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他动了我的人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三章:他动了我的人

这一瞬间,简南甚至怀疑,秦厉北,回来了。 周围一地的残缺的尸体,震撼效果太好,黑衣人围了上来,却在见到控刀的人变成了秦厉北之后,动作迟缓了许多,地上那些兄弟们的尸体,每一个伤口的横截面,都利落干脆,没有十几年的训练结果,是做不到的,而在场的,能有这种功力的,黑衣人们只把目光,放在了秦厉北身上。 简南挣扎着想要脱离,秦厉北却用力将摁住,一时间,简南便就着被秦厉北护在怀里的动作,动弹不得。 紧接着,撕拉一声,一下秒,布蒙上了简南的眼睛,她听见秦厉北说:“别看。” 此时此刻,秦厉北低沉沙哑的嗓音中,似乎沾染了魔力,令她莫名其妙地感到安心,想要倚靠,简南不自觉地,照做了,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了秦厉北的腰。 “明天早餐,吃芝麻糊吧。” 简南笑着回答:“好啊,团团也一定会很喜欢的……” 话音未落,他反手一刀,毫不犹豫地在涌上来的黑衣人胸前,戳了一刀,衣服上再次被溅了一身的血,狼狈不堪,浑身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秦厉北咬牙,豆大的汗不停地往下淌,他努力地想要握紧刀,却是连颤抖的手都控制不好,脑子犹如一颗充过气的氢气球,下一刻便会轰的一声炸开! 从来没有像此时一般,痛恨过自己的无能,连自己的全世界,都保护不了,秦厉北咬住舌头,两齿之间相互碰撞,瞬间清醒了许多,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丫头啊,这些人的血那么脏,怎么能够让她去碰。 秦厉北终于是握住了刀,可是,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人影重叠,先是五彩斑斓,继而变成了黑白两道剪影,在面前不断相互变换,那里有个人,高举着铁棍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冲过来了,但是,他的手,抬不起来。 秦厉北转身,刀刃划过后背的肌肤,皮开肉绽的感觉,实在不是很好的体验,然而他打从心底里庆幸,怀里的小丫头,一点儿都没有伤到。 抱着自己的怀抱渐渐松开,她一把扯下了眼前的破布,失声痛哭:“秦厉北!!!” 白雪,红血,像极了名画师手中的雪梅图,纯净和魅惑的交织,寒冬腊月里,多的是诗词作家们,交口称赞最美好景象。 简南跪在雪地里,双手拥着秦厉北一动不动的身体,手渐渐地收紧,直到将秦厉北紧紧地搂住,似乎要勒进自己的身体里,将自己的生命,分给他一半。 “求你了,坚持下去,不要死!” 砰……砰砰……砰砰砰砰…… 枪声不断在周围响起,起起落落,场面瞬间扭转,冷兵器对上枪口,黑衣人纷纷收了手里的刀和铁棍,在为首黑衣人的冷喝下,往外面冲开来,简南恍恍惚惚,有人冲了过来,扶过了她手里的男人,自责道:“对不起,小姐,我来晚了!” “立刻送医院,还有,你留下来,今天晚上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给我抓起来。” “小姐?” “一场雪而已,哪儿有资格覆盖掉,所有的肮脏。” 很多人在说话,十分嘈杂,但是在这些声音中,他听见了自己最为熟悉的。 雪混杂着沙土,不再纯白,救护车的呜咽声中,简南死死地抓住秦厉北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两年前也是这样,好像和她沾上的人,总是和医院脱离不了关系。 “我明明是想要保护你的,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厉害了,连风吹过来,都会怀疑一下风里是不是掺杂着有毒的药粉,可是,只有今天的一次疏忽,没想到会害了你。” “秦厉北,一定要好好活着啊,我已经欠了白月笙一条命,我没有东西,可以再补偿给你,秦厉北,我们只有这辈子,成为亲兄妹的这辈子,可以见面了。” 手背上,热泪滚烫,他想要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安慰她别哭,然而指尖连动一下都觉得困难啊,明明咫尺之间,明明就在手里握着,他还是会失去这个女人。 “来不及了,通知血库调血,还有立即准备电击!” 南南说得很对,双手沾染了人命的他,没有下辈子的运气,能再遇见她。 …… “姿势得是这样,你怎么这么笨?” “现在是文明社会,用得着动刀动枪的吗?有事找警察叔叔不知道?!” 莫名被怼的秦厉北气急了,很想上手将这个小丫头抓过来狠狠地揍上一顿,然而心里头想象也就算了,哪里真的舍得动手。 “我倒是巴不得能将你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刻刻带着,走哪儿都能看着你,但是不行啊,我们家南南这么喜欢玩儿,怎么能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啊,我总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学点防身的招数,遇到了危险,至少,撑着……” 秦厉北揉揉正低头专心研究掌心小刀的丫头,无奈:“无论如何,都要撑到我去救你的时候,明白吗?” 未成年的简南不懂,拨弄着被秦厉北揉乱的刘海,疑惑道:“我就一个中学生,会遇见什么危险啊?” 这句话,在一年之后被现实无情地粉碎,但是在那时候,她是真心以为,她的人生和打打杀杀,没有丝毫关系,唯一有接触的,怕是只有厨房做菜的时候吧。 “有备无患总是好的,南南你知道吗?冷兵器时代,刀剑用得最好的,才是王者,即使到了现在,一把锋利的刀,只要运用得当,它所能发挥的作用,还要比枪更加有用。” 简南认真地想了想,反驳:“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同样的道理,不管是刀剑还是枪炮,只要能杀掉敌人,就都是好的。” 秦厉北眼底染上笑意,嘴角挂着几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骄傲,“说得很好,我们家南南,真是聪明,所以,《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做到哪里了?我今天可是要检查的。” 简南一阵哀嚎,她根本一个字儿都没动啊,为什么上学被老师盯着写作业,下课了,还得被自家三哥盯着撸试卷啊啊!!! 那一天,阳光刚好很暖,柳枝抽条发新芽,小草小花们纷纷冒出头来,姹紫嫣红,外面是瞧不起养子和私生女的鄙夷眼神,然而那方小小的天地里,秦厉北已经在默默地为她的将来打算了。 …… 从回忆中抽身,简南用脸贴上了秦厉北的手,无声流泪,她的嗓子干涩刺痛,却不得不艰难开口:“你撑下去,等你醒过来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秦厉北,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我求你了,撑下去……” 这个世界并不美好,孤独又寂寞,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龌龊肮脏,然而,我还是自私地想要留下你来陪我。 “不能是别人,秦厉北你明白吗,只能是你。” 兵荒马乱人仰马翻,医院早就安排了医生护士在门口等着,都说来的是个大人物,谁知道竟然是消失已久的秦家三少,一众医生护士纷纷额头擦冷汗,那一年,秦家三少在他们医院花费无数人力物力,死里逃生的奇迹,至今还历历在目,这群人好不容易缓回来了,谁知道秦家三少又来了? 一路绿灯将人送进手术室,王教授紧随其后,简南倚靠着手术室的门,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整条走廊安静到可怕,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少夫人,我刚刚得到消息,老王将他手上的股份卖给了兴和的曹爷。” 简南的脑子里是沸腾滚烫的浆糊,听见消息的一刹那,有点转不过弯来,空气若有似无,渐渐凝结成了一团,连呼吸的本能都在消散。 许叔在电话那头听见的便是简南声音的缥缈,他听见简南稍许迟疑了下,才问他:“两个人,转让的手续办完了?” 许叔点头,认真将自己得知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汇报:“是,全部手续已经在今天早上律师事务所开门的时候,便办完了,今天傍晚三点,老王乘坐专机,全家飞往新加坡。” 许叔一顿,欲言又止,即使隔着电话线,他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很不好。 “还有什么,一次性说完。” “少夫人,不仅仅是老王,据知情人透露,兴和那边,曹爷还派出了人接触张固安,我担心,兴和对集团图谋不轨,少夫人,咱们是不是应该提前想点对策?” 利用江云探听别墅的消息,派杀手在别墅周围对秦厉北下手,这是为了报当年南国娱乐城的争抢地盘生意之仇。 那么,着手买入白氏集团股份,是为了什么? 看来曹爷和其他人一样,也时觉得白氏集团的情况不容乐观,于是乎,这才打起了趁乱摸鱼的算盘,或许,他想要不仅仅是白氏集团,还有白氏背后,属于白家的那部份黑道势力。 “找个理由,禁止任何人,包括张固安的家属,一律不准进行探视。” “好!” “还有,密切注意白氏股票最近一段时间的走向,还有兴和的动作。” 许叔一一记下来,继而问道:“少夫人,咱们这是,要对付兴和?” “他动了我的人,难道不用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