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妇人之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七章:妇人之仁

……… “查得到炸弹放在哪里吗?” 刀疤忙道:“除了苏妈的房间,其他地方全部检查过,现在应该是在苏妈的房间。” “那就把苏妈请出来吧,我和她好好聊聊。” 刀疤一顿,还想说什么,但看了眼面色不渝的简南后,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转身上楼去叫人了。 简南一进客厅便问刀疤,空旷的客厅里面,没有往日里团团和秦厉北打闹着满屋子乱跑的欢声笑语,也没有秦厉北跟小孩子似的和团团围在一起打游戏,更加没有苏妈迎出来,笑着说,‘回来了啊,正好饭菜准备好了,过来吃饭吧!’ 简南走到餐厅,昨晚上一桌子的火锅食材还没有收拾,可锅里的底汤早就冷了,碗筷按照她走之前的位置摆放着,仿佛昨晚上外面一夜的刀光剑影,医院的险象环生,都没有存在过一样,这里还是和往常一样,平淡简单。 “你住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空姐站在一边,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生怕简南将怀疑的目光放到自己身上。 原本她在这里的立场便很是尴尬,明明本来是来刺杀简南的,结果却跟着她回家,然后还在她家住下,甚至和她手底下的几个得力干将,都打成了一片。 昨天张虎的那件事情,祁摄自己不应该掺和进来的,但是看到刀疤,那个挺有趣的男人,对着张虎一筹莫展的时候,她还是动手了。 就是不知道,这会不会让简南误以为自己有什么其他想法。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住下来好了。” “什么?”空姐惊讶,简南的邀约来的莫名其妙,虽然说她是挺想这么做的,但是,在如此敏感的时候提出来这句话,空姐想,为了这句话,自己是不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帮我完成两件事情,事情办完之后,你可以继续在城南别墅住下去,或者说,你也想要和刀疤一样,加入后山,那么我也没有意见。” 简南回头,看着空姐,成竹在胸地盯着她,平淡道:“你喜欢刀疤,对吧。” 空姐微微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小姐,你说什么啊?” “你不用现在承认,但是我的条件摆在这里了,你答不答应,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给你考虑,之后,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我便要将这两个任务交给其他人去处理了。 空姐犹豫再三,最后点头,答应了简南的条件,认真道:“你要我做的,是哪两件事情?” 简南没有着急说出自己的要求,倒是话锋一转,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知道现在张固安,变成什么样子了吗?” “我…我不是很清楚,但看新闻上面写的,也了解了一些,张固安败在了小姐你的手下,还被送进了监狱。” 简南点点头,却是不去看空姐,反而将视线落在了空姐身后,跟着刀疤下来的苏妈,简南丝毫没有打算避开苏妈的意思,直接当着她的面,对空姐下了命令。 “第一件事,以曹爷手下的名义去刺杀张固安,我要他受伤,但是得在医生能抢救回来的范围之内,并且,你的身份,必须要让张固安‘不经意’地发现;第二件事,张虎接下里就由你来负责,我只有一个要求,尽可能多的从他的身上套出来关于兴和的事情。” 空姐没想到简南竟然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处理,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忙不迭地点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有了种想要大大施展拳脚的自豪感,开开心心地出去了,临走过刀疤的时候,还不忘记对他抛了个媚眼。 …… 空姐离开之后,刀疤才继续上前,微微鞠躬,因为内部出了苏妈的事情,而他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排查出来,刀疤一时间不敢直面简南。 “小姐,苏妈到了。” 简南看向低着头的刀疤,也不说话,径自走到餐桌边,将带回来的早餐直接拿出来一一摆放在饭桌上面,拉开椅子坐下,一副悠闲的准备吃早餐的架势。 “一直以来,每天早上都是苏妈你忙着帮我们准备早餐,中式西式的都有,团团那么挑食的一个孩子,都乖乖地每天早上按时吃早餐了,这都是苏妈的功劳,我应该谢谢你的。” 苏妈冷哼:“那是先生的孩子,我愿意为先生为小少爷做饭,当牛做马都可以!不需要你来感谢!” 简南浅笑,眼底却如同外头花园里的湖面,冰封了厚厚的一层,冒着寒气。 “苏妈,你猜猜看,如果先生现在坐在这里,听见你说的这句话,会有什么反应呢?感动感激,还是觉得恶心厌恶?” 苏妈尖声反驳:“你在胡说什么?先生如果在这里,如果没有因为你受伤,他一定会看清楚你这个毒蛇一样的女人,心里有多么的阴暗,心都是黑的!!” “哦,是这样的吗?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用‘毒蛇一样的女人’,这样来形容我呢。其实,这样的形容真的很对啊,我的确是正在朝着阴险狡诈,冷血无情的方向狂奔。”简南解决了手上的一个虾仁烧麦,继而伸手向第二个,淡定得如同像是往常的任何一个聚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 苏妈紧紧地握着拳头,简南的无所谓表现,令她渐渐开始不安起来,或许,暴风雨前的宁静,大抵便是这样的? “其实,谁不想活得天真烂漫啊,可是在如今这个世道上,真的能够有人能一辈子像个太阳一样活着吗?就算有,那也得有人愿意小心翼翼地护着才行啊。我也不想变成苏妈你说的那样不堪的人,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至少下次再有内奸出现……” 最后一句话,简南加重了语气,陡然拔高的声调,带着令人胆颤的力道,砸在餐厅里,每个人的心上。 “苏妈,到了那个时候,我便能直接先下手为强,把人弄死,省得妇人之仁,留给对方时间,来伤害我在乎的人。你说是吗?” 苏妈不敢深想,这几年在城南别墅的生活,里里外外的人哪个敢对她不尊敬,因而她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然而心底里,她最后还是那个从山沟里面出来的老妇人,和简南对上,苏妈在气势上面还是短了一截。 “我,我不知道!” “呵,既然这个问题,苏妈不清楚,那就算了,我们便来说说几个,全世界除了苏妈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问题。” 简南随手拿了把放在桌面上的小水果刀,那原先是昨天晚上吃火锅的时候,用来给火腿切片的。 在众人的惊愕中,简南拿着刀逼近苏妈,面容不复刚才的娴静淡然,冷然的目光中,是令人不敢直视的寒光,简南问苏妈:“为什么要背叛城南别墅,跟兴和联手,城南别墅的布置图,引狼入室,你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吗?” “江云已经答应了我,他们要抓的人是你,只要把你交出去了,他们就会走的!” 苏妈不屑地看着简南:“我一直以为你对先生是真心的,但是看看人家江云再看看你,先生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小姐你可是风风光光地嫁人去了,当上人家的少奶奶,荣华富贵的,很舒服吧!” 苏妈的嘲讽落在简南耳朵里,就跟挠痒痒似的,这一路走来,说得比苏妈还要难听的,她已经听得太多了,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的。 “江云说的?江云拿什么来给你保证,城南别墅这么一大块肥肉,兴和的曹爷都吃到嘴巴里面了,还会吐出来么?你以为你是谁?曹爷为什么要卖你的面子?呵,你口中的那个江云,不过就是曹爷手中的棋子而已,等先生他真的死了,江云能不能见到曹爷还不一定呢!” 简南继续逼近苏妈,忍着怒气:“这就是你所谓的答应?你说着是为了先生好,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动动你生锈的脑子自己想想,你都做了些什么?!” 刀疤心中不忍,苏妈年纪大了,六十多的人了,被刀子抵着的下巴,吓得连同整副身体都得跟筛子似的,摇摇欲坠,他想要说点什么,然而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了。 苏妈这一次做的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对,他相信小姐会做出一个适当的判断,刀疤决定,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小姐做出什么决定,自己还是应该站在小姐的这一边。 见苏妈说不出话来,简南手上一用力,刀刃在苏妈的脸颊划了不深不浅的一下,刚好渗出点血丝来。 她继续道:“疼么?刚才,先生便是被比这把大上了十几倍的刀,在身上划来划去,还有铁棍,砸在身上,我都能听见骨头被击打的声音。你说,那时候,他得有多疼啊?” 苏妈终于是在简南一波一波的冲击下,崩溃了,委屈地哭了起来:“我就是个做饭的,为什么要来骗我啊!!!” 听见这话,简南失笑,乘胜追击,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最关键的问题。 “现在知道自己被骗了,还不算太晚,苏妈,我问你,曹爷给的炸弹呢?在哪儿?” 苏妈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戒备地看向了简南,问:“我说了的话,你还会处置我吗?” 几乎是胸口凝结成了一股子滞气,简南忍这出言讥讽的冲动,尽量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来,缓缓道:“苏妈,先生,还是很喜欢你做的饭菜的。” 简南的这句话给了苏妈一记定心针,对啊,她照顾了先生这么多年了,先生会看在过去这些苦劳的面子上的,就算是简南这个女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想通了这一点,苏妈顿时又有了底气,往地上一坐,双腿一盘,双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放,认真无比地说:“等先生回来,我再把炸弹亲手交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