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献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四章:献血

心一点点地沉甸甸地,往黑不见底的深渊下坠,就连身体的温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指间开始变凉,一年前的抢救画面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满目都是红色的床单,急诊室前昏暗的灯光,病人家属的哭天抢地,不曾停歇的尖锐急救车响声…… 医院的走廊,到处弥漫着冷冰冰毫无生机的,死气沉沉的气氛沉重得令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就在简南的惴惴不安中,急诊室的门开了,护士冲出来对着简南便是一顿崩溃的大吼! “患者失血过多,我们血库里头RH阴性血的库存本来就少,真是疯了,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碰上这种熊猫血血型,现在血库告急,你是他什么人啊?是亲人吗?你的血型是什么?” 简南亦是哑然,在此时,竟然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她支支吾吾:“RH阴性血?我,我……我不是……” 她不是的,但是,有个人是——路衡,他和秦厉北是兄弟,血型一定是相同的! “你等等我!我打个电话叫人过来!!!”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一直没有接通,简南不停地摁着重拨键,疯了一样地不停念叨:“路衡,你接电话啊!!求求你了,接电话啊啊!” 简南憋着哭腔,抱着手机蹲了下来,嚎啕大哭。 “求求你,接电话……” …… 另一边,帝豪花苑,路衡拿着座机,静静听着电话里那个人的焦急:“你的血型不是RH阴性血吗?现在能过来吧?这边手术台上有个患者,还是你认识的,秦厉北,血库血型告急,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眸光淡淡,扫过书桌上,静置的相框,上面的照片,是秦世勋婚礼时候,秦家人一起拍摄的全家福,他花了大价钱,从摄影师那里拿来了一张,洗出来,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那才是,秦家一家人。 他,最后,还是只是一个过客。 “我会尽快赶过去。” “好,路医生!谢谢你了!” 结束通话,路衡转身,翻开元贝集团财务部刚刚送过来的年度报表,满满当当的数字,却是彰显了元北集团即将到来的辉煌未来。 路衡不由得想起秦厉北曾说过的那句话,万秦集团又如何,将来的元北才是北城的商业帝国,而由黄金堆砌起来的王座,上面坐的人,会是北城的无冕之王。 “会的,将来你所期盼的这些都会实现的,然而很是抱歉,你看不到了。” 金茂度假村二期工程和三期工程三月底同时结束的时候,便会投入试运营,到了那个时候,而简南到时候必然得选择稀释股权,到时候,就是他借名买入的最好时机,秦厉北所拥有的,无论是东西,还是人,他都会一样一样的拿到手。 …… 路衡的电话一直没有接通,每一秒钟,简南似乎都能感觉得到秦厉北生命流逝的速度,到了最后,万般无奈之下的简南只能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给秦老爷子打了电话。 脸面和自尊,她都不要了,无论是秦家大宅里面的谁,随便谁都好,只要肯献为秦厉北献血,谁都好,她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份救命之恩。 静谧的秦家大宅,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柳璃起身,拿过手机,见上面的来电显示是简南,毫不犹豫地掐断,而后犹豫了会儿,将手机关机。 这时,秦老爷子正好从外面进来,手里的杂志放在书案边上,顺口问道:“什么声音?” “南南的电话,说是打错了。这个丫头,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秦老爷子伸手,任由柳璃上前来宽衣解带,突然想起什么,吩咐道:“今年的除夕饭,你去跟那个丫头说,让她带着两个孩子,回一趟大宅。” 柳璃低着头,眼底闪过恨意,却是温柔地问道:“今年的话,恐怕是会选择在白家,过除夕的吧,毕竟现在是白家的儿媳妇儿,咱们总不好,让外面的人说咱们不懂礼数。这样吧,初二那天,是新媳妇儿会娘家的日子,咱们就让丫头那天回来,也算是有名头,你说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听了这话,柳璃系好睡袍上的腰带,这才缓缓抬起头,笑得温婉:“好……” …… “你继续打电话找人,我们医院也会尽力找到学血源的,你放心!!” 护士看简南也找不到人来了,急冲冲地撂下一句话,便又冲进了手术室,她得去其他医院的血库调用看看,如果有备存的,那是最好。 “麻烦你们,只要对方愿意献血帮忙,我一定重金酬谢!” 简南已经绝望,还有谁呢,秦世勋?可是她没有秦世勋的联系方式,不对,有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和沈扬诺在一起的吧,简南顾不上和沈扬诺之间的新仇旧恨,还是打了电话。 “哟,白少夫人,今天是见鬼了,你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简南将沈扬诺的语气不善忽视,问道:“秦世勋在不在你身边,我想和他说句话……” “大半夜的,找上我的老公,简南,是不是我的男人,你都不嫌弃地,想要碰?你怎么会这么贱,爬上自己哥哥的床,就那么刺激,是吗?!” “……” 简南一顿,眼泪合着忍下了恨意,连语气都卑微到了泥土里。 “我只是想要请他帮忙,麻烦你让他接一下电话。” 话音未落,简南听见秦世勋的声音在问是谁,她几乎想要吼出口,可惜,电话在沈扬诺手里面,秦世勋仍旧是听不见。 “没什么,和一个小朋友闲来无事聊聊而已。” 眼泪夺眶而出,简南仰起头,哀求道:“秦厉北需要献血,求你了,让秦世勋过来一趟,我们在市医院。” 沈扬诺震惊,可很快却又笑开来,一年了,她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了。 “好啊,要我帮忙也不是不行,我要你向我下跪,向我道歉,承认是你对不起我。至于在哪儿跪下来,什么时候跪下来,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到了,会通知你的。” 紧捏着手机的手,在颤抖,简南毫不犹豫地点头:“我答应你。” 就在她答应了的下一秒,她听见电话里面传来秦世勋的声音,秦世勋问她:“你们现在在市医院的哪栋楼?” “市医院,西二楼急诊手术室。” “好,我马上到!” …… 得到了肯定了回答,却是丝毫不敢松懈,她还得撑下去,无论如何,得撑下去,到秦厉北平安无事的时候。 她的双手僵硬地垂在身体两侧,焦急地等待着,而在城南别墅,刀疤已经抓住了那个妄想从他的围剿中逃出去的领头黑衣人。 “张虎,没想到你还活着,这次是为了你兄弟来的吧,可是你兄弟死有余辜不是吗?” “你胡说!我兄弟是被秦厉北杀死的,我一定会为了他报仇!啊哈哈哈,你的老大今天晚上死定了,干嘛要自欺欺人啊,刚才不也看见了吗,那么多的血,死定了!” 此时张虎脸上的头套已经被刀疤扯了下来,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全部是得意的笑容,掺杂着对刀疤向一个女人低头卖命的不屑。 “原来我还敬你是条汉子,虽然我们阵营不同,不过你跟在秦厉北身边,我还觉得你是个对手,现在的话,哈哈,听一个女人的话,刀疤,你当初的傲气哪儿去了?” 刀疤很想拿着他手上的刀直接在张虎的脸上戳上几个洞,他虎着脸,刀刃轻轻划过脖颈上的皮肤,留下一道红色的血痕。 “先生救过我的命,小姐救过我的命,他们对我刀疤好,好得过分了!我刀疤这辈子,就算烂成泥,也要烂在城南别墅的地里!哈哈哈,你说,曹爷在知道你被我们抓住之后,会不会派人来救你?” 刀疤颠着手里头的刀,故意做出要抹了他脖子的动作,吓唬着张虎。 “老实交代,曹爷的计划是什么?” “呸!我的命也是曹爷给的,我们拜的关大爷,我们讲的是义气!这种背叛兄弟的事情,是不会做的!你告诉你的女主子,要杀要剐随特么的便,我一句话都不会说!” 刀疤气结,皱着脸,贯穿了脸部大半部分的疤痕,挣扎扭动仿佛要从脸上掉下来愤怒地咬死眼前的这个人一样! 如果不是小姐吩咐了留着这个人的一条命,他现在就会立刻马上把这个人直接给剁碎了喂狗!愤怒的同时,他又很不安,围剿就发生在山下,原本城南别墅周围,是要绝对安全,然而现在先生和小姐却双双在山下遇刺! 这简直就是让人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很好,那就等着,兴和被城南别墅铲平,到时候,你再抱着你的曹爷,一起在监狱里面讲义气,看看到时候,你的曹爷是不是还能给你豪车别墅钱!!!” 话音落下,刀疤站起来,对已经在门外站了许久,全程围观了刀疤整个审讯过程的空姐,招招手:“苏妈呢?” “在自己的房间。” “好,去看看。这边你来盯着!” 空姐撩了下头发,假装无意地侧身而过,裹身的旗袍将她玲珑的身姿,衬得更加风情万种,她丢了个眼神过去,示意这个男人她来处理就好了。 刚才她就想说,这个刀疤真的是很不会审讯这门艺术,比起小姐来,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