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遇匪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一章:遇匪

寒风刺骨,雪花漫天,白茫茫地覆盖了整个天地,天幕黑黝黝地连成了无边无际的一片,六角冰晶划过指尖,带来雪上之巅的冰冷,有些落在眼角被体温融化,和着温热的液体,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她明明知道,有人心怀不轨,对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城南别墅虎视眈眈,可为什么还是没有足够的重视,才会犯下如此的疏忽,竟让秦厉北自己跑了出来。 此时此刻,简南的心已经全部揪到了一起,狠狠地拧成了一团,这还不够,心口处再插上一根针,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后果?秦厉北再次走丢,会有什么后果呢? 秦厉北如果真的是落到那些人手里,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眼前浮现出他全身上下大小不一的疤痕,已经够了,已经足够多了。 简南捂住了脸,痛苦地蹲了下来,最后咬着牙,呜咽出声。 柳璃说的没错,她就是灾星,谁碰上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白月笙是这样,秦厉北也是这样,呵呵,就连那个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秦世昊,不也是因为她才死得那样狼狈不堪的吗,现在因为她的疏忽,她又要害死一个人了吗? …… 山脚下,一道黑影走得极其缓慢,屋子里,那两人熟稔的模样,很是刺眼,路衡的故意刺激,简南的亲近,他却只是个什么都不应该明白的智障。 周遭簌簌响动,冷兵器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凉意,交织成了密不透风的一张网,而这张网的中心处,是衣着单薄,脸色惨白的男人。 为首的黑衣人仔细观察了许久,发现他们蹲守多日的目标,今天是自己一个人出来的,虽然个子高,但是看起来身上没几两肉,又瘦又弱,会长命令他们出来做的事情,就算是不用冲进那栋别墅,也一定能够在今天有个结果了。 黑衣老大举起左掌,利落砍下,冷喝道:“动手!” 一时间,刀光剑影,他们清楚枪声会引来别墅的巡逻队,因而每个人身上只带了两把刀,他们就不信了,区区一个手无寸铁的男人,能够有本事从他们的天罗地网中逃出去! 黑衣人招招都下了死手,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九分钟过去了,男人力道不大,但身形利落灵动,每每都能在举起的砍刀之下,闪身躲过。 “谁派你们来送死的?” 冷漠至极的语调,如同从十八层地狱深处扭动而上的一双手,死死地攥住了每个人心脏,只要操纵着那双手的主人稍微用力,便能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要死的人是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黑衣人冷笑着反手一刀砍来,其他人随机联动作战,几个回合之下,秦厉北以血肉之躯艰难抵挡,再平常不过西瓜刀和铁棍,此时却是夺命之器,双拳难敌四手,刀刃划破皮肉,蓦地染红了衣料上的大片大片血渍,不知道是谁的闷哼声不断响起,在冷风透骨寒的寒冬腊月,一点点将生机夺走。 “哈哈,兄弟们,连一口气都别留下来,赶紧结束了,好回去,说不定还能赶上热腾腾的早饭。” “想走?做梦!” 突然之间,以男人为中心的低气压肆意散开,如天雷罩顶,薄雪似乎有所感,刹那之间加重成厚重的鹅毛纷纷扬扬地撒了一整个天地,他反手遏住了身边最近那人的脖子,抓住后颈的三寸骨头处,一用力,那人连抽搐的时间都没有,脑袋便歪向了一边。 “呵,轮到我了。” 将那早已咽气的死人扔向一边,顺手夺过了他手上的刀,月光映照下的脸,白如鬼魅,就好像一下一刻便要魂归西天一样,秦厉北揉着头,该死的,居然会在这时候发病,他吃药遏制了这么久了,此时突然反噬,病魔汹涌而来的报复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身上冷汗涔涔几乎已经夺走了他的半条命。 “就你这样的,我今天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也可以拿了你的命!” “哦,兴和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狂妄了?” 黑衣人心底一惊,他们这一次来,已经是抱着绝对不会让任何知道是谁指使的信念前来,这个男人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究竟还有什么招数。” 他的左肩膀处不断流出鲜血,染红了整条袖子,顺着指尖滴滴答答砸在地上,秦厉北脸上挂着极淡的笑意,不达眼底的同时,带着微微的嘲讽。 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不见了,这辈子,最后一眼,还能不能看见她,他想,哪怕一眼都好,只要最后一次,来找找他,今天真的好冷,怎么会,冷到这种地步呢? …… 山路湿滑,简南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来,身上落满了雪花,沉甸甸地坠在肩头两侧,巴掌小脸上早就布满了泪痕,她胡乱地抓了路边的灌木丛质枝干爬了起来。 前方的路一眼看不到尽头,这条路是唯一的通往外面的山路,也是她唯一的希望,希望秦厉北只是自己贪玩,跑出来而已。 “秦厉北!你在哪儿!!!” 摸一把脸上薄薄的冰层,寒风渐起,连陷入雪层中的四肢的反应能力都变得迟钝起来,每向前走一步,困难程度都会往上加深一层。 “人呢,找到了吗?” “小姐,没有,但是小姐您不用担心,我现在上派人向山下去找。”, “好……” 秦厉北,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有事,我不想要害死你。 …… 百米之外的九十度斜坡处,黑衣人看了一眼周围死的死伤的伤,手抖得竟是连刀都握不住了,男人浑身浴血而来,阴测测的笑容在他眼前刮起了一阵冷风,他现在算是相信了,为什么曹爷让他将手底下身手最厉害的这群人带出来,原来真的是他大意了。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人,是魔鬼!魔鬼!! “你还能支撑多久?我们还有人,马上就到了,你赢不了的!!” “一群废物。” 话音未落,正欲再上前的他却突然捂住了头,脑海里的痛感犹如鼠蚁撕咬啃噬,每一下都刺激着他的痛苦再度袭来,嘭地,跪在了地上,以刀为全身仅有的支撑,弱弱地喘着气。 黑衣人见状,大笑起来,远处的山脚拐弯处,一群人狂奔而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为首的黑衣人竟然喊来了更多的同伴。 “呵呵,曹爷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 “对待秦先生您这样的大人物,我们自然是要更加谨慎一些的,您看起来已经不行了吧,干脆点儿,反正刀也在您自己的手上,不如您自己来动手?” 他的支援就要到了,就算秦厉北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要双拳难敌四手,乖乖地束手就擒,哈哈,等这个人死了,他回去一定能得到曹爷的重用,也算是给死在抢夺娱乐城那块地皮的同胞弟弟,报了一枪之仇! 几十人浩浩荡荡奔来,秦厉北的手都抖,他连握刀的手,都控制不了了…… “秦厉北!!!” 一声娇喝划破长空,裙摆衣袖猎猎作响,那人雪落满身,风尘仆仆而来,也不知前面经历了什么,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处好地方。 鬼魅般的煞气刹那间消失无踪,默然回头的秦厉北,喉咙堵得厉害,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瞧着那人跌跌撞撞地朝他跑来,脸上带着绝处逢生的欣喜和释然,像春日里的一抹太阳,暖而不烈。 都说人死前,会看见自己一生中最难忘的片段,秦厉北眨了眨眼睛,想,不用回忆过去了,他的最珍贵,正朝他而来。 但是,他,该如何做,才能护住她…… “走!!!” 简南仿若未闻,她终于找到了,还有机会带他离开,不会像曾经的白月笙那样,眼看他死却无能为力,秦厉北,我会救你的,哪怕一命换一命,我都会救你的。 心脏急速跳动,如同下一秒便会从胸腔里头蹦出来,脚下踉跄倒了下去,却再次爬了起来,山路太滑,简南便手脚并用地往前爬行。 “走什么走啊,好好的家里不呆,火锅不吃,跑出来闹什么?就说你蠢了吧,为什么不肯承认啊!” 简南没忍住又开始掉眼泪,边哭边笑地,将自己弄得像个神经病院出来的病人。 “我就不信了,你五岁的时候,有这么调皮捣蛋,一个没注意就要上房揭瓦吗?你故意的吧,团团都没有像你这么能折腾啊!!!” 简南骂骂咧咧,哪里还有半分印象中娇俏可爱的样子,但秦厉北莫名笑了起来,傻兮兮地乐呵呵地,笑得龇牙咧嘴,身上的伤口似乎一点儿也不痛了,他攥紧了手里的刀,额头青筋爆出,冷着脸站了起来。 “你!怎么可能!”还能站起来…… 他的身后是那个小丫头,就算死了,这幅身体都会依照本能,为她挡住千军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