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从泥地里爬出来的我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二章:从泥地里爬出来的我

江云坐在路衡的办公室等了他四个小时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哪一次她过来,总裁秘书都是毕恭毕敬地为她领路,开门,然后再贴心地奉上一杯热可可,最后出门的时候,还不忘为他们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然而这一次,总裁秘书公事公办的冷漠表情,看着她,说,路总不在办公室。 骗人,她分明在负二层车库看见了路衡的黑色英菲尼迪,路衡分明就是在躲着她! “告诉路总,如果我现在见不到他的话,那么今天晚上,我就会站在简小姐的面前,讲一个金主与女明星的故事了。其精彩程度,我相信简小姐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秘书看着她,犹疑着又打了个电话,然后,十分不屑地看了江云一眼,鄙视道:“我们路总还在开会,不好意思,没有时间见江小姐您。” 江云气结,秘书落在她身上鄙夷的眼神,就好像是要把她全身上下全部扒光再踹上两脚一样,自己都如此降低身份来找他了,他竟然还是不肯见她一面。 “呵呵,好,很好,路衡,算你狠!” 江云阴测测地笑了起来,阴毒地诅咒:“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路衡,我会让你尝尝这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的。” …… 另一边,路衡将手机调为静音模式,为简南夹了一筷子鱼肉,问:“我本来想要去病房看看厉北,却被挡了回来。李功说,是你的意思?” 简南点头:“是,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为了厉北的安全,无奈之下想出来的一个办法。” “那天晚上,其实我应该留下来,陪着你一起找他的,如果我留下来了,你们也不至于孤掌难鸣,被人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这又不怪你,是我的疏忽,没有看顾好厉北,明知道他现在的心性比团团还要孩子气,我就应该时刻不离地看着的。”简南低头,分外懊恼:“这个锅我自己背着,和你没关系。” “别太自责,每个人的一生中,要经历的劫数总是有它自己的安排,就算你想躲,也不一定能躲得掉。知道吗?” 简南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路衡又往她碗里面放了一只剥好虾壳的虾仁,碗里已经是堆成了小山堆似的,简南很是感激,肩膀上重担千钧,然而幸好还有路衡陪着她,听她说说话,发发牢骚,吐吐槽。 “是哥哥,是朋友,又像是懂得很多人生道理的长辈,路衡,你没有在秦家大宅里长大,真的是好幸运的一件事情,没有染上秦家人,心狠的那一面,总是和善温柔的,真好啊。” 路衡笑得腼腆:“可能是和我当过医生有关,经过自己手里头的生命太多了,有时候还会眼睁睁看着前一秒还活蹦乱跳的人,下一秒就没了呼吸。” 路衡收拾了心底的良知,像简南称赞他的那样,幽幽感慨:“所以,对于生死,总是看的很开。” “羡慕你,像吾等凡人,恐怕是没有机会修炼到你这样的境界了。噗嗤……” 简南差点将一口汤喷了出来,路衡双手放在耳朵两边,手掌张开,模仿猪耳朵那样,扑闪扑闪的耳朵,还学着小猪那样哼哼了两声。 “哈哈,你做什么啊?” “小猪哥哥,在逗小猪妹妹笑啊!猪妹妹,看在我如此牺牲自己形象的面子上,笑一笑吧!”路衡故意对着简南挑眉,还做了个眨眼睛的动作:“真羡慕某个丫头啊,有全世界最帅气的小猪哥哥!” 简南也学着路衡的样子,捏起鼻子来:“~哼哼~哈哈哈,我也很羡慕某位先生啊,有着全世界最可爱的小猪妹妹!” 一顿饭,边吃边聊,简南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缇娜迎上来,将苏妈今天一天的情况汇报了下,最后瞄了眼神色不渝的简南,小心翼翼地说:“江云在客厅等你。” “江云还没走?” 简南倒是没想到,江云没有去找曹爷求助么?或者找路衡? 缇娜翻着手里的平板,指着上面的话题,说:“早上您离开之后,江云也跟着离开了,现在在这里等着您,是一个小时前来的。还有,请您看看这个。” “这个是什么?” 接过缇娜的平板,简南匆匆大致浏览了一遍,是微博上面的热搜,话题大多数是围绕简江云这一次的无限期退出娱乐圈的发布会来的,简南随手点进去了一个话题,里面的粉丝几乎哀号遍地,这个话题下面,有两个人的名字被反复提及。 一个是路衡,说是江云这一次的退圈其实是为了之后和路衡结婚,是因为路衡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抛头露面才逼江云这样做的;还有另外一个是董邵,江云之前便和董少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绯闻,现在又是在拍摄《小麻要革命》这一部偶像剧,很多人便认为江云是为了董少而退圈。 简南没时间多看,随手将平板丢给了了缇娜,吩咐她:“帮我把一些好玩的评论截图下来,我有时间的时候看看,还有,吩咐下去,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无论是谁,我一概不见。” 缇娜不解:“小姐,这是?” “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身体不是很舒服,需要静养。” 昨天晚上看到她冷意丛生的眼神,吓得她今天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简南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嘛! 缇娜想着,但是也不敢多说话,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 说话间,简南已经来到了客厅,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坐着的便是江云,神色忧郁的她一见是简南回来了,立刻站起身来,今早上大放厥词时的狂妄姿态早已不复存在,变得谦卑又低微。 简南想到了第一次见到江云的时候,那时候她跪在请求值班经理不要辞掉她,那时候,她是为了路边救回的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所犯下的错误,献上了自尊的膝盖,低下了宝贵的头颅,与此时江云,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江云站立不安,精致妆容下,也掩盖不住的颓然姿态,江云上前,还没靠近简南的时候,便被缇娜挡在了原地。 “请你不要再靠近了。” 缇娜内心默默地想,鬼知道你身上是带了硫酸还是菜刀。 江云被缇娜如此一阻止,有点窘迫,嗫嚅道:“简小姐,你有空吗?我想过和你聊聊。” “你今天没去找曹爷?我看今天的曹爷很有时间悠闲的样子,我告诉过你的吧,我要去见他,后来我们在南国喝了一早上的茶,还有好些味道顶级赞的点心,你若是来了,我想我们的茶话会,一定能更加开心呐。” 江云的脸色青了又白,最后紧抿着丝毫没有血色的唇,道:“是关于路总的,一些事情,我想,你会感兴趣的。” “送客。” 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简南直接朝着二楼走上去,居然还想把路衡拖进来,简直不知所谓! “简小姐,你如果不听我说完这些,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呵,呵呵……” 简南停住脚步,冷眼回眸,:“不好意思,我忙了一天了,有点累,想要早点休息,况且,聊天的话,我想今天早上在茶室里面,我们已经聊得很清楚了,至于现在,耐心不多的我,并不想和你再多说一句话。” 既然已经从路衡那里得知江云并不是他所喜欢的女人,那么,简南也不想多耗费唇舌与江云说话,对于江云向曹爷通风报信的事实,简南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 她已经将江云放在了自己的报复计划上面,会让江云跟着她的幕后老板,一起为他们做过的事情,付出惨烈的,一辈子无法忘怀的代价。 “简小姐,我是有苦衷的,难道您不想知道,身边的坏人,究竟还有谁吗?” “缇娜,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我说的话么?” 缇娜正抱着自己的小心心为冷漠气场全开的简南打call,突然被点了名字,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道:“江云,清跟我出去吧!” 江云腾地蓦然无力地跌了下去,举目四望,心下茫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果然,自己的人生还是无法改变,还是被操纵在这些一出生便拥有一切的人手中吗? “我不服……我不服!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简南恍若未闻,手扶着楼梯把手,继续拾阶而上。 突然,身后传来江云的近乎癫狂的大笑声。 “将来还会有人背叛你的,就在你身边,是你亲近的人,简南,哦,应该称呼你为白少夫人才对。”江云眼角挂着讥讽的笑容:“白少夫人,到时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被亲近的人背叛,被踩在脚底下,众叛亲离,那种感觉,希望你能够好好地记住,一辈子都记住。” 简南也笑了,笑声婉约,回过身来,居高临下,端的是从小大大耳濡目染的千金小姐的仪态万方:“若你想要的是看我落魄狼狈的样子,那么很不好意思,你来迟了,五年前,人生深渊处的既绝望又无助的经历和感觉,我便尝过了。 “从泥地里爬出来的我,不怕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