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两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八章:两面

说话间隙,剧务已经赶紧灰溜溜地跑过来指挥着手下赶紧地将残渣碎片给收拾了,老周过去把人吼了过来,怒道:“你们怎么做事儿的?这个大的水晶灯吊上去,不知道好好检查的吗?万一真的伤到了人,这个责任你负的起吗?你知道今天差点砸伤的是谁吗?!” 旁边已经有人在小声地嘀咕,猜测简南的身份是什么了,毕竟老周一般除了惹到谢不该惹的大人物,才会如此暴躁,现在整得跟喷火的火山似的,看来来头不小。 有的眼尖的,更是在看到了被路衡死死抓住手腕的简南时,开始猜测这是不是路总的情人还是女朋友了,然而无论是前者亦或者是后者,女二号看向江云,看来江云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到现在连一个正式的名分都没混上,呵呵…… 剧务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个子不高,胖胖的,听了老周的话止不住地点头哈腰,不停地赔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们的错误!让您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您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我来付医药费!” “就你这种工作的不细致啊!我们剧组要被你害死!”老周又骂了一顿,继而转向路衡,将腰部、弯成了九十度,哭丧着脸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吓到路总您了,这件事情我们剧组一定会让相关人员负责的!” 简南心里一顿郁闷,明明先写被砸到的是她才对吧,现在被吓得差点翘辫子的人也是她,为什么求的却是路衡的原谅,她就那么没有存在感? 这时候江云走过来,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已经碎尸万段的水晶吊灯,不无遗憾地感叹:“越好的东西,总是越经不起折腾,没伤到人就好,扫了吧,路总,意外总是难免的,既然现在没人受伤,何必让人白白丢了工作呢,你说是么?” 心跳得厉害,简南边捂胸口缓和心绪,边往旁边站了点儿,余光去看正在被清理的碎片,这要是砸到头上,皮开肉绽血肉横飞,那是肯定的,只是…… 简南抬头,见上面其实还没有安装好,只是用两根麻绳系在两边的杆上,往上面吊了上去,此时麻绳已经跟着水晶吊灯撤了下来,软趴趴地摊在地上,顺着麻绳的长度,简南又往旁边一路看去,最后麻绳的那端,应该是系在最旁边的拉杆上面的,之前应该是用拉杆来将系着麻绳的吊灯拉上去。 手指粗的麻绳,竟然会突然断掉?那么,吊灯是有多重? 简南心中疑窦顿生,她扫过那个胖胖的正低头不断认错求路衡不要计较,给他一个机会的剧务,好像此时他的反应,也没什么不对的,简南偷偷地将在场的审视了一遍,最后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想了想,又觉得可能是自己阴谋论了。 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领导人物,还犯不着遇见个人都以为是来找她麻烦的。 简南这么想着,拦住了正欲发火的路衡,出声道:“算了,我有点饿了,咱们不是要吃饭,走吧,先找个地方,要不然,咱们直接回家吧!买点菜回去准备火锅,正好,董大少,应该也蛮想见男神的吧?” 这话一出,路衡硬是将怒气收敛了,冷硬的眉目,令人不敢直视。 “行,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们都记得,下次做事小心安全一点,别什么东西都敢往人身上招呼,如果不想靠着这部剧出名的话,那就现在立刻辞职。” 话音一落,掷地有声,全场瞬间安静,路衡是投资方大老板,说话自然是一锤定音,他眼角余光如雪,瞥了老周一眼,老周背后顿时冷汗涔涔,半分刚才指着剧务颐指气使的气势都没了,点头哈腰地笑着说:“好,路总说的是,我们会好好反省的,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再犯!您放一百个心!” 因为老周刚才的那句话,简南一直忍不住自己的眼神往江云身上飘过去,时不时地还会往路衡身上也飘一会儿,或许,这并不是一个不好消息,江云如果站到他们这边来,不就更能知道曹爷究竟想做的是什么了吗? “走吧,回去了。” 简南看向江云,完全忽略了她脸上的期待神情,不好意思道:“既然你还有工作在身,我也不好意思叨扰你的时间了,下次我们再一起聚聚吧。” 简南释放出了善意,以前总觉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她何尝不是呢,这身污水脏泥,是洗也洗不干净了。 江云心底思绪千回百转,一时间竟然拿不准,究竟该如何接下简南的这一招。 简南挥手,正欲离开,江云这才恍然大悟,无论如何,这表面功夫,该做还是得做的,于是乎也跟着浅笑起来,道:“那么,我就和简小姐您说好喽,瞎吃找个机会一起喝茶。” …… 待路衡和简南一行人离开了,旁边围观的剧组人员也都散的差不多了,老周才挪到江云身边去,小声问道:“那个学生妹是什么来头啊?董邵,不是那个最近很火的小鲜肉吗?怎么看起来,好像和那个学生妹关系很不错的样子,以前认识?” “简南,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江云反问,老周想了想,摇摇头,突然想起来什么,谄媚道:“江云,我跟你说哈,刚才我可是好好地替你教育了一下那个学生妹,让她知道路总和你的关系不一般,让她早点知难而退,这种女学生啊,我最了解了,玩清纯是一把好手,但是吃起醋来,那也是没轻没重的,很容易把自己玩脱了!” “你说什么?你都跟她说什么了?!” 江云急了,都说猪队友神坑,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碰上这样的事情来,真的是怒从心起,“你以为她真的就是那些无脑的靠着有钱少爷上位的女人吗?!” 江云冷声呵斥:“你究竟说了些什么?!” “我,我就说,路总对你很好,还在追求你,也……”老周极少见到江云不顾自己人设形象在外人面前发飙的样子,顿时有些慌:“也没说什么,难道那个学生……额,女生,真的不好得罪?是路总的什么人么?” 老周回想了一下刚才路总几欲发飙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猜测:“难道,难道是路总的未婚妻么?” 江云冷笑了声,路衡倒是想,可惜了,他还比不上白月笙那个正儿八经豪族出来的少主。 “你如果不知道简南,那么总应该知道秦南吧,不是还跟我说,那场婚姻就是商业联姻,没有爱情,想要撬一脚进去,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老周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来着,一年前秦白两家的联姻,真的是轰动一时,但是,那时候只有一张模糊的新人婚纱照流传出来,老周也没有见过秦家大小姐的真面目。 但是,秦家那么大的家族,大小姐会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模样的女孩子? “不是吧,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不可思议了。”江云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怨毒起来,连语气都是嘲讽到了极致:“你口中的那个学生妹,现在还是白氏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恐怕明年北城富豪排行榜单上面,最年轻的女富豪就是她了,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老天爷很不公平。” 江云怨愤,凭什么她这么努力,还是只能在娱乐圈里面摸爬滚打,卖笑为生,有时候甚至不得已,还得去陪那个糟老头子谈天说笑,而简南那个女人,不就是出身好一点,什么好事儿都给她赶上了。 她比自己有钱,就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在默默地喜欢她,卑微到连让她知道都不敢。 越想越不平,然而心底深处,江云还是不断涌起了害怕的情绪,她不断找借口去靠近秦厉北,已经令简南很不满意,现在老周这个神坑又给她自己找了麻烦。 “老周,帮我买一份保险。” “什么?” 老周很是不理解,怎么话题一下子就变到买保险那里去了,江云刚才说的那些,他还没有消化好,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说,那个女的,不对,是秦小姐,若是知道,水晶灯是他在暗中捣的鬼,那么他是不是会死的更惨? 老周快哭了:“江云,你可得救我啊!我可都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要是秦小姐要来找我报复的话,您一定得在路总面前,还有秦小姐面前多多帮我美言几句啊!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很多事情没干呢!” 江云不耐烦了,怒道:“你说话小心点儿,什么叫做我让你干的,我让你干什么了?” 老周懵逼:“我,不是,不是你让我给那个,给秦小姐一点颜色看看的吗?我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啊!那些水晶灯本来是给女二准备的,我可是特意把人领到那个位置去的!” 江云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懂’的表情,老周顿时明白了,这就是,打算撇清自己了啊,这个女人,亏他还一心地对她好,谁知道会在这时候抛弃他! 老周也发火了,阴测测地盯着江云,威胁道:“我告诉你,我要是有事,你也得跟我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