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黑暗吞噬所有希望(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六章:黑暗吞噬所有希望(二)

“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南很是不明白,他难道是专门过来探望秦厉北的,完全相想象不出来是秦世勋会做的事情,在她的印象中,秦世昊和秦世勋这两兄弟,是沈月芬的儿子,这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妥妥的嫡母嫡子,她再如何有一个得尽丈夫宠爱的母亲,那也是妾生的。 嫡庶之分,在如今的社会,一夫一妻之下,本来没有多大体现,但是在像秦家这类家族来说,就有得分了,和秦世勋有关的记忆开始,身旁这位贵公子,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她,就好像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他这个人存在一样。 然而,从一开始,简南还是抱着想要和秦世勋好好相处的想法来的,只不过,秦世昊死的那天晚上,从始至终,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在沈月芬歇斯底里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个建议也没有发表过,简南觉得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冷了,冷到令人害怕。 “本来要走,遇见了王教授,顺路过来看看。” “哦。” 两相沉默,简南转而看向秦厉北,磨砂玻璃后面,病床上的那人,几乎便要与房间里面的白融为一体,白色床单上微微隆起的一块,简南细细描绘着他的形状,眼睛又渐渐变得猩红,她急促地深呼吸着,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哭,哭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李功提着早餐食盒进来,看见隔间里还有一个人,顿时愣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小姐?” 简南重重眨了下眼睛,好像是照相机咔嚓的那一下,试图将这一幕刻在自己的脑海中,此去不止是否还有机会回来,如果没有机会,那么就看这最后一眼好了,之后,喝了孟婆汤,前尘忘尽,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好事。 “李功,派人守好这里,没有我的密语,谁都不准接近这间房间一步,明白吗。” “我明白,只是,小姐,你这是要去?” “‘清理门户,开疆拓土’,这两件事情,是我等会儿必须要做的事情。你也知道,这两件事,无论是哪一件,都不是这么容易便能解决的,我可能没办法很快回来。” 简南本想要笑一下,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然而她费了好大的力气,仍旧没能扯出哪怕是敷衍的嘴角弧度来。 “万一,在我没回来之前,先生要是醒了,如果他没问起我来,那就什么也不要说,若是,问了,也什么都别说。”简南一顿,继而道:“算了,若是问了,便说等他修养好了,我会来接他出院的。” 嘱咐完,简南旋身看向秦世勋,询问道:“这一次,谢谢你了!我准备的那些吃的,你用过了吗?如果需要休息的话,可以让李功帮忙开一间房。” 秦世勋默默看着她,好像在她身上寻找什么,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先了简南一步往外面走,随口道:“今天晚上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记住,简南,你欠我一个人情。” 看着秦世勋出门,简南脑子里面空了几秒,人情,是么?这样也好,这样至少,她便知道,这次救了秦厉北一命的血,究竟该用什么价值的东西去还了。 “小姐,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其实,李功是想说,如果可以和曹爷坐下来谈条件的话,那不是更好?但是他想,他认识的简南——简小姐,不是那种,在乎的人被欺负之后,还能忍气吞声下去的性格。 “等我的电话,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具体怎么做。” 简南推开门,离开的毫不犹豫,麻药药效消失的时间还有十二个小时,她要争取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将该做的事情做好,然后回来见秦厉北,至少,她想要亲口告诉他一句话。 …… 城南别墅,苏妈的房间前面,刀疤一手握住了门把手,一手放在门锁上插着的钥匙孔上面,刚才小姐让他和苏妈聊天,套取情报,拖延时间,这些本来都应该是他作为杀手的必备本领,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怕是不合格了。 房间里面和自己相对立阵营中的,是苏妈,自从他决定跟着先生,为先生卖命之后,来到城南别墅,第一个关心自己吃饭的时候有没有吃饱,还主动帮自己添饭的人,就是苏妈,那是在他亲妈身上都没有得到过的体验。 苏妈和外人勾结,手里头更是拿着炸弹,想要毁掉这个先生一手创建起来的家园。 上帝摆在他面前的真相,有点太过冷酷和残忍,就连他一个杀手,都觉得难过了起来。 犹豫许久,刀疤还是决定,就这么聊天就好了,他不想和苏妈面对面,看见完全陌生的对方的样子。 “苏妈,江云真的有那么好吗?比小姐还好?” “呵呵,你怎么会懂啊!你们都是被简南那个女人给迷了心窍了啊!” 房间里面传来几声哀叹,继而继续道:“江云才是真心对咱们先生好的那个人啊!刀疤,你这小子怎么看不透呢呦!简南那是有野心的,不安分的女人!” “可是,苏妈,之前,你也是很想要小姐回来陪伴先生,为什么,又会突然变成是江云了?先生的话……”刀疤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道:“我觉得并不在乎江云是谁。” “先生现在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能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说到这儿,苏妈就有点激动了:“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跟先生编了什么谎话,先生才会觉得她好!!” 刀疤反驳:“我见到的小姐,对先生已经足够好。” “她在骗我们大家!!刀疤,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先前那么希望她回来,可是那个女人狠心到连一句话都没有回过咱们,但是白家一乱,她就回来了!一回来,你看,跟路先生关系那么好,有说有笑的,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苏妈神色狰狞,没了往日的和蔼后,只剩下一片歇斯底里的呐喊:“她这是要吞了先生的财产,带着钱嫁给路先生啊!!!我把先生当成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可以容忍那个女人这么做,还有小少爷,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小少爷,喊别的男人做爸爸!!!” 这下子,轮到刀疤讶然,震惊,一时间竟是憋不出一句话来。 “小少爷?和先生?” “小少爷根本就是先生的孩子!我把先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小少爷就是我的孙子,那个女人先是和白家的少爷结婚,现在又带来了一个路先生,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有资格站在先生身边!” 苏妈越想越气,她不相信,若是先生还清醒着,会容忍那个女人做出这些不守妇道的事情来:“江云对先生有多好,你不是没有看见,过去的一年里面,风里雨里哪一次不是带着东西亲自来陪着先生说话聊天,先生不也是很高兴的吗?” 刀疤这下彻底无言以对了,‘那个先生’看起来很是奇怪,一模一样的一张脸,但是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在接受路总的建议前往欧洲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先生在某些事情上面的反应,和以前有点不相符。 比如面对江云的时候,竟然会出现温柔的笑容,甚至还会缠着江云不让她走,但是这次回来之后,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就拿上次江云过来做例子,先生的反应就疏远冷淡了许多。 他安慰自己,或许那段时间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现在,那样怪异的感觉又出来了,好像是,同样的一张脸下面,活着的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灵魂。 “苏妈,你忘记了一件事情,无论如何,城南别墅,甚至连同元北集团,都是在先生仍旧清醒的时候,被先生亲自交到了小姐的手上,这就是现实,是不无法改变的。” 刀疤开门,收回了钥匙,说出的话里带上了些许的疏离:“苏妈,就算是你对小姐不满,但是你现在是联合外人来对付城南别墅,这就是一种背叛,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城南别墅就是你的家,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孩子。我想问你,一个母亲会对自己的孩子做这样的事情吗?” “……” 直到刀疤转身下楼,苏妈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此时,山下,简南站在刚刚发生了惨烈打斗的地方,举目四望。 雪还在下,但原先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那些打手,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鹅毛大雪的覆盖和笼罩下,似乎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无助,残忍,血腥,甚至绝望,都不过是简南自己的一个幻象,只存在于她的脑海里面。 黑黝黝的天幕此时已经再次拉开,清晨晗光乍现,投射于雪地之上,仿佛在上面笼罩出了一条璀璨斑斓的银河,简南深一脚浅一脚地踏上,寒风凌冽,犹如刀刃尖锐从她脸颊划过,血泪斑驳。 简南伸出手,摊开手掌,不一会儿掌心便堆起了一小撮的小雪堆,下一秒,手一握,身体的温度便将其融化成了水,由着指缝间滑落,滴滴答答砸在脚边的雪地里。 简南重新上车,吩咐司机,“回别墅。” 车身划过崎岖的山道,雪花四溅,纷纷扬扬如千树万树下梨花开遍的景象般绝美。 “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了。” “有事说话,不用客套。”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南国娱乐城里,属于曹爷的那部分势力,都有哪一些,而这其中,哪一部分,是曹爷的七寸。” 远在千里之外的男人敏锐地察觉到了简南话里的狠绝,不答反问:“曹爷做什么了?” “没什么,觉得自己活得太长了,想要早点去见阎王爷。” “简南!你别轻举妄动,曹爷,还有曹爷手上的兴和,都不好惹,当初厉北都没能收服他们,现在你……” 简南冷声打断了他的话,道:“我已经有了计划,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南国娱乐城里面,哪一部分是曹爷的七寸。” 电话那头长长地叹了口气,继而无可奈何道:“电话里面说不方便,我等会儿给你发邮件,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曹爷究竟做了什么,惹着你了?” 长久的沉默,车子在院门口咻地一声停下,保镖上前来开车门,简南顺势下车,站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中心,轻声道:“昨天晚上,他派了人到别墅,要秦厉北的命。” 忽然之间,甄客便什么都明白了,难怪……简南会如此愤怒,不过秦厉北那家伙,应该没死吧? “厉北还好?” “他一点也不好。” 那么骄傲的男人,顶天立地,可是他下半辈子,会和轮椅,一起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