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除夕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六章:除夕

隔天,下午两点,一封检举曹某洗钱的资料档案被邮寄到了有关部门,随后下午三点,有关部门派人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了兴和曹爷名下与白氏集团某位小股东之间的股权让渡交易,而沿着这笔数额不菲的款项一路追查下去,调查员发现了南国娱乐城副总的私人账户与其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紧接着,为了更好的进行调查,曹爷被传唤审讯。 张虎在缇娜的变态审讯下,原先还咬牙不肯松口,但是听了简南那天和曹爷在湖中亭的会面录音后,当即反水,交代了是曹爷指使他纠集打手袭击秦厉北,致使秦厉北重伤入院。这部分的资料,当天三点也被送进了警察局。 而在网络上,一篇匿名的爆料贴在某贴吧被贴出来,经过一天的发酵时间,在全网掀起了一阵讨论的热潮,之后的事情,根据简南的吩咐,所有参与这篇贴吧爆料的人员全部撤出,然而八卦的种子一旦种下,自然有人会去调查,处于舆论中心的江云被传讯,也只会是时间问题。 曹爷接受经济监察会检查之后,过不了多久便迎来了过年,除夕这一天,北城一大早便下起了鹅毛大雪,站在屋里往外面看去,白茫茫的一片,压抑又沉默,看不见一点其他颜色。 团团咚咚跑进来问,“麻麻,咱们什么时候去接叔叔啊?” 简南一怔,如果团团不说,自己倒还真的是忘记了,今天说好了要去接秦厉北回家的。 “马上就去了,你先下去找缇娜阿姨,还有……”简南招手将团团唤到身边,边帮他系好大衣的领扣,边认真嘱咐道:“团团啊,漂亮叔叔不是你的叔叔,以后别喊叔叔了,喊别的吧,咱们以后会在一起生活很久的。” 这句话,团团在电视上面听到过的,说完这句话之后,电视里面的小朋友,就有了一个爸爸了,想到这儿,噌地一下,团团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瞬间点亮,十分激动地喊:“麻麻~麻麻~那我要喊漂亮叔叔什么呢?” 小家伙也不知道哪儿的激情,简直跟前面有一块大蛋糕等着他似的,简南没有多想:“唔,按照辈分来说的话,漂亮叔叔是麻麻的哥哥,知道麻麻的哥哥,团团你应该怎么称呼吧?” “啊?” 前一秒还晴空万里的小脸顿时耷拉了下来,比窗户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凄凄惨惨戚戚,团团双手搂着简南的脖子,小人儿直接窝进了简南的怀里,憋着闷气问道:“麻麻的哥哥,唔,团团要喊舅舅,可是,为什么是舅舅啊?” 小家伙闷闷地想,这个和叔叔说的不一样啊,怎么就变成了舅舅了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麻麻的哥哥,就会变成舅舅啊,这个问题,应该得去问第一个这么喊的人吧。行啦,等会儿团团要乖乖滴喊呦,让舅舅高兴一下!” 窝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团团一脸失落,新年过了就要去学校里面上学了,每次在学校里面,其他同学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都有爹地麻麻,就他没有,原来还有白爸爸的,现在白爸爸也不见了,他又得被笑话! 等会儿接完了秦厉北之后,会直接从医院出发去秦家大宅,昨天晚上柳璃便打了电话过来,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在秦老爷子面前表现出好女儿的姿态来。 …… “逸儿的去世,似乎唤起了老爷子心里的舔犊之情,你过来的时候,教团团和……那个女儿,叫什么名字?” 简南毫不客气的回怼:“我不像某些人,连自己的女儿都舍得拿去做演戏的道具。” 柳璃不屑道:“没有我出色的演技,你能活到现在,还顶着秦家大小姐的名头嫁进白家,现在成为白家的少夫人?南南,做人不要忘本,也不要忘记是我忍辱负重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老爷子,才得来了你的身份。” …… “麻麻,你怎么发呆了?” 团团奇怪地看着她,简南摇摇头说没事,犹豫再三,将团团从怀里放下来,郑重叮嘱道:“咱们晚上去外婆家里面吃饭,但是你要记得,一定要记得,绝对不能离开麻麻的身边,知道吗?紧紧地跟着麻麻,不是麻麻亲手拿给你的东西绝对绝对不要吃,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就使劲儿的哭,麻麻会为你出气的!” 团团乖乖滴点头,但是小家伙又觉得麻麻今天怪怪的,团团想要逗麻麻开心开心,笑一笑~然而还沉浸在叔叔成了舅舅的万千悲伤中,实在是提不起劲儿来卖萌撒娇了。 母子两个均是心思重重地到了医院,一进门,便看见秦厉北正抓着领带,在镜子前面愣愣地站着。 团团先扑了过去,甜甜又大声地喊着:“舅舅!” 秦厉北差点虎躯一震,机械性地极其缓慢地转过头来,低头看着热切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家伙,满脸一号字体加粗下划线的问号。 如此错愕的表情落到了简南的视线里,简南只当是秦厉北不能明白‘舅舅’两个字的含义,便耐心解释道:“还记得我说过的吧,你是我哥,所以,团团自然是要喊你一声舅舅,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你答应了就好了,记着以后团团这么喊的时候,是在喊你就行了。” 秦厉北很快反应过来,似乎记忆中,是有提过这么一茬来着,但是他以为就只是说说而已,谁知道真的会让团团来喊上这么一句。 “舅舅舅舅~”小家伙哪里知道秦厉北此刻的心在滴血,亲昵地喊着,高高地伸出手,示意本宝宝要抱抱,秦厉北俯视满脸天真的小家伙,任命地弯腰正准备将小家伙抱起来,然而简南却走进了,拿过他手里领带。 “团团先自个儿玩会儿啊,等舅舅准备好了,咱们就出发了。” 话落,简南想了想,决定事先嘱咐几句,今天晚上的秦家家宴,有很大的可能又是一番腥风血雨,到时的餐桌上,沈月芬和柳璃的日常互怼不说,单单是沈扬诺一个人,就已经足够让她吃不消了。 “我们要去哪儿啊?” “去秦家大宅,还有印象吗?就是房子很大很豪华,之前你说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陪你玩,没人搭理你的那个地方。” “记得,但是为什么要去那里吃饭啊?我不喜欢那里。” “过年嘛,一家人一起吃饭,挺好的。” 简南踮起了脚尖,勾着手将领带先套上了秦厉北的脖子,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银绣裹胸鱼尾裙,将身材衬托得更加的玲珑有致,白皙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肌肤如水般嫩滑,秦厉北只要稍稍一低头,便可以看见,一派旖旎的风光。 秦厉北脸上有点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单纯不谙世事的少年形象太过突出,一时间老司机的秦厉北竟发现自己三十好几的人了,儿子都五岁了,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血气方刚不说,竟然不好意思了。 他微微偏过视线,弯下了腰,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我不想要去。” 秦厉北说的是真心话,那个家就是个地狱,在地狱吃年夜饭,会被噎死的。 “前不久,你受伤手术的时候,是秦世勋来为你献的血,我那时候很感谢他,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毕竟秦世勋愿意出手,所以这一次,秦老爷子邀请我们的时候,我就想,去一趟也无妨,血浓于水的。” “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去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我先送你回家,然后秦家那边的事情忙完了,我就马上赶回去,或许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还没有结束,我再给你做点好吃的,咱们一起跨年。” 秦厉北毫不犹豫的摇头,那是绝对不要的,秦家这两个字在他眼里,约等于龙潭虎穴,他是傻了,但是还没有傻到会同意眼睁睁地看着简南单枪匹马地便闯进去。 不看着实在是不放心。 “南南,那里今天晚上会有好吃的么?” 简南已经系好了领带,又细致地将上面的褶皱捋平,“唔,这个还真的是不知道耶,山珍海味估计不少,但是好不好吃,每个人口味不同,我也不知道最后做出来的味道如何。这样吧,我派司机送你和团团回家,今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好不好?” 简南打着商量的功夫,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抬眸喜滋滋地感叹道:“哎呀,我们三哥真是帅的不行不行的了!就你现在的样子,我要是拉你到大街上去溜达一圈,保管回头率百分百,所有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娘们全部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看,就跟要吃了你似的!” “不要!我不要给别人吃,我只给南南一个人吃!” 明明眉毛都皱起来了,怕得不行,却还大义凛然,甚至向着简南伸出了手,可怜巴巴地说:“你咬得轻一点哈!” 简南轻笑出声,无奈叹气:“留着大年初一给小朋友们炸醋肉吃,好不好,今天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秦厉北咬唇,眼睛里满是迷茫,呆萌却又认真地说:”那我今晚和南南一起去吧,吃得饱饱的,养的肥一点,南南才能多吃一点。” “噗嗤……这种话估计也只有这时候你才能说得出来了,傻子,说你傻,你也别傻成这幅德行呦?我是不是还得考虑一下,清蒸还是红烧呢?” “……唔,好疼……” 瞅着秦厉北受了大委屈的样子,简南失声笑了出来:“不吃了不吃了,那就一起去吧,团团也一起,到时候少说话多吃菜,别人欺负你们,你们就给我欺负回去。我罩着你们,谁都别怕!” 团团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床,在上面蹦蹦跳跳的,摩拳擦掌地兴奋着:“耶耶耶!!!麻麻~看我看我~老师说我的跆拳道学得很好呦~” 秦厉北崩溃:“啊!我们要去打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