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黑暗吞噬所有希望(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五章:黑暗吞噬所有希望(一)

秦世勋是一路飙车闯红灯过来的,直到带着体温的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面缓缓流出来,他才恍然想起来,自己竟然在救秦厉北。 他在用自己的血去救那个,伤害了他的母亲的女人的孩子,这个令他和他哥从小到大,得不到一点父爱的所谓‘三弟’,呵呵,他竟然不顾安全,冲到医院来。 护士长见他额头布满细汗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因为抽血在紧张,便闲聊了起来。 “这种血型很罕见,你们是兄弟吧?长得还有点像呢!” 秦世勋怔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对他说,他和秦厉北长得像,不过想想便也就释然了,常见面的那些人,大多都是知道他们家那堆狗屁倒灶家务事的,谁敢在他面前提起那个私生子的名字,除非是不想活了。 “等会儿还要抽一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秦世勋不答反问:“他,额,就是秦厉北,他伤得很严重?” “伤口很多,但是你别看伤口那么多,其实大多数伤口都不深,就是后背的刀伤,严重一点,失血过多,而且伤者又是熊猫血,这才难办!” “是么?” 那么,只要血源充足,保证能够支撑到手术时间结束,那个人的命,就算是捡回来了吧? 秦世勋这么想着,抽血室的门开了,秦世勋见到一个披头散发,双眼红肿的女人,脚步虚浮得如同幽灵一般,飘了进来。 秦世勋听见那人在向自己道谢,声音沙哑,很明显是哭过了。 “谢谢你今天愿意过来。” “我很好奇,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死神体质?谁碰上你,都得去阎罗殿走一遭,能回来的是他运气好,不能回来的,也怨天无忧,是吗?” 简南听出了秦世勋口中的嘲讽之意,默然地接受了。 “我准备了一些吃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会儿这边结束了,你先吃点儿,再回去吧。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你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说完自己想说的这些话,简南知道秦世勋不待见自己,便径自转身出去了,谁知刚走一步,便被身后的秦世勋喊住。 “今天,是谁动的手?秦厉北在北城的地界上,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居然会被人算计到进医院,呵,是秦厉北现在弱到了这种地步,还是对方来头大到,感不顾秦家的面子。” 简南沉默,她没有打算解释,这些事情,她一个人承担下来便够了,没有必要见人便说,好像是自己在示弱,像祥二嫂那样,逢人便大倒苦水,那又如何,不过是平白令人看了笑话。 “我会讨回代价的,多谢你的关心。” 简南转身离开,秦世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烦躁的很,今天的自己,来这一趟,估计是真的疯了,二房的人,死一个算一个,他应该抱着如此信念活下去才是正确的。 …… 天际泛出鱼肚白的时候,手术室门前的灯,终于是熄灭了,简南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略带期冀的问:“王教授,还好吗?” 王教授摘下口罩,长长地松了口气,看向简南,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简南今晚上转圈转得慢,但还是从王教授犹豫再三的语气里面,看出了些什么,她咽了口口水,捏紧了衣角,试探性问:“情况,很不好吗?” “手术很成功,只是……” “……什么?” “将来,醒过来之后,怕是,也要在轮椅上面渡过下半辈子。” 她往后退,可背后就是冰冷的白墙,哪儿还有退路,根本没有退路,简南摇头,不愿相信:“不可能!明明,救护车上,陪同的医生明明说,他没有伤到……” “简小姐!”王教授打断了她的话,看着简南的眼睛里,布满悲悯:“先前,厉北接受了电击的非常规治疗,这类研究本来便没有通过临床实验,更何况是直接作用于脑部,副作用巨大,且,严重。” 王教授一顿,观察了下简南的情绪反应,见她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来,没办法只能挑一些还算是比较好接受的情况说了。 “其实这也不算是突如其来,平常厉北应该有剧烈的头痛,有时候还会浑身冒冷汗,伴随着痉挛的抽搐等,你没发现?” “他平时并没有表现出难受或者……” 简南试图辩驳,可是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发现,她根本没有资格笃定地说出如此判断来,她回来短短一个月,或许秦厉北早在过去的一年里面,便已经时常忍受着生不如死的疼痛,苏妈发了那么多的信息,她都选择了无视。 “我想,可能是疼的时候,忍了下来了。所以你们才都没有发现,但是这个后果,现在已经是出现了,等他醒过来之后,我会为他安排一场针对性的检查,到时候希望能够制定出一个好的治疗方案。” 简南魂不守舍,机械地点头,王教授看她那个下口气都喘不上来的样子,摇摇头感慨地离开走了,留下简南一个人,独自面对再次安静下来的走廊,窗外的雪已经停了,满目银装素裹,真落得是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呜……呜……呜呜呜…………秦厉北……三哥…………” 眼泪糊了满脸,哭腔从死咬着齿缝间蹦了出来,简南在门口,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好冷啊,冬天这时候,才算是真的来了。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纱帘投射在楼梯台阶上的时候,刀疤正握着咖啡杯,双手撑着二楼走廊的楼梯,空姐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在刀疤面前站定,笑道:“看我,从那个人嘴巴里面敲出了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什么?” 刀疤心不在焉地问,空姐觉得奇怪,便侧身到刀疤的前面,探着头,好奇地问:“你怎么了?心情不好?等等,是医院那边来消息了,秦先生的情况不好?” “不是。” “那么,是因为什么?其实你可以跟我说的,我保证将我的嘴巴锁上,半个字儿也不会放出去的,你放心!” 刀疤深深看了空姐一眼,继续沉默。 其实他在接到小姐发来的信息时,在吩咐手底下的人将苏妈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时,对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有了预料,并且做了心理建设的,但是,他也曾经暗暗地想过,或许这一切都是误会,或许苏妈是有难言之隐的,或许苏妈只是单纯觉得江云是个好人,她看走眼了,这一切,那时候他相信,只要苏妈不是故意的,小姐便不会过多追究。 但是现在,先前小姐吩咐他去调查江云时,查出来的那些和苏妈有关的消息,都被他刻意隐瞒下来,甚至刻意遗忘的,全部都一一浮现在了脑海。 他早就觉得苏妈和江云的关系很是奇怪,现在看来,是真的有什么,小姐才会不顾苏妈在城南别墅待了这么多年,直接将人锁了起来。 空姐本来就是个直肠子,见一向直来直往的刀疤竟然突然安静的像个鹌鹑,莫名觉得好玩,便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心内唏嘘的同时,还不忘感叹,真的是很不错的肌肉啊,如果能摸上一摸,那手感肯定更好! “你干嘛呢?逗猫呢?” 刀疤皱眉,空姐赶紧收回手,笑得讨好:“你别这样生气啊,我问你怎么了,你又不告诉我,那我当然是想办法逗你开心啦!再说了,猫猫那么可爱,你长得这么五大三粗的,不要把你和猫猫相比,猫猫很委屈的好不好?!” 刀疤皱眉,转身欲走,空姐却伸手拦住了他,再次问道:“是因为苏妈吗?” “你怎么知道?” 空姐看着刀疤那惊讶的样子,嘴角一勾,暗道,这一次,她一定是要在少夫人面前立功了,说不定还能刷一下好感值,将来少夫人能够同意她留下来,留在城南别墅。 “刚才,张虎告诉我,苏妈曾经从他们手里拿过一枚私制炸弹,规格嘛,估计能够将这座别墅,炸掉一半吧,原本是打算炸弹爆炸之后,他们再带着人冲进来的,但是因为突然遇见秦先生,身边又没有其他人,张虎觉得是个好机会,就先下手了,才有了现在这番局面。” 空姐看向刀疤,语气郑重地问:“我们应该怎么做?” 刀疤惊讶之下,却是狐疑地打量空姐,空姐被他冷漠的眼神看着,心情顿时不美丽了,怒道:“你自己审讯的本事不到家,可怪不到我头上哈!你也别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我就是做到了,而且,你现在还是好好地想想,应该要怎么办吧!” 刀疤心下突然紧张,是啊,她说的没错,现在,他应该要怎么做? …… 简南接到刀疤打来的电话时,刚走到秦厉北的病房门前,她从手术室门前爬起来之后,先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还收拾了自己,将李功带来的衣服先换上了,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才干干净净地,一步步地走到这里来。 “什么事?” “小姐,苏妈手上,有一枚足以炸掉半个城南别墅的炸弹。” 简南手一抖,脚下酸软,差点直接跌坐在地上。 身后伸过来一双手,堪堪将她扶住,简南回头,不曾想,竟是撞进了秦世勋的眸子里。 “将团团和小止带走,带到后山去,没有我的允许,后山全面戒严,只许出不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