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公了还是私了?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一章:公了还是私了?

“哦?三少经常说起我?哈哈,北城谁人不知道,三少的手段那是了不得的,我们这些老人家啊,都钦佩的很,不过既然白少夫人这么说了,我倒是很好奇三少都说我些什么了?” 从董少的那个突如其来的诡异眼神之后,简南如芒刺在背,只能是强装镇定下来,今天这一场鸿门宴,她必须得当那刘季,而不是之后会自刎江东的楚霸王。 “三哥说当年,曹爷和我们的父亲,还有白老爷子,在北城地界上就跟三剑客似的,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我那时候还很惋惜,晚出生了十几年,没能够亲眼见见曹爷在北城叱咤风云,快意恩仇的样子,那该是何等风光。” 浅浅一笑,简南话锋一转,直接道:“哪里像是现在,竟然有些小人敢冒着兴和曹爷的名号,在外头惹是生非,妄图挑拨我们秦白曹三家人的关系,真是不知死活!曹爷,人我已经抓住了,该招的也都招了,故意伤人,幕后指使者,都是一清二楚的,我今天来也是想问问曹爷的意见,移交警察局是最好的了,您觉得呢?” 董少定定望着简南,明明是询问了曹爷的意见,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又邀请了曹爷找时间到城南别墅去看看,那个差点毁了曹爷和秦老爷子几十年兄弟感情的混蛋。 简南神色冷峻,没有刚进门时候的笑容,整个人如即将扑向猎物的狮子,沉静忍耐。 曹爷之前只在婚礼上匆匆见过这位昔日好友的女儿,今天见了一面,却也是不屑的,女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终究是缺少了点果敢和冲劲的勇气,既然已经抓住了人,却不敢带着人上门找他讨要说法,曹爷感觉起来,其实也不过尔尔,年轻人只会耍耍嘴皮子。 “白少夫人,既然是咱们道上自己的事情,那就自己审审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将那些讨厌的苍蝇吸引过来,大家做的是什么买卖,你我都清楚,到时候,控制不住调查的事态,反给自己惹了一身骚气,是那就不好了,你说呢?” 话音落下,三人神色各异,简南正欲开口拒绝,手机却响了,来电显示是柳璃。 简南本不想接,然而转念一细想,想象到了她和路衡的计划,还是接了起来。 “是我,简南。” “今年除夕的时候,来大宅吃饭,带上两个孩子,” “为什么?” “因为你秦爸想要见见两个孩子,明白了吗?南南,秦世勋结婚了,等他和沈扬诺再生下秦家的嫡长孙,秦家的家产,咱们是一个字儿都别想得到了。” “好,明白了。” 接到这通令她很是恼火的电话,待简南收拾好心情的时候,却是目光炯炯,她竟然忘记了,还有这一招可以使用,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要客气地利用一回好了。 “妈,告诉秦爸,我会回去的,让他不要太担心了,嗯,是的,我现在住在城南别墅,三哥会照顾我的,毕竟我是妹妹嘛……好的,过年的时候回去吃饭,记得让秦爸给我准备一个大大的红包哈!” 话音未落,简南便看见了曹爷怔住的眼神,如此结果倒很是满意,狐假虎威,简南打算今天用一次,只是,曹爷连秦厉北都敢动了,不知道现在对秦老爷子,还有多少惧意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说到底,还是应该要感谢秦老爷子,是他亲手在北城上流圈子里塑造了极为受宠的秦家大小姐的形象,这才有了让她狐假虎威的机会 余光冷冷扫过曹爷端茶的手腕,微微抖着,简南几乎毫不怀疑,此时此刻,就算是曹爷想对她做点什么,也多少会担心是否会将一直置之度外的秦家也拖入这场战争,甚至万秦集团也会插手白氏集团的事务。 曹爷心底是不屑的,这个女人竟然敢拿秦柯的名头来压着他,三十年前输了和秦柯的一战,他忍辱负重了三十年,躲在城东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躲了三十几年,若是放在以往,他一定会继续忍下去。 只是眼睁睁看着秦柯和白勋然出入风光无限,每日每夜地想要复仇,以这种心情活了大半辈子的他,这小妮子也不动脑子想想,他如果打算继续忍下去,就不会派人去杀秦厉北。 董少挤眉弄眼,表情夸张地插科打诨:“天哪,是昨天吗?有人上城南别墅去找南姐你麻烦了?事情很严重吗?还需要出动警察?不过也对的,有事找警察叔叔帮忙嘛,对吧!” “年底了,明年一开春便是这一任局长退休的时候,我想,那位大人应该会很想要在自己任期之内,再为老百姓做一件大事吧,现在反.黑风潮如此凶猛,兴和能抵挡得住吧?我想曹爷如此手眼通天的人物,这点小事应该不足挂齿的哈?” 若是将张虎移交到警察局的话,后面的收尾工作怕是不好完结,现在全国的大环境就是打.黑,北城如今的警察局长,可是等着抓一条大鱼立功,等很久了。 曹爷暗暗思躇,今天先稳住这个女人再说,等白氏集团那边张固安的股份到手,到时候秦南这个女的自顾不暇,肯定就不会有时间来替她三哥出头鸣不平。 董少皱眉:“曹伯伯,那种地方,还是不要去了?” “少夫人谬赞了,哈哈哈……”曹爷大笑了起来:“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虎的亲口承认是曹爷将他派过去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我三哥。我对于这样的说法自然是不相信的,正好今天和曹爷有约,此行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来亲口问问曹爷,您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曹爷眸色渐深,浑浊的眼睛里风起云涌,却很好地用偏头去拿茶叶而掩过了。 “那人的确是我的手下,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误会。不过……”曹爷重新换上了一包茶叶,经过从山上特意空运来的泉水煮沸后直接冲泡,像是刚睡醒的孩子似的,舒展着柔软的身体。 简南沉默,等着曹爷的后续,董少似乎对这些漠不关心,自顾自地夹起了一块抹茶蛋糕,咬了一大口,还连连赞叹南国娱乐城的后厨厨艺又精进了不少。 过了许久,曹爷才继续道:“我听说,三少身体不是很好,脑袋的智力反面好像也有点问题?全北城都传遍了,说是现在城南别墅的实际掌权人,是白少夫人你。” “我三哥前些年太过劳累,现在只不过是找了个时间在家休养,是我和父亲申请了,专门住到城南别墅区,看着我三哥让他好好地把身体调养好才是要紧的,万万没想到,外面竟然都传成了如此搞笑的版本,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曹爷究竟从江云那里知道了多少关于城南别墅的秘密,简南目前不确定,但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算是曹爷对秦厉北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那又如何,只要曹爷死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董少点头,帮言:“曹伯伯,昨晚上还和我男神吃火锅呢,我男神一如既往的彪悍,外面的传言不可尽信,不过,实际掌权人,这个倒是真的,我男神可宠着南姐了,要星星绝对不给月亮,一个城南别墅,就是我男神给南姐的大型玩具而已。” 大型玩具? 简南瞄向董少,董少却调皮地眨了下眼睛,继而乖巧状地看向曹爷,讨好地敬了茶:“曹伯伯,你先喝口茶润润喉咙,咱们明天中午约个时间,把张虎带过来对质,跟兴和没关系的话,那就把话说开了,省的大家这么好的关系,生分了,是不是?” 密语是摔碎茶杯,只是…… 曹爷若有所思状,怔怔看着手里清透明亮的白骨瓷,有点肉疼,这套一百多年的茶具是他最喜欢的,摔碎了一只,就不完整了,更何况还是因为这个没什么价值的小妮子摔的,更加心疼。 究竟是要惹来警察,还是牺牲张虎,重新做打算,曹爷权衡再三,最后下了决定。 “年纪大了,这些弯弯绕绕不太懂了,那就依了阿邵的建议,明天把人带到家里,一起把这个误会解开。” 姜还是老的辣,口口声声是误会,大概是笃定了张虎不会将他供出去,不过…… 简南不着痕迹地摸了下包包里的口红。 “那么,我先找曹爷您要一个承诺好了,如果真的证明是我们两家的误会,那么我如何处置张虎,您不会插手的吧?” “一个敢背叛我们兴和,帮别人做事的手下,我们兴和是不需要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曹爷笑得慈祥又和蔼,见简南吃了一整块桃花粟,还贴心地为简南重新满上了茶杯。 “那就多谢曹爷了。” 看来,这管口红录音笔,还是很有用的,回去的话,可以拿给缇娜去逗逗张虎。 曹爷露出了关切的笑容,满脸的褶子和眼角皱纹,重叠在一起,层层像五花肉一样,看着就黏糊糊油腻腻的。 “好说好说,以后再有这样的误会,直接来找曹伯伯就好了,你肯定被吓得不轻,瞧着脸色惨白惨白。” 简南捋了下碎发,将其撩到耳后,手机屏幕上跳出了一条未读信息。 [先生已醒,一切平安。]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极快的笑容,嘴角轻勾,清雅的面容竟多添了丝勾人的魅意,清纯与妩媚,此时在简南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反手将手机收回包里,简南起身:“曹爷,今天很高兴我等会儿还有约,就先走一步。” 曹爷稳如泰山地点头,而后,目送简南匆匆离开,“你说,秦厉北是死了,还是活着?” 董少将视线从湖里游弋的小鱼儿上面收回,脸上的吊儿郎当的笑容早已消失无踪。 “如果死了,你的脑袋早就开花了。” 曹爷表面上声称将他当成军师,但根本没有和他说实话,就昨天晚上袭击秦厉北的事情,他从头到尾都蒙在鼓里,否则也不至于来不及通知秦厉北避开。 曹爷笑了笑,不置可否地点头,感叹道:“年轻人身体就是好啊,这么折腾都没事,想当年我也是生龙活虎,但是现在……我今天听天气预报说,明天要下雨啊,这把老骨头,风湿关节酸痛的,一大堆老毛病,又要开始疼了……” 董少装低头玩手机,装作什么也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