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醋坛子,翻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章:醋坛子,翻了

…… 简南正欲开口,路衡却端着一盘炸鸡出来了,笑着招呼道:“前几天听你说‘下雪天,炸鸡和啤酒更配’,虽然不懂那是什么梗,但是应该是阿南你想吃吧?” 那天她就是闲的发慌刷微博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所以,路衡就记住了么? 这就是,有亲哥哥的感觉? 简南默然,饭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简南蓦然想起来,他们貌似还不知道,她和路衡是兄妹吧,所以才会有怪异的气氛流传在空气中,好像貌似,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简南走到光可鉴人的大理石餐桌边,伸手刚把炸鸡腿抓在手里,便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带着怒气的目光,落了下来,简南抬头,对上的却是秦厉北的眼睛。 “???”简南举起鸡腿,晃了晃,好心地问:“秦厉北,你是,想吃这个?” 董大少转过头去,拿着手机戳来戳去,使劲儿憋着笑,团团早就从秦厉北的身上扭下来了,远远地蹭到了门口,做出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姿势。 但是这一些,简南都没有注意到,她心里在默默腹诽,至于么,想吃就说啊,她又不是会限制他吃这些油炸食品,平常是吃得平淡点儿了,但是偶尔吃一次炸鸡腿,也是可以的。 千金难买我高兴嘛! 简南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将手里的鸡腿递到了秦厉北的面前,说:“喏,这个给你吧,路衡亲手炸的呢,很香哦!” 路衡笑了笑:“你先让厉北尝尝看,别自卖自夸的,等会儿厉北不喜欢,那不是很丢人吗?”说着,路衡又转身看向苏妈,吩咐她将番茄酱拿出来。 “可能会有点甜,可以尝试沾点这个试试看,第一次调制这种酱汁,火候拿捏不准确。” “哪儿有啊!”简南拿筷子沾了一小点尝了尝,一通赞扬:“味道超级好啊,酸酸甜甜的,比外面卖的好吃多了,我说你可以啊,大厨师考不考虑开个餐馆?我来投资哦!” “行啊,以后老了,就靠着这门手艺,到阿南你这位老总裁手底下讨生活了!” 两人贫嘴,你来我往的聊得开心,秦厉北拿着那个鸡腿,回身递给了董大少,董大少最近才被粉丝说有点胖了,正准备减肥呢,结果现在来一个高热量的鸡腿,而且还是男神给的,有点受宠若惊,在角落认真思考了,男神和粉丝的重要性对比,最后决定男神给的鸡腿,那是一定要吃的,粉丝的眼睛也是要好好爱护的,所以明天早上起来跑步吧…… “哇唔,真的很好吃耶!” 董大少咬了一口,外酥里嫩,真的是非同凡响,不禁赞叹道:“超级好吃,路总,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技能啊!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绝世好男人,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女朋友?” 简南插话:“吃你的吧,来,汤都开了,都自己动手,千万别客气!” 董大少边咬着鸡腿,边决定还是应该要给帮他家男神,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不好说话的男神,气到估计已经处在爆炸临界边缘的男神,来表达一下内心的愤慨。 “早就不客气了!南姐,我们可是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的,路总不就是嘛,一进来就是进厨房忙活,俨然就是这屋子的主人啊,还有我,闲闲地等着吃饭,这哪儿是把自己当客人的样子啊,是不,男神?” 话头抛到秦厉北手上,董大少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是。” “是什么是啊,你不是和团团嚷着要吃火锅吗?快点儿过来,很多都是你爱吃的,还有小章鱼,特地给你带回来的哦!” 秦厉北听了这话,心底稍微高兴了些,但是见到路衡就坐在她身边,还往她碗里面夹菜,顿时又不高兴了,偏偏,他还什么也不能做。 简南正忙着照顾团团吃饭,并没有多想,路衡依旧笑得温和无害,夹了一筷子的金针菇放进简南的碗里面,关切道:“多吃点儿,今天晚上都还没好好吃东西啊。” 路衡不提的话个还好,现在提出来,简南想到傍晚时候临吃饭时遇见的那一幕,她又是一阵觉得很囧囧有神,那个一身黑的男人,胆子实在是太大了,饥肠辘辘的她边坐下来边抱着比自己脸还大的碗,开始狂吃。 今天晚上准备的东西多,边吃边聊,路衡和简南很久没有这么坐下来,吃点家常菜,在喝上几杯酒,简简单单在家里面的轻松自在感觉了,此时氛围刚好,都有些感慨。 董大少也是,在外面应酬酒会多了之后,倒是发现,只有在这里,在城南别墅,在简南面前,虽然总会被简南嫌弃和怼,但是,这样很好,没有人会因为他的父母讨好他,也没有人因为他外貌出众,就戴了滤镜来看他,将一切混蛋的行为,自动归结为合理的。 酒过三巡,火锅也加了好几次的汤,董大少聊起来拍摄时候,拍激情戏的窘况,逗得简南南抱着肚子差点笑脱到桌子底下。 “哈哈哈,你被人吃豆腐啊!!哈哈啊哈!!!!” “……” 委屈的董大少凑到了简南旁边,少了胡侃,多了认真,问:“南姐,你还没说今天去剧组干嘛呢,是想进军演艺圈了么?找我啊,我带你上节目拍戏,保证很快就红了!” 简南斜睨:“炒绯闻?” “是啊!” 董大少先是点头,然后发现下意识发现有点不对劲儿,等等,不是啊! 这话可别乱说,什么叫做和南姐炒绯闻啊!!!会被他家男神用眼刀砍死的啊! “不是不是!” 连忙摆手澄清的董大少四周看去,心里头凄凄惨惨地准备等会儿再好好解释一遍,谁知道,看了一圈,喝了酒的脑子有些不是很灵光,是不是,少了个人? “麻麻~我要碎觉了~团团要碎觉啦~~~哦,亲爱的~~团团王子要碎觉啦~~” 团团伸手搂住简南的脖子不撒手,这一双和某个人越长越相像的眸子,在热气的熏染下,变得愈加朦胧起来,小家伙摇头晃脑地打着瞌睡,点~点~点~~~ “我抱他上楼,你们继续,我等会儿下来。” 简南将人抱起来,不好意思地要走,突然之间,董大少却喊了起来:“我男神呢?!” “什么?” 简南和路衡异口同声,董大少硬生生将一口羊肉直接吞了下,手指扫了一圈周围,可怜巴巴地说:“你看啊!我男神不见了啊!” 简南也跟着扫视了整间屋子,还让苏妈也去客厅和楼上看看,不一会儿,苏妈下来了,满脸写着焦急:“小姐,没有,楼上,客厅,就连楼梯隔间我都去看了,先生都不在!!怎么办啊小姐,先生不见了咯!!” “那就派人出去找!通知刀疤!”简南急了,说话都变得颠三倒四起来:“保镖呢,监控摄像头呢?给我全部调出来!” 上一次秦厉北便是走丢了,结果在外面流浪了好几个月,要不是正好被江云捡到,她都不敢想象,自己还有没有和他重新见面的机会。 那一天晚上,不顾一切将抱着她躲开疯狂驶来的货车,用瘦到硌手的身体为她撑起一片安全天空,差点在急诊室手术台上永远离开她的那个人,简南不想要再见到第二遍了。 连想,都不能想的画面…… 明明发过誓的,会好好的看着他,怎么又,让人糊里糊涂地不见了呢? 是她以为的,秦厉北会一直好好地待在家里面,所以刚才没怎么注意,但是,他怎么会跑出去的,几乎是瞬间,她想到了江云,还有那张苏妈交给江云的纸条,如果外面就有曹爷派来的人在蹲守,那么秦厉北一出去,会遇见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路衡,帮我抱团团上楼行吗?” “你去哪儿?我们派人出去……” 简南根本没有耐心等路衡说完,她顺手扯了外套便往外跑,一路上撞上了玄关处的木角,也只是忍着,连呼痛都不敢。 路衡:“……” 董大少幽幽感叹:“某人的,醋坛子,翻了啊……” 路衡:“什么意思?” 他以为,董大少这如此阴阳怪气的,是在说他,毕竟今天,他做的事情,的确是带了很大成分,故意来挑衅秦厉北,哪怕秦厉北以他现在的心智,根本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嫉妒和怨恨。 董大少摸摸并不存在的胡子,认真道:“……我男神,依旧是魅力不减啊……” 整个城南别墅,瞬间灯火通明,安保等级直接提高到最高,好几辆巡逻车在周围警戒,保镖拿着电击棍轮着搜索别墅周围,试图找出点蛛丝马迹出来。 即使和城南别墅的关系好,但现在是特殊时候,刀疤已经出来安排每个人的工作,路衡和董少爷两个外人也不方便继续在别墅待下去,便起身告辞。 …… 空无一人的郊区高速路上,一辆银色超跑车身划过,驾驶位上,男人烦躁地扯开了领口处正数的两颗扣子,吩咐道:“调查一下《小麻要革命》里面负责置景布置的剧务,问问看是谁让他割断麻绳的,如果不老实配合,就找个理由把人辞了,我可不想放一下杀人未遂的凶手在我身边。” 那边的女人笑得娇媚,如陈年的酒弥漫着醉人的香气,女人推开身上的男人,笑着站起身来,一把将窗帘拉开,走出阳台,外面竟然飘着雪花,下雪了,真好啊,这时候无论干什么坏事,都能被这纯洁的白雪,掩盖起来,不复存在呢。 “好,还有两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说。” 十字路口的绿灯亮起,董大少向右将方向盘打到了底,往自己位于市中心的公寓反方向驶去,副驾驶座位上,放着刚刚在路边买的一束玫瑰花。 “第一件事,我怀孕了,第二件事,王琦要结婚了,事出紧急,明天就办婚礼。” “所以?” 只是一瞬的怔愣,董大少继续盯着前方的路况,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孩子我打掉了,你不用担心,王琦不会知道你背着他做了些什么,至于明天的婚礼,你会不会参加?如果会的话,我帮你向剧组请假。” 车速表上,针尖突然疯狂转动起来,飚向最高,暗夜之下,泛着冷光的银色幻影,在夜幕中疾驰而过,如一抹幽灵。 “不用,你明天把剧务的事情解决了就行,还有,多盯着江云,那个女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必要的话,将江云和曹爷的事情透露给南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