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拖延时间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二章:拖延时间

满地的血渍,如黄泉彼岸边盛开的红花荼蘼,妖艳邪肆不可一世,仿佛间,她好像是看见了最开始的秦厉北,死亡的使者,从万千尸骨血海中爬上权力顶峰的男人,这或许才是秦厉北身体深处本来的样子。 “……秦厉北……” 她一步步地走向他,心底冰凉成川,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手上拿着的是刀么?身边那些,毫无生机的人,都是他下的手? 简南脚下的步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这一段路途不过几米长,她却仿佛用了全部力气,一个人孤独地,朝着他走了大半辈子。 “回去。” 简南听见秦厉北虚弱地这么说,好像下一秒,就会变成一阵风,消散在这场冬雪里,然而,她不仅没有听话地乖乖退后,反而是加快了向前的脚步,一步一步,很快地奔过去。 究竟在刚才,在秦厉北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些人竟然敢在他面前动刀,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个孩子,连稍微蹭破点皮,好看的眸子里都会偷偷含着泪花的小孩子啊! 简南无法想象,失去了记忆的秦厉北,面对这些亡命之徒,究竟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一想到这些,一时之间,简南满腔怒火,理智在愤怒之下燃烧殆尽,简南蹲下腰,随手从地上捡了把刀,拿在受伤颠了颠,试了下手感,还不错。 曹爷,既然你敢派人过来动他,那么,这些人的命,她简南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 黑衣人见来的只是个瘦弱的女人,根本不放在眼里,一个重伤的男人,还有弱鸡似的女人,他的后援已经快到了,今天在这里倒下的所有兄弟,他都会要城南别墅付出代价! 场面紧张,战火一触即发,秦厉北没想到简南竟然会在他旁边站定,伸手将他手上的刀一把攥了下来,千钧一发的时候,秦厉北觉得自己真是胆大,竟染还有心思发呆,这个小丫头最近吃做什么药了,力气竟然突然变得这么大。 “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你来做,你现在很干净。”简南说话的声音里面都带上了哭腔,“你只要永远像现在这么干净下去,就好了。这些事情,我来承担。” 就像是王教授那天在阳台上,和她聊起来的那样,这是上天给秦厉北的一个机会,重新来过的机会,世界上又有多少人,会有如此千载难逢的重生,完全从最单纯的小孩子开始,走完另一段洒满阳光和鲜花的人生旅途。 秦厉北心中大动,在那一瞬间,望着简南决绝绮丽的清冷眸子,竟然忘记了动作。 什么时候,这个小丫头,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心思来,干净,这个词,从她口中说出来,比世界上任何人对他的嘲讽侮辱,都要来得骇人,他竟然是干净的? 呵呵,傻丫头啊,恐怕只有你会这么想啊。 简南站在秦厉北面前,毫无畏惧地再次扫视了周围一圈,冷声:“曹爷派来的?知道这是哪儿吗?竟然敢动到城南别墅的头上来,真的以为,这么多年,城南别墅的存在,就是纸糊出来的?我只说这一遍,在我动手之前,给你们一个机会,离开。” 黑衣人吐了口痰,骂道:“放你妈的屁!我打到这里了,还会怕你吗?城南别墅不就是靠着秦厉北,现在秦厉北这幅要死的德行,我的人就要来了,你们跑不了,城南别墅又怎么样,最后你们的人呢?哈哈哈!!!还不是要死在我们兴和的手上!!” 黑衣人大笑间,刚刚还在拐角处的同伙已经赶到了这边来,团团将简南和秦厉北围住。 简南握紧了手里的刀,清丽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杀意,从秦厉北那边夺过来的刀上黏糊糊的全部都是鲜红的液体,还带着几分温热,简南死死握着,这上面的每一滴血,分不清哪些是来犯者的,哪些是秦厉北的。 但是没关系,秦厉北身上有多少伤口,她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到别人家门口狂吠,这就是曹爷养出来的狗,我今天真的是见识了。帮我跟曹爷说一句话,兴和,很快就会成为历史了。” “哈哈,你一个女的说什么大话?我们曹爷说了,兴和要的就是秦厉北的命,本来就打算上城南别墅做了他,今天正好碰上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到时候恭迎我们曹爷入主城南别墅,你们这些阶下囚,可别跪在我们曹爷面前,求饶你们一条狗命才好!” 黑衣人猥琐赤裸的眼神在简南身上瞄来瞄去:“不知道啊,秦厉北上.过的女人,是什么滋味,你要不求我,我或许还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呢!” 苍穹暗夜之下,对方笑声猥琐,简南觉得一阵恶心,却不得不强忍下来,故意找话题说话谈判拖延时间,她见到秦厉北的时候,已经给刀疤发了信息,现在刀疤带人来营救,是简南唯一的寄托希望,她根本没有受过格斗训练,和这些人打起来,丝毫没有胜算不说,还会连累着秦厉北一起跟着她栽进去。 秦厉北眸底闪过杀意,捏紧了拳头欲上前,却被简南死死地拽住了手腕,这副娇小的身躯,硬生生地像一根石桩,戳在秦厉北面前,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你确定?不如,我们谈一场交易,你在兴和待了多久了,五年,十年,曹爷膝下无子,现在年纪也大了,兴和当家人的位置,你没想过?” 所有的黑衣人全部看向了为首的那个人,欲望被结肠,他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你不是很清楚吗,这个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都是为了生存下去,没什么可遭指摘的,如果是我,语气累死累活地为了别人的一句话,拉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来送死,倒不如,选择找个强有力的外援,先成为人上人,再来谈其他的事情。” 简南死死盯着黑衣人的反应,月色皎洁,黑衣人脸上狂妄的笑容停止了,似乎对简南的话有了兴趣。 “我上次参加曹爷的生日会时,多么风光啊,每个人都奉上了自己的笑脸和奉承,恨不得蹲下来,舔舐曹爷脚边的泥土,一层一层的阶级,不知道那时候,你在哪一桌上面啊?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哦?” 简南笑开了,好似前面说的还不够用力似的,猛然将黑衣人身上的伤疤再次揭开,“兴和在城东的地盘,每一寸,都染着你的血吧,还有曹爷的王座下面,踩着的,是你们发誓同生共死的兄弟们的尸骨,怎么样,就这样的人,你还要继续效忠吗?” 她在赌,赌的不是黑衣人杀秦厉北和她的心会不会动摇,而是,放缓语速说的这几段话,能能足够,撑到刀疤赶到,只要再多一会会儿,哪怕只是三四秒钟,她如何不要紧,但是,秦厉北就能活下去了。 “秦家曾经也是黑道中的一大家族,但是现在呢,洗白了,政、商、军界混得风生水起,白家呢,改变稍微晚了些,可是现在,也是堂堂市值百亿的上市集团,当年的三大黑帮,只有曹爷还在固步自封,难道,你还想要继续打打杀杀下去,让你的兄弟们,也跟着你,继续过这种刀口舔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吗?” 字字珠心,黑衣人动摇了,但是,那又如何,想要兴和,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只要献上秦厉北的尸体,曹爷自然会放松警惕,到时候,他立了大功,曹爷一定会优先考虑他的资格。 他们是讲义气的,绝对不会背叛曹爷! “曹爷对我有恩,我要报恩,既然曹爷想要整个城南别墅,那么,我一定会替他拿到手!” 黑衣人得意地笑了起来:“早就在道上听说过,城南别墅的秦先生,在别墅里面养了个美女,千疼万宠,就差没有给星星给月亮了,我还以为是假的,万万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对但是,你倒是挺特别的,难怪,秦先生对你刮目相看,不过现在,我也算是帮了你们一把了。” 黑衣人盯着简南,酸溜溜地说:“有句话说,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对吧!” “动手!” 得到指令,黑衣人纷纷围了上来,十几个人,同时举起了尖细的泛着冷光的水果刀和实心铁棍,每一把刀的尖口都对着他们两个,嚎叫着冲了上来,刀刀致命。 见此情景,简南也是发了狠,举起刀边护着身后的秦厉北往安全的地方退,边跟着举起了刀对准冲到最前面的人,一刀下去,见血封喉。 如水龙头一样喷溅出来的血液,溅了简南一身,热热的,黏黏的,简南缓缓开口,语调却愈加温柔起来,认真道:“三哥啊,咱们现在和这些人正在玩一个游戏,你想不想要赢啊?” “想。” “那好,等会儿找机会回家,你只要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先到家,咱们就赢了。明白吗?” “我们一起回家。” 秦厉北却是抓住了简南的手,在简南的惊呼声中,将人直接揽进了怀里,禁锢在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简南抬头,秦厉北的脸近在咫尺,凌厉的下颌线条,冷硬无情,不知何时,她手里的刀已经到了秦厉北的手上。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