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布置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七十九章:布置

…… 和黑五的电话结束,简南正准备着该如何去见曹爷,结果想睡觉给枕头,曹爷先了一步派人送来了请帖,说是为了恭贺简南成为白氏集团的董事长,特意设宴,邀请简南在南国娱乐城一聚。 如此,正中简南下怀,无论如何,她都应该去见见曹爷,看看曹爷对昨晚派人猎杀秦厉北的事件,究竟是个什么态度,试探试探曹爷此举真实的目的是什么。 “小姐,我们要不要事先做点准备?” 刀疤严肃问,简南摆手示意他不用如此紧张,曹爷现在还不敢动她,至少在他有足够能力控制住白氏集团那些股东之前,他还需要她坐在集团董事会主席的那张位子上面,当个吉祥物。 这也是她刚刚才想明白的,若是曹爷早就垂涎白氏集团这块肥肉,为什么不在当初白氏集团内部股东争权的时候便借浑水捞一票,反而是在她出手摆平白氏集团动乱,各方势力皆偃旗息鼓的时候,才要来横插一杠子。 答案很简单,白氏集团排外,而且那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够借着白老爷子倒台的机会上位,更何况前面还有一个张固安压制着,根本不可能让曹爷带着兴和,去掺和白氏的座位家务事。 说到底,此时的简南还是庆幸的,庆幸白老爷子几十年的铁权掌控和白氏家族血缘统治下,白氏集团那些股东,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白家人’。 “你继续找被苏妈藏起来的那颗炸弹,找到之后,直接放到曹爷家的后花园里面去,上次生日宴的时候,我看了,曹宅院子里面的那一方池塘就很好。” 刀疤点头,这时李功的电话来了,说是有人在住院部门口鬼鬼祟祟,他担心事情有变,所以特地希望简南能多派点人过去支援。 “刀疤,你去吧,别人我都不放心。” “可是,小姐,你等会儿还要去见曹爷,您单独一个人去,我总觉得很危险,我认为,我还是应该和您一起先去见曹爷……” 刀疤还未说完,简南便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场战是为了先生他才鸣鼓开始的,当然,得优先保护保护我们的王,是不是?” 她转而看向电脑邮箱里面刚刚收到的,来自于津市的甄客的邮件,冷笑几许,既然曹爷送了她一颗炸弹,礼尚往来,她不回敬一个,岂不是太不懂了礼貌了。 这颗炸弹,一定会将兴和,连带着曹爷,全部拖进地狱,去和白老爷子作伴。 “江云带过来了没有?” “带过来了,正在茶室里面等着。” 她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问:“距离和曹爷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半小时,趁着这个时间,先来点饭前水果好了。” …… 茶室茶香,满屋都是氤氲的白色雾气,刚洗好的水果上面还带着晶莹的水珠,碟子上的桃花酥和梨花糕,精致小巧地模样看着便令人食指大动,茶盘上,茶壶咕噜噜地冒着热气,热气之后,是江云浓妆艳抹的一张分外熟悉的脸。 “这么快又见面了,咱们还真的是有缘。” “听说,秦先生住院了?” “是啊,托江云你的手笔,恐怕得是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不过这样也好,就当成是让他出去玩会儿,等我把周围都收拾干净了,再让他回来也不迟。” “那样子的话,是最好了。” 话落,江云便不再说话,青花瓷的白骨茶杯,鲜红的丹蔻,指节分明,江云自顾自地品起茶来,简南也不着急,双手环胸,往后一靠,半眯着眸子闭目养神。 过了大概十分钟,刀疤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急匆匆地冲进了茶室,故意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来,急切道:“小姐,南娱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分钟之后记者招待会召开,将会发布江云因为身体原因,无限期退出娱乐圈的消息。” “什么?!” 江云的心态立即崩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简南,质问:“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有什么权利毁掉我的前程?简南,你别太过分了!!” 简南冷哼,示意刀疤先下去忙他的事情,又喝了口茶,这才不紧不慢地看向江云,反问:“那么你有什么权利来伤害秦厉北?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么?江云,我麻烦你搞清楚搞明白,你所谓的前程,是因为帮过秦厉北,才得来的。” 江云恍若一头被激怒的小兽,横着眼睛似乎下一秒便会冲上来对着简南一顿啃噬,简南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笑了起来:“不是认识曹爷么?想要继续当你的大明星,那就去找曹爷吧,求他帮忙,我不肯给钱捧你的话,你帮了曹爷这么大一个忙,曹爷应该会很乐意出钱帮你的。” 江云自从出道后,便一直很反感有人拿曹爷跟她扯上关系,和每个人飞黄腾达后都想掩盖自己成功路上的龌龊一样,她看着粉丝给她的那些评价,认真努力上进,不屈服于圈中恶势力,用演技征服一切,每次说起这些来,都像是在打她的巴掌,还是最狠最重的那种。 江云在简南的目光下,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站在大街上,任人围观点评,偏偏这个人还是简南,是她最羡慕嫉妒的那个女人。 “你只是给了我机会,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演艺新人奖,电视剧最佳女主角,最受欢迎女演员,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演技得来的!” “江云你的演技当然是好的,毕竟连苏妈都被你骗了,不是么?但是我现在心情不好,我不乐意拿钱出来养一条会反噬主人的白眼狼了,你既然那么厉害,那就另寻高明吧。” “简南!你!” “我很好奇,你所谓的高票房的那两部电影,真的那么好么?里头有多少,是曹爷出钱找人买的票啊?给你个建议,回去问问你的曹爷,经济调查组调查的时候,你会不会成为替罪羔羊,如果是的话,那么恭喜你,在接下来没有戏可拍的日子里,将会有免费的牢饭等着你,那里很安全,刮风下雨都不怕,还吃穿不愁呢。” 江云气得手发抖,简南这么说,根本就是将她人生所有的名誉和努力全部都踩到了脚底下,一点尊严都不给她留下来。 “你知道什么?!像你这种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人,当然不会觉得毁掉别人的人生,是多么过分的一件事情,对于你们来说,我们这种无权无势的人,活该成为你们掠夺财富道路上的垫脚石,是不是?” 简南的本意,只不过是想刺激江云去找曹爷,如果能让曹爷继续为江云投钱,那么对于黑五他们整理资料和账目会更加有利,万一曹爷现在想将全部的资金投入到收购白氏的股票也没有关系,江云找不到曹爷的帮助时,自然会回来求她。 “我等会儿和曹爷在南国娱乐城有约,怎么样,是不是要搭顺风车,一起去见见曹爷呢?我想曹爷见到你,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江云恶狠狠地盯着简南,恨不能从她身上咬下来一块肉,生生吞下去。 “简南,你太过分了!” “我会把这个,当做是你的夸奖的。” 江云开始害怕了,曹爷和简南见面是为了什么她不清楚,但若是两人合作成功的话,曹爷为了保持和简南的合作关系必然不会再出手帮忙,到时候,她就真的是死定了。 这么想着,便将路衡的叮嘱置之脑后,试图拿路衡来威胁简南:“你想让我退圈,我认识的路衡,他是不会不管我的,再说了,我签的那些广告合同,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名气的,还有大笔违约金呢,南娱不是你一个人的,他们不会放着赔本买卖不不管!简南,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这就是我给你的忠告!” “当红小花正值事业上升期,却因病选择隐退,到时候那些商家只要打出继续和南娱合作,直到合约上签订的提起结束,那么不仅仅可以为企业博得一个好名头,广告上面还可以打出你江云最后一支广告的噱头,多好啊,你说呢?” “你!” 简南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再继续跟简南废话,便退开榻榻米,站了起来,笑着道别。 “你可以在这里继续休息,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让外面的缇娜帮你叫车。” 话落,简南退开木门离开,缇娜迎上来汇报:“小姐,刀疤刚才已经带着人去医院了,张固安那边,因为受到刺杀,有关方面担心他死在牢里面,已经将他全面保护起来,就算是咱们,也很难见到他了。” “那就好,这一次你做的很好,等事情结束,我答应你的事情,会给你一个圆满答复。” “谢谢,小姐,那么……”缇娜回头看了眼紧闭的茶室的门,小心翼翼地问道:“江云该怎么办?” 刚才江云说的那句话,也不是全部都是废的,至少她提醒自己,还有路衡,上次在剧组听说路衡在追求江云,若她真的拿江云开刀儆猴,路衡那边该如何去解释。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简南无奈,“看着她,她不使坏儿的话,就晾着……若是想做点什么,算了,我等会儿打个电话确认一件事情,之后再给你电话。” 简南上车,司机一脚油门疾驰离开别墅,缇娜站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人过来问她,‘苏妈在闹,要怎么办’的时候,她才堪堪回过神来。 “又闹了?都是老奶奶了,折腾什么?烦人!走走走,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