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宅斗特级专家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八十八章:宅斗特级专家

说真的,简南没想过出风头的,然而秦老爷子却貌似不想放过她,这件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得清楚明白,是秦家大宅里,正房夫人和二房宠妾的对决,长达十年的怨怒之气不断积压之后的反噬,哪里是她这个半途经过的路人可以说得上话的。 简南现在深深地怀疑,秦老爷子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转移注意力,将沈月芬和柳璃的炮火转嫁到她身上来。 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可是简南是那种随便任人欺负的么,以前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包括自己,然而现在,她可以保护自己,甚至是秦厉北,团团,小止,还有很多她想保护的人,她才不要再继续被拿来当秦家女人之间的炮灰。 简南上前,微微一笑,佯装不明所以道:“秦爸,我也才刚来,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也不清楚啊,您以前不是说过么,女孩子不要随便说话,我牢记在心里,可是不敢随便说的,要不您先告诉我一下,究竟发生什么了?” 秦老爷子淡淡扫过简南,继而看向傻乎乎状态的秦厉北,紧接着又状似随意地将秦厉北怀中的团团从上到下极快地审视了一遍,最后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沉默不语。 简南猜测秦老爷子这是打算采取消极抵抗政策来让她就范,于是乎也丝毫不客气了,认真继续道:“说回来,秦爸,您才是一家之主,这里谁说的话都没有您的分量重,想来之前您也听了许多了,来龙去脉也有了了解,要不您直接来说说?” 语气一转,简南正色道:“毕竟在长辈面前,我们还是不好多插嘴的,这不是您以前一直教导我们这些晚辈的么?” 秦老爷子再次打量了简南一回,这回简南毫无惧意,挑起眼帘,直视了回去。 “连南南都知道的道理,你们竟然不清楚。” 简南:what?关她什么事情啊?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奇怪呢?她都懂得的道理,难道她就应该什么都不懂才对么? 秦老爷子扫视一圈,院子里所有人顿时都不敢吱声了,连沈月芬都停住了叫骂。 “没有证据瞎猜胡乱指责,这就是你们在小辈面前表现出来的长者风范?今天是除夕,南南也难得回来一趟,好不容易家里人都聚在一起,闹什么?” 话音未落,秦老爷子又说:“你大妈觉得你妈和逸儿的去世有关,甚至今天还想要借机伤害你二嫂的孩子,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你现在知道了,来说说看,你的看法。” 为什么一定得拉她进来这趟混水,秦老爷子绝对有阴谋,在秦家大宅里面,无论她承不承认,秦南这两个字伴随着的她就是从二房出来的女儿,这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会被人误会成是在袒护柳璃,为柳璃说话,秦老爷子何必再让她来多费唇舌? 等等……简南心中大为惊讶,难道秦老爷子也是站在柳璃这边的,但是鉴于他是一家之主只能公平公正,所以才想要借着她的口,来说话? 想到这儿,简南就算是再不想和秦家这些肮脏狗屁倒灶的内宅乱斗事情混到一起,惹得一身腥,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逸儿我是没见过,但和我妈聊天的时候,也能听的出来,她很宝贝逸儿这个小孙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逸儿是从出生起,就我妈一直手把手带着的吧,害死自己的亲孙子?杀人动机呢?说得难听点儿,我不在身边,我三哥又是那副状况,逸儿的出生是我妈的后半辈子人生中的希望吧,你们觉得会有人傻到将自己推到绝望的境地?” “而且,今天做的菜,大家都要吃的,选择在今天动手,难道是抱着想要和打击同归于尽的念头?哇呜,那么这份仇怨可真的是结大了,不死不休的状态,牛逼牛逼!” 简南还未说完时,秦世勋便朝她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眼神,随之而来的是沈扬诺窝在秦世勋的怀里,泪眼汪汪地盯着简南,眼泪滑落眼角,委屈地小声控诉。 “南南,我知道,二妈一直不喜欢我,觉得当初,是我让秦家蒙羞,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这些食材,大人吃了不会有事,但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碰了,我不敢想象会出什么事情。” 沈扬诺似乎是真的害怕了,往秦世勋怀里缩了缩,浑身都在颤抖:“世勋,我觉得好害怕,我想我们还是搬出去住好了。” “搬什么搬?这就是堂堂秦家正儿八经的长子长媳,就这么认了,这口气你们忍得下去,我可忍不下,别忘了,你还是我沈家教养出来的大小姐,身后站着的可是整个沈家药业!一个死了连名分都没有的,还能真的把你怎么样?” “没出息,她要的不就是你们两个趁早滚蛋,好把秦家继承人的位置空出来,留给……” 沈月芬先是恨铁不成钢地斥责了几句沈扬诺,然后又嫌弃地瞧了眼柳璃,鄙夷道:“留给她那个智障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原本沉默安静地仿佛不存在的柳璃,却突然抬起了头,恶狠狠地看了眼沈月芬后,起身,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在沈月芬面前站定,扬手毫不犹豫地便是一巴掌扇了下去,啪,巴掌声响起,清脆响亮。 院子里骤然安静,除了此起彼伏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这一巴掌打的所有人都是懵逼状态,猝不及防地,沈月芬亦是怔愣了许久,不可置信地看着柳璃,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直瞧不起的柳璃给打了。 简南张大了嘴巴,今天柳璃的这一巴掌,是彻底地颠覆了她对于柳璃的固有印象,一直以为柳璃走得是柔弱盛世白莲花路线,却没想到,有一天白莲花也会变成带刺的黑玫瑰,更加美得有味道了,也更加危险了。 “这一巴掌,是想告诉你,教育小辈不是这么教的,什么叫做身后就是整个沈家药业,嫁进了秦家的门,就是秦家的人,什么沈家,什么大小姐,扬诺现在是我秦家的二少奶奶,是我秦家的二儿媳妇!” 柳璃眼中含泪,说一句话都要喘上好一会儿,似乎下一刻便要厥过气去似的,话音未落,柳璃又继续道:“月芬姐,难道你嫁进秦家这么多年,还一直当自己是沈家的小姐,而一直没有将自己当成老爷的夫人吗?!” 简南在一边默默围观,丢给了刚才替柳璃捏了一把汗的自己一个白眼,她真的是太笨了,柳璃是什么人呐,宅斗特级专家,这要是拍古装侯府大宅妻妾争斗剧,那就是能够活到最后一集,当上当家主母,一手掌钱一手掌权的妥妥人生赢家啊! 就刚才的一记暴击,沈月芬血量瞬间便少了一半,现在正‘你你你,我我我’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手突然被握住了,落进一个温暖宽厚的手掌中,她偏头去看,不早不迟,刚刚好地落进了身旁男人的星眸中,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走到了自己身边来,一直站在后头,默默地陪着她。 “南南的手好凉,我给你捂捂,就不冷了!” 冰天雪地的北城寒冬中,一道暖流经由两人相握的地方,传遍全身,这大概就是,身后有人站在身边,可依靠的自豪感,哪怕对方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是…… 只要你向我伸出手,就很好,全世界最好。 “柳璃!你以为你是谁?就一个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儿,你竟然敢打我?我!来人,给我报警!我要去验伤,我要告她故意伤害!找律师!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告到她坐牢,把牢底坐穿为止!” 佣人被往前推了一把,脚下没站稳,扑通一声直接在鹅卵石小路上跪了下来,膝盖重重磕在石头上,尽管表面圆润,但突然一下,佣人没有忍住,痛呼出声。 “够了!” 一声叱喝,秦老爷子紧皱着眉头,晦暗不明的眸子盯着沈月芬看了半晌,龙纹银质拐杖砸在地上,幽幽地散发着阴气,冷声:“任何事情,都等今天晚上吃过饭之后再谈,今天,别再让我听见这间宅子里有哭声。” 话落,转身便由管家搀着回屋,一院子被留下的人众脸懵逼,好像事情解决了,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简南也很是郁闷,本来是想来围观一下,秦家大宅里这两只母老虎在暗潮汹涌地容忍了对方十几年之久后,今天到底会不会决出一番胜负,结果看了半天差点将自己砸进去不说,还什么都没有结果。 这场闹剧到现在,既没找出秦逸死亡的真相,最多也就是在秦老爷子的心目中,将他的后宫皇后和宠妃的形象,重新塑造了一遍。 简南摊手,貌似和自己也没有多大关系就是了,肚子适时地咕咕咕叫了起来,她今天忙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热的,现在的话…… 简南就着被秦厉北握住手的姿势,拽了拽他,朝院子里的另一条小径歪了歪头。 “去哪儿?” “带你打牙祭去儿!”