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不想脏了你的手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八章:不想脏了你的手

“那么,你得从现在开始祈祷了,愿先生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回来。” 苏妈很是惊讶,显然不太相信简南净是如此轻易地便答应了她的要求,简南随手抽了湿纸巾,擦了下手,慢悠悠地起身,经过苏妈面前时,居高临下,冷冷地瞥了一眼。 “我记得,苏妈你亲儿子的骨灰,是在宝山墓地,苏妈,接下来的这句话,我只说这么一遍,你可要好好地记清楚了。” 苏妈抬头,茫然地看着简南,简南觉得好笑极了,原先还觉得苏妈,是像天底下其他人的母亲那样,和善温暖的人啊。 “要是炸弹在城南别墅被引爆了,那么,不管是谁做的,我都会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宝山墓地的那个人,我会” 她觉得自己的脾气真的是太好了,面对苏妈,竟然还能淡定地将早餐吃完,才不慌不忙地上楼,甚至还能注意到拐角处的盆栽有了枯黄的痕迹,嘱咐刀疤记得找人来修剪护理。 一进门,刚刚落座,紧随其后进来的刀疤便开口问道:“小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需要我现在清点手下的人数吗?有些人派出去做任务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如果要……” 简南挑眉,打断了刀疤义愤填膺地发言,反问道:“如果要什么?别人来打我们,我们再打回去吗?现在是法.治社会,那套打打杀杀的,若是想暗地里对付个把人的话,还行。但是想要彻底推翻一个组织,一个盘踞城东片区几十年的组织,其中的盘根错节,是打一晚上的群架,就能解决的?” 简南气得太阳穴砰砰砰地直跳,怒火中烧道:“要想彻底毁掉兴和,一举令他们接下来的十几二十年里面,再也没有能力反扑,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我们自己,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明白么?” 刀疤点头,却又立马摇头,他实在是不懂,拿起法律的武器,那要怎么拿起来?而且,法律的武器?好像,北城暗地里的这片黑色地带的事务,这么多年了,就从来没有人用法律来管过,当然也是因为没有人敢管,他家小姐现在这么做,会不会犯众怒? “小姐,您真的打算这么做?先生在的时候,也没打算过这么做。” “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南国娱乐城和兴和的第一次冲突,先生那时候没有动手,不代表这么久以来,一点准备也没有。” 简南想了想,决定再多解释一点:“北城的黑帮势力早就为上面的人所忌惮,咱们现在主动将这些事情大包大揽过来,责任咱们担了,功劳却是他们的,这种买卖,上面那些人高兴还来不及呢。” 刀疤恍然:“借刀杀人,杀鸡儆猴?” “没错,所以,现在你来告诉我,我让后山检测兴和所有生意往来的动向,资料准备的如何了?明天下午十二点之前,我要看到完整的档案放在我的书桌上,至于其他时间,好好查查清楚,这座别墅里面,究竟还有多少和苏妈一样的人。” 刀疤领命,正准备出去,简南却又叫住了他,随口问道:“刀疤,你对于苏妈接下来应该受到的惩罚,有什么意见?” 简南这一问,令刀疤有些惊讶,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简南竟然会在这件事情上面来征询他的意见,不过既然有这么机会,刀疤还是想要为苏妈争取一下宽大处理。 “小姐,苏妈只是一时的想不开,本意上面还是好的,而且,别墅里有些人,受过苏妈的恩惠,我在想,如果能从轻处罚的话,是不是能够拉拢人心?” “还有其他的么?” “小姐,您刚刚说的,苏妈的儿子,这件事情您或许有什么误会,那人是为了先生才死的,您真的会,像刚才说的那样去做吗?” “吓唬吓唬而已,死者已矣,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 “小姐……” 简南微微颔首,示意刀疤自己知道他的意思了,不就是从轻处理苏妈,但是,她从来就是那种记仇又小气的人,不是么? 她随即又挥了挥手让人先下去,刀疤心事重重,却也看出来简南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于是乎只能先行退下,打算找时间重新再来劝劝。 厚重的窗幔将太阳光全部遮挡在了玻璃窗之外,简南起身来到窗前,一把拉开,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住了,窗边的那棵老榕树上,沉甸甸地裹着好些白色棉絮,枝头不知何时竟站着两只灰色的小麻雀,交颈而眠,白茫茫的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相互依偎。 …… 兴和曾经派过一个副总经理到南国娱乐城,目的是为了和秦厉北甄客他们争夺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但是后来这个副总经理,却转到了电影企划部,后来甚至担当制片人,制作出了好几部口碑不怎么样,但是票房奇高的电影。 甄客刚才说了,这位姓刘的副总经理,恐怕是兴和里面专门把控洗钞票的一把手,南国娱乐城在城东落户,直接间接地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兴和的这门业务,才会引起曹爷如此大的反应。 如果将这件事捅到有关部门那儿,牵一发而动全身,兴和必定会受到牵连,但是同时,南国的财务状况甚至是经营状况,也会受到的波及,更何况,南国娱乐本身也没有很干净。 就在刚才,甄客隐晦地警告了她。 “你猜猜看,为什么当初厉北将他名下所有的资产全部转赠给了你,唯独留下了南国娱乐?那时候他恨不能连一块板砖都刻上你的名字,可独独放过了前景远大的南国娱乐,甚至连这家集团是他名下的,都不让你知道。” “因为这里面的水太深,他给你的,一分一毫,都是干干净净地用他的血汗赚来的,你可以用得安心安理得。” “但,南国娱乐,不一样,明白吗?” …… 明白,怎么能不明白,她心底多少是有猜测到这一点的,然而此时,当猜想明明白白地被揭穿在光天化日之下,里面所散发出来的腥臭和不堪,她还是有点承受不来。 “秦厉北啊……厉北啊……如果,你不是我哥,该有多好啊……” 一个人的心里面,能够装得下多少事情呢?家里面,身边人,还有手上的公司,大事小情,面面俱到,每一处细微的地方都不能放过,这大概就是,秦厉北以前的生活了吧。 书桌上还放着秦厉北一身高定西服的照片,简南将其拿到了手中,望着上面面色沉峻气质凌冽的男人,不禁想,如果是你,现在你会怎么做呢? 你教了我这么多东西,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我会独自面对这世上所有的风霜雨雪,而你再也没有办法牵着我的手,一字一句地教导我,该如何解决处理了,是么? 捏紧了拿着相框的手,简南笑了笑,嘈杂纷乱的内心,此刻满是无畏和无惧。 “我会好好努力的,我会让曹爷跪在你的面前,请求你的原谅。” “厉北,我接下来要做的这些事情,可能会伤害到南国娱乐城,所以,我也请求你的原谅,但是,我保证,我会将南国娱乐城发展的越来越好,它会成为整个北城,乃至全国,数得上名号的娱乐集团。” 简南摁下内线电话线,那边很快便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这个人的存在,还是甄客告诉她的,黑五,最开始跟在秦厉北身边的得力助手,也是南国娱乐,除了秦厉北和甄客之外,的第三实际操控人。 甄客是这么说的,“如果有需要的话,就给这个人打电话,如果是你的话,对他来说,等同于厉北说的话。” “谁?” “是我,简南。请在一天之内,对南国娱乐的所有资金和资产进行清理,我要保证,南国娱乐城的每一块板砖,一尘不染。” “抱歉,大哥曾经交代过,南国娱乐的事务,不允许小姐插手。” “黑先生,麻烦你,请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 黑五沉默,明显是在用沉默反对简南的指令,然而他的反应却是在简南的意料之内,秦厉北既然不愿意她和南国娱乐牵扯上任何关系,那么在准备了所有资产处理文件的时候,一定也会事先告诉黑五,一旦她试图插手南国娱乐的事务,得到的只有否定的回答。 “兴和是一处即将发生病变的瘤子,现在不处理,很快便会成为威胁整个身体的恶性肿瘤,到时候,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挽回。” “小姐,这些事情,我来处理。” “……” “小姐?” 简南看着窗户上,自己的倒影,乌青的眼袋和凌乱的头发,明明外面的雪早就停了,可她却觉得,自己的眼角眉梢间都染上霜华,她不禁想,自己老了的时候,也会是这样的吗? 到那时候,自己身边,还会剩下多少人呢? “厉北告诉你,不要脏了我的手么?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我的手上,全部都是他的血,从他身上流出来的,血,双手都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 “哪怕是作为亲妹妹,我也会好好地守住,属于我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