说话啊!哪里不舒服了啊?” “没有,我挺好的,真的。多亏了董少帮忙,我没事儿。” 路衡根本不信简南说的,最后还是自己检查了一遍,确认真的没事儿,这才放心下来,也才有了心思将自己的目光施舍一点到旁边的黑斗篷男人身上。 风流放荡,这就是东升集团太子爷的标签,路衡因为南娱的缘故,多多少少也会听见一些风声,只不过,这位董大少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剧组,真的是令人意外。 “救南姐那是应该的,要不我男知道我见死不救,那可绝对会追杀我到天涯海角,所以路总,谢谢的话就免了。该谢也是我男神来谢我!” 董大少几句话将路衡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还故意挑衅地笑了笑,路衡敛眸,阴沉眼色一闪而过,再开口时已经又是那个温和的邻家学长模样。 “既然都是朋友,那么说谢谢的确是太见外了,既然遇见了,等会儿大家一起吃个饭。” 简南惊魂未定,见了路衡,哪怕心里还装着事儿,但也放心安慰了不少,至少,毕竟,路衡对她来说,一直是很值得依靠的朋友。 “对啊,等会儿一起吃饭吧,行么?” “既然我南姐开口了,那我一定是答应的啦!” 路衡看了一眼董大少,心中冷笑,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太子爷,但是现在看来,他是一定要跟自己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