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这特么是宅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七章:这特么是宅斗?

简南带着秦厉北和团团走进秦家大宅家门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诡异,虽然说平时的秦家大宅也是沉闷烦躁,但今天,简南的第六感告诉她,秦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身侧的秦厉北抱着团团,团团长着大眼睛好奇地四处张望,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见到这么大的房子,比城南别墅都要来得大,就像是童话里面,国王住的城堡一样。 “麻麻,你以前住在这里吗?” “住过一段时间,不过麻麻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 从十六岁到二十岁,四年的时间,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 秦厉北自从进了大宅之后便一直很安静,此时听见简南如此说,视线全部投注在了她的身上,他们会相识,完全是因为简南她随着柳璃住进了秦家大宅,现在否定了来过的可能,是不是也等于是拒绝了他们之间相知的可能性? 秦厉北心中愁绪万千,若是他再豁达一些,或许会觉得这一生从不曾见过,那是最好的,然而他不是,从七年前知道她是他的亲妹妹之后,有过愤怒,有过绝望,有过悲哀,但惟独没有过后悔,后悔遇见她,更是从来没有过想放她离开的念头。 他会用自己的方式,为简南烙上属于他秦厉北独有的印记,这辈子无法正大光明相守,那就下辈子,下辈子还不行,那就下下辈子,总有一辈子,他会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娶她回家,成为名副其实的,秦厉北的夫人。 站在客厅中央,简南只觉得身后似有目光一直在看她,便回头去搜寻,然而转身之后,却是除了秦厉北和团团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奇怪了,人都哪儿去了?” 简南抓住了一个正端着茶水匆匆而过的佣人,问道:“老爷子和太太呢?” 佣人看了一眼简南,似乎在确定简南的身份,简南无奈,只好继续道:“你是新来的?” “是,你是?” “我是白少夫人,你说,我是什么人?” 佣人吓了一大跳,惊呼:“您就是大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这个月刚来的,太太吩咐过了,今天大小姐会带着表少爷和表小姐回来,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没事。太太呢?” 佣人欲言又止,打量了一圈客厅,目光落在秦厉北的身上,简南只好解释:“这位是三少,我们一起来的。” 佣人忙不跌地问好,而后小声道:“太太和老爷子都在后院,夫人也在,小姐,我是太太房里的,您还是赶紧地去看看吧,弄不好,夫人要借着这次的事情,大大地坑太太一把呢!” 柳璃的心思她可是亲身领教过的,还有谁能够坑她?但求她不要坑别人才好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毕顶着太太女儿的身份,简南也不好在佣人面前表现出来,便打算详细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再做判断,也免得她兴冲冲地赶过去之后,将自己坑进毫无准备的战场。 “把事情仔细说来,我听听。”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这顿家宴本来是老爷子许了太太来亲子操办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夫人今年却一反常态地也要掺和进来,整个厨房的师傅们一大早就拿到了两份完全同样的食材准备的不同菜色的食谱,这根本就没法儿做,同样食材一样红烧一样清蒸,两者选其一是必然的。” “所有就因为这件事,太太和夫人闹到了老爷子那里去?” 佣人哎呦了声,气道:“要是这样就好了,老爷子一向是偏着咱们太太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佣人突然再次看了眼周围,确认四下是安全的之后,往简南身边凑了凑:“大小姐,您知道小少爷的事情么?” “小少爷?”整个秦家大宅里,能有资格被称为少爷的,也不过就是秦世勋和秦厉北,一个二少,一个三少,自然都不是小少爷,那么就是秦逸了,那个去世了一段时间的,秦厉北和王瑶的儿子。 简南往秦厉北那儿丢了个眼刀,然后意料之中地接收到了这个傻大个儿莫名其妙的笑容,她心底瞬间就又冒火了,明明知道,自己本来就没有资格和立场为王瑶和秦逸的事情责怪埋怨秦厉北,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生气。 秦厉北一听见秦逸的名字,就知道要完蛋,默默地怂了怂,眼神更加迷蒙和无辜了:“南南,你怎么了啊?不舒服吗?” 简南浅笑:“我没事,呵呵,我没事,来,你继续说,小少爷怎么了?” “我也是听说的,小少爷的去世和吃错了东西有关,那份米糊是太太亲手准备的,小少爷吃了当天晚上便走了,那时候三少夫人便跟疯了一样地指责是太太亲手毒死了小少爷。然后,这一次,太太准备的食谱里面,也有和当初制作米糊一模一样的粉料。” 简南更是不明白,有的话也不能代表什么,这顿饭既然是家宴,那么必定是大家一起吃的,谁会吃谁不会吃,到时候都没有个定数,万一不得已,柳璃自己也得尝一口那样菜色,以她对柳璃的了解,柳璃根本不会做这种概率极低且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 “所以,逻辑呢?重点呢?” 简南有点急躁了,她来一趟,只是为了吃饭,以及饭后和秦老爷子见一面的,自从回国之后,碰见的许多事情,听见的众多传闻,一项一件的,都在她脑海里面存了个问号。 她一定得趁着今天这个难得有机会跟秦老爷子面对面的机会,好好问清楚了。 佣人满面愁容:“因为,二少夫人怀孕了,所以,夫人指控太太是为了再次对未出世的孩子下毒手,才会再次准备用那些原料来制作菜品的。” “沈扬诺怀孕了?!” 乍一听这个消息,说是五雷轰顶也不为过,还是那种几十万伏特的雷击,简南都觉得自己要烧焦了,晕晕乎乎地又问了一遍:“你确定沈扬诺,怀孕了么?” 简南的惊过渡反应吓得佣人一愣一愣的,忙点头说:“是的是的,夫人亲口说的,二少夫人也没有反驳,应该就是怀孕了才对。” “竟然,真的怀孕了啊?” 她不由自主将惊愕的目光落在右手边秦厉北的眸子里,似是幸灾乐祸,似是惋惜感叹,最后摇头晃脑地收回视线,看向佣人,冷冷道:“走吧,带我去看看,我倒是要见识见识,究竟是道什么样了不得的菜品,竟然还值得夫人亲自下场diss太太。” “咱们要去哪儿?”秦厉北问。 简南抬步边走,顺便还伸手将站在一边一直安安静静莫名沉醉于自己的小世界里面的秦厉北拉上,故意地捏了一把他的手臂。 等感觉捏的差不多了,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去看戏。” 反正这个傻大个儿现在蠢蠢的,不欺负的话也是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所以捏一把,还是可以的,至于记不得,她现在爽了就行了,管他以后记不记得! 秦厉北痛呼:“南南,你弄得我好痛啊!” 我去你的好痛!本姑娘还心痛呢!本姑娘被你当成沈扬诺上了的时候,心痛得差点自尽去十八层地狱见阎王爷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同情一点,下手轻一点啊! “闭嘴!” …… 秦厉北和怀中的团团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此时此刻的南南真的是好恐怖啊,像是究极变态了的霸王龙啊! …… 在佣人的带领下,简南气势汹汹地迈进了后院,此时剧情已经发展到了沈月芬派人请来了老爷子,正在有理有据地一条条地说着自己的证据,而作为被指控的对象,柳璃却是依旧清淡如水的样子,不问世事不染红尘地坐在一边,静静地低头看着地面。 而作为此次事件最有可能的潜在受害人,沈扬诺正靠在秦世勋的怀里,默默地抹眼泪,清瘦的身形,再加上一身白裙,倒是将整个人我见犹怜的感觉衬托了出来。 秦世勋温柔又体贴地一手揽着沈扬诺的肩膀,一手轻轻死拍着她的背,附在耳边不知道在悄声说些什么,估计是夫妻间的悄悄话吧,简南想。 看起来,秦世勋和沈扬诺也不像是没有感情,或许,他们的婚姻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只有利益关联的商业联姻。 简南正欲重新将视线落在两大女主戏精的身上,注意力却在下一秒,被站在最外围的女人,给吸引了。 眼窝深陷,眼神怨毒,瘦的几乎只能看到骨头的手指,紧紧地扣在树干上,在阴暗的树影底下,阴冷地看着前面的沈扬诺。 王瑶到现在还对沈扬诺有这么大的敌意么?沈扬诺最后也没有嫁给秦厉北,为什么王瑶还要用那种恨不得生食其肉的眼神,去看沈扬诺? 简南想不明白,决定暂时不想了,她挥挥手,示意佣人可以先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她没打算这么快地就主动粉墨登场,这场大喜,不早不晚地,偏偏在她简南今天来吃这一顿除夕家宴的时候,鸣锣开场了。 这其中究竟有何种猫腻,简南决定先好好当围观观众比较稳妥。 结果,秦老爷子却突然出声,道:“南南,正好你来了,你来说说看,对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简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