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湖中亭会面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章:湖中亭会面

车行驶在郊区的马路上,周遭是枯黄的落叶和满地雪白,举目四望皆是枯败,衬得人心情都不爽利起来,还有半个月,便是春节,到时候,春天应该便会来了吧? 车窗外的景色随着疾驰的车子匆匆略过,简南靠着座位,在心底允许自己稍稍放松一会儿,养好精神等待接下来的一场恶战。 手上不停地摁下重拨键,也不知道摁了多少回,路衡的电话才算是终于打通了。 “南南?怎么了?你给我打这么多电话?” “没事,就是有个问题想问你,别害羞哈,老实交代。” 路衡一愣,他接电话之前已经有了大抵的预料,简南会问出来的问题也列了个一二三四,然而他没想到,简南竟然如此直接,连寒暄铺垫都没有。 所以,他应该庆幸,简南还没有和他生疏,因为亲近,所以才会如此不客气么? 路衡无奈地笑了笑,点头:“好,你问。” ‘你喜欢江云么?’ 简南原本是想这么问的,但觉得这话问出口有点怪怪的,纠结了一下,又实在是找不出来合适的遣词造句,刚才直白,现在倒是怂了,于是乎便成了一个词一个词地蹦出来。 “江云,那个,你是不是喜欢,她,呢?” 路衡反问:“谁?” “江云,就是那天我们在剧组见到的女明星,路衡,如果你喜欢她的话,请你告诉我,因为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会影响我接下来即将做出的决定。” 路衡早就从江云那边得到了消息,曹爷已经对城南别墅出手。 这件事情他本来并不想多管,然而曹爷插手白氏集团的股份,这个举动令路衡他无法坐视不理,白氏集团在之后会是他走进秦家最大的助力,也会是元北集团上市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曹爷想动白氏集团,他不同意。 全身深陷于沙发之上,双腿交叠,右手随意地把弄矮柜上面的香草兰花,他听见简南又问了一遍,这才回答道:“因为你嘱咐要关照她,可能我做的一些事情使得外人误会了,但是喜欢,这两个字,从来没有存在过我和她之间。” 简南松了口气:“那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路衡,你昨天晚上遇到什么事儿了么?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回想起昨晚四处找人求献血的崩溃,简南仍旧心有余悸,她本不愿意再去回想,但是路衡从来没有过不接电话的情况,简南担心,会不会曹爷也派了人去找他的麻烦。 “昨天晚上车坏了,送到修理厂,结果手机落在了车上,刚刚才拿到,发现你打了这么多电话,正准备给你打过去呢,你就打过来了。” 路衡声音温柔,语速缓慢:“你现在在哪儿呢?吃早饭了没有?要不要出来,我最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法国甜点。” “不了,我等会儿见个人,咱们午饭的时候见吧,正好我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好,那就午餐见。” …… 结束通话后不就,车子便停在了南国娱乐城门前,简南下车,刚因为和路衡的通话,而缓和了一秒钟不到的心情,却又硬是被曹爷摆出来的阵仗吓了一跳。 从门口一直延伸到了大堂的红地毯,红地毯周围站了一排黑色西装黑墨镜白手套的保镖,见到简南下车之后,还一个个地九十度鞠躬,大喊:“恭迎白少夫人大驾光临!!!” 体型壮硕的汉子,愣是鞠出了一种诡异的波浪线,把简南给乐的不行了。 “曹爷在包厢等您,请跟我来。” 简南抬起下巴,目不斜视地微微点头。 曲径通幽,走过最后一个圆月形环门,入目之处是一方圆形顶的亭子,亭子处于湖面中央,寒冬腊月时分,湖面竟然没有结冰,还冒着丝丝热气,走近了还能看见湖面之下几尾小金鱼儿在游来游去。 简南看见亭子中央坐着的人,惊讶万分,差点失态地惊呼出声。 董少,他怎么会在这里? 随从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简南这才收回视线,缓步踏上石桥。 这时候,湖中亭内的两人也看见了她,董少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会在这里见到简南出现,使劲儿朝着她挥手,边挥手还边激动地喊:“南姐,这儿有你爱吃的千层糕,你快点儿地过来啊!” 简南在董少的咋咋呼呼声中,向曹爷点头示意,继而坐到了曹爷的左手边,董少的对面。 “南姐,本来曹伯伯说你要来,我还不相信呢,谁知道真的是你来啊,南姐你今天来这里找曹伯伯做什么啊?” 曹伯伯?现如今,在曹知行面前,谁人不是尊称一句‘曹爷’,董少却亲热地喊曹伯伯,这两人是否之前便认识呢?如果是这样的,董少在曹爷的计划中,又担任着什么样子的角色呢?简南在心中将各种各样的疑问全部排列标上序号。 “有点小疑问,来和曹爷聊聊,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疑惑的解答。” 话落,简南看向曹爷,笑得礼貌,静静地等着曹爷开口,然而接了简南话头的却是董少:“哎呀,你要解谜的话,干嘛不找我啊,我可是很厉害的猜谜高手啊,曹伯伯都不一定能赢过我啊!”说着,董少看向曹爷,一脸骄傲。 曹爷竟是宠溺地摸摸董少的头,道:“赢不过,阿邵这么厉害,曹伯伯当然敌不过了。” 这个画面,有点惊悚,简南心里明明震惊到不行,面上却还得维持着正经的神情,笑道:“董少,您和曹爷的关系真不错哈!” “那是当然了,我小时候就经常在曹伯伯家玩,曹伯伯家的每一棵树,我都爬过啊!” “哈哈,那样的话……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一种缘分啊。” 简南皮笑肉不笑,她今天来是有事要问,然而现在董少在身旁,她又有点说不出口了。 突然之间,想法冒出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简南想,会不会,昨天晚上,董少也在城南别墅,会不会和秦厉北遇袭的事情有关?如果真的就像她想的那样的话,原先的董少,那个虽然总是浪的无边无际蠢得广阔无垠的纨绔子弟,也是装出来的么? 简南抿唇,希望,是她想多了吧,人生在世,谁还没有个奇葩的亲戚呢。 “既然你们都认识,那也就免了我来介绍了,不过阿邵竟然认识白少夫人,真是让我吃惊啊!我们阿邵天天混脂粉堆里,像白少夫人这样的女中豪杰,我这个老人家光想想,就觉得没有交集的啊!” 简南正要开口,董少却抢过话头,解释道:“我们南姐可是声名远播,人长得漂亮不说,还特别有能力,曹伯伯,你可不知道,虽然我也很厉害,但是我承认的哦,南姐都快抵得上十个我了!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孩子呢!” 简南脸上有点烧,她以前只觉得董少蠢蠢的,现在怎么还觉得有点瞎? 就她这种大学肄业,别人在学校里面读书的时候,她在餐馆里头端盘子,也能是厉害的人?简南对董少投去了同情的一眼,然而,董少却对着她皱了皱眉,往她身后看去,露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简南疑惑,下意识便要回头去看,幸好董少推了茶点碟子过来,这才堪堪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董少咧着嘴笑得夸张:“南姐,你尝尝看这个,特别好吃,我刚才已经吩咐了后厨,等会儿打包一份给你带回去。” “哦。谢谢!” 董少刚才是要示意她什么?她的身后?难道是曹爷安排的杀手么? 她的心中警铃大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曹爷已经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敢直接动手杀人了? 简南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摇摇欲坠,她可是奉公守法的好老百姓,虽然想过今天的会面将会是鸿门宴,但曹爷会埋伏杀手,简南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董少提醒了自己,所以说,董少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吗?他,是不是可以说服站过来帮助她的朋友呢? “曹爷,看您气色这么好,昨天晚上的睡眠质量应该很不错的吧?” 主动出击,这才是简南的一贯风格,她绝对不要坐以待毙,等着别人来施舍他们的好心。 “还行,多少年了,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我们老曹家的祖宗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哈哈,我这七十古来稀的年纪啊,也算的上是这种说法了。” 简南眸色沉沉:“那感情好啊,我也是呢,人家都说出名要趁早,我想了想觉得挺对的,便打算趁着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做几件大事,等老了以后啊,人家提起来我的名字,会说,呦呵,这不就是做了什么什么什么事情的那个人嘛!” 说着说着,简南似乎真的陷入了对未来的美好向往中,笑着说:“哈哈,在曹爷面前提这些,还真的是有点鲁班门前弄大斧的感觉了,我可是经常听我三哥说起,曹爷年轻时候的光辉事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