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火锅与‘醋’,更配哦!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六十九章:火锅与‘醋’,更配哦!

从生鲜商场专门挑的适合刷火锅的食材,手打牛肉丸,小章鱼,羊肉片,北城冻豆腐,还有家里面冰箱一早准备的各式各样蔬菜菌菇,全部拿到厨房去清洗了,简南倒上熬了一天准备明天为小家伙们做面线底汤的大骨头高汤拿出来,加热,再加上几样葱姜和适合冬天食用的滋补中药,今晚上的底锅就算是准备好了。 简南站在二楼楼梯边,听着许叔打来的电话。 “张董的资料已经送到了有关部门,估计三天之内便会有回复,另外老王,最近和一些董事走得很近,咱们是不是需要采取一些措施?” “想把人踢出去,总得有证据,现在对方自己送人头,咱们就让开点儿,不要挡着别人找死了。” 许叔默默点头,在记事簿上面画了条线,表示这件事情请示过了,他视线下移,最后放在页面底部,问道:“年底,商务部有一场酒会,主办方送了请帖过来,少夫人有没有兴趣?” “我没兴趣,就能不去了?帮我安排好那天的时间。” …… 此时,路衡正在厨房和苏妈一起切菜装盘,董大少一进门就直接化身为树懒,抱着他家男神的手晃来晃去,一脸迷妹见爱豆的不可自拔眼神,恨不能直接将他自己弄成腰部挂件,挂到秦厉北的身上去,结果一边儿的团团见自己的专属人形抱枕被人占了,顿时不乐意了,伸着手,气呼呼地也要秦厉北抱抱举高高。 再看看,两人中间的秦厉北,左看看又看看,一脸冷漠,完全不想搭理这两个幼稚小朋友的嫌弃眼神,简南笑了两声。 “少夫人?”许叔说完,没等来简南的反应,这才问了一句:“少夫人,您还在听吗?” “啊?你刚才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刚在走神了,能再说一遍吗?” “是关于金茂的,之前老爷子定下的计划,是否还需要继续进行,金茂第三期工程由咱们白氏集团主导,目前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咱们是不是该过去看看。” 三期工程的建设主导权,元北输了?刀疤为什么将这件事情过来,甚至连路衡也没有提起过?他们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简南觉得自己离开了北城一年时间,冒出了许多的问题,云里雾里,雾里看花,一团乱麻。 “这件事,我明天去公司的时候,详细了解。” 简南结束电话,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团团和董大少一人抱了秦厉北的一只手,正互相大眼瞪小眼,个头还没有秦厉北腿长的团团龇着他的小虎牙,毫不示弱。 “尊敬长辈知不知道?你放手!” “不要!你是大人,要爱护幼小,你放手!” “我是哥哥!听我的!” “我是弟弟!麻麻说哥哥要让着弟弟!” 咻地一声,简南便被董大少的一记委屈的控诉眼神给扫荡了全身,简南扶额,她都是这么说过来着,但是是教育团团要让着年纪比他小的弟弟,也不是特指董大少爷啊! 简南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忙解释道:“按年纪来说,你是叔叔,叔叔让着小朋友,也没什么吧?” 董大少嘤嘤嘤,他才不要呢,叔叔好老啊!!而且男神每天都没空,忙着cosplay病人,不屑于搭理他,他自己也是忙着拍戏广告通告,根本没有时间来纠缠男神,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就不能让他独占一会儿男神吗? 董大少悲悲惨惨,望着简南:“就不能放爱一条生路吗?” 简南脑补了下,紧接着哆嗦了一下,问得小心翼翼:“那什么,你,爱,秦厉北?” 董大少真诚点头:“那是当然啊!这是我男神耶!我人生的目标,就是成为像我男神这么牛逼哄哄笑傲群雄的人!” 呵呵,简南郁闷,这货估计是还没有近距离的见识过秦厉北像个孩子一样捣乱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错觉,简南走上前,伸手欲把团团抱过来,谁知团团扁着嘴就要嚎啕大哭,于是乎,简南只好再次将自家儿砸塞进了秦厉北怀里。 她拍拍董大少的肩膀,语重心长:“默默守护和远远观望,也是一种爱情,好了,你现在带着你男神和他小弟一起去玩吧,客厅有游戏机,各种款式都有,你想玩儿什么都可以。” “爱情?额……等等,不是,不对,哎呀妈呀!南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在董大少的惊讶神情中,简南憋着笑意转身又看向秦厉北和团团,认真道:“今天晚上特许你们玩游戏,但是,明天还是一天只能有一个小时,知道么?然后等会儿过来吃火锅!” “哇呜!麻麻最好啦~团团最爱麻麻~~” 简南浅笑,在小家伙脸上捏了捏,转身进厨房去帮忙。 …… 若是这时候,简南能回头,那么她便会注意到,她走之后,秦厉北呆呆傻傻的眼睛,突然变得深沉凝重,褪去了单纯懵懂,瞬间从男孩儿到了男人。 董大少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变化,赶紧狗腿地汇报了今天的意外状况。 “那么大的一盏水晶灯啊,就这么砸下来,要是晚一步,砸到人身上,那些尖锐的铜管还不直接把人戳出几个血淋淋的洞口出来,幸好我反应快,男神,你看,我还被搓破了皮呢,腰都差点扭到了!!” 董大少作势要掀起衣摆,却在见到秦厉北紧皱的眉头时,默默地将手放下来,还偷偷地咽了口口水,问道:“男神,咋了?心情不好啊?这不没事嘛,南姐好好的,除了被吓到之外,应该是没有皮外伤,路衡不是医生嘛,他看到南姐遇险的时候,都快疯了,拽着南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呢!医生都确认了没事了,那就是没……。” 咔嚓,游戏光碟碎了,董大少心底立刻拉响了警报器,滴滴滴滴…… 嘛呀,好像他男神现在有事了…… 团团惊喜地看着,软软糯糯道:“呀~叔叔,你力气好大哦~” 董大少冷汗直流:“呵呵呵……” “叔叔,你明天等会儿能帮我把床头上的那只小老虎掰下来么?” “可以。” 冷漠至极。 董大少紧张:他刚才是说错了什么了吗?没什么吧,应该不是在跟他生气吧?哇呜呜呜,男神好可怕啊啊,抱抱自己!!! 客厅一时间有些安静,董大少又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还没说到重点呢,男神就这样了,等会儿自己将看见的说出来,说不定风云变色天雷滚滚,自己就可以直接在今天度雷劫升仙…… “那个,今天的事情不是凑巧,我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人将拉着吊灯的麻绳给割开,南姐今天刚到剧组,而且那盏吊灯也是今天才到剧组的,可以排除有人事先想要对付南姐,我猜测,这是临时起意,可能南姐今天和路衡一起出现在剧组,惹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江云的话,倒是很有可能?” 董大少分析着,脸上一派认真,哪里还有刚才插科打诨的小流氓姿态,秦厉北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一番分析,语气阴沉:“那就把证据找出来,他们大概是真的以为,翅膀硬了,可以为所欲为。” “好!” …… 另一边,厨房,简南撩起袖子,正准备动手,路衡却开口阻止了她,催促道:“这边洗菜这些很快就好了,别再耽误你一个人的时间进来,你去做点儿别的。” 简南还想要争取着帮点忙儿,结果被路衡给推出了吧台,笑道:“你今天带我重回了一趟十八岁,现在,又请我吃饭,我总不能什么事儿都不干吧?” “但是我,还是想做点儿什么啊!” “那你陪我聊聊天儿好了,老实告诉我,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跑去给班级里面帅气的打篮球男同学送水了?” 简南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忙摆手解释:“没有啦,我那时候,基本不参加这些活动的。都说了我一心只读圣贤书,哪儿有心思跑去摇旗呐喊啊!” 路衡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所以,今天麻烦阿南为我加油了,其实,我还真的是挺幸运的,是不是?” 简南捂脸了,今天会那么激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或许,她本来的性子也不是那么跳脱的,或许是因为那时候篮球场上面的氛围吧,让人没有办法拒绝,一不小心,就融入了进去。 “其实,今天说是帮你体验一下上学时候,和同学玩成一片,普通的学生生活,然而,也是我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我还得谢谢你呢,让我体验了一把,什么是隔壁班班草同学身边的小跟班,要是咱们再多呆一会儿,说不定就有人来拜托我给你递情书了呢!” 想到唐果害羞看着路衡的样子,简南忍不住打趣路衡:“路衡同学哦?好多小女生看你的眼神里面,都冒着星星呐!” 话音未落,路衡却突然转过身来,紧盯着简南,突如其来的靠近,男人呼出的热气自带风情的双眸,如深渊底部荡悠着莫名的情愫,路衡极缓极缓底开口:“像是这样?” “……啊?” 简南顿时心跳加快,他们的姿势太奇怪了,也许是因为靠得太近,简南不是很能接受,她手撑着身后吧台,腰往后弯了弯,尽力地拉出了些距离来,小声问:“怎么了?” 头上的小丸子歪歪的,她懵懵的小模样落尽路衡眼中,他笑开来,趁机揉了把简南的脸颊,水嫩嫩的,手感还不错,路衡笑道:“行了,阿南你去把大家喊过来,都上桌吃饭。” “嗯嗯!” 简南莫名其妙,抓住了空隙便溜向一边,正转身准备去喊董大少他们,而一直低着头忙着装盘的苏妈,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手里的小青菜也被她掐成一团,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