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装疯卖傻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四章:装疯卖傻

简南进了洗手间,先打了盆热水,又从柜子里面拿了干净的新毛巾,走到门口的时候,想了想,又返回去拿了以前给团团用的儿童专用热水袋。 “起来一下,洗洗手,把这个抱着,会暖和一点。” 秦厉北脑袋露了出来,头顶一撮乱毛,简南顺毛撸了一把,随手又揉了下,把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再次弄得更乱,秦厉北眨眨眼睛,声音欣喜:“抱着南南更暖和!” 简南:“……” 想得美你,当我人形热水袋呢? “想吃饭不?” “想!芝麻糊~南南说给我做芝麻糊的!” “还惦记着呢?” 出事的那天,跟他说隔天早上要做芝麻糊,这个人,真的是,简南快无语了,该记得的全部忘了个一干二净,这些芝麻绿豆点儿的小事儿,倒是牢牢攥着。 “嗯嗯~~南南做的超级好吃!” “别学团团说话!越学越像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她指不定就真的将他当成团团那个傻儿子来养着了。 “那你抱着热水袋,我去给你准备早餐,再给你弄个流沙包,奶黄馅的,好不好?” 秦厉北歪着脑袋,十分认真地思考了简南的条件,好一会儿之后,才点点头:“那好吧。” “你这小屁孩儿,本姑娘亲自下厨,你还挺不情愿的,好好待着,不许乱跑了啊!” “……南南……” 声音弱弱的,听着还很难受,简南一下慌了,忙折返回去,伸手便要去查看秦厉北的伤势,结果秦厉北糯糯地问道:“要甜的,行不行?” 简南几乎都能想象到自己太阳穴上悬挂着的那个硕大的井字号了,担忧突然变成了想揍人的念头,愤愤然地捏了下秦厉北的脸,那估计是他身上唯一一处没有伤口的好肉了。 “一点点甜,太甜了不行,你现在是个病人,饮食上面还是应该小心些,等你好了之后,想吃什么都可以!” “南南给我做!” 秦厉北眨着眼睛,一副我乖乖躺床上等你回来睡觉,你得给我做饭的乖巧模样,乱糟糟地头发盖着眼帘,刘海有些长了,却将他硬朗深邃的眼眸鼻尖唇角,衬得柔软了许多,无意识卖萌最是犯规。 简南忍住想上前好好将他蹂躏一番的冲动,咻地射出一记眼刀,故作生气地警告:“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表现不好的话,就天天给你点外卖!” 又甜又气呼呼地关上门下楼,简南没有看见的是,秦厉北收起傻萌的笑容,抄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资料收集好了?” “是,秦哥,都准备好了,唐律师那边也提供了几套备选方案,以供调查局的人来找事儿的时候,可以应对。” “资料你找个人去交,这件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别让她掺和进来。” 电话那头的人点头称是,犹豫几秒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顾虑说出口:“秦哥,咱们一定要这么做吗?再等等,或许能够想到更好的方法,南国娱乐城大半的股份在曹爷手上,这几年的运营,副总那几个项目经过了南国那么多道部门,说咱们对曹爷利用南国洗钱的事情一点都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一但将资料交出去,上面查下来,南国很难全身而退。” “我知道,洗钱这种事无论在哪里都是禁忌。” 对方急了,语气都有点冲:“那秦哥你还打算这么做?这件事一但被捅出去,南国一定是元气大伤,这两年来,南国好不容易才做出了点成绩,就要停在这里?” “如果南国是一颗树苗,现在是最好的除虫时机。春天要来了,曹爷这只树干里的虫,是时候为南国的茁壮成长,乖乖离开了。” 自从南国创立之后,曹爷仿佛不问世事,这使得他一直没有机会动手,如今曹爷的欲望终于破开,是曹爷自己率先打破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平衡默契,如此这般,就不要怪他不认情面,自断一臂。 对方恍然,但很快又被另一个问题给困扰了。 “秦哥,你家大宝贝吩咐过,要将整理出来的资料全部交给她过目,没有她的同意,这些资料不准泄露出去一星半点。” 秦厉北沉默,斟酌了几番,手里的宝宝热水袋,传来了令人心安的温度,那个女人躲在他怀里默默流眼泪,还有被他故意惹生气时抿唇急的想揍人的样子,还有开心时低头浅笑的弯弯眉眼,这些都是他想要守护的。 “既然南南想看,那就给她看,但是在那之前,这些资料必须交出去,南南和南国娱乐城没有半点关系。” 用的陈述语句,肯定语气,对方懂了秦厉北话里面的潜台词,深深觉得自己还真的是聪明又睿智,毕竟,早早就猜到了一但涉及到了南南,秦哥的回答一定是,只要不伤到他家大宝贝,想怎么玩儿都可以。 “秦哥,我前几天在南国遇到你家大宝贝了,曹爷还在暗地里面安排了人手,本来是打算就在那天直接将你家大宝贝被绑了,一了百了,城南别墅群龙无首,到时候就是曹爷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后来?” “啊?”男人作沉思状,认真回忆道:“不过被你家大宝贝的给怼得一愣一愣的,估计应该现在应该是在纠结,到底应不应该冒着惹上秦家的风险,来招呼你家大宝贝。但是,我中间听她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你们今年除夕要到秦家大宅去过?” 男人光是想想这个就觉得除夕那天太阳说不定真的会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海水倒灌,千山鸟飞绝,因为他和秦哥认识了十年,除夕夜,秦厉北可是从来没有在秦家过的习惯。 “所以说,你会去?” 男人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畅想了一番今年过年除夕夜,秦家团圆饭桌上,刀光剑影口沫横飞明枪暗箭的场景,竟觉得真是有趣极了,没能亲眼跑去嗑瓜子围观,简直浪费了。 “我现在是五岁的孩子,监护人说什么,都得照着去做,没有选择权。” “那么,这意思就是一切都听你家大宝贝的呗,我想想看啊……”他打趣道:“今年的秦家除夕餐桌,肯定比春晚的小品还要来得搞笑。” 秦厉北冷冷地说:“黑五,一千万一个人,我带你去围观?” 呵呵呵,这明显要生气的语气和发飙的节奏,秦哥最近都致力于当个乖孩子,弄得他都差点要忘记了,秦哥不好惹啊! 黑五赶紧找了个信号不好的理由,把电话挂了,开玩笑,秦家大宅,那就是龙潭虎穴,去了之后被殃及池鱼的几率和没有99%,那也有98%,他说什么也不会去的! 秦厉北看向窗外的暖阳徐风,玻璃窗上的落雪在太阳出来后,稍稍有了些许消融,水珠斑斑点点,他幽幽道:“要过年了。” …… 楼下厨房,简南正打馅儿的时候接到了许叔的电话,许叔来电询问,张固安那边不知道为什么,拒绝了任何人的探视,他没办法见到张固安,就没有办法说服他不要将股份卖出去。 “见不见张固安无所谓,既然我们见不着,那么曹爷的人也见不着。” 许叔欣喜,他真的是被前段时间的动乱吓坏了,现在一有什么事情就容易着急,如此简单的道理,竟然没有想到,许叔暗自懊恼,继续问:“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若是兴和那边联合其他小股东一起发难,集团内部的权利斗争,已严重影响到了股票的波动,经济研究组部门已经给出了警告,我怕再来一次股东大会,情况会更加不好。” 搅拌机的呜呜声,小锅上炖着的莲藕汤也已经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简南拿着勺子撇掉了上面的碎沫,缓缓地,甚是不在意地说:“主动联系一下兴和那边的人,上次从小股东那边收购回来的股份中,2%,卖给对方,签约时间就在明天下午三点,记住,多一分钟少一秒钟都不行,就在三点,一定要让对方将钱打进我指定的账户。” 至于指定的账户是哪一个,多亏了黑五,南国娱乐城那位副总的银行账户,已经得到了。 …… 吃完早餐,秦厉北还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简南准备将秦厉北偷偷再送回医院去,刀疤和李功将整个医院都快翻了个底儿朝天了,还找不着秦厉北,都快疯了。 “我不去医院。” “不去不行,现在你在这里待着并不安全,等我把欺负咱们的人都给处理好了,我再去接你回来,可以不?” “不要!” 简南不想多废话,资料交上去之后,她得拿出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来应付曹爷的反击,根本不能分神照顾他,而且苏妈手里的那颗炸弹,已经找了一个礼拜了,竟然连个影子都没找着,苏妈也不愿意松口,万一到时候苏妈依旧站在曹爷那边,城南别墅可就真的毁于一旦。 所以,医院那里,目前看来还算是安全的。 正打算摆事实讲道理,董少却突然从旁边的花丛里窜出来,一下抱住了秦厉北的手,泫然欲泣状:“男神,你出院啦!” “你走开!” 被嫌弃了的董少几乎要哭出来,简南头疼,她事情还很多需要处理,没时间看董少跟秦厉北耍宝,于是乎直接推着秦厉北塞进了后座。 “董少,要一起走么?” 董少莫名,但还是跟着了,一路跟着简南送秦厉北回了医院,紧接着连坐下都没有机会,直接又跟着简南奔回城南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